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六十四章 妖王出手(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妖王出手(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2357 2022-05-15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在外界,此刻也并不平静。

     在杜云这边,他一直是和朱南幽一起走的。

     只不过,朱南幽也只是把他送到了传承之地,便把他扔下了,然后自己也去寻找机缘了。等到传承完毕之后,发个信号,只要有自己宗门之人在附近,倒是可以跟紧着众人了。这倒是屡见不鲜了,宗门也是一直这么做的。

     毕竟,虽然你的实力很强,潜力也有,但,那群首座哪个不是怪物级别的?

     修行速度强大到了让人连背影都看不到。

     资质也都是顶尖的,如果真的一直给你护法的话,可能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杜云倒是也真的拿到了传承,他还记得白尊当时就给他讲,要往妖族传承的地方凑,凭借着星辰体,什么传承都能够拿到!

     那群老家伙见到星辰体会亲切到掉泪的。

     果然,这是一位上古大妖的传承,里面有着完整的凝练星辰之力的方法,还有一把尺子,是用星辰陨铁凝练出来的,超越了灵兵的范畴,这就足够他在超脱化神之前,有着足够完备的体系了。

     满心欢喜的走了出来。

     只不过,等到他刚刚拿到传承出来,还未来得及发出传讯法诀,便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再次醒过来,已经到了一处密林之内。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体内灵气已经是被完全的封禁住了。

     并且,处于一个巨大的阵法之中,阵法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当前他只感觉到有些昏昏沉沉,并且精神上有些刺痛感,身体也有些虚弱。

     “妈的,不会是劳资的腰子被噶了吧?”杜云不禁嘟哝着道。

     环顾四周,没有见到人影。

     只是,在很远处,有一道金灿灿的元神光晕。

     那是一只巨大的雪白色狐狸,目光之中充斥着狡诈和冷峻。

     “谁?”杜云当即开口询问道。

     “本尊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知道。”白狐的目光中充斥着巨大的戾气。“你师尊毁本尊肉身,那就由你来偿还吧。’

     肉身?

     杜云似乎是隐隐间有些明悟,这位,应该就是当初偷袭他们的人了。

     而且,这位还自称是本尊。

     那一定就是妖王级别的道尊了?

     不过,这位是针对他来的?

     杜云不禁说道,“我师尊毁了你的肉身,你去找他不就行了,找我干什么,我只是个小虾米,和你们这些大人物没有交集的,也没有仇恨。”

     “你的星辰体颇合本尊的胃口,如果能够得到你的身躯,本尊的实力定然会更上一层楼。白狐胜券在握,丝毫没有将杜云放在眼里。

     并且,这里距离传承之地有着数万里,除非化神道尊出手,否则,这天地间还真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拦住他的。

     星辰体合胃口?

     要我的身躯?

     杜云不禁错愕了一阵,良久,脸上方才青一阵白一阵,咬了咬嘴唇,开口道,“那,你拿了我的身躯之后,能留我一条命么?‘

     白狐反应了一阵,良久方才察觉出来杜云在想什么。

     白狐啐了一声,随后也是说道,“阵法一旦开始,你就等着灵魂覆灭吧,没有逆转的可能了。”

     杜云这才感叹了一下,“可惜。

     白狐敏锐的眉头一皱,“可惜什么?”

     九玄门的手段他曾经见识过了,如今虽然准备了万全,但,未免不会有什么纰漏。

     更何况,九玄门位列仙门之首,实力雄浑,底蕴身后,很多时候,他也是不愿意招惹这些仙门的。

     只不过,如今既然已经拿到了杜云,等到他的魂魄彻底的离体,他夺舍之后,自然可以轻松离开,自然不想节外生枝。

     “可情惜...这刚刚拿到的符篆,就要动用了。”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有些惋惜的轻轻捏碎了一道符篆。

     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僵在了脸上。

     看着风平浪静的天地,以及刚刚化为灰烬,没有掀起半点涟漪的符篆

     这符,怎么没有效果?

     白狐哈哈大笑,“上古的符篆,可能早就失去效用了,另外,你的灵识都被阵势封印了,如何调的动符篆来威胁本尊?”

     有道理。

     尽管这老狐狸笑的猖狂,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还是很对的。

     可能这符篆真的是不管用吧。

     可惜,不然他是有资格逃出去的。

     如今只能想别的办法了,这老狐狸看起来脑子不行,上次那么明显的计谋都能中计了,哪怕是现在,必然也是有着纰漏的。

     如今想想,这位毕竟也是个化神,脱离了肉身之后,实力倒是更为强横了。

     现在的他,颇有些叫天无门的感觉。

     他倒是没想到,直接就叫人抓了,这可怎么办?

     等老师他们传承之后再来救他?

     那可能是别想了,他们接受完传承,指不定要什么时候呢,到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是别人的了。

     想到这里,杜云觉得,还是要自救啊。

     他看了一眼面前的阵法。

     虽然顶着极大的昏昏沉沉,但,却依旧是计算着阵法的脉络。

     只是很可惜的是,他做法并不能让他有什么起死回生的机会,他能够看出,这是离魂阵,是一种妖族的复杂秘法。

     白尊虽然跟他讲过,但,很显然,白尊是没有教他具体的破阵方法的,只是顺带的提了一嘴而已,白尊倒是觉得,杜云不太可能会遇到这种阵法的。

     杜云的脸色也一时间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可不能死在这里啊。

     他倒是有心想要提一下白尊的名号,毕竟也是一位化神期的顶尖妖王,或许能够让这位心生顾忌一些。

     但,犹豫了一下他还是不提了。

     万一死的更惨,就不划算了。

     雪狐的目光这才放下了心来,他是真的被沈绪搞了一波给搞怕了,他还真的以为,这位小家伙会有什么强大到了极致的底牌呢。

     毕竟,星辰体,哪怕是对于人族来说,也是极为强横的体质了。

     九玄门没有理由不直接保护起来,这次能够被他捡了个漏还算是让他得手了,不然的话,就以那群仙门弟子的手段,他可能还真的搞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