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化神灵血(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五章 化神灵血(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487 2022-06-16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13to.com
WWW.DIDIDIA.COM


    晏灵修似懂非懂,不过他也知道,仇恨终会有消解的一天,过往有时候没法放下,但却能够打开心结,不再使它成为修炼上的障碍。

    强大的实力便是今后纵横天下的资本,也能够帮助自己守住想要守护的人和事,天下间的事情总会有个结果的。

    当年抱着母亲丢失了魂魄的尸身的时候,他的心中倒是一片茫然。

    只是紧接着,很快他就把那魔修给杀了,安葬了母亲。

    很多破碎的美好,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能够复原的,要经历漫长的时间来愈合伤口。

    不过,过往倒是也值得庆幸,当年的经历,也成为他坚强的初心,如今,他也足够强大,对这些事情倒是看的淡了。

    只是,既然是要追寻过往,那么,那些曾经的人,也该见一见了。

    晏灵修想到这里,微微点头,随后看向了姜练,“还有呢?”

    “这第二件事嘛,你跟我来。”姜练起身,轻轻握住了晏灵修的袖口,大白猫也是在这个时候跳上了姜练的肩,“喵也去!”

    尽管他都不知道要去哪里,但一定是比待在这个沉闷的紫霄宫中要强得多。

    大白猫也是一个待不住的性子,想要让他平静下来,那还是需要花费一番功夫的。

    寻常在这紫霄宫内,倒是闷的坏了。

    按照他的性子来讲,寻常的符篆他是看也不会看的,如今自然关心起来了宗门大事,这就是憋坏了的征兆。

    姜练经常也是和他讲一些事情,这些事虽然都是一些关于仙门的大事小情,但很显然,也是能够激发起他的一些兴致,让他不至于上蹿下跳。

    如今嘛,既然是要出去,别管是游玩与否,也休想丢下他!

    好歹喵也是个化神期,也是一大臂助啊!

    曾经也是帮姜掌教擒住了魔族长老的,实力必然是不同凡响。

    姜练倒是没有多少的意外,白尊是闲不住的,也待不住的,两人一猫缓缓地消失在了紫霄宫内。

    至于去了哪里,恐怕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晏灵修只觉得面前一黑,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片血色的空间之内。

    直到这一刻,他对于师尊的实力才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他几乎是从未见过师尊出手,对于师尊的实力也不甚知晓,但,刚刚就是这瞬移的一下,让他完整的感觉到了师尊的实力。

    化神三重境界,才有破开空间的实力啊!

    而且化神三重还是一个比较硬性的标准,到了这个阶段,方才可以破开空间,甚至于说这只是初步的能够进行瞬移。

    但师尊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足够让他震撼。

    化神三重?

    不,似乎境界还没到那里,晏灵修能够感受到师尊是借助了太极图的力量,但,也就是因为如此,有了太极图的加成之后,师尊的实力几乎不逊色于一般的化神三重了!

    至于真正的能够达到哪个境界,他还是不清楚的,但他能够唯一感知到的一点,就是师尊很强!

    强到了足够让整个天下的人仰视的程度!

    整个天下间别说是那个雪狐妖王了,就算是更强的魔主宗擎,那位太上道的绝世强者,可能也比不上师尊。

    这是晏灵修得出来的结论,让他心中震撼莫名。

    姜练自然是不知道晏灵修心中所想,不过就算知道了可能也无妨。

    他自己的实力自己心里还是比较有数的,可能也就是和那位无情道尊不相上下而已,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要动用太极图的。

    真正打起来谁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底牌。

    如今,那旗子还在镇压那缕幽雾,自然是不能轻易拿出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从那缕幽雾被封印之后,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还并没有什么异动,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是一处血色的空间,入眼都是大片大片的血云。

    “这是哪里,我怎么觉得这种气息好像很熟悉?”晏灵修思索了一下,“是那本血经上记载的气息,都是极为精纯的血气吗?”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晏灵修目光陡然间瞪大,“这是化神之血?”

    血经他早已经开始修炼了,是最初开始修炼的两种法诀之一,如今见到同源的力量,却并没有让他感受到亲切感,反而有些疏离。

    这是冥渊所创造的血经,能够布下如此庞大的血气空间,恐怕这世间也只有那位了,宗擎或许能够通血经,但,晏灵修并不觉得,这位能够布下这样的阵法。

    如今,这大阵之内,流转着带有神性的血,恐怕事情并不简单了。

    化神之血,有着逆转造化的能力,是修行者达到极致之后能够修成的无垢之血。

    但在这里只是化作了大片的血云,这是血气即将要消散于天地之间的场面了。

    而且其中的血液无比之精纯,晏灵修是见过那位大妖的血液的,似乎远没有这样纯粹,但有一点,就是这血云,似乎早已经变得稀薄无比,精纯不假,但是稀薄也是切实存在的。

    “难得你还记得血经。”姜练微微的点了点头,“这里封印着一位化神期的强者。”

    晏灵修微微的沉默了,不由得他不沉默,据他所知,能够封存一位化神期强者源源不断提供血液的大阵,可能只有那传说中的,“血域大阵?”。

    “对,就是血域大阵,我仙门的一位长辈在这里受尽了无数的折磨,需要以血经之中记载的传承之力来将其解开。”姜练神色郑重的说道。

    “我试试吧。”晏灵修轻轻的感叹了一声。

    他已经熟读血经,自然知道其中的魔道手段,而当年的上代魔主冥渊已经死去了近百年,如果在这里受尽折磨的话,那岂不是说这位宗门长辈已经存在了上百的年岁?

    晏灵修突然觉得自己所受的苦难,好像相对于这长辈来说,早已经是微不足道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概括了老者风尘仆仆的大半生。

    难以相信,晏灵修竟然也会感叹,不过老者确实是让人唏嘘。

    走入大阵之中,周边的血雾渐渐散开,老者毕竟当年也是绝代的强者,如今百年过去,已经对大阵有了初步的掌控。

    可能就连上代的魔主也没有想到,他会陨落在几大仙门的合攻之下,这大阵做得仓促,也就并没有什么太多的限制。

    这才给了老者一点喘息的机会,不过也是老者的意志坚韧,寻常的修士可能早在几十年就已经精神崩溃了。

    老者初步的掌控和炼化了一些大阵,并且和大阵融为一体,再加上有过一段时间借助太极图苟残延喘的机会,已经是能够开始操控大阵了。

    几人进来的时候,正是大阵反噬的时间,无尽的血气混杂着元神之力,让老者几乎是形容枯槁,仅剩的骨头贴着皮肉,像是活死人一般。

    惨叫声几乎是形成了锯齿凿刻砖石的声音,极为的可怖。

    朱载霄也是站在一旁,目光之中闪烁着焦急,但却也有着一种无奈感,这样的反噬已经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了。

    每日的这个时辰,大阵都会汲取一些他的实力,而就是在这个时辰,老者的惨叫声几乎遍布大阵,哪怕是声音沙哑到了几乎难以言喻的程度,也能够发出一些似是非人的声音。

    而他,帮不上任何的忙,甚至就连向着老者体内注入灵气都做不到。

    老者所需的是气血,这段时间他把能够补充气血的东西都给予了老者,但相对于整个大阵来讲,绝对是杯水车薪的。

    “掌教。”朱载霄微微拱手。

    “师尊不必多礼。”姜练微微摆手。

    晏灵修则是微微沉默了一下,还是向着朱载霄一礼,“师祖。”

    就连他也想不到,宗门之内还有这等化神期的高手。

    再看里面之人,似乎已经看不出人类的体型了,枯瘦的像是野兽的骨骸一般,外面贴上一层皱皱巴巴的人皮。

    整个人已经被折磨的犹如野兽一般。

    晏灵修即便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性情极为的坚韧,但目光之中还是流露出了一丝的不忍。

    受苦如此,那冥渊的罪行,罄竹难书!

    晏灵修时常在想,魔是什么?

    如果只是杀人便是魔,那么寻常的仙门修士手底下也沾染不少的人命因果。

    后来,王渺告诉他。

    心魔是由怨气而生,是由各种的恐惧,愤怒等等的负面情绪而构成的。

    寻常杀人,也不过是头点地而已,至于折磨,那必然是会产生怨气的,这些怨气,都会成为莫大的因果,成为人修行上的障碍。

    头上湛湛是青天,举头三尺有神明。

    所有的一切,上天都在帮你记着。

    “这位是晏灵修吧?”朱载霄笑着说道。

    “师祖认得我?”晏灵修微微有些疑惑。

    “只是听闻你师尊提起过你,说你实力进境很快,做事沉稳有韧性,如今见到,果然如此。”朱载霄笑着。

    事实上,他是从最近的仙门符篆上了解到这位的,别的不说,光是打了三圣宗云清老头的脸,就让朱载霄大呼痛快。

    同样,也为宗门有这等奇才感到高兴。

    至于姜练所提过的,他还是有的说的,毕竟,当时姜练几乎是拍着胸脯保证,能够让晏灵修魔功大成的。

    只是如今,才过去了多久?

    一年的时间,几乎是抵得上旁人数十年数百年的苦修,这可能就是魔道的天才吧。

    朱载霄丝毫不怀疑,这位是否有达到了元婴期的实力。

    没有到元婴期的话,怎么可能一招便逼退了一位掌教级别的人物?

    “我今日带他过来,便是为了师叔祖一事而来。”姜练声音顿了顿,说道。“最近近况如何?”

    “能如何,至少现在还能够应付的过来,在此前,太极图在这里的时候,还能够撑一撑,现在么,就不知道能撑多久了,神魂都快被大阵抽没了。”朱载霄无奈的说道。

    “当前的小晏,血经有参悟到元婴期么?”朱载霄询问道。

    实力达到了的话,若是血经没有参悟透彻,那也是白扯。

    “还没。”姜练微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晏灵修在一旁沉默一阵,随后说道,“给我三日的时间,我来参悟这个大阵。”

    朱载霄错愕了一下,“三日时间,够么?”

    “足够了!”晏灵修神色郑重的说道。

    好吧。

    朱载霄不再质疑了,或许他也不该质疑,说什么时间够不够的,没有能够参悟血经的存在,恐怕,就需要一位实力强大到能够超越冥渊的存在,来把这个锁给打开了。

    此前的沈破天还未离开之前,尚且都没有达到那个境界,如今天底下,能够救这位老者的,恐怕也就只有晏灵修了,他必须信任。

    “那我们就给他三日时间吧。”姜练微微点头,说道,“不过也不用有太大的压力,别说是三日时间了,就算是三年,只要是你能够参悟出来,我们也可以等你。”

    这是实话,只不过老者会不会这么想就不一定了。

    等三年过去,可能老者就只剩下一道残魂了,比荒老还残的那种。

    晏灵修没有答话,尽管师尊所讲的是实情,但却也是越快越好,不再迟疑,盘膝坐了下来。

    只是刹那间,周身血色的符文便舞动起来。

    朱载霄眼睛一亮,这还真是修魔道的天才啊!

    朱载霄何尝没有研究过血经,他也想要解救老者啊,但,很显然,他也没有那个天赋,磕磕绊绊用了半个多月才凝出第一道血色的符文。

    等到他魔功大成,恐怕老者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朱载霄摇了摇头,笑了笑,没有多想。

    “最近魔主宗擎有来过么?”姜练询问道。

    “没有。”朱载霄摇了摇头,“自从上次一战之后,十方魔宗元气再次大伤,如果他出来的话,我也能阻挡一段时间,足够拖到你和剑尊降临,可能他也是出于这个考虑,是以并没有在打地宫的主意。”

    姜练微微点头,不再询问。

    紧接着调动了晏灵修体内太极图的力量,霎时间,老者被一道清光所包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