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第三十一章 血宗血刀

第三十一章 血宗血刀

穿书后我捡到了反派 silvery 2304 2022-04-17 02:24:00
推荐阅读: 弃宇宙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道门大门道御九天仙女叫我来修仙
    “走了。”姜练轻声说道。

    距离不远,姜练的身影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密林之中。

    这里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白尊轻轻的蹙了蹙眉,一脸的嫌弃。

    “这便是血宗的地界么,人血的味道,真是难闻。”白尊嫌弃的说道。

    姜练倒是高看了这位一眼。

    妖族在血脉之中,明明是以人类为血食的,人族对于妖物来说是补品,不喜欢吃人的妖,倒是少见。

    人血之中的灵气,对于妖魔来说,绝对是有着致命的诱惑,然而,人血的用处却并不止于此,无论是妖族还是魔族,都有着反人类的大祭。

    以人血为引,能够引动一些冥冥之中的邪恶力量献祭,从而完成大祭。

    不过,人族和妖族,都还算是互相利用,相爱相杀的。

    姜练听说过很多妖族和人族通婚的例子,生出来的半妖,也都是血脉强横,初期的修炼,远胜一般的人族。

    得到人妖两族便利的血脉传承嘛。

    实力自然是一日千里,不过却不被两族所容,各有嫌弃吧只能说。

    血宗距离这里不远,如果是金丹期的话,全力御剑,只需要两个时辰就能够到达。

    打斗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姜练向着里面走了两步之后,便停住了。

    “出手么?”白尊悄声的传音道。

    他们在这里,能够居高临下的看到,场中大概有六人。

    四位身着血色衣袍的血宗弟子,再加上那位妖娆的青年女子,最后,便是那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人了。

    中年人也并不着急,似乎是吃定了他们一般,只是不断的消耗着他们的实力,让几人心中的无力感顿生。

    这种猫戏老鼠的心态,呈现的是实力的碾压。

    血宗的五人之中,只有女子是金丹中期,其他人都是筑基巅峰修为。

    对上金丹后期的中年人,几人完全不是对手。

    “我知道你们血宗修有血遁的秘法,能够远遁千里,不过可惜啊,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中年人残忍的笑着。

    寻常的金丹后期,对于女子来说,不算是根本逃脱不了,毕竟相差并没有那么的巨大。

    但,不知为何,这位中年人的实力完完全全的碾压他们。

    仿佛是对于他们血宗的招式都非常清楚一般,这就让得,从一开始,他们就落入了下风。

    “不知前辈是何人,对于我血宗功法为何如此熟悉?”女子被中年人一掌打在肩上,沉重的向后退去。

    “老夫只是被你爹逐出宗门的一个废物罢了。”中年人狞笑着。“现在你们血修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老夫也来分一杯羹,赚点灵石罢了。”

    女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之中透露出浓浓得不敢置信。

    “血刀?”女子目光呆滞了一瞬,“你没死?”

    “该死的是你爹那个老杂碎,老夫就是来收你们命的,啧啧,一个金丹期百枚中品灵石,一个筑基巅峰,也有十枚,不知道你们怎么惹到了九玄门的那位,这雷霆之怒,你们血宗受得了么!”

    血刀依旧是不留余力的嘲讽着。

    不断的攻克女子的心理防线。

    “还有剧情的?”白猫似乎也来了兴致,开口道。

    “可能吧。”姜练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血宗得罪的人还真不少,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会成为覆灭血宗的稻草,直到把血宗彻底的压垮。

    同样的路数,却并不适用于十方魔宗。

    十方魔宗的宗门底蕴并不比九玄门差多少,如果不是上代魔主的血魔功法没有达到大乘地步,恐怕整个东域的地盘,大半都是魔宗的。

    这丝毫不是危言耸听,冥渊就值这么个评价。

    只不过,对于魔宗和魔族来说,这种的恩怨纠葛都是太小儿科的东西了。

    像是晏灵修,来到九玄门的时候,仅仅是练气期,便经过了数次的生死搏杀。

    这是平常人难以想象的。

    对于魔宗来说,姜练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但却也绝不同情什么。

    这就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场面上的战斗说时迟,那时快,根本来不及反应什么,四位筑基巅峰都被血刀解决了,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血刀或许是因为仇恨,也或许是因为起了一些其他的心思,迟迟的没有对女子下手。

    只是,女子浑身依旧是血迹斑驳,伤痕累累。

    “要拼命了。”白尊津津有味的看着戏。

    对于姜练的想法,哪怕是他也捉摸不透,但,哪怕是如此,他也能根据蛛丝马迹猜出一些姜练的想法。

    这位是真的不把这些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哪怕是这位女子已经快要没命了,这老阴比心里还在盘算着怎么利用这女子搞掉血宗。

    如白尊所想,女子咬了咬牙。

    一道血雾从她的身上荡漾起来,而女子也像是被抽干了精气一般,面色苍白如纸。

    只是刹那间,女子的身影便化作了一道血色遁光,转眼间,人影已经不见了。

    但,血刀只是冷哼了一声,“想跑?”

    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道掌风从他的手中荡漾出来。

    直接将空中的那道血光震散。

    女子的身影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种绝望的情绪。

    她还有活路么,在这名中年人手里,她确信,她的那些手段,连用来自杀都做不到。

    “还不出手么?”白猫继续悄咪咪的传音,“再不出手,这女的就被祸害了。”

    白猫的声音倒是极具蛊惑性。

    姜练面色如常,“再等一等,此刻她还没有完全的绝望,只有彻底的攻克心理防线,来不及思考,才会我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并且深信不疑。”

    白尊,“......”

    这都是什么逻辑?

    你不想出手可以不出手好吧,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子在眼前......喵是没有那么心狠手辣的。

    “他说他叫什么来着?”姜练突然没来由的问了一句。

    “血刀吧,应该,喵的记性不好。”

    血刀。

    姜练顿时间来了兴趣。

    这位在剧情里,也算是有名有姓的小角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