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杀不尽的(求月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杀不尽的(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5062 2022-04-20 02:24: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www.13to.com
塞读网
    又过了五日,太上道的秦元仙终于出来了。

    白衣人现在已经浑身染血,再无了当初仙风道骨的样子。

    不过唯有那张脸,仍旧如同万古寒冰一般,不变分毫。

    在外界的两人,都是目光望了过去。

    何曾见到太上道的强者如此狼狈过?

    他们高高在上,如同皎月一般, 清冷无度,修无情道的,更是面容冰冷不化。

    很难想象他们也会受伤,也会流血,那一身的白衣,如今被血色侵染, 再无了那种净白的颜色。

    不过也是, 先前和魔主宗擎一战,就已经伤到了一些,再加上强行进入到地宫内部,被其中的阵法和禁制反噬。

    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可见,太上道为了这点所谓的传承有着多么固执的决定。

    “出来了。”朱载霄目光微微一凝。

    他倒不是觉得眼前之人没有这个实力,只是颇有些感慨而已。

    竟然在一位化神巅峰的强者留下的地宫里面,杀出一条血路来,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他本身的实力也是可圈可点的,如今不禁让朱载霄更是高看了一眼。

    尽管狼狈,但却勇气可嘉。

    他的手里攥着三本染血的典籍,最上面的一本应当是剑谱,另外两本都是功法了。

    上面依稀可见太上两个字,至于其他的, 都被鲜血覆盖,模糊了。

    他果然没有食言,也不屑于去说谎,说是要去拿太上道的典籍,那其他宗门的, 便分毫不动,为了这三本典籍, 直接让自己受到了重创。

    “尹道兄,如今的我比起你来如何?”秦元仙走了过来,眉目之间依稀带着笑意。

    尽管身上的伤痕纵横交错,似乎是在里面经历了一番剧烈的争斗,但却对他的心境没有丝毫的影响。

    “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尹洛老人轻轻的笑着,声音极度沙哑,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番折磨。

    “拖道兄的鸿福,如果真的出不来,那么埋葬在这里也好,自有后来的太上道强者为本尊收拾遗物和行囊。”秦元仙笑道,“太上道的人是杀不绝的,传承也断然不会葬送。”

    “本尊这次死里逃生,倒是悟出了一个道理。”秦道主收起了长剑,放入到身后用白布包裹的剑鞘之中。

    “什么道理?”

    “即便是有些人死了,也死的不安生,生前无尺寸之功,死后却要用如此多的东西陪葬,道兄说, 这是不是笑话?”

    老者微微沉默, 并不答话。

    因为他说的陪葬品,尹洛老者应当也算是一个,另外,魔主冥渊凶名赫赫,实力也算是功参造化。

    太上道强者未免有些目中无人了。

    当年的魔主冥渊,真的是天赋极佳,哪怕是立场不同,互有杀伐,也不得不承认,这位魔主,真的是一代人中翘楚,魔修豪杰。

    魔修想要修到了深处,未必就比仙门所需要的资质要差。

    换句话来说,冥渊,无论是实力,还是资质,哪怕是对手也要赞叹的。

    这次秦元仙能够险些逃出来,已经算是捡了一条命,这也是没有进入主殿的结果。

    别的不说,尹洛老者可是知道,里面是有魔兽在守护的。

    魔兽就是魔化的妖兽,这是魔主生前契约的。

    魔主陨落之后,契约的魔兽,也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之中,元神受创,伤的不轻。

    但,毕竟是没有陨灭。

    实力也不比他们两个差,甚至于说,他们两个加在一起,都未必能够把那东西降服。

    倒是没有遇到什么大恐怖,大凶险才是真的。

    不过,这并不是你妄自尊大的理由。

    真的有本事,你去把冥渊的尸身取出来,他身上的储物空间力,有没有你太上道的传承,也还不一定呢。

    你这只是他的藏书而已。

    朱载霄一直沉默着,对于上代高手的事情,他也插不上话,但他也知道,这秦元仙的实力,绝对是很强的。

    太极图已经被收了起来,秦元仙显得有些失望,“还以为能够一窥太极图的主人,没想到却让我失望了。”

    “他日自会相见的。”尹洛这一次倒是发自真心的笑了。

    宗门之内,有这位掌教至尊,才真的了不起。

    至于什么太上道的道主,那已经是过去式了,自九玄门初祖建立起宗门之后,这东域,便是九玄门的天下了!

    “也对。”白衣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相信在不久之后,会有交手或者合作的机会。”

    “一定会有的。”尹洛老者难得的多说了一句,“到时候,一定会给你个大惊喜。”

    “本尊拭目以待,如此,本尊便告退了。”秦道主轻轻地拱了拱手,“道兄保重。”

    尽管到了现在,尹洛也还是全神戒备的样子,虽然这位道主看起来伤痕累累,本源也受到了重创,但如果出手的话,胜负还未可知。

    白衣人轻轻的一叹,似乎是在感慨什么。

    当年的道兄,对他防范如此。

    就连一个后辈,也在全神戒备着他。

    他有那么可怕吗?

    还是说,九玄门和太上道的敌意,真的已经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了?

    也不至于,同为宗门圣地,他们共同的敌人是大夏,是十方魔宗,是那些诸圣地之外的隐门。

    合作当然要比内部相残要强得多。

    无情道啊,无情道也未尝就抛却了所有的情感,至少,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不会欺骗什么。

    直到他拖着身躯,在大阵之内消失不见,尹洛老人才回过神来。

    “事实上,他也是在强撑着和我们说话而已。”尹洛老人不禁开口道,虽然声音沙哑,但谈起来却是毫不费力,“他也怕我们出手,如果真的能够把他留下,那也算是为我九玄门剪除了一个威胁。”

    “原来如此。”朱载霄已经光顾着戒备了,却没想到,对面也是在戒备着他们。

    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

    虽然没有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但也相差不少了,事实上,从刚刚的话里,已经能够听出很多了。

    “那师叔为何不在刚刚提醒我?”朱载霄也是疑惑,“以我们二人之力,将他留下来,也未尝不可啊!”

    他有太极图,也算是另一位化神的加持了,别的不说,太极图困人是极为好用的。

    再加上老者的血域大阵,绝对能够让他插翅难飞。

    趁他病,要他命!

    尹洛摇了摇头,“他不是说了吗,太上道的强者和传承无穷无尽,是杀不完的,这也是在提醒我们,只要是出手,那么便和太上道结下了死仇。”

    “自古诸圣地出手,都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如果他们一心韬光养晦,那么我们也没有办法打进去,圣地之间,倒是不必拼个你死我活。”姜练的元神走了出来,“此间事了,若是宗擎再来,他便应当不会再阻拦了,毕竟,他也没必要一直坐镇在这里。”

    “我们既然已经亮明了态度,那太上道的人也没有必要再做这个恶人了,只是仇怨已经结下了,可没有那么好脱身了。”姜练开口道。

    “那,我们还有必要守在这里吗?”朱载霄闻言也是皱了皱眉头。

    他是为了宗擎不对老者出手,才镇守在这里的。

谷躬

    但现在,既然事情已成定局,宗擎若是来取地宫之内的东西,也没有人阻拦了。

    “十方魔宗经此一事之后,也会默默发展一段时间,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他们是不会再攻打这里的。”姜练思索了一下说道,“但事无绝对,所以还要劳烦师尊继续的镇守。”

    “这倒是没有问题,宗门之内也没有什么好待的,我也带够了修炼的灵石,在这里待上三年五载,根本没什么问题。”朱载霄笑道。

    “如此便劳烦师尊了。”姜练微微一礼,随后看向老者,“我会尽快带他来的。”

    “修炼之事,急不得,不用因为我浪费了天赋,老头子还能撑住。”老者也是笑道。

    姜练点了点头,倒是不去多想,血咒之事,老者已经习惯了,如今只是给他一个希望而已,有了希望,便能够撑下去了。

    看了一眼外界无边的血色,姜练觉得,老者忍受了百年寂寞,百年苦楚,如今也应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

    紫霄峰这里。

    当紫霄峰的玉印落到晏灵修手里之后,荒老便感觉出了不对劲了。

    “紫霄峰的玉印,竟然落在了一位内门弟子的手里,此事蹊跷,你来分析分析。”荒老皱着眉头,“这是我在前日感应出来的。”

    “然后呢?”沈穹倒是没心思关注这些,他还在努力加紧的修炼着。

    沈绪首座告诉他,掌教给他留了个名额,但也要努力修炼,才能够在秘境之内有所收获。

    是以,这段时间,除了修炼,他也在找一些姜练交给他的宗门典籍力的秘技。

    这些东西,是真正能够在危难时候保命的东西。

    “没有然后了,前段时间,宗门之内的强大气息,皆是前往了紫霄大殿,也挺蹊跷。”荒老的魂体已经恢复了大半,现在已经可以自己飘出来了。

    “哦......”沈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道。

    荒老,“......”这消息不应该是很劲爆么?为什么这个表情?

    “紫霄大殿内,当时好像也还出现了掌教的气息。”老者又一次说道。

    “您都说了,是应该而已,不是确定,那也就都是您猜出来的而已,可能。”沈穹依旧是努力修炼。

    荒老,“......”

    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

    不过,他的神念是透不过紫霄大殿的,无法查探,也不敢去查探。

    那位掌教至尊的实力太强了,几乎是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被人逮到,可能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你一个化神期的残魂,来我九玄门做什么?

    但,仅凭借气息感应,他还是能够感应的到的。

    那位掌教至尊的气息如海一般,平静深邃,没有丝毫的定数,像是一片深渊,一望无际。

    这是气。

    强者几乎都是会通过望气来看到其他人的气息的。

    还有数道半步化神级别的存在。

    九玄门果然是卧虎藏龙的地方,势力还是很强大的。

    “你说,会不会是掌教收徒了?”荒老也是猜测道。

    这一次,沈穹没了刚刚的淡定,紫霄印,掌教至尊的气息。

    这一切,好像也就说的通了?

    “可能吧......”沈穹敷衍了一下,随后说道,“您能知道那人是谁么?”

    老者轻笑道,“这有何难?”

    随后轻轻的一挥手,面前的空间如同水波荡漾,浮现出一幅画像来。

    “怎么会是他?”沈穹皱着眉头,“荒老是否看错了?”

    荒老摇了摇头,“本座不会看错的。”

    “可他的实力,还没我强......”沈穹似乎想到了什么,“好吧,可能他也进入金丹了,和我相差不大,但,为什么是他?”

    “他可是身具魔脉啊!”沈穹想不通。

    为什么会是身上带有魔脉的晏灵修,不是他。

    这个问题似乎也得不到解释了。

    “他也是上品冰灵根,当时的魔脉全力施展,应当也是特殊体质,我觉得,他的资质应当不比你差了。”荒老笑道。

    沈穹,“......”

    说的好,下次不要说了。

    荒老对他的提升确实是有,但,怎么感觉每次都是出馊主意呢?

    现在又来打击他。

    “哎,算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沈穹摇了摇头,把那些想法都摒弃了说道,“既然掌教至尊看不上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能是顾及我父亲吧。”沈穹乐观的想着。“父亲不是说了么,他也快要回来了,到时候,在九玄门内,就有两大顶尖强者了,岂不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仙门?”

    “一山难容二虎。”荒老幽幽地说道。

    沈穹,“......”

    啊。

    他竟无言以对。

    不过说的却也是实情。

    只是,忠言逆耳罢了。

    “那您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沈穹倒是很想听听荒老的意见。

    荒老的话反着听,几乎也就是正确答案了。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努力修炼......”

    “我已经在努力修炼了啊。”沈穹摊手。

    是你总打搅我啊!

    “没说完呢。”荒老皱眉,“在秘境之中,拿到强大的传承,虽然我此前不在东域,但却听说过秘境之事。”

    “这是一片自上古破碎之后,被无上大能重聚下来的一片空间。”荒老说道,“里面甚至有着无上帝者的传承。”

    “帝者是什么境界?”沈穹好奇的问道。

    “超脱化神的存在吧,具体到达了什么境界我也不清楚,但,一念山河动还是做得到的。”荒老也是有些向往,“你的父亲当年便是得到了一位帝者的传承,实力进境神速。”

    “我父亲?”沈穹眼神微亮。

    “是啊,你父亲当年,也仅仅是参悟了一位帝者的皮毛,便达到了化神期之中的高深境界。”荒老也是有些感慨,“当年老夫的势力被强者所灭,还承蒙你父亲搭救,才勉强保住了一缕残魂,修养这么多年,才能够凝出一丝魂体。”

    荒老难得的正经起来,“你若是在秘境之中得到了帝者的传承,还怕不引起那位的注意么?”

    沈穹还是摇了摇头。

    说是引起注意,早就引起了,但是屁用没有。

    可能掌教至尊根本没打算收他罢了。

    不过对于秘境,他还是挺有兴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