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九十六章 魔焰滔天(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六章 魔焰滔天(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427 2022-06-17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姜练自从摸索了太极图的用途之后,便对整个太极图的掌控更上了一层楼。

    如今哪怕是太极图在晏灵修那里用来镇压魔气,他也能够动用一些太极图的功能,这就是本命法宝了。

    太极图有着惊天动魄的实力,也有着稳固天地的至宝水准,由此可见的是,其功用的强大,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帮助老者拦住了血煞之气,也是让老者有了一个调息的时间。

    老人猩红的目光望了过来,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

    不过姜练却是直接给无视了。

    老者大抵上在说,来了这么久,光顾着在那里说话,似乎对到现在才给他缓解痛苦有些不满的情绪。

    不过不满归不满,他还是没有办法多说什么的,现在毕竟还是要依靠着他。

    而且,那么多的苦都受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晏灵修也不是能很快就魔功速成的主。

    血域大阵被尹洛老人炼化了之后,还是有些效果的,毕竟这是当年冥渊手下的第一大阵法,其中葬送了不知道多少的正道高手。

    “这小子的魔功天赋,当真是世所罕见,不愧是能够在半年之内就达到了半步化神的人。”休养了半天之后,老者方才看了一眼晏灵修说道。

    “这是自然,这是我仙门之福,我最近有个想法还需要老祖首肯。”姜练笑着说道。

    “什么想法但说就是,老头子一身筋骨都已经在你们的手上了,有什么要求但提无妨。”老者一看到姜练笑眯眯的模样,也是心头一慌。

    不过,他这把老骨头,能够有的利用价值,也就是这一身的实力了,至于在宗门之内的威望?

    更是想都不要想,沈破天才三十年的一个人,都被这位给抹去了,整个仙门就当是从未出现过一般,他这种级别的,似乎也不多什么。

    这一百年过去了,可能也就只有当年那一批小辈能记得他了。

    毕竟,九玄门的族谱可能已经重新写了。

    而且,他自然是知道这位在朱载霄眼里的评价的,朱载霄是被坑的多了,才总结出来一堆的经验。

    如今他哪怕是没有被坑,但是看到这种笑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希望老祖能够在出来之后,隐姓埋名,给小晏当十年的贴身护卫兼指导师父,直到他突破化神期如何?”姜练说道。

    “好。”老者直接是答应了下来。

    除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之外,他也不觉得给晏灵修当护卫有什么不好的。

    晏灵修是仙门的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也是仙门的希望,他能够帮助后辈,也算是乐意效劳了。

    另外,他也不损失什么,虽然他的伤亟需休养,但很显然,他的价值,对于宗门来说,远没有晏灵修来的大。

    如果能让他这残躯守护晏灵修十年,那么,晏灵修可能早就达到化神了,到时的实力一定是突飞猛进的,可能都不比他差了。

    丝毫不夸张,天才的进境程度,绝对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尤其是魔道天才。

    至于宗擎那种百年才突破化神的,那绝对是纯粹自己不想突破。

    魔修想要突破化神,准备的再久也不过分。

    他们手上沾了多少杀孽自己知道,这些杀孽,每一分,都是催命符。

    宗擎作为魔主,因果沾染太多,是以才积攒了几十年的时间,这几十年也不是白积攒的,只要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突破化神二重了。

    这就是魔修的功法能够带来的飞速进境。

    这一点,老者是最为清楚不过了。

    晏灵修当前已经是半步化神了,虽然境界看起来极度的虚浮,不过沉淀一段时间便可以了,这个倒是一点也不难。

    并且,化神期的实力也有分三六九等的,特殊体质要发挥的作用,还是比极品天灵的要大。

    元始魔胎的排名,还要在圣魔体之上,也就是说,这位的魔修资质,肯定是要比宗擎要强的。

    如果不是出现在九玄门,而是魔门的话,韬光养晦个几十年,把宗擎干掉,自己当个魔主恐怕也未尝不可。

    是以,老者还是很看好晏灵修的。

    姜练满意的收回了目光,接下来要等的,就是晏灵修什么时候能够钻研透血经了。

    “我还是比较好奇的,他的实力也不弱,本尊哪怕是当个护卫,可能也比他强不了多少,不知你是怎么考虑的?”老者声音沙哑着说道。

    老者也能够看出来,哪怕是晏灵修如今实力还没有到那种极强的地步,但至少面对一般的化神期,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他过去也就只能是指导一下他的修行,再者帮他拦住一些类似无情剑尊这样的大敌。

    不过,无情道尊这样的强者,自然也不会跟晏灵修过不去,光是从他的九玄门掌教弟子的身份就能够让这位道尊绝了这种想法。

    “他的手底下没有人用啊。”姜练沉吟了一下,说道。

    此言一出,哪怕是朱载霄也是转过头来了。

    什么叫没有人用?

    寻常弟子需要人手么?

    这是要把晏灵修往哪个位置去培养的?

    “你是想……”老者的眼神瞪大,“扶他上掌门之位?荒唐!”

    朱载霄在一旁不说话,他虽然当过九玄门的掌教,但是退位的过程却是很精彩,也没有脸面再插手宗门事务了。

    “有何不可?仅仅是因为他是魔脉么?”姜练笑道,“这段时间我让人去查看了他的身世,他的母亲是上古时期一个隐门的后人,尽管他的父亲是魔族中人,但已经死了,就死在我们九玄门执法长老的剑下。”

    “上古隐门?”老者不说话了,如果是这个出身的话,那么还可以接受。

    隐门对于仙门来说,也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臂助,虽然很大的条件上都是排斥隐门的,但那是不需要他们的情况下。

    隐门不入世,这是仙门的规定,也是隐门能够跟仙门和平共处的条件之一了。

    有些隐门也很强大,他们的实力足够比拟和颠覆一些弱一点的宗门圣地了,只是,他们并不敢打着圣地的口号行走世间,这是默认的。

    不过,隐门和修仙世家的长老子侄之类的,倒是会送到仙门之内,这么多年下来,隐门和仙门互相融合渗透,大多数的隐门和仙门已经是有了默契的关系了。

    即便这并不代表仙门就能够容忍隐门在世间行走。

    如此看来,没有这些隐门和修仙世家,可能各大仙门的弟子来源要少一半了。

    只是这些隐门的弟子,仙门不会把他们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罢了,晏灵修这种,就是极好的出身。

    隐门的长老子弟有着极为良好的血脉和天赋,再加上他自己本人和曾经的隐门也已经闹翻了,也就不担心什么所谓的吃里扒外了。

    至于魔族那边,各大仙门对于魔族还是没有那么痛恨的。

    只要不是过度的暴露魔族功法那便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朱载霄也是在这一刻,懂得了为什么这位不仅身具魔族血脉,还有冰属性的灵根资质。

    二者加在一起,恐怕在当世的所有强者之中,体质都能够排进前三,保二争一的那种。

    “你就不担心其他几大仙门发难?”老者皱了皱眉,说道。

    这话他已经问过一次了,是在刚刚知道九玄门收了晏灵修这位魔脉弟子的时候,不过如今倒是更甚了。

    都敢把宗门交给一个身具魔脉的弟子了。

    老者看了一眼旁边的晏灵修,此刻,正盘膝坐在那里,面色之上阴晴不定,但,血色的符文不断的在他的面上飞舞,甚至就连额头上,也闪现出血色的极致符文来。

    你就把宗门交给这?

    别的不说,光是这幅卖相,妥妥的大魔头一个啊,当上了仙门掌教之后,恐怕这些老仙门圣地第一时间发难。

    “他们应当担心的是我九玄门率先发难。”姜练依旧是笑着,“大夏对他们可还是磨刀霍霍的。”

    老者不说话了,他毕竟也没有当过掌教,看问题还是建立在百年前的观点上。

    如今的九玄门,完全是姜练的一言堂,并且,实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别的不说,三位化神,还有,他肩膀上的那只猫,恐怕也是化神期的妖王了。

    那种强烈的化神波动,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九尾灵猫本就是世所罕见,如今,又是妖王级别,其实力,恐怕早就深不可测了。

    他活了几百岁,对宗门的看法,和一些生活阅历自然是旁人难以企及的。

    但毕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当时的九玄门掌教,文治武功都是极强的。

    他突然想师兄了。

    那位能够带领无数强者完成对十方魔宗的反攻,使得十方魔宗百年不敢丝毫的放肆,这是可以记载在人类史上的一大功业。

    不过,很现实的一点是,如果是师兄来做的话,可能也未必会比姜练强。

    朱载霄把这段时间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讲给了他。

    就连他也十分的敬佩这位掌教至尊,这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丝毫的虚假,也不是对后辈的那种期望和提携。

    光是对整个仙门和各方势力的调动就能够看出他的能力和手段来。

    如今又把大夏搬出来对付这些仙门圣地,虽然无异于与虎谋皮,但,相信这位还是心中有数的。

    想了想他还是不再多言了。

    既然是都已经决定好了,那他就听从命令便足够了,他看了晏灵修一眼,没有多言。

    如此,三日的时间很快过去。

    三位老家伙在这边谈天说地,都是席地而坐下,没有那么多的拘束。

    大白猫在姜练的肩膀上,倒是乖巧的紧,似乎只是一个吉祥物,半句话都没有说过。

    这虽然不是大白猫的性格,但,如今很显然,这三位谈天论地他是插不上嘴的。

    朱载霄作为前代的掌门,对于当今的事,也有着一些自己的看法,老者虽然已经上百年不在人间行走,但光是百年前的趣事,也足够两人耐心的听了。

    至于姜练,完全没有一点作为小辈的觉悟。

    开玩笑,他也活了一百多岁了好不好,还当了这么久的九玄门掌教,无论是独到的眼光还是各种谋略,也都是当今天地最顶级的。不然,怎么玩的过仙门圣地的那群老狐狸。

    几人从天南说到海北,三日的时间似乎远远也不够。

    “如果是沈破天还在的话,那九玄门不说更上一层楼,也能威压天下了。”说到宗门实力的时候,朱载霄轻轻的感叹。

    “不都是过去了吗,沈破天再强,他不在宗门之内,也是徒劳。”姜练也是唏嘘不已。

    他是最希望沈破天回来的,别的不说,至少镇压妖魔两族的强者是没有问题,自己的养老地点——九玄门,声望和实力也能更上一层。

    有些事,对他来说是压力,对于沈破天来说,一力破万法。

    可惜的是,这位现在估计正在天外其他世界潇洒,不知道又要看上谁家的圣女,然后被人追杀,最后在哪个秘境悟道,最后又杀回去。

    “不过如今我已经把他的儿子提拔成堂主,看起来暂时还没有离开的意思,等到他突破了化神期,必然也是我仙门的一大强者。”姜练随后笑着说道。“师尊当时就不应该放沈破天离开,只要他不走,那么我们如今九玄门的实力,不说镇压仙魔两界,至少救师叔祖,也不过是沈破天随手而为的事。”

    朱载霄,“……”他好死不死的提什么沈破天。

    悄悄的看了一眼老者,见老者也是一副深感认同的样子。

    他就更没什么话讲了,再说下去,把师叔也得罪了。

    他轻咳了一声,“不放他怎么办,仙门的实力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了,倒是不如去外界闯一闯,万一几十年后回来,我九玄门必然是威压宇内。”

    姜练倒也是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浪费口舌。

    如果是他的话么,肯定是要利用到榨不出一丝油水,才能放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