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四十一章 灵气化雨(求月票!!!)

第一百四十一章 灵气化雨(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7586 2022-04-28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13to.com
WWW.DIDIDIA.COM
    “可惜。”姜练将剩下来的血晶收了起来。心中微微感叹。

    哪怕是灵气耗尽了,拿去万宝商会拍卖,也值个十万灵石呢。

    至于晏灵修接不接受那位的传承,姜练倒是也管不到。

    姜练倒是觉得,至少你不接受人家的传承,但先要把他的传承拿下来。

    这就是一个残影,可能本体早就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之外了。

    这东西你不拿了, 那必然也会有人拿。

    一个残影,也不至于搞什么夺舍之事。

    至于魔道的修炼手段。

    整个大千世界之内,所有的道法,都是可以通玄的。

    这就是他们能够永久的留存下来的原因。

    这些太古流传下来的传承,是经过时间的检验的。

    他们或许有着各种各样的弊病,但只要稍加完善,便足够惊艳世人。

    只是要看你是否有这个天赋了。

    就拿魔修来说, 从太古流传至今, 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更新迭代,许多其他古老的传承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之中。

    但是这种修炼方式却一直沿用至今。

    因为他的门槛低,所以能够成为了天地间大道的一种。

    求仙无门的人,他们也有着心中向往的力量,或是为了复仇,或是为了不被人欺负。

    他们选择了这种修炼方式,或许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只是这条路崎岖坎坷,缺少有效的修炼体系。

    魔修的传承,虽然也是代代的继承下来,但最顶尖的核心,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眼前的大魔修,一看就是威风凛凛,哪怕是在太古年间, 或者上古,在他生存的时代, 都应该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别的不说,光是这等人物, 向你询问了两遍, 是否要接受他的传承。

    可能很多的人都抵挡不住诱惑。

    这不比冥渊的传承要好上太多了?

    虽然这么比有些不合适,但,这哪怕是比不上帝典,也相差不多了。

    有了这种传承,再加上冰帝典,至少可以修炼到化神期之上了,达到超脱,也未尝不可。

    之后还可以再次的兑换化神之后的功法。

    这就算是齐了。

    只可惜,小晏要追求正道……

    正道啊……

    连姜练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正道。

    不过他将鳞片收回去,姜练却也并不意外。

    尽管不想接受大魔修的传承,不过对于鳞片,他还是有用处的。

    “这里还有一块血晶,你拿回去锻体,或者修炼血经上的功法,都是极佳的消耗材料。”姜练将另一块血晶石拿了出来递给他。“不用担心会不会扰乱心智,这其中虽有煞气,但却很容易被炼化。”

    晏灵修将之接过,随后点了点头, 躬身一礼,“多谢师尊。”

    “你我师徒,不必客气, 修炼上有任何不通的地方吗?”姜练开口询问道。

    “无不通之处。”晏灵修沉默了一下说道。

    确实是并无不通之处,因为他的修炼也才算是刚刚开始。

    金丹期是一个门槛,在金丹期之下,都算是仙道的筑基阶段,是以在仙门之中,大多数以金丹期为界,金丹期之上,便可以称之为内门弟子了。

    金丹之上可以御剑而行。

    能够接触到万般妙法,这是金丹期之下学不来的。

    是以在筑基期,只有少数的绝顶天才能够越级战胜金丹。

    只不过这种差距在九玄门之内却并不明显,门中汇聚了全天下的大部分天才,天才之间,还能够越级而战的,在这个阶段,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并且他们有了最优渥的条件。

    再加上最近沈绪在为门内的弟子谋划新的福祉,所取用的灵石已经是此前的数倍之多,这是很恐怖的数字了。

    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敢这么花钱。

    沈绪算是敢为天下先了,这也就是当前的收支几乎平衡,不至于消耗宗门的底蕴,他才能这么安稳的继续搞下去。

    如果沈绪维持不了灵石平衡,那都不用姜练多说什么,后山的长老团那帮成员早都开始跳脚了。

    长老团的人虽然不参与到直接管理宗门事务,但,宗门内的大部分长老,乃至首座,都是他们的后生晚辈,上面如果有命,他们还是不会不听的。

    是以,晏灵修刚刚达到金丹期,沈绪,王渺,景琼这群人为了将他培养成下一代掌教接班人,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可能,他们也想歇歇,安心修炼了……

    至于魔脉,只要姜练全力支持的话,那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的话,根本没有人在乎是不是修了一些魔修术法。

    当年三圣宗的那位副掌教,虽然是心魔所侵,但,却也不可否认的是,这位曾经确实是修炼过魔修的术法。

    对于魔修,也只有在百年前的仙魔大战之后,各宗门望着极大的损失,才把魔族列为禁忌,都是将魔修给恨上了。

    仙魔大战至少将东域的发展倒退了数百年。

    当然,这个数百年只是时间数词,而不是真正的倒退了数百年的发展。

    真正倒退了数百年,这群掌教能够笑死,上一个百年都是什么人啊?

    那是真正的化神时代。

    虽然没有超脱级别的人物出现,但却也相差不多了。

    百年前上一次仙魔大战所埋葬的,是一代人的时间,当前这群人经过了几十年的恢复,刚刚有人突破化神期,也才刚刚的算是崭露头角。

    这才将魔修恨入骨髓。

    将魔族也都连带着恨上了,事实上,无论是魔修还是魔族,在冥渊没有出现之前,都还和人族仙门诸圣地相安无事。

    现在却是不好说了。

    但,妖魔,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真正的妖族魔族,只要是能够稳定住诸圣地的利益,不对他们有什么侵害的话,谁管你!

    就像是当初,姜练扶持白尊当上首座之事,诸圣地虽然联合起来一同的给九玄门施压,但,九玄门只需要稍微的给几个摇摆不定的仙门透露一下想法,他们便不再反对了。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九玄门的态度而已。

    晏灵修沉思着。

    他在修炼上能有什么不妥之处?

    几位师兄他们甚至安排了两位半步化神期寸步不离的看着,虽然两位半步化神都是给他答疑解惑的,但,这让他有些受宠若惊。

    袁老和练老也时不时的过来指导,尽管他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境界,但,师兄们都是称呼他们祖师的!

    这是什么待遇?

    仙门之内,一下子对他这么好,他甚至都有点不适应了。

    甚至一度的觉得,仙门之中都是一些大好人,冰封的心,倒是也开始瓦解了。

    他开始学着待人接物,学着放下心中的种种。

    仇恨和磨难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些也成为了他的动力,唯有强大的实力,能够破解一切。

    他甚至询问过沈绪师兄。

    但沈绪安抚他,说景琼当年的待遇要比这个好的多。

    那才是按照掌教标准培养的,倾尽全宗之力,只可惜,那位性格太过轻佻了,就像是俗世的贵公子一般,是真的不适合当掌教,众人这才作罢。

    但若是能够突破化神,也不枉宗门如此费心费力了。

    晏灵修也就接受了,但之后却是更加的刻苦,现在虽然修炼上没有什么精进,不过进步是看得见的。

    至少,在很多领域,都有专门的人来教他。

    比如刚刚,他就在跟着宗门的一位元婴期的长老在学习阵法之道,阵法之道博大精深,他才刚刚入门,便觉得有些吃力了。

    只是,他不知道,元婴期长老只有三天的时间来教导他,三天之后,沈绪对晏灵修还有其他的安排,所以,只能把什么阵纹阵眼阵势都一股脑的都教给他了。

    但,让这位长老惊喜的是,他所教导的,大部分晏灵修都能够学起来,并且学的很好。

    虽然刚在兴头上,晏灵修就被人叫走了,但,也扑不灭这位长老的热情。

    宗门之内,剑修为主,但,九玄门是以剑道和阵道双绝起家的啊!

    上一代主修阵道的宿老参与仙魔大战被冥渊杀了,不过陨落前也是留下了传承的,除了他以外,遍寻宗门,也就是如今的掌教曾将之翻出来全部都看完了。

    至于钻研到了什么程度,这位长老也不知道,但,绝对是造诣很高的。

    这是他通过对于掌教的讨教才看出来的。

    当年掌教不仅仅是将几位首座击败了,而且还对阵数位宗门长老。

    其中便有修炼阵道的他。

    用阵法堂堂正正的将他击败,这也算是让得他彻底的归服了,但他觉得,这位掌教还没有使出全力,甚至很轻松的便将他的阵法造诣给破解了。

    当时他们还没意识到,掌教至尊丹,器,符,阵都堪称一绝。

    只能说是卷到了极限了。

    如今,这位掌教弟子嘛,看起来也是那种阵道天赋极强的,只是如今还什么都不懂。

    这就让他的成就感大大的提升了。

    不错不错。

    王渺他们把晏灵修当成了铁人来看了,每日高强度的连轴转,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可能早就摆烂了。

    “那就行了。”姜练倒是乐得如此,他也不希望晏灵修问出几个关于修行的问题。

    他可能无法回答。

    因为他当年又没有什么特殊体质,对这方面知之甚少。

    虽然有着初步的了解,但也仅限于此了。

    至于最根本的修炼方式方法之类的,姜练觉得,他还不如那些每日钻研此道的传功长老。

    很多东西,他不是不懂,而是没兴趣去深究,比如说修炼,他最开始修炼的,只是紫霄峰的功法,之后转修玄清仙诀,现在修炼的,是长生仙诀,这便是姜练全部的修炼历史了。

    至于其他的,触类旁通,不用太过于去学,他倒是很少去接触了。

    是以,他能教的,也没什么了。

    倒是可以让小晏跟他学学怎么当好九玄门的掌教。

    只是这也没什么好学的就是了。

    都是些阴谋算计,学了也不如不学,而且,就算是多智近妖,以几十年的阅历,去和那帮几百年上千年的人精相比,不吃亏才怪呢。

    “距离秘境开启还有一个月左右,这段时间你也别给自己压力太大了,天底下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强者,百年时间才能够培养出一位元婴期。”姜练开口轻声说道,“对于宗门来说,已经算是幸事了。”

    “十年时间,我只需要十年。”晏灵修抬起头来郑重的说道。

    姜练点了点头,对此并不意外,毕竟一位特殊体质想要成长起来要比其他的普通人快得多。

    但是十年啊,姜练轻笑了笑,十年还是晚了一点,不过有信心是好事,证明了有了努力的方向。

    “你先回去吧。”姜练说道,“他们给你安排了房间的吧?”

    “就在弟子精舍内。”晏灵修回答道,“距离这里不远。”

    姜练点头,既然是来到了紫霄峰,在弟子精舍内,也未尝不可。

    “那,弟子告退。”晏灵修微微的躬了躬身。

    “好。”姜练点了点头。

    …………

    修行,是一场漫长的游戏。

    其中有着艰难险阻,也有着天地对于索取者的劫数,每一位登天而起的修行者,身后都是一片血色通途。

    他们的故事或许会被编撰成册,也或许就此消弥在无边的历史当中。

    但每一位仙道求索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九玄门虽然是当今的天下第一仙门,但却依旧是要面对着各种各样的挑战。

    姜练并不惧怕挑战,他只是觉得这些弟子涉世未深,需要良好的教导,才会有了在这乱世之中自保的资本。

    这一日。

    他来到了九玄洞。

    里面此刻是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声音。

    姜练走入到了里面,里面的修炼室内倒是座无虚席,在外面,只有林老一人值守,此刻,正坐在青石台阶上,观看着什么。

    姜练的目光看向了正在钻研的林老,“林老,不知这群弟子现在的修为状况如何?”

    “掌教大可放心,距离三月之期,还有半个月,这几位弟子等你带走之时,至少会有一大半可以突破元婴期。”老者放下了手中的古籍,迎上来,开口说道。

    “这么快?”姜练倒是颇为意外。

    祝青歌这种顶尖的弟子能够突破并不会让他觉得意外。

    但这其中,其他的弟子水平虽然也足够,但是积累却没有他高。

    如果都可以突破元婴期的话,至少也可以给九玄门带来一种全新的力量。

    年轻人可以取代一些长老,这是他想要看到的,因为只要还年轻就代表了无限的可能。

    他们都是天才,但是天才也分三六九等。

    能够给宗门增加底蕴的,无一不是当今大陆上人族的天骄。

    他们如果还需要时间的话,姜练便给他们时间,只要你有足够的潜力,宗门便会大力的去培养你。

    当然,哪怕是这几个弟子之中,也并非全部都是顶尖天才,还有一些是从外门卷上来的弟子,这样的弟子虽然资质比不上,但韧性十足。

    这就足够了。

    “这二十块灵石,你们先拿去取用,如果不够再来找我。”姜练探手一招,二十块灵石便出现在了林老的眼前。

    林老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

    几十块灵石而已,可能是掌教至尊随意赏赐的吧。

    但当感受到了其中的成色波动之后,摸到灵石那种如玉的光华之后,面色顿时间大变。

    “这是……”林老震撼道,“极品灵石?”

    极品灵石代表着什么他不会不知道。

    一些精矿内,才会诞生极品灵石。

    甚至有时,一条大型的灵脉,也取不出一块极品灵石。

    极品灵石数量极其稀少,甚至哪怕是九玄门辉煌到了极致之时,也没有几颗。

    不是说没有资格拥有,而是天下的极品灵石是有数的。

    极品灵石天生便是天地大道的产物,其中的灵气,纯净无瑕,几乎是不需要炼化,便能够吸入体内。

    而且,一枚极品灵石里面储藏的灵气,足够让修士从金丹初期修炼到元婴巅峰。

    丝毫不夸张的说,一枚极品灵石,抵得上十万普通的中品灵石。

    价值和一件中品灵兵等值。

    “都先交给他们修炼吧,至于你们的好处也少不了。”姜练取出一个储物法器来,递给老者。

    老者颤巍巍的双手将之接了过来,他这是激动的,“多谢掌教,没想到我等已经拿到了掌教赠与的金丹,纷纷突破之后,还能拿到宗门的资源。”

    “诸位前辈为宗门做事,这是你们应得的。”姜练笑着开口说道,“培养弟子之事,还要全赖诸位前辈。”

    其他的宿老不在这里,但感受到姜练来过之后,纷纷的向着这边投影过来。

    “拜见掌教至尊。”

    “你们继续忙吧,我先走了,我这次过来只是给你们送一些天材地宝罢了。”姜练拱手回礼,“还要感谢诸位前辈为宗门培育人杰。”

    众人自是口称谦逊,但却也有了一种被重视的感觉。

    “掌教至尊还给我们送修炼资源,哎,我们也不知道何时能够突破,倒是羞煞我等了。”

    “是啊,培养宗门弟子,是我们应当做的本分事,并非是想要借机向宗门索取什么,掌教所为,真乃正人君子。”

    “是啊,自从姜练掌教执掌九玄门以来,宗门的整体实力,越来越强劲了。”

    “想不到如今还惦念着我们。”

    姜练走后,众多宿老皆是议论纷纷,但无一不是赞颂姜练的,只不过姜练也没兴趣听就是了。

    林老将储物法器打开,顿时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一跳。

    里面的上品灵石不下五万之巨。

    别说是极品灵石了,哪怕是上品灵石也是修仙界极为稀缺的资源,九玄门这等高门大派也消费不起。

    但现在竟然硬生生的被拿出来五万。

    这绝对是相当于五百万的中品灵石了。

    九玄门哪来的钱?

    事实上,姜练本来也没想着分给宿老一些。

    这是沈绪分配的,将魔族的这些灵石拿出一半来给宗门的宿老作为修炼之用。

    不得不说,沈绪的这一波收买人心的效果达到了。

    并且恰到好处。

    林老看了一眼储物法器以后,便是说道,“这里面有五万的上品灵石,和二十块极品灵石,极品灵石是交给弟子们修炼使用的,这些上品灵石嘛,我是一块都不动。”

    “如果哪位师兄敢说凭借着这五万上品灵石能够突破一重境界,或者说能够强化实力的,那尽可来取。”

    此言一出,众多宿老都沉默了。

    他们也知道宗门内拿出五百万灵石给他们要付出多少的代价,这不是赏赐,这是烫手的山芋。

    并且是特意的换成上品灵石的,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更进一步。

    如果平分了的话,每人几千块,倒是杯水车薪了。

    几十万的中品灵石,根本不够他们突破境界的,君不见,那朱载霄身上上百万的身家,依旧是天天打牌摆烂么。

    “老夫倒是有个提议。”一位宿老说道,“如今,我们实力都要停滞不前了,不如留下一万灵石作为备用,其他的灵石则是投入到宗门的灵脉当中,为宗门添砖加瓦,我们在这修炼室内,也算是能够享用的到。”

    众人听闻之后,都是眼神一亮。

    并无不可啊!

    九玄洞修炼室的下面,便是九玄门绵延数千里的灵脉,和九玄门的护山大阵相连,也正是这条灵脉,滋养了九玄门数代的强者,生生不息。

    但,灵脉终究会有枯竭的时候,是以,九玄门也会安排强者来定期的向着灵脉之中投入灵石,来保证九玄门九大仙峰的灵气充沛。

    这群人想到就去做。

    由两位半步化神,找到沈绪拿到掌门令羽开启灵脉。

    沈绪最初也是懵的,林老和他解释了一下之后,沈绪倒是有些哭笑不得,“这是我特地拿出来给诸位长辈修炼之用的,我也自有安排投入到灵脉里面。”

    “投入到灵脉里,也算是给我们拿来用了,别说废话,你就说给不给吧。”

    沈绪感慨了一下,还是将掌门令羽交了出去。

    这掌门令羽是掌教至尊才能炼化的,沈绪倒也不怕他们拿了之后做什么其他的事。

    但,他还是亲自到了现场查看,甚至还是亲自催动的掌门令羽。

    九玄洞的深处,有着一口九色井,井上,尽数都是封印,大大小小的封印和阵法,几乎是将整个井都包裹了上去。

    掌门令羽发出柔和的光芒,将都有的封印在一瞬间融化消弭。

    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禁制,防止灵气外泄。

    里面,是五光十色的灵气海,无数晶莹剔透的灵石,尚未经过开采,都是泛着无尽的生机。

    一道灵石海,从储物法器之中涌入到了灵脉之内。

    轰!

    一道巨大无比的声响,从其中传了出来。

    几乎是在九玄门的上空,呈现出了一种五彩色的光束,轰隆隆的下起了一场灵气雨。

    这是灵脉诞生神髓的征兆啊!

    九玄门的灵脉,终于在无数年后,又进了一步,更上一层楼,凝成了神性,灵气效果大大的增强了。

    这四万块上品灵石既是引子,又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让得整个宗门的灵脉脱胎换骨,诞生了灵性。

    传闻在上古年间,浓郁的灵脉是可以化为生灵的。

    神髓诞生,也算是一个征兆。

    代表着宗门更加的兴旺了。

    在掌门令羽催动的那一刹那,姜练已经知道了他们要做什么。

    只是摇头笑了笑,“想不到这群老废物还有这等觉悟,真是一群......可爱的人啊。”

    一旁的景琼看到下雨了,也是微微惊诧,“这是灵气?”

    “是啊,宗门的灵脉,经历了无数岁月,如今算是诞生了神髓,养出了神性,只是距离化形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姜练笑道。

    化形?

    景琼不敢想。

    与此同时,沈穹正在修炼,荒老的声音惊诧的传来,“灵气化雨,神髓生成了!”

    “什么是神髓?”沈穹微微的张开了目光,开口询问道。

    “极品灵石知道吧?”荒老笑着说道,“神髓就是一堆极品灵石形成的一小条极致矿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