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七十八章 绝其苗裔(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八章 绝其苗裔(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730 2022-05-30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www.13to.com
塞读网


    大夏。

    神军阁内,这里是整个大夏的经济和为政中心,也是一个王朝的枢纽,这里聚集的阁老们,都是在整个大夏说得上话的人。

    他们掌控着一国的运转,这里并不神秘,大多数的强者都是从各地通过一系列的选拔上来之后,再到地方历练,最后才能入阁的。

    当然,实力的要求也是必须的,虽然大多数的阁老不会直接参与到对外战争,但,很明显,在很多的事情上,还是需要他们出手的。

    是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人中龙凤,几乎是整个大夏之内最为全能的人才中心了。

    但这里面的布置非常简单,仅仅是几张办公的桌子,以及一些玉简和传讯符篆,外加上桌岸上的一壶茶水而已。

    几位阁老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的,每日发布出去的符篆数以百计。

    一道道的命令都是从这里传出,直至分发到全国各地,一切的大事小情,几乎都由这里掌控着。

    这里不仅仅是属于武将的势力,他们也兼任了文臣的工作。

    林傲,是神军阁的战神,他几乎负责神军阁里面的一切事物,哪怕是许多阁老已经发布的命令,他也会再查看一遍,以免有着疏漏。

    尤其是对于各大仙门的态度问题上,都是要林傲来亲自做主的,一些军国大事,他也没有权利定夺,需要请示国主。

    圣人云,国之大事,在祀在戎。

    这两件事,都是要和国主请示的,虽然国主在大多数的时候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他,但,却也难免会有分歧的时候。

    大夏的小皇帝虽然才十七岁,但,很明显,没有人会小觑他,在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人君气象,为一个王朝之主,统御万邦。

    “九玄门那边有符篆传来,是姜逸发的,不过其内容我觉得还是要交给将军看一看。”李阁老走上前来,在案边对着林傲说道。

    多数的符篆,众多阁老们只会简短的介绍一句,便也就可以了。

    能够拿给他看的,大多数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了。

    “九玄门,姜逸他们回来了?”林傲问道,几乎是还没拿到符篆,便颇有些喜出望外。

    要知道,这四个名额是他们耗费了巨大的财力,才能够从九玄门拿到的东西。

    这也是底蕴和九玄门这等强大仙门没有办法比较,还要担心落入其他仙门的口舌,才会花费巨大的代价,来购买名额。

    很显然,他们在这几人的身上寄托了极大的期待。

    至于他们的期待能不能转化为这几人的动力,为王朝的建设添砖加瓦,那就谁也说不清了。

    毕竟,人一旦进入秘境,那就超出了他们的掌控了。

    只能是期待着,带回来点好消息。

    眼下,消息便是来了,至于是好是坏,那就谁也不清楚了。

    但,林傲还是对他们有信心的,毕竟,好歹都是千挑万选的,有宗室子弟,也有上古世家之后,他们自然是希望宗室子能够获得传承的,毕竟,上古姜家的人,在这大夏里面的地位很微妙。

    一方面,国主对他们要敬之重之,另一方面,却不能让他们参与到军国大事上面来。

    安心的当个吉祥物就是了。

    但,这次依旧是给了两个名额给上古姜家的人,无他,是因为这上古的家族,实力还是很强的。

    并且天赋确实是超出了众人的想象,哪怕是国主也不可能多说什么了。

    一个名额二十万的灵石,二十万灵石是什么概念,两件中品灵兵!

    足以见得,大夏对于他们的期待,到了何等地步。

    “他们确实是回来了,不过只剩了姜逸一个人,这里面有些隐秘,暂时还不方便在符篆之中透露。”李阁老神色凝重的说道。

    林傲接过了传讯的符篆,皱着眉头看了过去。

    “不在符篆上面说是对的,诸多隐秘,哪怕是面对面言来,都未尝是最完美的选择,更何况身处那等强大的宗门之中。”林傲赞许的点了点头。

    “这上面说,虽然他只剩了一个人,但他还是拿到了一些传承,这就足够了,这种损失,哪怕是在我等看来,也是可以接受的。”

    姜逸虽然是上古姜家的人,但他们这一脉,却是站在大夏这边的,与大夏也有通婚,算是半个宗室子。

    这个倒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上古世家以前再强横,终究也是没落了,但,还是有着保守派和激进派的。

    这无可厚非,任何一个势力,都不可能是铁桶一块的,意见上的分歧在所难免。

    哪怕是九玄门,也是一样。

    对于大夏这等国家来说,人死了,几乎就毫无价值了,只有活着的天才,才叫天才,值得花费巨大的力气培养。

    如今,姜逸还在,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李阁老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他拿到这个符篆看了之后,第一个反应不是去追溯这几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而是去报喜。

    在他们看来,只要是能够拿到一些里面的传承,哪怕是有所损失,也是应当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要等到姜逸回来再说了,这一个月的时间,想来,这等没有出过大夏的世家子,也经历了不少的惊心动魄吧。

    在九玄门修养一段时间也好。

    符篆上很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些东西,不过,这毕竟是在九玄门发过来的符篆,上面不可能记载很详细,但,哪怕是语焉不详,也能够从字里行间推测出一些东西来。

    “不过在他那边看来,九玄门应当是拿到了不少的东西啊。”林傲微微沉默了。

    九玄门并不能够算上是敌人,但这毕竟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整个天底下也没有人能够忽视,如果再让他们拿到一些传承,那必然是如虎添翼。

    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一些巨大的影响,这个倒是不必多提,九玄门目前应当算上是盟友,但这个盟友能够维持多久,他们心中也没有个计量。

    这都是要放眼天下去考虑的事情。

    “九玄门能拿到一些强大的传承,对我们来说应当算是一件好事,如果要打压诸圣地的话,九玄门应当算是我们必须要拉拢的一个对象了。”李阁老略微压低了声音说道。

    打压诸圣地,这是他们在经历了十方魔宗之战后,定下的方针战略。

    十方魔宗一行,让他们看到了很多东西。

    诸多圣地的实力,或许很强,但,他们连面对十方魔宗的勇气都没有,而大夏,却能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把十方魔宗一战之下打残了。

    尽管如今的十方魔宗依旧强盛,但对于大阳境的掌控,还有多少?

    诸圣地早已经积弱,现在出手,也就是打压他们的好机会,即便是诸多圣地的底蕴还在,但,大夏富有东域,也不怕拼一些底蕴。

    至少,在十方魔宗一战之后,大夏对于诸圣地的态度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原来这些宗门圣地,不是不可战胜的。

    原来他们也会内斗,也会排除异己。

    是以,大夏暗中联络了一些势力,其中就包括踌躇满志的万宝商会,准备对诸圣地采取一些举措,让他们越来愈弱,就行了。

    当前,覆灭圣地,这是不可取的。

    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

    上一次的十方魔宗大战,万剑阁不是出动了一位化神么?

    这些圣地的底蕴还是很强的,力敌或许可以,但,却不明智。

    是以,这些暂时也只是个规划而已,真正落到实处,还要看九玄门的态度。

    毕竟,其他的仙门如何想,他们可能不在乎,但,九玄门这边的实力,是真正的让大夏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的。

    “指望着九玄门么,他们都是在拿我们当枪使,有些事情他们不好出面去做,反倒是要让我们来背这个黑锅。”陈阁老在一旁放下书卷,哂笑道。

    “这倒也是。”李阁老并没有否认。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他们贵为大夏的阁老,自然不会看不清楚。

    甚至于说,很多时候哪怕是他们知道,也不得不出兵。

    “是啊,在对九玄门的事情上,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详细的讨论一番。”林傲也是微微感叹。“不过最终,还是要看国主的意思。”

    “九玄门帮助我王朝良多,我等也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想要和仙门对立,就必须要在九玄门和其他仙门之中选一个。”杨阁老在一旁神色郑重的补充道,“这其中的道理很明显。”

    打压仙门是王朝的根本之策,自然这些人都是很上心的。

    众人皆是点头。

    很快,一道符篆又是落在了林傲的书案上。

    众人的目光都是向着这里投了过来,这里的符篆并不少见,每日也会来来往往,但直接落在林傲书案上的可是不多。

    这代表着有着极为紧急的大事,或是军情有变,或是要对外发起战争。

    国之大事,在戎在祀。

    他是一个武人,文人的事情自有下面的这些阁老来处理,以武将镇压文臣,这是大夏立国的根本。

    文臣疏通天下脉络,来来往往的沟通和发布命令,而武将,才是大夏能够在这东域站稳脚跟的基础。

    林傲将符篆拿了起来,当众拆开。

    只是看了一眼之后,面色顿时一变,随后神色不动地交给了李阁老。

    李阁老也是扫了一眼之后,随后面露笑意,“九玄门这是又要把我们当枪使了,不过不得不说,这枪使得值!”

    “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修仙之人不便出手,要我们这个国家机器运动,他们高高在上,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李阁老笑着说道。

    几大阁老都是好奇的走了过来,目光望向那张简短的符篆。

    上面只有两行字。

    第一行写的是,“北域连绵雪山,雪狐妖王战死。”

    下一行是,“我宗门两尊化神已布好大阵,封锁八万里,请将军出手,亡其骨血,绝其苗裔。”

    “这是……”几位阁老都是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北域,那是人族几乎尚未涉及的大域,在那里或许有着人族宗门的存在,但其大部分的势力是妖族所创建的。

    其中,连绵八万里的雪山,是北域极为重要的一大势力,地位几乎等同于东域的十方魔宗。

    算是最为顶尖的那一类了。

    而且,有化神级别的存在!

    这是妖王级别,哪怕是大夏,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也不想与之树敌。

    但是,在符篆中看的话,若是没有妖王的话,那几乎相当于没牙的老虎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也不可能让他们坚定去攻打的决心。

    能够让他们下这个决定的,是那两尊化神。

    “这消息不知真假,会不会是圈套?”杨阁老皱着眉,说道。

    “上面有九玄门掌教的手书,自然是不会有错,只是......这北域雪山,是怎么得罪九玄门了,要下这么狠辣的手段。”陈阁老咽了口唾沫。

    他们都不是出身兵家,有着儒生的悲悯之心,自然和李阁老,林傲两人的态度不同。

    李阁老是带着巨大的兴奋的。

    光是那两尊化神,就听得众人心神一荡。

    化神啊!

    还是两尊!

    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两尊化神,都去堵狐狸窝了?

    封锁雪山八万里,这得耗费多少的灵石啊?

    而且,上面明确标明的是,亡其骨血,绝其苗裔。

    亡其骨血是指,要灭亡其后世子孙,绝其苗裔,则是要屠戮一族了。

    这是天大的因果,也只有普通人背的起,因为他们对于修行者来说,几乎是朝生暮死,因果循环落在他们身上,也会平均下来。

    大夏的将士有百万,这样算起来,摊落在每个人的头上,也不会对其产生巨大的影响。

    如果在修炼者身上,这般巨大的天理报应,足够让一位化神期死在天谴之下。

    八万里该有都少生灵?

    不知道他们算过没有,就都杀了?

    细思之下,不禁让人感觉到脊背发凉。

    不过这不是林傲要考虑的事情,杀人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是杀妖,他要考虑的,只有能否获得巨大的利益而已。

    很显然,姜练已经把利益给摆明了。

    “我需要去请示一下国主,如此大事,牵涉甚广。”林傲沉吟了一下说道。

    确实是牵涉很广,北域,如果他们贸然踏入的话,那可能会引起诸多势力的反弹。

    不过,却也是巨大的机遇。

    战机就在眼前,你不做的话,自然会有旁人去做。

    林傲丝毫不怀疑,只要他一拒绝,万法仙门那边就会立刻派出人手,宗门联盟自然也不是吃干饭的说说而已。

    甚至是十方魔宗,都极有可能会出手……

    这就是九玄门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