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留余地(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留余地(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8863 2022-04-17 02:27:00
推荐阅读: 弃宇宙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道门大门道御九天仙女叫我来修仙
www.13to.com
塞读网
    这边的事情,都在紧锣密鼓的张罗着,沈绪虽然也知道,师尊说是简单的操办,便不会喜欢大张旗鼓的。

    事实上,他们当年入门的时候,也都是没有什么大张旗鼓的操办。

    他还记得当年那日, 掌教至尊把还在神霄峰作为内门弟子的他拉了过来,说,“你们首座已经被我打下去了,你今后就是神霄峰首座了,称呼我为师尊也可,称呼为掌教也行, 总之,这个位置以后就是你的了。”

    他那个时候才金丹巅峰啊!

    而且在众多神霄峰的内门弟子当中, 也只是还能算是顶尖而已,但,能和他比肩的,至少有着数位之多。

    不过,师尊应当自然也是有着考量的。

    什么拜师仪式,什么拜师礼,统统没有,而且据他所知,朱南幽他们也差不多都是这么被掌教拉着坐上了首座的位置的。

    嗯。

    朱南幽本来如果一路顺风顺水的话,是完全可以继承掌教位置的。

    尽管这个世界上,并不流行什么家天下的典故,但,举贤不避亲嘛, 朱南幽若是实力出众, 能力也看得过去的话,那一定也就是下一代的掌教了,稳稳的。

    而且据他听闻, 掌教和朱南幽也说了同样一番语重心长的话, “你爹已经被我拉下去了, 本座以后就是九玄门的掌教了,本来想要以师兄弟的身份和你相处,不过,本座这边实力还是要更高一些的。”

    “只是你年纪还小,不如便称呼我为一声师尊,我称你为师弟,我们各论各的。”

    “......”

    这是朱南幽。

    至于景琼,才算是真正的掌教师尊一手栽培起来的。

    宗门的顶尖资源,几乎都灌注在了他们的头上,让他们的实力在很短的时间内突飞猛进。

    本来已经退休下课的老首座们,还要天天的教导他们,想来他们心中还是有着怨念的。

    但,却也只能这样了。

    是以,从始至终。

    拜师仪式,也只是举行过一次而已,只是掌教至尊一直随性而为,见到景琼之后, 直接甩出两本典籍来,语重心长的道, “这是紫霄剑诀, 还有玄清仙诀,你要用心修习,今后光复宗门的重担,就落在你身上了。”

    “你给我磕个头,拜师之后,这两本典籍就是你的了。”

    这种掌教直接收徒的方式,对于还仅仅是十岁的景琼,内心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不过,据说掌教是一招也没有教过景琼,都是请朱载霄亲自教的,当时的朱载霄已经不是掌教了,不得不说,风水轮流转。

    但,不得不佩服先掌教的气魄,哪怕是被迫让出来掌门的位置,教授弟子,半点不带含糊的,看看如今的景琼修为便知道了。

    这种仪式已经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只是,当前已经不是三十年前的百废待兴的时候了,现在的仙门蒸蒸日上,正处于一个新旧交替的时候,自然也是马虎不得。

    九玄门已经很久没有这等盛事出现了,但宗门这边也有着顾虑,不会大操大办。

    虽然对外宣称,只是师尊一时兴起,收了个亲传弟子。

    就连名字都没有对外公布。

    但在宗门内的高层和首座,都知道,这可不是什么一时兴起,这是早就看重了……

    不过这样也能减少一些外界的怀疑,这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对外的说辞,也只能蒙蔽那些大多数的人。

    这也就是够了,诸圣地那边,若是真的有心,也会来探查。

    而且必定会探查,这无可厚非,哪怕是其他的宗门,掌教亲传的话,在九玄门这里也是有着详细的资料的,甚至你哪年哪月突破的,九玄门这里,都是一清二楚。

    这是思路的问题,情报一定要搞好。

    还有十日,这边的张灯结彩,暂且不提。

    十方魔宗那边,传出了一个重大的消息。

    沈绪直接过来找姜练,即便很多的事情他已经可以自己做主了,但亲自过来秉明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严婆婆外出被伏击?”姜练也是颇为意外。

    他们怎么敢招惹九玄门呢?

    十方魔宗本来对于这些宗门圣地,便持着一种暂且不得罪的态度。

    如今更是主动出击,这倒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魔主宗擎这是出息了啊!

    现在都敢主动出手了,他们是真的不怕我九玄门的化神的么?

    严婆婆确实是实力不算太强,但,却也是九玄门的顶梁柱之一,实力已经快要破入元婴巅峰了。

    这样的人都伏击?

    也是让姜练高看了这位魔主一眼。

    “严婆婆受伤了吗?”

    姜练第一句开口询问的,不是他们十方魔宗要做什么,而是关心了一下宗门的宿老。

    毕竟,这些老人才是宗门最根本的财富。

    “受了轻伤,应当并无什么大碍,那边的事情,那位写的也很含糊,但我已经派人送过去了丹药。”沈绪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如此便好,不过他们既然选择伏击,那便要承受相应的代价。”姜练淡淡的说道,“无论他们有什么打算,还是先打回去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沈绪点了点头,“那边的事情,虽然很难厘清头绪,但既然是他们率先出手,那我等也不能坐以待毙,会失了超级宗门的脸面。”

    “此言也有道理。”姜练思索了一下,“不过他们如今出击,为何第一的目标是选择了九玄门?”

    “太上道的人呢?”姜练询问道。

    “因为他们分别负责不同的区域,所以暂时只有九玄门和万剑阁的人遭受到了伏击。”沈绪也是皱着眉头分析道。

    “这就不足奇怪了。”姜练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笑道,“太上道的人拿了利益,自然不会多出手,但我既然选择了创建这个宗门,那便是要他们做事的。”

    沈绪微微皱眉,按照掌教所说,这太上道的人,是真的想要仙魔大战开启了?

    其中有没有和十方魔宗的人勾结尚且不论,单是这位无动于衷,那就应该敲打敲打。

    “给严婆婆传讯,让万法仙门出兵,至少也要让他们损失一位堂主级别的人物。”姜练开口说道,“如果有人不出战者,可以考虑逐出仙门了。”

    “好!”沈绪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也是这么想的,既然仙门是由整个东域的圣地所创建的,那么理应由仙门出兵。

    仙魔大战开启,所有人都会拼尽全力。

    当然,这是因为十方魔宗已经开始挑衅了。

    “你要传信给太上道的人,就说魔主宗擎已经找到了冥渊的传承,此刻正在密谋攻打。”姜练紧接着说道。

    “二者有什么关联么?”沈绪眉头微挑,顺着掌教的话,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驱使,太上道的人最为痛恨十方魔宗,是不会袖手旁观的,另外,你以为魔宗为什么会贸然攻打我仙门。”姜练轻笑着摇了摇头,“这边的事情,你去处理好了,太上道的人如果不出手的话,我们再动不迟。”

    沈绪突然也是恍然,他此刻终于明白,十方魔宗为什么会选择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方法。

    严婆婆甚至都没动用什么底牌,也只是受了一些轻伤而已。

    如果十方魔宗真的要出手的话,那必然是雷霆手段。

    魔主宗擎一直以来都是极为果断的,尽管韬光养晦多年,但,如果真的按捺不住了的话,也必然是雷霆之击。

    这是毋庸置疑的,十方魔宗这一代的魔主,也算是枭雄人物了。

    能够懂得审时度势,暂避锋芒,这么多年尚且隐忍了下来,如果真的考虑要掀起仙魔之战,必然不会是此番状况。

    是以,沈绪觉得,师尊的分析是正确的,这只是虚张声势而已,但同时,也未尝不是十方魔宗的一次尝试?

    他们想要试探出,诸圣地的底线在哪里。

    诸圣地甚至根本不用多思考,不过就是打一仗罢了,这也是个持久战。

    “所以他们的目的从来不是万法仙门,而是上代魔主留下来的传承?是那座地宫?”沈绪了然。

    “声东击西而已,不过这也是我的猜想罢了,但无论是否属实,都是要告诉太上道一声,让他们好自为之。”姜练目光微微有些冷意,“如果真的不知好歹的话,那九玄门也奉陪到底。”

    内乱和隔阂从来不是一天产生的,经过无数年的发酵之后,似乎更深了一些。

    “十方魔宗的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沈绪轻轻的点着头,“但是他们既然主动寻衅,那便要覆灭了他们的气焰。”

    姜练笑道,“这些事情便都交于你吧,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也可以来找我,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亲自出手。”

    “暂时没有这个必要,他们是既得利益者,自然会守住自己的利益,再加上他们还有一点覆灭十方魔宗的心思,战事起来,并非难事。”沈绪说道。

    “好。”姜练点头。

    ……

    沈绪这边的情报是从十方魔宗那边传过去的,并且,不是高层直接传递,而是一位执事长传过来的。

    是以,消息也只是这位执事长看到的而已。

    严婆婆这边。

    前日去收拢一个小宗门的时候,确实是被伏击了。

    但,却是一点伤也没有受。

    毕竟对方实力也只是元婴后期而已,二者充其量是个平手,再加上,严婆婆手里有着沈绪交给他的灵兵,甚至打起来还占据了上风。

    这一下倒是把十方魔宗的人恶心坏了。

    传闻,九玄门对于这片大域并不重视,仅仅派来一位元婴后期的老婆子,据说已经老的说不出话来了,一阵风都能被刮倒。

    但,他看了一眼面前越打越勇的严婆婆,你管这叫老的说不出话来?

    严婆婆一个人,带着两三百的散修,直接将十方魔宗的人打退了。

    要知道,这是一个堂口啊!

    这哪怕是重建的朱雀堂,也不该这么脆弱才对,不过,既然打不过,却也只能是认命了。

    朱雀堂主常山雨是最为焦急的。

    并且是越大越心焦的那种,他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当时损伤了神魂和修为,如今的实力,几乎是只能发挥出七八成。

    是以,和顶尖的元婴后期差不多。

    对面的严婆婆是何等人物?

    虽然此前声名不显,但,确实是实打实的九玄门上代首座之一,并且实力已经是达到元婴后期的极限了,只差一步,便能够踏入元婴巅峰。

    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一柄中品的灵兵,再加上那种实力,常山雨隐隐间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他算是万万没想到,这老太婆竟然是个狠茬子。

    不过转念想想也是,九玄门会放一个废物出来管理大阳境这边的事务么?

    一个九玄门的首座,实力也是深不可测。

    想来想去,常山雨还是打算撤兵了。

    这边的估算有错误,他的实力也顶不住,伤势还没有好利索,也没有必要跟这个老太婆拼命。

    万一伤了这位,那更是麻烦。

    但是,到最后,常山雨一击过去,这位竟然直接退出去了十多米远。

    并且口中大口的喷出鲜血。

    常山雨震撼的张大了嘴巴,他只想击退一下这位,并且及时的撤兵而已啊。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已经跌落在地的严婆婆,心中暗道,“糟了!”

    别以为他没看到,严婆婆手里,是掐着防身符篆的,怎么会受伤?

    这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严婆婆要给万法仙门的人制造一种假象!

    但,要不要演的这么逼真?

    常山雨咬了咬牙,还是离开了,离开之前,愤愤的看了一眼还在大口的喷着鲜血,神色萎靡的的严婆婆。

    啊,这......

    碰瓷的?

谷鋞

    这老婆婆,心机果然了得。

    但他还没有办法多说什么,是真的郁闷到吐血。

    他本来仅仅是要来围困住严婆婆的,同时,大军主力也会前往万法仙门百里外的一处魔宗镇守,并且时不时的也会出去骚扰一下。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魔主交代,他们要做的就是这么多,要给魔主大人争取到时间,算是声东击西吧。

    一旦能够拿到老魔主的传承,那别说是整个大阳境,哪怕是整个东域,也是十方魔宗囊中之物。

    但是,当看到严婆婆直接倒地不起之后,他便心里咯噔一声,坏了!

    哪怕是这位受了轻伤,那也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他们是真的得罪不起九玄门啊!

    好不容易买通了太上道的人不出手,但,九玄门这边,若是真的有什么闪失,那就真得拿命来填了!

    那位掌教至尊的脾气可不是太好!

    接下来要面对的,绝对是万法仙门的狂轰滥炸。

    如果他仅仅是围困住严婆婆,还有商量的余地,如今严婆婆直接给他来这么一手,那就真的坏了!

    ......

    等到严婆婆被人扛着,回到了万法仙门之后,众人方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众人连忙上前查看。

    只见严婆婆气息微弱,就连一身的实力,也都是散了不少,奄奄一息的模样,让众人眉头大皱。

    这是他们观察气息看出来的。

    他们也不好用神识探查,毕竟,无论如何,这是位老婆婆,修仙界虽然没那么讲究,但,如果真的冒犯了人家,不和你拼命才怪?

    同时,严婆婆的身上还有着血迹,想来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大战。

    所幸,这伤势对于修仙者来说,虽然严重,但修养一段时间,再加上丹药辅佐,也就能够差不多了。

    同时,他们的心里都诞生着一个念头。

    敢伤了九玄门的人,他们就真的不怕九玄门的雷霆之怒么?

    “先去大殿里说吧。”严婆婆声音虚弱,但还是坚持的说道。“我已经服过丹药了,已无大碍。”

    无大碍个鬼啊,伤成了这个模样,接下来,绝对会有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了!

    别的不说,这涉及到了脸面问题。

    本想让严婆婆去休息,但既然严婆婆坚持,众人无奈,也只好答应了下来。

    同样,也只有严婆婆知道,十方魔宗是怎么样出手的,对方是谁,实力如何。

    众人走入到殿内,严婆婆被一个弟子扶着,也是坐在了下首。

    说是坐,好像有点勉强,几乎是半躺在那里的。

    这看的众人又是心神一紧,伤的这么重?

    严婆婆看了一眼身旁的一位散修弟子,那名弟子微微点头,随后介绍了一下情况,“十方魔宗朱雀堂堂主常山雨趁着婆婆前往邪月门收拢势力的时候,将我们团团围住,婆婆带我们奋力抵抗。”

    “本来婆婆的实力压的他们节节败退,但常山雨竟然偷袭了婆婆,最终不敌,被重创。”

    “真的有人敢出手?还用偷袭这种卑鄙的手段!”无始道门的老者,看到受伤的严婆婆直接愤愤的开口。“十方魔宗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他们真的以为在这里可以横行无忌吗?”

    “是啊,十方魔宗的一位堂主都敢如此放肆,我听闻到他们已经驻在百里之外的一个魔宗内一部分实力,这是要和我们对垒呀!”三圣宗的老者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太上道的老者,眉头紧紧的锁着。

    他是知道这件事的,但却不知道具体细节,十方魔宗以巨大的利益,来促使他不要管这件事,只需要不动手,便能够拿到足够的好处,他断然不会拒绝。

    九玄门和太上道的关系虽然没有势同水火,但却也会相互打压制衡,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如果是十方魔宗给九玄门重大的利益,那九玄门也会袖手旁观的。

    这是现实,谁也不用责怪谁。

    修仙界内无好人。

    好人活不了太长。

    都是为了利益而已,这倒是无可厚非的。

    但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十方魔宗的人,果然不值得信任。

    严婆婆一身伤势的回来,这样做不是在激起仙魔之变吗?

    到时候他太上道也很难独善其身。

    果然,十方魔宗的灵石是烫手的。

    严婆婆声音虚弱的说道,“我知道诸位道兄是为了我着想,但,十方魔宗如今的实力太强了,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死磕,我的伤势养养便无碍了。”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之内瞬间鸦雀无声。

    “十方魔宗的实力,可能超出了我们的预计,如果真的和他们打起来,对我等不利,也会给宗门招来麻烦。”严婆婆轻轻的叹了一声,“本来本座都已经杀出重围了,却听到他们哈哈大笑,说万法仙门的人都是过来养老的废物,我便提剑和他们杀了起来。”

    “可能本座真的是过来养老了吧,实力也都十不存一,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就连骨气也没了,倒是可悲了。”

    严婆婆明着是在说她自己,但众人听闻之后,都是神采各异,也都是瞬间怒了起来。

    “十方魔宗的人竟然敢这么说,本座虽然老了,但是还没有糊涂!”万剑阁的一位中年模样的元婴巅峰强者瞬间站起身来,直接将桌子拍了个粉碎。

    他万剑阁的人,代代都不是什么好脾气,几乎都是性烈如火的。

    如今听闻有人在侮辱他们,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并且,不仅仅是九玄门的严婆婆遭受到了伏击,就连他也是被围困住了,但好在他当时只有一个人,并且魔宗的人来的仓促,并没有布置下来什么阵法,他也就很快的突出重围。

    如今,严婆婆的伤势,他仿佛就看到了他自己一样。

    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他十方魔宗一个小小的堂主,狗一样的东西,不如给老夫做成阴傀吧,也算好为他发挥余热。”一个鬼气森森的老者,声音低沉的说道。

    阴傀宗是九玄门的支持者之一,即便是不掺杂宗门的利益,他们也会倾向于九玄门一点,如今,更是有仗要打,他最喜欢的就是打仗了。

    最好杀个尸山血海,血流成河。

    “看不起我万法仙门,自然是看不起这东域的诸多圣地,他们想要称霸东域,还要问问老夫的剑答不答应!”无始道门的老者冷哼了一声说道。

    “如此,出兵吧。”太上道的老者脸色也并不好看。

    他们活了这么大岁数,几乎也就是剩这么一张脸了,如今竟然公开的被人挑衅。

    还打伤了万法仙门的人,那必然要付出代价。

    “婆婆尽管放心,我等自会为你讨个公道。”万剑阁的中年人直接开口说道。

    严婆婆声音虚弱,但依旧是试探着起身一礼,“如此,便拜托了!”

    众人皆是以太上道和无始道门为尊,此前,严婆婆在这里的话语权很重,谁都要顾及一下她的意见。

    如今被埋伏,算是打了诸圣地的脸。

    这个面子是还要讨回来的。

    不然的话让他们如此放肆,于接下来的捞钱不利,甚至于说,对于诸圣地在此地的发展,也不利。

    十方魔宗此前重新出手,需要一个立威的机会,但是他们已经找到了,以一方隐门无数人的血,来成就了十方魔宗的基础。

    而万法仙门同样需要一个立威的机会,这不眼下便有人送上来了。

    他们可不在乎你是否是声东击西还是什么,那是九玄门和太上道本宗门需要去了解的事情。

    他们在这边,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捞钱。

    至于十方魔宗的诸般动向,他们虽然也有钳制,但具体的进展并不大,虽然对于十方魔宗的底层也有渗透,但高层的事情,就不是他们能够掌控的了。

    他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些而已了。

    他们没有进攻十方魔宗大本营的胆子,也没有那个实力,但你们竟然敢出来了,那就做好挨一刀的准备。

    至于你方是否会存在化神级别的强者,那也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手中都有顶尖的传送符篆,如果真的是万不得已,他们会引来宗门的顶尖强者。

    到那个时候,就是真的血流成河了。

    后果也不是宗擎能够承担得起的,与仙门诸圣地为敌,那十方魔宗真的是不要命了。

    是以,两方都会控制。

    “诸位,请先听我一言。”天符教的老者示意众人先坐下,“诸位师兄,稍安勿躁。”

    众人在此刻也都是冷静了下来,随后,纷纷的坐下。

    “打是一定要打的,但是怎么打,如何去打,我们还是要分出个子丑寅卯来。”天符教老者说道。“我们现在有三位半步化神,两位元婴巅峰,实力也还算尚可,但是下面的人,就没有那么强的实力了,这一点诸位要考虑到。”

    老者自动的把严婆婆忽略了,现在这位已经受了重伤,而且他们一群男人,也不好意思让一个老婆婆顶在前面。

    “我觉得他们既然驻扎在这里,那便必然也是布下阵法的,我粗通一些阵法,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如果真的拼杀起来,没有底层的实力,我们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老者还是很理智的,他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局势。

    底层的实力如果用得好的话,不比一位顶尖强者要差。

    甚至再不济的话,还能够进行血祭,但如今这一盘散沙,还是算了吧。

    诸多散修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来到这里,你如果让他们吃饱穿暖,并且提供大量的修炼资源,你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但如果你不能给他们保障,还要让他们去送死的话,那就是杀父仇人。

    这一点要考虑到。

    “那道兄觉得如何?”太上道的老者微微的沉吟了一下问道。

    “用阵法!”严婆婆不等老者开口,直接说道。

    天符教的老者也是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这一下众人心思各异了。

    阵法需要消耗的,就是大量的灵石了,并不划算。

    但如老者所说,真的打起来的话,肯定也是很难取胜的。

    严婆婆看了一眼无始道门的老者,那老者顿时间心领神会,“老夫同意用阵法,虽然消耗大了一些,但如果能够将十方魔宗的气焰压下去,那么我想得到的要比失去的更多!”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这话在理!

    “好,那就这样去做吧,至于用什么阵法,我等还需商量一下。”太上道的老者也不矫情,直接开口。

    “万剑阵吧!”万剑阁的中年人开口。

    这是最常用的攻击阵法,众多宗门之内都有阵法的布置记载。

    万剑阵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众人也都是支持。

    只是,太上道的老者微微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样,但,事有轻重缓急,既然是要出手,哪怕是消耗无尽的灵石,也要打个漂亮的仗。

    “诸位应当将此中之事,给各自的宗门上报一下。”无始道门的老者开口,“让各自的宗门知道如今这边要打起来了才行。”

    众人都是点了点头,对于老者所说的,也并没有什么意见。

    自家宗门代表着东域的诸圣地的态度,如果态度暧昧的话,那他们贸然出手,也并没有那么的合情合理。

    但也只是报一下而已,几位既然决定了的事情,那就谁也拉不出来了。

    毕竟,宗门的掌教,都是他们的后辈,如何去做,他们心中也自有分寸,汇报一下,只是让宗门知道这回事而已。

    严婆婆被散修弟子搀扶着站了起来,随后向着众人躬身一礼,“老身行动不便,就不和诸位师兄前去了,诸位师兄今日之所为,我代宗门掌教多谢诸位。”

    众人皆是回礼,“婆婆客气了。”

    回到自己的偏殿内,严婆婆起身把拐杖拿了出来,换了一套衣服之后,哪还有刚刚的柔弱表情,看了一眼沈绪发过来的传讯符篆,“老身尽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