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执掌玉印(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执掌玉印(求月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6968 2022-04-17 02:27:00
推荐阅读: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我不可能是剑神剑卒过河从一棵树开始的进化仙界第一卧底
13to.com
WWW.DIDIDIA.COM
    “还有这些符篆,都是宗门之内记载的顶尖的一类,弟子怕是受之有愧……”晏灵修颇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些符篆都是他曾经只在书中见过,进入内门之后,他已经有了前往宗门藏经阁的机会。

    在修炼的空隙,他也丝毫不敢浪费时间,把每一刻都排得很满, 藏经阁自然也是他每日必去的地方。

    眼前的这些东西,尽管可能在掌教至尊这等绝世强者看来,算不得什么,但对于他来说,乃至于对于一个任意金丹期来说,都是滔天的巨富。

    别说是符篆了,哪怕是那些在姜练眼中的“垃圾。”,对于晏灵修来说, 都是只在书中见过的。

    乱七八糟的东西先不论, 这两部功法,三件灵兵,乃至于那些的符篆,就算是把他卖了也买不起啊!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蔓延上了他的心头。

    “你和沈穹也很像啊。”姜练笑着摇了摇头。“我赠予他东西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讲的。”

    “但事实上,我将这些东西交予你们,自有着我的道理,代表了宗门对你等的希冀。”姜练开口,“只要你们能够顺利的成长起来,宗门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如此,多谢掌教了。”晏灵修握着储物法器的手紧了紧。

    他本来还想要再拒绝一下, 但他从掌教口中, 却听闻了另一个名字。

    说者无心, 听者有意。

    既然他沈穹能够拿得, 自己又凭什么拿不得?

    无论是资质还是本事,自己都并不比他差,既然他都能够得到掌教的青睐,自己也要努力做到才是。

    “这才对嘛。”姜练微微沉吟了一下,“你回去准备一下,十天之后,在紫霄峰的大殿之内,我收你为弟子。”

    晏灵修怔住了。

    未曾想过的道路,一步登天了可以说。

    随后便是巨大的惊喜。

    他断然没有想到,掌教可以亲自收自己为弟子。

    “掌教所说,可是真的?”晏灵修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自然是真的,本座还会骗你不成?”姜练笑着点头。

    “不会引来其他宗门的非议么?”晏灵修依旧是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上次……”

    上次的事情,虽说掌教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王渺首座告诉他,其他宗门必然会因为魔脉向宗门施压。

    王渺并不是散播焦虑,而是确有其事而已,也并没有直接说出来,是晏灵修自己想的。

    姜练轻轻的摆了摆手, “我曾说过, 他们不是冲着你来的, 哪怕是没有你的事情,他们也会向我九玄门施压,他们想要的,无非就是阻拦我九玄门的崛起罢了。”

    “可巧的是,本座也是这么想的,大宗门之争,就看谁技高一筹罢了。”

    “他们强势了,便足够压制我九玄门的发展,我们强势,自然也要挡住他们的去路,让他们的资源都倾斜在其他的地方。”

    话语之间透露出强大的自信,这是百年间,从腥风血雨之路中走出来的强大的气场。

    哪怕是前一个百年,他仍然是做着想要回去的梦,但却依旧是快意仙侠,从没有半点行差踏错的地方。

    下一个百年也是如此,从籍籍无名之中走出,奔向那个所有人都向往的大世。

    九玄门和诸圣地的恩恩怨怨由来已久,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消弭的。

    但,该合作的时候,还是要合作,所以只能是打压和压制,强势一头的时候,也要将他们压的不敢和我等争锋。

    当然,其他宗门势大的时候,也要懂得韬光养晦之道就是了。

    “是!”晏灵修心中澎湃万分,就连高兴的神色也开始溢于言表。

    他不会拒绝,但他更怕这是一场梦。

    从那个大阳境的魔窟之中走出,半生坎坷,颠沛流离,他以为前路也是一片黑暗,看不到半点渺茫的信仰。

    直到有一束光,从天空中照射下来,划破了一切,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人间的四季,才算有了颜色。

    “师尊,您真的想要收他为弟子?”

    王渺的神色更为错愕,先前师尊交代,将晏灵修放入他景霄峰之中,他也是处处留心,甚至亲自教导。

    如今,晏灵修也是踏入了金丹境界,算是和他的亲力亲为,有着极大的关系。

    几乎和亲传弟子一般无二了。

    他本来以为,晏灵修会传承他的衣钵,持景霄剑,为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的景霄峰首座。

    但现在,直接被师尊收入门下是什么情况?

    如果是景霄峰的首座的话,至少不会有人多说什么,毕竟在九玄门之内早已经开了先例。

    妖族成为首座的个例,也仅仅是在九玄门之内出现过。

    但,你若是真的将他收下,这可是紫霄峰的亲传啊,是有资格接任下代掌教的!

    沈绪一直是代掌教的身份,但向来的掌教传人,都是从紫霄峰中走出。

    景琼无意于此,那将之收为弟子的考量,便开始耐人寻味起来了。

    他尚且能够看到这一点,其他的宗门首座,来自于宗门弟子,也都会有所猜测。

    就算是他们能够同意,诸多宗门圣地那边,必然会有微词,尽管他们不好直接发难,但抵制你九玄门的勇气还是有的。

    纵然是诸圣地之间有着各种的摩擦,乃至于互相攻讦,但,在某些方面算是同仇敌忾的。

    并且他们绝对不会缺少所谓的正义感!

    “无需多言。”姜练轻轻摇头,“下去准备吧。”

    王渺自然是不会再作声了,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感慨了一下而已。

    这并不是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而是代表着无尽的麻烦事。

    不过对于晏灵修来讲,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了。

    从入门开始。

    便有人照拂着,无论是功法还是修炼资源,都一应具备,尽管是和普通的弟子并相差不大,但不歧视便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赏了。

    是以他一直努力的修炼着,但也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够攀上那座神坛,接触到那位传说中的人物。

    直到首座告诉他,当日与他同行的,便是宗门的那位掌教至尊。

    他并不觉得和掌教拉近了距离,反而愈发的觉得掌教至尊光风霁月,而他则只能在尘埃里仰望夜空,皓月高悬,清辉泼洒,如今,却漫上了他的心……

    从紫霄宫之内走出来,景琼笑道,“今后便是小师弟了,如果有事,但凭此符篆来找我。”

    景琼将符篆递给了晏灵修,顺便还递给了他一方小印,“这是你出入紫霄峰,乃至于宗门各地的钥匙,师兄过段时间会前往南域,便暂且交于你保管。”

    “多谢师兄。”晏灵修依旧是躬身一礼。

    “没什么大不了的,安心修炼便是。”景琼笑道。

    王渺,“……”

    这甩手掌柜当的还真彻底。

    不仅仅是把和自己传递消息的符篆送出去了,甚至把首座玉印都给了出去。

    “你觉得他守得住这方玉印么?”王渺轻轻的摇头,“着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一点。”

    “守得住守不住是相对来讲的。”景琼摇头,“如果面对魔主宗擎那等人物,哪怕是我也守不住,只能白白的给了出去,现在有人替我分担,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景琼心中看得很开。

    小师弟嘛,就是拿来宠的,首座玉印,这个东西如果出现在外界半点作用没有,但在九玄门内,一切的地方都可去得。

    护山大阵不会有半点阻拦,当然,如果真的丢失了,九玄门也有办法反制就是了。

    师尊培养晏灵修,就是冲着下一代或者下下代掌教去的嘛,这一点,景琼再明白不过了。

    人沈绪现在做的挺好,至少,小伙子突破化神之前,想要在宗门内达到沈绪的威望,那是不现实的。

    不过,事要从权考虑嘛。

    当前,晏灵修相对来说,还是太嫩了一点,还需要诸多首座多多的提拔。

    “这个玉印有什么来头么?”晏灵修睁大了眼睛,忽闪忽闪的问道。

    这个嘛。

    景琼开始科普了一下,“这能够自由的出入整个宗门,乃至于宗门的各处大殿,很多的大殿都是有禁制的,这是为了拦住一些有心之人的。”

    “并且,持着这方小印,便有了争夺掌教的资格,你可以试试看。”景琼依旧是循循善诱道。

    前方正在走路的王渺神色一顿,随后也是笑道,“这个倒是没有说错,着实是可以当做掌教的资格争夺的钥匙。”

    晏灵修更加好奇了,“望首座告知。”

    王渺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当年掌教至尊拿着这方小印,成功的拿到了掌教之位,事实上,拿着他,便可以挑战整个九玄门的各峰峰主,掌教的话,倒是不需要。”

    “输了一场都不算是成功,你现在拿到了一个峰印,如果再拿到八个,之后的首座位置,也就由你来指定了。”

    晏灵修听懂了。

    这是个闯关游戏。

    只有把诸多关卡都打通了之后,击败了八峰首座之后,才有拿到九玄门掌教的资格。

    “那这岂不是紫霄峰首座的信物?”晏灵修问道。

    “算是吧。”景琼笑道,“不要把他想的多么高大上,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印章而已。”

    晏灵修思索了一下,也还是收下了。

    不为其他,只是因为这是紫霄峰的信物,能够自由初入紫霄峰,可真的太有感触了。

    虽然禁制一般是不对弟子发动攻击的,但很多的地方,持着弟子的令牌,根本进不去。

    比如说,藏书阁的上层。

    一些东西,是真的分级摆放着的。

谷吭

    还有两位首座所描述的,击败九峰首座成为掌教的事情。

    这也是让他觉得心潮澎湃。

    这让他在心里扎下了一个要变得更加强大的种子。

    不为别的,仅仅是因为,这是掌教曾经走过的路,掌教以下品的灵根血脉,都能够走到这里,他的实力如想要得到掌教的认可的话,这也算是一个道路。

    即便是真的很艰难也就是了。

    王渺笑了笑,“你若是想要的话,我这个也可以给你,不过还是算了,拜了掌教的话,紫霄峰的人,我就不挖了,但,景霄剑还是可以传给你的。”

    首座的印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那毕竟是紫霄峰的人,佩戴两印,也不合规矩。

    再者说了,人家紫霄峰的印都拿了,自己也给过去,未免有些太过寒酸了。

    “首座对我有教导之恩,晏灵修没齿难忘。”晏灵修郑重的说道,“哪怕是真的有幸拜入掌教门下,仍应该以师礼事之。”

    “那不就是应该称呼师兄了么。”王渺笑道,“好了,你先回去吧,去后山继续练剑就是了,这段时间你还是我景霄峰的弟子,我把剑术都教给你,这一身的才学,也不算是白费。”

    “多谢首座。”晏灵修郑重的躬身。

    他嘴笨,也不会多说什么感谢的话,但,却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里。

    师兄是个极好的人,他能够不嫌弃自己的魔族血脉,并且按照亲传弟子待之,这是让晏灵修极为动容的。

    至于亲自传授功法,那也算是他的福分。

    毫不夸张的说。

    师兄教给了他景霄峰很多亲传弟子甚至都不会的景霄剑诀。

    这向来是给下一代首座才会学习的东西。

    师兄尽管在修炼的时候,刻板严格,但在私下里,却是极为的温润,可能九玄门的人都是如此吧。

    仙门发展不易,但却需要所有人同心同德。

    王渺当年修炼的时候,对自己更狠,这才是以年纪轻轻便当上首座的原因。

    “你我之间,谈何谢字。”王渺摆了摆手,并不想要接下晏灵修的礼。

    他也是微微感慨。

    他是看好晏灵修的。

    见到晏灵修的第一面,他就喜欢这种坚毅的性格的,再加上师尊的事情,更加是让他对于晏灵修有些刮目相看。

    但,接触下来,却也知道晏灵修所谓的执拗指的是什么。

    他对于力量,太过渴求了,因为出身,因为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一些危难的事情。

    是以,日夜不歇。

    王渺当年也是个卷王啊,但却没有这般的,到了除了休息恢复实力的功夫,都在修炼的地步。

    这比卷王还卷!

    如果九玄门的弟子都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破地方真的是没法待了。

    晏灵修的潜质他还是看好的,所以,教了他很多的东西。

    不过,现在却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有一点点的不爽。

    但,想到那位是师尊,也就没事了。

    师尊当年好像更卷来着......

    离开了紫霄峰之后,王渺直接便来找沈绪商议事情。

    半刻钟后。

    王渺敲开了神霄峰的大门。

    见到来人,沈绪袖袍一挥,直接把桌上未来的及处理的玉简都收了起来,随后走出来迎接,开口笑道,“今日是什么风向,竟然把师弟给吹来了。”

    “我来是找师兄商议事情的,师尊交代的。”王渺开口道。

    “什么事,竟然劳烦王渺师弟这一峰首座到我这里?”沈绪也是颇为意外。

    很少有首座,是来直接找他的。

    因为宗门之内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大事,大多数时候,这群首座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都忙着自己的修炼之事。

    和他对接的,大部分是各峰的长老。

    “十日后,师尊要收徒了,要我等准备一下,一切从简便可。”王渺直接说道。

    “沈穹?晏灵修?”沈绪并没有那么意外,只是神色顿了一下,随后直接问道。

    “师兄在此前都知道了?”王渺颇为意外。

    “不知道。”沈绪摇了摇头。

    他确实是不知道师尊是如何想的,但是他了解掌教的,甚至可以说,沈绪是这个天地间,最了解姜练的也不一定。

    因为他一直将师尊的话奉为圭臬,是以会去琢磨师尊每一句话的意思。

    如今和师尊收徒有关的,也只有沈穹和晏灵修了。

    师尊似乎对这两位看得尤为重要?

    可能是资质有关吧,毕竟他们九位首座的实力,也并没有那么通天彻地,但却依旧被提拔为了宗门的最高层。

    宗门越来越年轻化了,这是他应该高兴的事情。

    因为这代表着,众人和他有着一样的信念,至少不会出现一些保守派的情况。

    “既然如此,我便不说了,师兄大可以猜一猜,师尊所要的弟子是哪位。”王渺笑道。

    “晏灵修吧。”沈绪微微的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

    “哦?”王渺轻轻的疑惑,“师兄为何如此笃定?”

    “师尊似乎并不打算继续向着宗门高层的方向培养沈穹……”沈绪迟疑了一下,说道,“可能和沈穹的出身有关吧。”

    沈穹如果不是那位的子嗣的话,想必会受到宗门的顶尖待遇,哪怕是掌教亲传也无不可,但他的出生便注定了,他要离开的。

    如果宗门下了大力气去培养,之后你却走了,留不留下一堆烂摊子不说,光是花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等资源,也是无可弥补的。

    “那晏灵修呢?”王渺也好奇沈绪对他的评价。

    “人中龙凤,如果没有魔族血脉的话,足够当我九玄门的掌教继承人了,这孩子的性格坚毅,是我平生仅见,每次都能给我不同的惊喜,你作为他的授业恩师,自然要比我更加了解。”

    沈绪直接给了最高的评价。

    事实上,沈绪从晏灵修刚入门的时候,便极为的看好他,只是魔脉,着实难顶。

    当然这是天生的,也不是去指责他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可惜罢了。

    所幸,这方天地,对于魔族的恩怨,并没有那么的深。

    只是诟病而已。

    所谓是恨屋及乌,把十方魔宗的恨意和血海深仇,也都算了魔族的一份。

    他们总以为魔宗和魔族都是一丘之貉罢了。

    但却不应该算在一个孩子的头上。

    魔族虽然大多时候不会大举进攻,但小规模的侵扰还是不少的。

    这也是由于魔界之内的众多魔族之间也并不和谐,不然肯定是会侵入的。

    魔族嗜杀好斗,种族之间的倾轧严重,魔界之内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内斗,他们自然不会玩什么大举入侵的把戏。

    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这一支,入侵了大陆之后,等回来却发现,自己家没了。

    但话虽如此,如果真的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收下了晏灵修,甚至当成掌教的接班人来培养,那么,恐难服众。

    “是啊,师尊一意孤行,收了晏灵修之后,明显要大力培养,师尊还……”王渺以首座玉印调动护宗大阵,随手布下了一个隔音的禁制“还要他修行魔功,虽然也都是为了他好,但却对我仙门不利啊。”

    沈绪看了一眼王渺,他也知道王渺的这种情绪从何而来。

    一方面他也非常看好晏灵修,但在他的思想当中,还是有些不甘心,晏灵修身具魔脉,达到一峰首座,传承他景霄峰,就算是顶天了。

    旁人哪怕是有所诟病,也不会多说什么,宗门还是很好挡下来的。

    另一方面也是真的在为宗门考虑。

    “师弟为何瞻前顾后?”沈绪笑道,“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也能扛得住,面对诸圣地的指责,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也都是个人自扫门前雪罢了,三圣宗有掌教级别的人物,转投了十方魔宗,现在不也是还过得好好的么,并没有多少人在意的。”

    “这么多年下来,我作为代掌教,只知道一件事。”沈绪的声音微顿,随后笑道,“掌教交代的事,我只管去做就是了,天塌下来,掌教也会扛着。”

    “我知道了。”王渺轻轻点头,随后笑道,“是我有些钻牛角尖了。”

    “你也是为了宗门着想罢了。”沈绪笑着摇头,也不会指责什么。

    毕竟,这些首座,对于宗门的多少实力,也不是很清楚。

    是以还是用以前的那种眼光去看事物,这并没有什么错的。

    如今的宗门,早已经日新月异,实力强大到了让诸圣地不敢小觑的地步,只是这些情况也只有掌教和他清楚。

    景琼则是刚刚才知道的,就连他也被震撼了,可想而知,如今的宗门变化有多么的大。

    门中有高手好做事。

    这段时间的发展来看,掌教做出来的决定,都是对的,基本没有什么漏洞。

    所下的每一个决心,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且慎重考虑过的。

    “师弟回去吧,此事我会放在心上处理的。”

    //

    三合一章,以后每天一更吧,字数在8k-1w,这样搞我写起来思路还挺连贯。

    全订的可以加群了,加群之前点个自动订阅就好,作话有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