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三十三章 步入内门

第三十三章 步入内门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2287 2022-04-17 02:24:00
推荐阅读: 弃宇宙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道门大门道御九天仙女叫我来修仙

来自-dididia.com

    血刀离开之后,尹琳的危机感不但没有解除,反而对眼前这位更加的捉摸不透了。

    她顿了顿,也是看向了那柄剑,恍惚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轻轻的咬了咬牙。

    “说吧,想要我做什么?”生死关头,尹琳反倒是冷静了下来。

    “你的这种胆识还是让我颇为意外的。”姜练赞叹了一下。“我只需要你带我进入血宗。”

    “没别的事了?”

    “没有了。”姜练笑着说道。“以一个别的身份进入便可以了。”

    “好,那你就以他的身份进入吧。”尹琳指了指一旁已经躺在地上,血色衣物的弟子。“不过你的剑太过显眼,需要收敛一下。”

    “好。”姜练依旧是笑着。

    紫霄剑么,姜练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瞬间紫色的灵剑变得古朴,收敛了所有的光泽。

    这是另外一种模式,先前的灵气四溢是因为剑灵在修炼当中而已。

    尹琳并没有询问,他要进入血宗是为了什么。

    因为答案她已经猜到了,无非就是冲着血宗那些秘密来的。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前往灵剑山顶,可能已经查看到了什么。

    再后来,那里引来了数位天地间的巅峰强者,使得不仅功败垂成,甚至血宗损失了一位元婴期的血老。

    对于九玄门这等大派,元婴期或许不算什么,但是翻遍整个血宗也只有三位元婴期而已。

    她也去看过,但是在那里,除了一片废墟,什么也没看到。

    灵剑山顶似乎被大神通者一剑给削平了,那里仅仅是留下来的经久不散的剑意,便阻止了她们继续查探下去的心。

    这一次是他们失算了。

    低估了九玄门的决心,甚至没有想到会有元婴期巅峰的强者过来。

    不过就算他们早就知道,也依然会这么做。

    这群人对于权力和力量的欲望,早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

    在尹琳看来,这群人早已经疯了。

    甚至其中包括她的父亲,那位曾经果敢睿智的宗主,也已经在力量的腐蚀之下,开始变得不近人情,变得冷漠和高高在上。

    他们培养血妖,作为杀戮机器,勾结血魔族,甚至想要和十方魔宗一较长短。

    血宗开始变得疯狂,如此下去,毁灭倒是早晚的事情。

    尹琳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有没有实力能够做到这一步,也不知道他有着怎样的手段,她能做的只是将他带入宗门之内。

    剩下的,她也不知道了。

    她很迷茫,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她也知道,如果不带这位进入宗门的话,可能立刻就死。

    能活着,谁愿意死呢?

    魔修都是自私的,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

    哪怕是那群高高在上的正道人士,不也是如此么?

    宗门虽然在这里距离不远处,不过尹琳身上有伤,再加上灵气被侵蚀,两人回到宗门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

    “尹琳师姐。”门口的守卫弟子认识她,开口打着招呼,随后似乎发现了什么,“师姐你受伤了?”

    “小伤而已,无甚大碍。”尹琳摆了摆手,不过苍白的脸色是掩饰不掉的。“速去禀报父亲,就说血刀已经出现,并且实力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

    守门的弟子脸色一变,随后不再耽搁,急匆匆的走了,血宗上下,似乎对这个名字极为的敏感。

    那是当年的天才少年,却因为偷了门派内的宗门典籍,被逐出了宗门。

    但事实上的真相如何,恐怕也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

    “跟我来吧。”尹琳引领着姜练向着宗门内门走去。

    与九玄门不同的是,魔修宗门的等级更为森严。

    外门弟子如同杂役一般,没有丝毫的人权可言,所以从外门走出来的,就必定是心胸阴狠之辈,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活下去。

    内门弟子高高在上,他们有着旁人享受不到的便利,比如血宗的内门弟子居所,就在一方血池之上。

    里面的灵气如华,不断的向外喷涌而出,虽然味道令人作呕,但是对于血修的修炼进境是实打实的。

    血池很大。

    白猫在这里用粉嫩的爪子捂了捂鼻子,一脸嫌弃的看着。

    “我们不会就要住这里吧?”白猫嫌弃的说道。

    “或许吧,至少在我调查清楚之前。”姜练也是传音过来,对于如此污秽之地,并没有显得如何。

    魔修的手段不都是那样么。

    来来去去,也无非就是以吸食人血或者人的精魄来提升实力。

    对于姜练来说,这就更是废物了。

    魔修修的都不是真正的魔,他们只是一群人形的妖兽而已。

    “那个血刀,你就不管了?”

    白猫知道他对那位有兴趣,但是在接触之后却半点没有提及,甚至最后更是放他走了,这心思,让得白猫捉摸不透。

    “不管了,他有着自己的修炼方式,现在还不是拉拢他的时候,况且一位金丹后期,它的价值对我来说现在等于没有。”姜练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白尊给他个白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全天下的人都是你在利用的话,那还真是个合格的下棋人了,只不过,不知道对弈的人是谁罢了。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你的名字叫做血承,实力为筑基巅峰。”尹琳直接说道,有事的话可以叫我。

    “好,你去忙吧。”姜练摆了摆手。

    姜练对于魔宗也是有着研究的。

    血刀突然出现对于血宗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坏消息。

    足够让他们消化一段时间了,更何况现在风声鹤唳,自然也是没有人来查他的,另外魔修孤僻,很少会有人在一起交流,暴露身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甚至于说,魔修的一位内门弟子死就死了,这在整个大阳境内,非正常死亡,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再者说,如果身份暴露杀了就是,对于杀了魔宗弟子来说,姜练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姜练并没有去为难尹琳,也没有必要去为难她。

    “血承么。”

    姜练只是简单的进行了易容,然后明目张胆的向着舍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