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二十九章 洪荒血脉(求月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洪荒血脉(求月票!!! )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4553 2022-04-17 02:27: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www.13to.com
塞读网
    宗擎心中确实是焦急无比,他出来的时候,虽然隐蔽,但,未免不会被人所察觉,要知道,现在是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十方魔宗呢。

    这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而是真正的危机时刻。

    整个天地间,十方魔宗似乎被孤立了。

    本来十方魔宗的日子还过得去,靠着诸多宗门圣地的接济活着。

    但,很快就被九玄门掌教的一个新宗门给搅乱了。

    不得不说,有了共同的利益之后,这东域的诸多宗门圣地前所未有的团结, 团结到了就像是一家人一样。

    严婆婆只是被围困了,再加上煽风点火的话,他们活了几百年, 何其睿智,怎么会听不出来。

    但,听出来还是得去做,这是为何?

    这块地都是九玄门的,现在九玄门的人被欺负了,他们不出手的话,那就别想着捞钱了。

    现在,谁反对他们捞钱,那就是共同的敌人,一致对外!

    他们捞钱的方法从和十方魔宗交易变成了直接搜刮十方魔宗的地皮!

    这一下,他们更是不亦乐乎了。

    真正的把人不放在眼里了。

    现在,众人的目光都是盯着这里,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境地。

    别说十方魔宗现在的影响和威慑力都下降了不少。

    就算是全盛时期, 也顶不住这样的狂轰乱炸啊!

    眼前太上道的强者一直是轻描淡写的将他的攻击尽数的挡了下来,这也让他觉得,不拼命的话, 想要战胜眼前之人,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换句话来说,就算是拼尽全力,也未尝能够与之抗衡。

    他是真切的体验到了一种咫尺天涯的感觉,师尊冥渊的传承近在咫尺,却很难进入。

    刚刚只是试探性的攻击,便让他感觉到了,渡过化神劫的人,是真的要比没有渡过的,要强了太多。

    几乎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状态。

    某一刻,他目光微微一凝,随后化为了一道遁光,直接向着地宫里面激射而去。

    但,一道尺许长的剑气就轰在了距离他不远处,让他被迫停了下来,并且冷汗直流。

    一道剑气,几乎是将禁制齐齐的割断,就连切口,都是好久没有愈合,这可是魔主冥渊当年留下来的禁制啊!

    尚且脆的像是豆腐一样。

    如果打在了他的身上的话。

    不敢想。

    宗擎目光沉静, “道尊真的要挡我?”

    “本尊无意阻拦,只是为我太上道传承而来,不过,如果魔主进入的话,我不敢保证会不会于我传承不利。”白衣人笑道。

    “本座可以立下心魔大誓!”宗擎目光阴沉的说道。

    修仙界的誓言,是能够引动天地间消散过的圣贤的共鸣的,如果不兑现的话,就能够体验到这种感觉了,威势极大,不少人都是死在随意发誓的情况下了。

    当然,这也只是修士而已,普通人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普通人的誓言能否应验,是要看是否给够诸天神佛足够的诚心,也就是钱和香火。

    “本尊不信。”白衣人直接摇头。

    心魔大誓,也肯定是有漏洞存在。

    不仅仅是这个,只要是说过的话,那就会有漏洞。

    这天底下,从来没有天衣无缝的东西。

    宗擎心中升腾起一种无名之火。

    “道尊真的以为,本座拿你没有丝毫办法?”

    白衣人笑着摇了摇头,“两军对垒,生死搏杀,只要是魔主出招,本尊接着便是。”

    面对油盐不进的无情道尊,宗擎目光冷然。

    探手一招,将长枪收了起来。

    随后手中蓦然间出现一道金色的长剑来。

    长剑上,神性浩浩荡荡,几乎是要把整个血域空间震碎,金色的光芒直冲云霄。

    姜练感受到这道气息之后,神色微动,“极品灵兵,乃至于半步道器?”

    距离道器,只差了半步而已。

    朱载霄更是目光紧缩,“这是什么凶兽的骨骼?龙骨?”

    “应当是龙族血脉吧。”尹洛老者沉吟了一下,说道,“哪怕是冥渊当年的实力,想要屠龙,也还是差了太多的。”

    龙族是妖界霸主级别的势力,生而化神,本身的神性充盈,几乎是不用修炼都能够进入化神。

    成年便可超脱化神,成就永恒存在,非常的豪横。

    躺着升级,说的就是这些天生的神灵了。

    如果稍微修炼一下,那更是一日千里,远不是天地之间的人族能够比拟的,哪怕是一些寻常的特殊体质,也比不过。

    这就是人和神的差别。

    当然,哪怕是上古时期,真正的纯血龙族还是极少的。

    现在更是人间绝迹了。

    不过有龙族血脉的种族还是很多的,如今这柄骨剑的主人,生前应当也是化神境界,

    并且至少渡过了两重化神劫,祭炼之后,如今堪比顶尖的灵兵。

    甫一拿出,九玄门的三位化神期都是神色变动,这样强横的灵兵,古来鲜有,整个世间,可能也就这么一柄了。

    但,处于风暴中心的白衣人,却是连眼神都没有动荡分毫。

    “这便是当年冥渊的斩龙剑吧?”白衣人轻笑道。

    不仅仅用龙脉的骨骼祭炼而成,还命名为斩龙剑,可见当时十方魔宗的气焰。

    甚至,十方魔宗还因为这个名字和妖界结怨。

    龙族为妖界霸主,实力无双,底蕴雄浑到了可以追溯到太古洪荒年间。

    冥渊将之斩杀,祭炼之后,命名为斩龙剑。

    直接和妖族结仇,妖族确实是派人来找过冥渊,但冥渊何等人物,自然不会受你威胁。

    直接将来人丢了出去。

谷畘

    这一下和妖界的仇怨结的就大了,上次妖族入侵的时候,一些龙族附庸种族还特殊的关照了一下十方魔宗,这使得十方魔宗仅剩的两位半步化神期直接陨落。

    算是彻底的跌入谷底。

    甚至险些一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气来,乃至于近些年来,三圣宗这些弱一些的宗门圣地都敢骑到十方魔宗的头上了。

    “既知斩龙剑,那应该也听说过,陨落在它之下的化神期强者有多少了。”宗擎看着长剑,心神动荡。

    “可惜,你并非原主,也没有经过心神祭炼,杀不了我。”白衣人摇了摇头。

    只有使用的权利,效果几乎是减半的,但即便是如此,也足够了,“哼,狂妄!”

    宗擎持着金色长剑,长剑之上传出淡淡的龙吟之声,剑柄之上,一道龙目闪烁,这一下众人看出来了,甚至,在这剑里面还潜藏着一抹龙魂。

    这是将妖族的元神都祭到了剑内!

    可见十方魔宗的歹毒。

    但与之相对的,是确实是能够提升长剑的水平。

    刹那间,白衣人也拔出了一直放在身后的长剑。

    长剑如雪,乍看起来平平无奇,却寒气逼人,这是用寒铁锻造,也是无品的东西,如果真要评定个品级,堪比上品灵兵!

    上品灵兵的数量在天地之间都是有数的,这柄剑,叫做“逆寒”,是某一代化神期的无情道尊贴身佩剑,也是太上道的没落之源。

    “这才有看头嘛,不拼底蕴的,都是在扯淡,谁也伤不了谁,那是打个什么架。”朱载霄面露喜色,“看看,灵兵的对撞,这才有意思。”

    姜练倒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先前魔主的黑枪确实是好,也强,但却不具备杀人的能力。

    也算是试探,化神期的争斗,从来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能够分出胜负,因为双方的底牌都很多,哪怕是拼尽了灵力,还能够拼底牌。

    当年的仙魔大战,可是直接打了两个月之多,直接把东域的大部分地域都化为了焦土,至于为何能够快速恢复过来,那是因为沐浴了化神期强者的神血。

    如今取出这斩龙剑,那才算是有一点看头了。

    尹洛老者不掺合进两人的看戏之中,暗暗的恢复实力。

    他的身躯肉眼可见的充盈了起来,元神虽然仍然黯淡无光,但,却是在缓慢的修复着。

    就连周身的红毛,看起来都是油光锃亮了起来,越发的浓密了,一切悄无声息的进行。

    二人从天亮打到天黑,又从黑夜打到了天明。

    两日过去,姜练都已经回到了太极图内,那边还是没有分出胜负。

    宗擎面部有着一道巨大的伤口,险些顺着头颅将他一分为二,久久不能愈合,对面的无情道尊也没有好到哪儿去,他的肩膀被洞穿过,现在依旧是能够看到后面的情况。

    两人的情况都不算好,但,这也只是能够承受的伤势而已,都没有砸到要害。

    乃至于连本源都没有动用。

    化神期的打斗就是这样,一时半刻的,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更遑论,是这顶尖的强者实力了。

    “你杀不了我。”白衣人依旧是笑着说道。

    “哼!”宗擎不答,提着长剑继续的全力出手。

    剑修以攻代守,擅长一击制敌,但,太上道的白衣人却是剑气连绵不绝,让人觉得像是在面对一片大海一般,狂澜翻涌,生生不息。

    和九玄门的刚猛剑道不是一个种类的,太过柔和了。

    姜练是不喜欢这种剑道的,只要是稍微比他强一点,就能够把他按在地上摩擦。

    别的不说,别看他欺负宗擎欺负的来劲,真的要是面对尹洛老者全盛时期,就这种的水准,拿着紫霄剑绝对能把他打废了。

    尹洛老者当年,也是个接触到第二重化神劫的狠人啊。

    百年时间维持着这么一座大阵,都没能够把他抽干,可见其实力之强横。

    可惜,暂时是出不来了。

    虽然还没来得及渡过化神劫,便被冥渊镇压了,不过,人嘛,都有顺境和逆境,这是没有办法比的。

    姜练看了一眼外面,时间好像差不多了?

    该来的不该来的,宗擎倒是能够撑得住这边的无情道尊,甚至两者的实力打的天昏地暗,这还是收敛着打,不然整个大阳境都能够看到两人的战斗。

    圣魔体恐怖绝伦,实力强横无双。

    无情道尊也不弱,这边看戏看的倒是津津有味,而且也猜不出谁胜谁负来。

    虽然宗擎全力出手,但,你出全力,对面也会全力和你干,相当于还是平手。

    内部。

    宗擎正在进攻的过程中,目光陡然一顿,疏忽间,被一道剑气划伤,跌落下大片的血肉。

    本能的挥出一道刚猛的剑气,将白衣人瞬间逼退。

    白衣人看了一眼,他的胸口处,蓦然间也出现一道血痕,这斩龙剑果然了得,伤了他之后,伤口久久不能痊愈。

    两人相距数十步,宗擎目光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随即冷哼了一声,“我们走!”

    白衣人目光依旧是毫无波动,甚至觉得受伤的好像不是自己一般。

    两位半步化神依旧是跟在魔主身后,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算是。

    三人走到血域大阵的中心。

    朱载霄依旧是戒备着,尹洛老者也是紧紧的闭着双目,在恢复着灵气。

    太极图垂下万道光芒,将之笼罩。

    这一次的魔主,目光如电,半张脸都是被划伤,显得狰狞可怖,上面还有无情剑气侵蚀着,看样子没有十天半个月的修养是很难好了。

    宗擎脚步停滞住了,看了一眼太极图,沉默了一瞬开口道,“你做的?”

    太极图久久的没有回应,正待他要离开的时候,太极图内传来了姜练的声音,“东域诸圣地,我九玄门仅能够指挥的动无始道门。”

    宗擎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太极图,随后带上两个小弟来匆匆去匆匆。

    宗擎离开后,姜练的身影缓缓成型,只不过比此前缩小了无数倍,“这个锅我可不背,太上道做的事,跟我九玄门有什么关系?”

    “可是,通风报信的不是你么?”尹洛老者张开了双目,笑着说道,“如果不是你,我想不到太上道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姜练看了尹洛老者一眼,可真的是人老成精啊。

    这都能够猜到?

    不过,也就是通风报信而已了。

    宗擎此次回去,可能要在十方魔宗进行大清洗了,哎,也不知道自己的钉子能不能被拔了?

    那可是千方百计,好不容易才把人送进去的。

    姜练摇了摇头,不去多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