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八十章 一起念佛(求月票!!!)

第一百八十章 一起念佛(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480 2022-05-31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我大致知道师兄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因势利导而已,但,师兄可知,这个时间要等多久?我们能够看到吗?”

    程昊一连两个问题,几乎是急切的脱口而出。

    他不是不懂,但,正是因为懂,才觉得这个方法不管用的。

    他是真的为了太上道在考虑的,尽管是要与天下最顶尖的两大势力为敌,也在所不惜。

    程易的态度很明显,如果我劝不动你,那就全力的支持你。

    但,他要的不是这个,他想要的是师兄全心全意的去支持他,而不是因为他的固执,甚至于说是偏执。

    太上道的地位,要稳固住,就要打压两大势力。

    但,打压两大势力,就需要太上道上下一心,乃至于借助其他仙门的力量。

    这需要大量的精力和人力物力。

    程易觉得,这不智,不如安心的发展实力,以他们上古传承的水准,哪怕是经历过低谷,也能够飞速的崛起。

    凭借着深厚的底蕴,哪怕是蛰伏起来,这座天地,也依旧会正视太上道的。

    “他们的成长,已经超越了我们能够抵御的范畴,纵算是我们想要做什么,又能够做什么呢。”

    “先师曾经以寿元为代价测算过,不出十年,整个天地就会产生巨大的变动,到那个时候所有人都是天地的棋子,若能够乘风而上,做一个下棋人,也就能够给宗门带来巨大的利益,反之则不然。”程易依旧是神色平静。

    “那个时候,恐怕九玄门和大夏早已经变成了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了。”程昊皱眉。

    他也并不是激进的人,但,现在真的是感觉到了和九玄门的巨大差距,心就乱了。

    “是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程易微微点头,“我们能够遵从势数,乘势而起,旁人即便是不懂势数之理,也懂得抓住仅有的时机和机遇,拉开巨大的差距。”

    “这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所以为何要去强求?”程易反问道。

    程昊沉默了一瞬,他懂了。

    程易似乎已经失去了锐意进取的心,便是为宗门考虑,也是极为保守的想法。

    顺应天道,顺势而为。

    这不就是从心吗?

    不争,便是不败?

    作为最顶尖的宗门圣地,有些事情哪怕是你不去做,也依旧会被巨大的浪潮推动着你去做。

    想要独善其身,首先你要穷。

    其次还要卑微到泥土里,不被任何人注意到。

    但是这可能吗?

    修仙者,哪怕是无情的人,也要保持向上的心。

    不然还成什么大道?修的什么仙?

    苟仙?

    “这玉简,我会好好的去研读的。”程昊再一拜,两人都知道,劝不动对方了,只有开悟,或者碰了壁,才会知道,对方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程昊也没有全盘的否认程易的大道,倒是想要看看自己这位钻研天理的师兄,究竟能够写出什么样的高谈阔论,能否解救太上道于水火之中。

    于外界,程昊宣称闭关三月。

    在这段时间里,要如何去做,这个就谁也不知道了。

    不过太上道的一位掌教突然闭关,对于太上道的运转着实是产生了一些影响。

    程昊一直掌管着宗门事务,程易接手之后,两眼一抹黑。

    这个时候他才感叹,真正的用在管理宗门上,自己的所悟,还是太过深奥了,不适合这些琐事。

    这是后话。

    在太上道程昊宣布闭关的一瞬间,姜练已经收到了符篆。

    “嚯,这程易老顽固是把程昊气的不想干了么?”姜练拿到符篆,看完之后,这才笑着说道,“太上道啊太上道,我可从来没有把你们当成敌人。”

    “但愿你闭关这段时间,能让脑子清醒一点,若是误入歧途了,那可能上古传承,就毁于旦夕了。”

    说着,姜练手指上荡漾起火焰,把符篆烧了。

    姜练出去逛了一圈,还在某个大夏的客栈吃了顿可口的餐饭之后,才有了回来的心思。

    常年不下山,他甚至都快不知道宗门的大门朝着哪边开了。

    这个不下山,指的是紫霄峰。

    这几十年他连紫霄峰都没怎么出去,只是日日夜夜的闭关,虽然他自己也嘲讽那些闭死关的,但没办法啊,灵气不打磨,就不够精纯,还想要突破化神,做梦去吧。

    能够以三灵根的资质,达到这个境界,那靠的不是祖师爷赏饭吃,靠的是自己忙的饭都吃不上,才能卷死大部分的人。

    百年时间白驹过隙,万一真的老死在这里了,那也是修行不到家而已。

    是以,看到九玄门的山门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慨叹的。

    修行不是什么尔虞我诈,打打杀杀,也不是什么阴谋算计,波云诡谲,而是几十年上百年如一日的枯坐和打磨。

    就算是达到这个境界了,还要担心下一个境界自己能不能达到。

    毕竟,修仙界,突破境界是真的能够续命的。

    如果问起修仙的意义的话,于姜练而言,就是活的长,能养老。

    仅此而已了。

    回到宗门时,晏灵修和姜逸两人,已经是早早的回到仙门之内了。

    他倒是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姜逸给大夏发的传讯符篆他也没有去拦截,并没有窥探人家隐私的意思。

    这位看到的很多,不过却都不是隐秘了,只要是当时在场的,都会看到,现在的消息肯定是满天飞了,哪怕是姜逸不说,林傲那边能够知道的消息,肯定也只多不少。

    另外众多仙门,哪怕是大夏,他们的情报系统也很完善,一些隐秘他们肯定是窥探不到,但流于表面的东西,还是很难逃过他们的掌控的。

    很快,一道符篆便被他拿到了手里。

    这是大夏给他的回信。

    姜练将之拆开。

    大白猫凑过来,姜练也没有阻拦什么,大白猫就算是看到什么,以他的脑子,可能也理解不了。

    就算是到处和人去说,恐怕也没人信就是了。

    是以,不用当他存在就行了。

    白尊看了一眼,吐槽道,“这上面只有一个字,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代表他们收到了我的符篆,并且也会按照符篆上面的去做。”姜练将符篆扔到一旁,笑道。

    上面只有一个字,“善。”

    “此行如何?”大白猫问道。

    大白猫还是很关心的,毕竟,这次过去的时候,姜练的面色是没那么轻松的,甚至还把九玄门的几大灵兵带走了。

    这就代表着,要打一场硬仗了。

    九玄门这些灵剑,哪怕是搞死魔主宗擎都绰绰有余了,至于究竟是何时,姜练没说,他也没问,问了也没有什么用,既然不带他去,就代表他能帮助的东西极为有限。

    “我也不知,似乎是好事,但似乎也会变成坏事,一好一坏之间真的很难有人能够平衡这个道理。”姜练摇了摇头。

    这一次白尊是没有跟着过去的,因为他无论是实力还是外形,都太过扎眼了。

    九玄门一次能够出动两位化神,已经算是底蕴尽出了,这代表着,几乎是把牌放在了明面上来打。

    虽然当前的实力强大到了令人仰视的地步,但不藏着一些东西的话,很有可能会因为底牌的缺失而产生被动。

    别的不说,现在摆在明面上的就有五位化神,这让其他宗门看了怎么想?

    是要活不了,本来化神绝迹,现在突然间冒出这么多化神级别来,你九玄门的化神可以批发么?

    还是说,百年前九玄门这里参加灭魔大战的时候还藏了亿手?

    不过,都是上一代的同辈人的话,也就没什么了,藏是肯定都藏的,但肯定没有这么离谱的,但要说是最近突破的,那就太让人意外了。

    姜练,玄门三老,再加上景琼。

    这已经足够令人震撼了,然而还要加一个大白猫,这就是现在能够动用的所有的化神期。

    虽然和百年前还有着一段差距,但看起来这个差距还是不断缩小的。

    而其他宗门,大多数仍然是停留在那个境界而已,他们没有这么多的底蕴,也没有那么多的破境金丹。

    这可能就是九玄门和他们唯一的差别了。

    宗门蒸蒸日上,渐渐的已经彻底的把整个东域压过去了,这是好事,但如果不居安思危的话,好事也是坏事。

    “对了,你刚刚不是问这个符篆的事情么?”姜练突然想到什么,饶有兴致的说道。

    满足一下大白猫的求知欲,倒是也没什么不可。

    “是啊,本尊只是好奇而已,你们这些大人物都不会直来直去,只有一个字本尊能够看出来什么?”白尊摆了摆爪子,说道。

    姜练微微点了点头,“此事还要从头说起。”

    姜练把秘境之中九玄门弟子遇袭,乃至于之后杜云被俘,再之后的九玄剑阵的事都说了一遍。

    大白猫听得眼睛都直了,这一切怎么听起来有些梦幻啊。

    也有很多他不懂的地方,但那些他不懂的,他也不会问,也并不关心。

    “杜云被抓了?还要夺舍?”这个是大白猫不能忍的,“那这个大妖还是死有余辜的,不过你所说的那个旗子,可是……”

    “嗯。”姜练点了点头。

    大白猫了然,“那就怪不得了,不过那大妖既然死了,也就人死债消了,但这和这个符篆有什么关系?”

    大白猫难得的,还记得这个符篆的事情。

    “人死债消,哪那么容易。”姜练摇了摇头,笑道,“既然他把手伸了过来,那就代表着北域蠢蠢欲动,妖皇山那边,也应该敲打敲打。”

    “这不是他个人的贪念吗?”大白猫疑惑。“和整个北域有什么关系?”

    “你想的太简单了。”姜练摇了摇头。

    不过也回过神来,大白猫确实是思维简单,这个已经是定论了,不用单拿出来说。

    “一个化神期能够代表什么?代表的是一个势力的顶尖强者!他们所做的任何事,都应有着相应的考量的。”姜练随后说道,“况且,哪怕是他没有这种心思,你也可以利用他这种身份做点文章。”

    目瞪喵呆。

    大白猫愣了好半晌,方才说道,“不会是和当初的魔宗护法一样,你想做个引子来让两域开战吧?”

    “那倒不是因为这个。”姜练摇了摇头。

    “大夏在东域的地位已经稳固了,如果还有一点血性的话,他们定然会趁着这个机会,将手伸到北域。”姜练随后说道,“只要他们的野心够大,就要永远依靠我九玄门,这样一来,哪怕下一个百年间,他们是天地的气运主角,我九玄门依旧可以屹立不倒。”

    大白猫没有听懂,而是问道,“可是这符篆和大夏有什么关系?莫不是大夏已经出手了?”

    姜练看了一眼大白猫,给了一个你终于开窍了的眼神。

    “真出手了?对谁?雪狐一族么?”大白猫差点跳了起来,“妖死了就行了,还要灭族么?”

    他终于知道了上面的善是什么意思,这是答应下来了啊!

    一个种族的兴衰存亡,就在这一个字上。

    “稍安勿躁。”姜练挥了挥手,示意他安静下来,“先前不是和你说了,一位化神期,就代表着有很多文章可以做,事实上,关于北域的事情,本座也不想插手,但,如果不杀绝了的话,其后辈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诞生出个绝世天才,那岂不是要找本座报仇?”

    “麻烦,是以,九玄门动用了两位化神,布下了大阵作为屏障,大夏只是一把刀而已,负责屠妖用的,大阵费了我好几百万的灵石,总要有个说法吧。”

    “这文章做的可真大啊。”大白猫想了想,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了。

    这位一直就这么狠啊!

    什么亡族灭种之类的,在他的思维里也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的事情。

    “你还是多跟我念念佛经吧。”大白猫肉乎乎的爪子握住了姜练的手,神色诚恳而郑重,“我怕天雷劈到你的时候连累到喵。”

    “他们大夏出的手和本座有什么关系。”姜练依旧是神色平静。

    大白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