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脉相承(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脉相承(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3639 2022-05-03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13to.com
WWW.DIDIDIA.COM
    晏灵修是跟着景琼这边的。

    两天时间过去,这一个小队,已经是攻略了数个大大小小的遗迹,其中也不乏有着传承,但,都不被众人看得上,只是拿了典籍之后,放到储物法器里,留待之后再去翻看。

    传承有的是以意念的形式,有的是以玉简或者一些其他的形式。

    意念的传承,大都是在中心地带,才会存在的,那里的传承,至少都是超脱化神级别的强者的。

    当年的景琼,便是拿到了核心地带的一位大能传承。

    只不过,景琼也并没有多当回事罢了,修倒是有修,也仅仅是不为了让传承断绝罢了。

    这些人找传承者,都是为了将自己的绝学继承下去,是以,哪怕是传承没有什么用处,为了不让逝者寒心,既然拿了传承,那也是会继续的传承下去的。

    能够超脱的强者,实力强大至此,一身的绝学,怎么都会有用处的。

    在这里,他们也看到了几具枯骨。

    或许是仙门的弟子,也或许是其他的人前来过。

    无一例外,这些尸骨都是被什么生物啃噬过,并且周围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想来是早已被人给光顾过了。

    这些尸骨,也被景琼收集着。

    “这些尸骨,可还也有用处?”沈穹有些不解,开口询问道。

    景琼微微笑了笑,随后感叹了一下说道,“这些都是曾经的仙门中人,或是为了一丝机缘,或者是为了更好的超脱,来到这里,殒命在此,我们将他们的尸骨收回去,葬在玄清大陆的土地上。”

    “如果我哪天冲击一些秘境失败,而葬在他乡异地,我也希望,有后来的道友能够帮我收拢尸骨,葬在九玄门之内。”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啊,见他们,也能见到一些仙门之人的写照。”

    景琼此言一出,身后的首座和弟子们都是沉默了下来。

    是啊,修仙界,哪怕是能够达到巅峰的那一群人,也未尝没有经历过什么生死凶险。

    既然踏上了这条路,从炼气开始筑基的那一刻起,已经就要为了角逐最后而攀登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绝巅,但都是在奋力的走着。

    活人不为来生考虑,但,身后之事,若有人能将尸骨收回,葬在自己的土地上,倒也算是一生活的轰轰烈烈了。

    没有人自信自己能够登天路而上,每个人都是尽力攀登的人。

    这样的人,哪怕是死了,也值得尊重。

    如果这么说确实是太过悲凉,那么,终究也还是有些人在这一路上走的热血昂扬,有着佳人美酒,有着醒掌天下权的快意。

    天地间,很多的事,悲者观其悲,乐者观其乐,没有一个定数。

    乐也一生,悲苦也一生,佛门讲究顿悟超脱,但,无数人依旧是苦苦的枯坐,不得门法。

    生来日轻,修行愈重。

    更多的人,陨落了也没有葬身之所,这是景琼在感叹的。

    接下来的一路上,也还是遇到过一些其他仙门圣地的弟子的,不过景琼他们都是主动的让了出来。

    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也没有必要惹下麻烦。

    传承不传承的,他们倒是也没有那么在意。

    这些外围的秘境和遗迹,已经不知道被人探索过多少次了,灵药灵材或许有,其他的么,倒是不用太过纠结。

    等到经过一处黑色宫殿群的时候,晏灵修颈间的妖鳞突然亮了起来,并且发出轻轻的嗡鸣,略有些发烫。

    晏灵修目光一凝,看向了那处宫殿。

    牌匾上面仅仅是写着一个魔字。

    就是这么一個字,便是让晏灵修的心神微微震荡,连忙收回了目光。

    这应当是一个魔修的古道场,乃至于说景琼他们都没有什么兴趣,准备略过了。

    晏灵修沉吟了一下,还是放弃了。

    妖鳞的源头,是一位上古魔修,这是师尊印证过的事情,但,在这里竟能够有所感应,会不会有些太过于凑巧了。

    他不想多言,更不想有什么瓜葛。

    不过,景琼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一些什么,也察觉到了晏灵修的神色有些不对。

    看了一眼晏灵修之后,又看了一眼刚刚过去的黑色宫殿,随后说道,“要不要过去?”

    “不要了,继续赶进度吧,可能沈师兄那边早就拿到很多了。”晏灵修半开玩笑的说道。

    景琼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们继续走。”

    晏灵修最后看了一眼那黑色的宫殿群,倒是也没有什么心思。

    离得远了,妖鳞也就平静了下来。

    从这里到深处,可能需要十日,但,一路上走走停停,再加上去攻打殿宇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直到半个月后,方才到达了核心地带的外面。

    里面的建筑群更加密集,气势也更加的恢弘。

    “不知道沈师兄他们到哪了。”景琼看了一眼收获,满意的说道。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两方合流,向着核心的地带出发了。

    只是,还未等到景琼多想什么,一道传讯法诀便传过来。

    景琼瞬间面色一变。

    “我们过去!”

    众人皆是御剑而起,紧张跟在了景琼后面。

    实力没有到元婴期的,都是有元婴期的带着。

    “发生了什么?”彦钧天在前面询问道。

    “不知道,沈师兄那边只是说有些凶险,让我们过去。”景琼摇了摇头,“可能是遭遇到麻烦了吧。”

    沈绪那边距离此地不远,不然也不可能传讯到这边,事实上,虽然这里也能够传讯,但,效果很弱,距离稍远就感受不到了。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之后,众人的速度更是直接提了一提。

    他们可是知道,沈绪那边的实力,不比他们这边弱的。

    如果沈绪都解决不掉的麻烦,那应当是非同小可了,不然也不会发传讯法诀出来。

    大概御剑一刻钟左右,便听到了打斗声。

    景琼面色微变,扔下剑上的晏灵修和沈穹,从储物法器中,瞬间取出了紫霄剑,之后直接从剑上踏了出去,“彦师兄帮我照看好他们。”

    “师弟但去无妨,我们很快就来。”

    彦钧天顺手接过两道人影,顺便将景琼的佩剑也取了过来。

    .......

    沈绪这边,杜云是跟在他的队伍里的。

    整体和景琼那里的实力都差不多。

    晏灵修,杜云和沈穹算是例外了。

    虽然他们的实力也不错,但很多时候,都插不上手也就是了。

    而在前些日子,沈绪这边便不断的遭受到攻击。

    本来想着应当是路途之中的妖兽之类的,但,很快便让他们否定了这个观点,因为来人实力很强,足足有元婴后期的实力。

    沈绪这边牢牢的团固在了一起,倒是也没有让人有机可乘。

    不过,沈绪也捉不到那位也就是了,不过能够从气息确定的是,这是个妖族。

    元婴后期,并且看样子,是一直跟随着他们的,这倒是让沈绪直接警觉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秘境之中的妖物,他们这一路来,尽管是攻打各种的秘境,遗迹,但,却并未与什么生灵妖物结仇。

    如果遇到有着生灵守护的灵药,或者遗迹,他们能收拾的都是直接将其收拾了,没有留下任何的后患。

    惹不起的,他们也不会浪费时间。

    因为核心的地带,好东西更多。

    如今,这大妖,应当就是冲着九玄门来的,甚至于说,是冲着他们其中的某个人来的?

    沈绪思来想去,倒是看了杜云一眼,这一个眼神看的杜云发毛,那眼神迷惑之中带着一丝笃定,再带着感慨。

    好像在看一个祸害一般。

    “沈首座,怎么了?”杜云疑惑的问道。

    沈绪摇了搖頭,“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但他心里没有絲毫的掉以轻心。

    白尊说过,这杜云,是妖族的香饽饽,都等着他来夺舍呢,先天星辰体啊。

    如今,如果不是冲着九玄门来的,就是冲着杜云来的。

    期间的几次袭击,都被沈绪给化解了。

    却并没有暴露太极图的存在,因为这是底牌,沈绪轻易间不想暴露。

    几次的偷袭,对方并没有取到什么效果,不过却也让沈绪更加坚定了,他一半的目的是冲着杜云来的,但,似乎对于其他人,也想要痛下杀手。

    沈绪猜测,这应该是冲着九玄门过来的,但看到了杜云之后,对杜云的兴趣变得更大了起来。

    沈绪心思缜密,从几次出手,便能够看出来一些。

    所以,接下来,沈绪开始谋划了。

    在今日攻打遗迹的时候,和几位首座故意演了一出戏,在遗迹里,做出来受到了重创的假象,这不,刚刚出来就遭到了伏击。

    “阁下是何人,为何处处刁难我九玄门。”沈绪站在前方,目光平静的看向那边的一道白衣人影。

    白衣人是个面色有些苍白俊美的青年,一身雪白色的厚重衣物,看起来极为的显眼,并且,哪怕是在如今的天气下,也让人感觉到有些寒冷。

    并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灵气,还有一些外在的原因,比如说他的衣物,沈绪猜测,应当是冰属性的灵兵一类。

    只是,这衣物上面却有一道剑痕,在下腹部。

    白衣人看了一眼沈绪,此刻哪里还有虚弱的样子,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随后轻轻的笑道,“不愧是九玄门代掌教,这种心机,真是和那位一脉相承啊。”

    “阁下是?”沈绪依旧戒备着,同时,暗中的启动早已准备好的阵法。

    “我是谁不重要,有人花了灵石,要你们九玄門的人覆灭在这里。”白衣人笑着说道,“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们如果交出一个人,我便不杀你们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