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六十七章 故技重施(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七章 故技重施(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628 2022-05-20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防御灵兵虽然没有炼化,但却足够挡住他的全力一击了,这让雪狐的神色大变,竟然身具防御灵兵,这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啊!

    如此一来,他的攻击对于晏灵修来说,没有丝毫的用处。

    倒是他自己,被晏灵修顺着一击之下,倒飞出了数百丈之远,如果不是他及时反应过来,恐怕胸口直接就被贯穿成一个大洞。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是受到了重创。

    周身的元神金光都淡了一分。

    他以夺舍的秘法入内,本以为可以纵横无所顾忌,但事情往往是事与愿违。

    有人曾告诉过他,九玄门的弟子,实力最高的,也不过是刚刚突破元婴期而已,如此以来,他以元婴境后期的修为,绝对能够将他们掌控在股掌之间。

    这位倒是真的没有说假话。

    进来的九玄门弟子,确实是实力最强的,才元婴初期而已。

    但,这九玄门的几大首座都进来了你怎么解释?

    还有,这九玄门的掌教都进来,是什么鬼?

    第一波被打灭了肉身,他还有的说,因为轻敌了么。

    再加上他们有太极图这等超越灵兵级别的作为镇压大阵的阵眼了,这才让他肉身尽毁。

    现在,一个九玄门的弟子,都能够骑到他的头上?

    这让他极度的怀疑人生。

    妈的,现在的仙门都这么强么?

    他们有这实力,怎么不去把十方魔宗灭了啊!

    不过,他倒是也能够看出,晏灵修的实力也是刚刚突破不久的。

    “你究竟得到了什么样的传承,恐怖至此!”雪狐元神又惊又惧。

    他无法想象,竟然有什么样的灵兵,防御力能够达到如此惊人的地步,他全力出手,哪怕是一般的化神二重,恐怕也要暂避锋芒吧。

    不过,他自然是不知道,他面对的是晏灵修。

    哪怕是自己没穿防御铠甲,也会站在那里不动让你打的,以伤搏命,他最擅长了。

    但如今,强大的防御笼罩在他身上,一击之下,分毫未动,这可能是最为适合他的灵兵了,一攻一守,自成体系。

    恐怖绝伦!

    人间竟有如此强大的防御灵兵,雪狐元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晏灵修在遗迹的核心地带之中拿到了极为强大的传承。

    太过强横了,要知道他九死一生,方才拿了那古妖传承的一部分而已。

    现在,这人竟毫发无伤的就拿到了如此强大的传承。

    真的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你自裁吧,懒得杀你。”晏灵修手持长戟,目光之中掩饰不住的骄恣霸道。

    杜云刚刚起身,也刚刚回过神来,便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杜云,“……”??

    几日不见,晏师弟……成长到这般地步了?

    这让他左支右绌的雪狐元神,在晏师弟的手里,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看起来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但是不对啊,晏灵修的性格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以晏师弟的极为谦逊的为人,恐怕是断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吧。

    晏灵修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沉默寡言,极为的有原则的这么一个人。

    至少给杜云的印象是这样的,如果再加上一点,那就是狠,有对自己的,也有对敌人的狠。

    但是现在,你自裁吧?

    这像是晏师弟能够说出来的么?

    会不会也是被夺舍了?

    如果说出这话的是沈穹的话,恐怕他还没有这么意外,毕竟那位是真正的无敌惯了,同级之内没有敌手!

    但哪怕是沈穹,也不会这么鄙夷他人吧?

    他将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一位年轻人,这是祖师,也是九玄门的掌教至尊。

    姜练感受到了他疑惑的目光,并没有理睬。

    他自己也很无语啊!

    好好的一个人,本性纯良,很多的时候,甚至都会为其他人考虑。

    不能说是讨好型人格,也差不多了。

    现在的晏灵修完全就是一副,“已黑化,勿扰。”的态度和气势。

    本来谦恭有礼,现在却是又霸道,又冰冷,几乎是完美的继承了两位大帝的性格。

    你们传承的时候,还会传承这些吗?

    姜练搞不懂也不明白。

    但现在,这位暂时还能保持一些理智,雪狐元神正好当成一个靶子,被送到了这里。

    可以说正好赶上了,这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杜云,“……”

    好吧,他倒是和掌教学习过一段时间,掌教至尊如此神情,就代表着他也不知道。

    或者是知道了,但是不想管,不在乎。

    嗯,似乎已经很接近现实了呢。

    雪狐元神自然是没有兴趣和心思继续跟在这里耗了,眼下逃命都来不及,他是知道如今的处境的。

    那位九玄门的掌教还没有出手,其强大是深入人心的,强大到了极致的实力可以说是深不可测,几乎是强大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他在北域,也能够听到过这位的。

    那是当年杀了不知道多少大妖才杀出来的赫赫凶名。

    尽管,当时还弱小,没有被他太过的放在心上。

    但,突破了化神期之后,那就是真的不一样了。

    凭借着这位的积累,那实力可能真的功参造化了,哪怕如今仅仅是一缕元神,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刚刚只是看了那位一眼,便有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整个虚影,瞬间犹如一道利箭,向着远处遁去。

    晏灵修微微皱眉,如果这位要是一心逃跑的话,不和他打,他毕竟是没有突破化神,是很难追上的。

    但,听了冰帝的话之后,晏灵修觉得,自然不能让他跑了。

    身影一动,向着雪狐元神离开的地方追了过去。

    不过还未等到追上雪狐。

    在某一刻。

    雪狐似乎是呆滞住了一般,猛然的停了下来,这让得晏灵修也心生疑惑,雪狐浑身雪白的长毛根根炸起,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一道紫色的长剑,化为一道遁光,向着他的前路直接落去。

    轰的一声。

    炸在了他的面前,无边的剑气浩荡着,将一大片的区域都给淹没在紫色剑气海洋之中。

    还有一部分的剑气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致伤不致命罢了。

    他万分相信,如果自己刚刚没有停下来,不顾一切的向前冲的话,这长剑就是自己的催命符。

    “紫霄剑?”雪狐元神目光露出仇恨的神色。

    几日前就是这柄剑拦住了他的去路,想不到如今再以同样的方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故技重施?

    但,这次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甚至刚刚的这一瞬间他是真的感觉到通体冰凉,死亡的气息无比的迫近。

    化神期,真正的化神期!

    这绝对是一位化神期的强者,如果说晏灵修仅仅是让他感受到了威胁,那么,景琼就真的是让他有种不可战胜的感觉。

    不仅仅是化神,并且还是化神之中也极为强横的存在!

    他很难想象,几日的功夫,竟然能够让两人达到如此的程度。

    几日前,景琼的实力虽然强,但也没有到了能够让他产生致命威胁的地步。

    如今,却已经完全是天地间的最巅峰的强者之一了。

    不知道这两人都获得了什么样的传承,但,至少都是上古年间极为强大的存在。

    这样一来,他在的形势急转直下。

    甚至就在他停顿的功夫,碎天戟带着一道极为强大的魔气,重重的轰在了他的身上。

    仅仅是这一道攻击,就让他的元神金光瞬间黯淡了下来,妖族的魂火,也开始变得摇摇欲坠了。

    元神并非是万能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没有丝毫的保护。

    虽然还能够发挥出化神期的实力,但这是他在秘境之内获得的机缘,不然话,可能真面对这两人,谁都打不过。

    这次遭受到了重创,作为一位绝世大妖,他在北域纵横数百年,还是第一次被逼到这么惨的程度。

    紧接着,一张古老的图卷照了下来,清光不断的洒落。

    姜练也出手了,在雪狐大妖最为虚弱的时候。

    雪狐,“......”

    这种感觉,倒是似曾相识?

    好像就在几天前,他也被逼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

    如今想想,倒是艰难的脱困。

    如今,再次的陷入到了生死的绝地之中。

    他暗恨的看了杜云一眼。

    如果不是因为杜云,他怎么会如此?

    杜云感受到了他凶恶的目光,也是瞪了回去,别的本事没有,但,气势上从来不怂。

    他自然知道这大妖在想什么。

    但,你如果不是两次来抓我,怎么会陷入到如今的境地。

    一旁的姜练自然也看到了老狐狸的神色,倒是离谱,我们九玄门从来都没有人惹你,现在被反杀,反倒是好像你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下一刻,两道攻击从不同的方位笼罩了过来。

    一道长戟,一柄紫色的剑。

    两道攻击携带着无比强大的气势,直接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迫近。

    如果落在身上,恐怕就连尸骨也存不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他咬了咬牙,将一张水蓝色的旗子打了出来,

    很难想象这水蓝色旗子有多么的华贵,上面刻着玄奥古老的纹路,在旗子的下方,还点缀着璎珞,紫玉等名贵的上古玉石,旗子摇动间,隐隐有着波涛汹涌的声音。

    下一瞬间,两道攻击落在了上面。

    雪狐元神几欲消亡,但其目光中却是前所未有的疯狂,将大半的元神之力,都祭在了上面,一瞬间,水蓝色的光芒大盛。

    一道道的水蓝色的光芒喷涌而出,这宝物明显还未经过祭炼,但却已经是威势如此了。

    借助着两道轰击,再加上水蓝旗子绽放出滔天的华光,三道力量加在一起,蓦然间冲破了太极图的封印,裹挟着残余的元神之力向着远处遁去。

    晏灵修和景琼两道身影还想再追一下。

    “不用追了。”姜练直接开口说道。“他只剩下一道元神,短时间内,不可能恢复的。”

    追也追不上了。

    元神都祭炼了,这一瞬间能够爆发出来的实力,那绝对是可怕的。

    还有那件宝物,也非同寻常,有着遮掩气息之能,当前,就连太极图的感应都很弱了,想来已经是出现在了万里之外。

    能够打破太极图封印的旗子,真是有趣。

    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件吧,书中的记载很少,却是在大后期浓墨重彩的介绍過。

    想不到這位古老大妖還有这等宝贝,怪不得冰帝说难缠呢。

    “这旗子好生的怪异,论起防御能力可能不在帝兵之下。”晏灵修微微皱眉。

    他是见过帝兵的,自然知道帝兵的防御力应该是什么样的。

    至少他和雪狐的实力差不多,他使用帝兵的情况下尚且能够被防住,这就代表着,水蓝旗子防御力至少能够达到帝兵的水准。

    但它却不是帝兵。

    看起来就很怪异。

    “我也觉得确实怪异,竟然能够突破太极图的防御。”景琼微微咋舌。

    “不用去管他了,我们先回去确定一下人数,如果缺了少了,还能够再寻找一下。”

    此刻距离出秘境还有不到一天的時间,这段时间可以做很多事。

    自然是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位大妖身上的,至于究竟如何处理他,姜练自有安排也就是了。

    “师尊啊,您可算来了,弟子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一切都平定了下来,杜云连忙上前拉着景琼的手哭道。

    景琼倒是有些忍俊不禁,想不到杜云也有这样的时候。

    虽然一直很坚强,也很有韧性,乐观,但很显然,经历了生死的劫数之后,他已经开始反思了。

    这就很正常嘛。

    景琼第一次经历生死危机的时候,也很害怕,那种孤独无助的感觉,他此生难忘。

    但无论如何,这些是要经历的。

    都是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谁知,下一刻,杜云开口,“下一次我再出去历练的时候,师尊一定要多给我一些宝贝防身啊,刚刚接受过传承就被俘了这里,老妖怪给的符篆还失效了。”

    “本来还以为能够绝地翻盘,但是翻个鬼呀,弟子差一点儿就没命了啊!”

    景琼,“……”

    姜练,“……”

    好吧,可能不用担心他的心态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