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势数之理(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九章 势数之理(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437 2022-05-31 02:24:00
推荐阅读: 弃宇宙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道门大门道御九天仙女叫我来修仙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落针可闻。

    少年身披黄袍,面色淡雅如玉。

    “什么?”此刻,少年也是神色极为惊诧的回过了头来。

    林傲依旧是神色恭敬的站在台阶后面,又是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九玄门派出两尊化神,去把雪山封住,如今让我们过去负责除妖。”

    “此事未必不可。”少年沉吟了良久,之后方才轻轻的点头,“只是不知道妖皇山那边的动向如何?”

    “有九玄门在前面撑着,想来无甚大事。”林傲也是皱着眉说道。

    妖皇山,是北域最大的势力了,地位等同于东域的九玄门,但实力上可能或许比九玄门要差一些,不过,却也差的有限,真正的硬碰硬起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这天下的势力就是这样的,平时显露出来的,都是他们想要让你们看到的东西,还有多少隐藏在暗处,他们也不知道了。

    哪怕是大夏有着强大无比的国家机器在动,却也收效甚微,他们能够掌控整个东域的情报网,已经算是很了不得了。

    可能九玄门也有着什么打算,不过对于大夏来说,妖皇山那边的问题,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了。

    算是一次九玄门和大夏的合作,面对北域妖族的一次出击,很明显的是,这其中必定会产生很多的问题,这就是需要他们来权衡的了。

    “将军怎么看此事对我大夏的影响?”少年摒退了左右,随后神色郑重的问。

    “在臣下赶来的路上,已经收到了众多的急报,上面分明的写的,那雪山之中的大妖偷偷潜入秘境,妄图覆灭九玄门的年轻一代。”林傲回答说道,“可能是把九玄门给得罪死了,不然也不会让那位做出这样的决定。”

    大夏这边也有着无数的情报网,也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很多很重要的消息,这是百年来迈出的一大步,能够把情报涉猎到仙门之中了。

    而这事情的始末,在他来的路上,已经收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情报。

    这些情报真真假假,但却也能够分析出来很多的问题。

    比如说,最直观的,就是,九玄门和北域雪山,是动了真格的了。

    妖皇山是北域的霸主,九玄门是东域的无上仙门,二者虽然不会直接的碰撞,但,既然是要进入北域做事,妖皇山若是袖手旁观的话,可能会失去很多的威严。

    但,此事确实是雪山大妖做的过分在先,很多事情,都是摆在明面上的,只要稍微查查,也就能够明白大半。

    既然是谁都奈何不了谁,那就可以坐下来讲道理了。

    在来宫门的路上,林傲已经分析好了一切,这才敢直接面见帝王。

    “九玄门既然有事,那我们也应出手相助才是,这样一来,我大夏与仙门之间就已经有了一道桥梁,以后也好办事。”

    “不过,此事确实也牵涉甚广,无论是那些守旧仙门的态度,还是北域诸多势力,都需要我们顾及,尤其是妖皇山这个庞然大物。”林傲分析着。

    一共天下就这么多顶尖势力,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雪山势力也并非小弱,陡然之间全部覆灭的话,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大夏现在还没有做好要与天下为敌的准备,自然也要收敛锋芒。

    但很明显的是,战机就在眼前。

    一个如此大的势力,能够吞并的话,那么会给大夏带来无法估量的收益,无论是声名还是实质的钱财,甚至哪怕是以此进入北域,也是一条路线。

    “神军阁迅速拟定战略,以及将全部的细则都分析出来,无论是利是弊都要条陈清晰,拿给朕看,另外整好武备,准备出兵。”少年的神色不变,迅速的发号施令。

    林傲明了,不耽误时间,迅速告退。

    他说的毕竟是他的一家之言,也是他自己分析出来的东西,这并不代表众多神军阁老的看法,他们的意见还是要参考的。

    是以,神军阁和整备军务同时进行,二者的速度可能差不多,这样一来,到时候,只是一道命令的事情了。

    林傲走后,少年转过头来,望着大殿上面“德泽万方”四个大字,平静如水的目光之中掀起了道道波澜。

    既然这位族叔给了自己一个进入北域的机会,那么,他自然不会错过,只是,能打下来,也能灭杀一族,但,能否守住,这也是个问题。

    八万里的雪山土地,正是与东域相近,如果能够将之打下来,陈兵在此,那么,进可攻退可守,这是个逐步的掌控北域的好机会。

    北域大片的领土,毫无人烟,正适合将大批经受苦难的百姓移民至此,让他们来给自己探寻北域的地盘,这样下来,逐步的将之掌控,也就没什么障碍了。

    只不过,雪山的气候不太适宜人族的居住,这还需要拿出对策来。

    他是越来越喜欢这位族叔了。

    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拿大夏当枪使,不过么,大夏跟在后面捞到的好处,也足够让大夏吃饱喝足了。

    上次未尝见到一面,还是憾事,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做给天下仙门看的,那个时候,确实不是相见的机会。

    会见面的,到那个时候,大夏的发展,一定会超出你的想象。

    少年站在德泽万方的金色牌匾下面,踌躇满志。

    两者同时进行,等到神军阁的策略拟定出来之后,拿给少年帝主看,大夏的兵力已经在摩拳擦掌了。

    少年将手中的纸张反复的观摩,上面的字数不多,只有对几大势力的各种利弊分析,至于其他的小一些的势力,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虽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很显然,有些势力,哪怕是真的动起来,也对大夏构不成威胁。

    面对这些天下顶尖的大势力问题上,少年面无惭色。

    大夏经过数代的发展,已经是彻底的掌控东域,格局变动,再变也不会更差。

    要不要出兵这是个问题,哪怕是现在军队已经整理好了,蓄势待发的时候,他也仍然是在揣摩,不是顾忌什么,而是在思虑着这么做的后果。

    出兵最大的好处,不是那些威震天下的名声,也不是雪山上那些狐狸的妖丹,而是能够得到九玄门的友谊。

    “出兵吧,把那些狐狸杀了之后,召集天下精工巧匠,做成一件狐皮大氅,给九玄门掌教至尊送去。”金殿之上,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少年帝主突然笑道。

    林傲自然是不会多言,他只是帝主的一杆枪而已,要打哪里,要杀什么人,他只会去做,不会问明缘由,只要是对王朝有利的事情,哪怕是万死他也会去做。

    王朝养着军人,也养着那些大批的甘愿为社稷赴死之人。

    这一次同行的是两位王者,还有两位上古世家之人,他们皆是元婴巅峰的实力,

    七十万大军同行。

    这样的实力比之当初覆灭十方魔宗之时调动的强者,只强不弱!

    大军开拔必然是声音隆隆。

    如此一来,整个天下瞬间震动!

    无数的势力纷纷的派出强者来打探消息。

    众多仙门也惊动了,他们不再高高在上,不问世事。

    大夏的出现,着实是给他们隐居避世,却掌控布局天下的心理,砸上了重重的一击。

    原来入世,也能够创立强大无比的势力。

    王朝的存在由来已久,甚至其中有些不乏有着修仙者的存在,但却从未有过像大夏一般能够收拢一域,形成一个需要仙门正视的庞然大物。

    在几百年的时间内飞速崛起,开疆拓土,将大夏八境收入囊中,甚至就连最后一境,他们也掌控了大半。

    如今,又是声势浩大的出手,自然是让所有人侧目的,他们要做什么?

    太上道。

    程昊急匆匆的向着宗门殿之中走去。

    他知道这一次,无论是九玄门还是大夏,都已经动真格的了。

    似乎也不关他们太上道的事情,但很显然,他已经嗅到了一些东西。

    “师弟何事如此惊慌?”

    程易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了出来。

    走入大殿,坐在上首的是个面带威严的青年人。

    发如银梢,哪怕是坐在那里,也是双手自然的垂在膝间,纯白色的衣襟半点褶皱也没有,整整齐齐,正襟危坐,目光平和而有力,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不合体,一步一行之间都充满了刻板和规矩。

    似乎和青年的面相很不相符,但却又浑然天成。

    和剑尊不同的是,剑尊的气质是冰冷,剑锋藏于内敛。

    但,程易则是明显的严明和一丝不苟,少了一些超脱和淡然,但却多了一些厚重和威严。

    这种规矩体现在一言一行上面,哪怕是任何一个动作,都有着明确的教条感。

    这是所谓的天理,合乎大道之韵。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无情道修炼到这个地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悟,各不相同,但却也殊途同归,都是在摒弃自己内心深处最为繁杂的念头,达到返璞归真的地步而已。

    只不过有的人的无情道是体现在外部的,有些人,则是体现在内心。

    很明显,程易的无情道内外兼修。

    “师兄。”程昊并没有直接说事,而是恭恭敬敬的郑重一礼,面色肃穆。

    之后方才开口,“大夏聚集了七十余万人,他们要对北域的雪山动手,如今恐怕已经出了东域了。”

    “很合理。”程易坐在上首,神色淡然。

    程昊微微皱眉了。

    合理什么?

    他自然是知道,师兄所说的合理,是合乎天理,合乎道理。

    而不是合乎事理,合乎情理。

    细微之间,也有着辩证。

    但,很显然,此事不应该这么去看啊!

    程易随后不急不缓的又是解释道,“雪山上的妖王不顾我们大域之间的约定私自来我东域,试图染指秘境之事,和三圣宗两厢勾结,加害九玄门弟子,徒生怨怼。”

    “如此行事,岂非天怒人怨乎?”

    “如今九玄门遵循天道,行义事,自然是合乎天理的。”

    “我的师兄啊。”程昊苦着脸,“师兄说的这些都是没有错,但如今摆在明面上的是,大夏和九玄门联合之事已经成为定局了,他们若是真的联合了起来,那必然是对我宗门不利的。”

    “如何不利?”程易依旧是平淡的开口,“我太上道几经风雨,都已经安然度过,更何况如今只是有一个势头而已。”

    程昊神色郑重的说道,“如今九玄门的实力,强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恐怕再有三十年发展,恐怕比之当年全盛之时,只强不弱!”

    程易依旧是平静的说道,“若九玄门真有可成之势,那我等也不要逆势而为了,因时而利势,故能立于不败之地!”

    “我等世外之人,何必苦苦去争这些无理之事,只需封山一段时间,静待起势之机,如春至而耕,若日暮而息,自有其四时理法,顺势而成,任他兴衰变化,我等自若磐石。”

    “至于大夏,王朝更迭有序,一世而成,二三世而奋进,而后会因其自身内部矛盾,走向衰败没落,此自然之理也,若在其二者如日中天之时,与之硬碰,此不智也。”

    程昊沉默着,他自然知道程易所说的是事实,程昊在想,就如此的避过去,他会不会也心有不甘?

    何况,真的要避的话,要避多久?

    九玄门有景琼,有那位深不可测的姜掌教,至少可强盛千载。

    大夏的少年帝主更是占有九境庞大气运,不出几十年,必定化神!

    大夏和九玄门当前确实是如日中天,但太上道确实是有着机会遏制他们崛起的。

    “师弟还想要搏一搏?”程易似乎是看出了什么,说道。

    “是。”

    “我这里有本新的感悟,师弟可拿去研读,若是看了此简之后,还想要去争的话,那师兄也不拦你,也会支持师弟的种种做法。”程易神色平静的取出了一块玉简,说道。

    上面分明的写着,“势数之理”四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