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五百章 再战血樵

第五百章 再战血樵

术修大巫 乌泥 3328 2021-02-24 18:54: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WWW.DIDIDIA.COM
    “总算还没有彻底来迟!”

    看着被灵光保护的城池,邹横这时候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很不想自己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满地的尸体,好在五灵国有五只灵的力量,似乎能够勉强抵抗一下邪异。

    不过看这个情况,他们也就只能暂时抵抗一下,基本上是被困在了那残破的城池之中,多苟延惨喘一下罢了。

    邹横进来的时候弄出的动静,显然让这座城池之中的人发现了,他们有人透过了那层灵光,看到了此时飞在天空之中的邹横,心中燃起了一丝生的希望。

    当然,那正在砍树的樵夫,它同样也知道邹横的到来,不过它却依旧在专注的砍树,并没有立刻理会邹横。

    “砰,砰砰!”

    又随着几声响动之后,邹横看到樵夫面前的那棵树,终于被它砍倒了,连带着周围的树木,也同样倒了下来,这时候对方才把目光看向了邹横。

    在它目光落到邹横身上之后,眼中突然爆发出了一种神采,似乎是回忆起了邹横,口中开口说道。

    “好树啊,一段时间不见,又长得更好了,那就砍了吧!”

    说完这句话,还在空中的邹横,立刻感觉周围的空间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压力,想要让自己动弹不得,同时周围还传来了一种空间变幻之感,邹横发现自己竟然从空中,瞬间就出现在了邪异的面前。

    紧接着,一股诡异的邪异之气传遍了全身,让邹横身上多了一种僵硬之感,他感觉自己浑身的感官仿佛都被麻痹了,身上的衣服都开始被木化。

    好在邹横如今的实力,早已经不是往昔可比,出现在邪异面前的第一时刻,邹横就运转着体内大地浊气转化而成的力量,口中猛然之间发出一声暴喝。

    “吒!”

    如同滚滚雷音一般的声音响起,让虚空剧烈的震荡了起来,以邹横所在的地方为中心,方圆百米的范围之内,所有的东西都被影响着在震动,即便是提着斧头的邪异,也不由得被逼出了这个范围。

    邹横身上感觉到的那种麻痹感,这时候也完全被驱散了,再没有了半点僵硬。

    这一幕落到城中那些人的眼中,他们眼中的些许的希望之色,瞬间化作了希望的火苗,感觉他们生还的可能性更大了。

    之前面对邪级邪异的那些人,其中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在邪异的手段之下,做出有效的反抗。

    所有的人都是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对方的身边,然后身体僵硬化作了一颗笔直的树木,只能眼睁睁看着邪异手中的斧头落在自己的身上,就这样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现在,突然出现的邹横,是他们见到的第一个能够反抗邪异手段的人,这可能就是给他们带来生还希望的人。

    发出了一声暴吼之后的邹横,接下来就迅速的转过了身,浑身上下笼罩了一层金光,同时身上长出了八条手臂,新长出来的六条手臂,每一条手臂上都覆盖着火焰。

    这些手臂挥舞着,就抓向了血樵夫邪异,而对方看到邹横的动作,口中再次喃喃自语道。

    “树长的时间太长了,枝干太多,得修剪一下!”

    随着它的话音一落,邹横那六条长出来的手臂,手臂上的火焰立刻黯淡了下去,在短短一个呼吸之间就熄灭了,然后手臂上所笼罩的金光,也立刻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所驱散,邹横的这六条手臂,皮肤表面瞬间就多了一层木质。

    而血樵夫邪异,这时候则是将手中的斧头举了起来,向着那抓来的六条手臂砍去。

    邹横的六条手臂,在空中显得非常的灵活,完全能够躲开对方挥砍下来的斧头,可是,当那把斧头挥落的时候,邹横的几条已经覆盖了一些木质的手臂,居然自动出现在了斧头即将落下的轨迹之上。

    下一刻,邹横只感觉一股剧痛感袭来,自己的一条手臂,被那把斧头砍出了一个伤口,触及到了骨头才停下来。

    受伤之后强烈的疼痛感,这是要比普通人受到同等的伤势放大了数倍的痛苦,邹横不由得迅速将手臂缩回,随后咬牙强忍着疼痛,将手中刚刚掐动法诀完成的术法施展了出去。

    邹横所施展的自然是他所掌握的两门道术之一,因为这周围没有山的缘故,邹横所施展的就只有方寸大术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作用在了邪异血樵夫的身上,对方一下子僵立在了原地,好像被术法的力量给压制了一样,不过其体型却并没有立刻缩小,反倒是从它的身上,冒出了非常强大的血色邪异之气,似乎想要硬生生的抵抗住方寸大术的缩小,从它身上所冒出的血色邪异之气,能够非常明显的看到正在被不断的压缩。

    趁着这个机会,邹横立刻取出破山锤,挥手向着似乎无法移动的血樵夫打去。

    就在破山锤似乎要击中对方的那一刻,邹横却感觉自己这一击,似乎完全没有受力,破山锤打在对方身上,力量倾泻了出去,可是所有的威力,就仿佛作用到了另外一层空间,完全没有对对方造成任何的伤害,而这一击又实实在在的击中了。

    在他这次攻击之后,血樵夫身上正在不断被压缩的邪异之气仿佛是被触动了,血色的邪异之气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化作了一道冲天而起的血色云柱,向着周围蔓延开来。

    邹横再次接触到血色的雾气,只感觉周围的空间似乎又在变幻,自己眼前的景象,变成了一片朦胧模糊的天地,周围的景象又和刚才不同了。

    一座座形状很古怪的山峰飘在天上,头顶是一条河流,在河流的下方,有一些长相非常古怪的鱼,正在天空中飞翔,脚下的地面上堆满了金银,一些布满了尖刺的植物,就从这些金银之中长了出来。

    如此奇特的场景,邹横才刚刚看到,可下一秒,这幅场景又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片土地呈暗红色,长着各种树木的林海,其中的每一棵树,都像极了一个人的样子,树身上面都有着人脸的轮廓。

    邹横发现,自己也成为了这些树木之中的一棵,浑身上下又出现了一层木质,身体再次变得僵硬起来。

    紧接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血樵夫的身影,突然间变得非常的高大,足足有三四十米,它提着那把同样变得巨大的斧头,将手中的斧头高高的扬起,向着这片树木砍了过来。

    它的目标明明不是邹横,可是此时此刻,邹横却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感,他感觉这一斧头落下,无论是不是落到了自己的身上,恐怕攻击最后都会落到自己的身上。

    瞬间,邹横的身躯就开始膨胀,恢复成的如今达到十多米的真身,如果可以的话,邹横现在还想使用搬山大术,让自己的身躯变得更加庞大,可惜现在地气似乎被隔绝了,根本没有办法达到很好的加持效果。

    十多米的身高,对比现在邪异三四十米的身高,邹横反倒在体型上成为了弱小的一方,不过也暂时可以解他一时之急了,最起码现在的庞大之后,邹横就从这片树林之中脱离了出来,身上的那种危机感也减弱了许多。

    “砰!”

    斧头砍在一棵树上,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邹横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左侧腰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击中,这股力量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印,险些就能够打破他皮肤的防御了。

    身上挨了这么一记攻击,邹横看到邪异又扬起斧头的时候,自然不想承受第二次攻击了,于是就大步向着血樵夫冲了过去,体内大地浊气所转化而成的力量运转,一拳狠狠地向前击出。

    可就在邹横冲到血樵夫的面前的时候,对方的高达三四十米的身躯,却突然从他面前消失了,并且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远处的,手中的那把斧头,又砍在了一棵树上。

    这一次,邹横感觉自己左侧腰部,刚刚被击中的地方,又再次传来的痛感,而且这一次攻击的威力,已经划破了他的皮肤,在他身上破开了一道伤口。

    转过身去,邹横迅速的从自己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油灯,催动着油灯快速点燃火焰,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向着前方吹出。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在发生的变化,位于两侧腰部的地方,皮肤表面立即覆盖了一层鳞甲,并且在这层鳞甲之外,还出现了如同昆虫一样的甲壳。

    滚滚的火浪倾泻而出,瞬间淹没了前方的森林,血樵夫在火浪向着它的方向蔓延之前,就瞬间又调整了方向,出现在了另外一侧,手中的斧头再次扬起挥下。

    邹横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于是他脚下轻轻的一个转动,风吹焰的术法继续持续着,只是随着他的身躯转动,另外换了一个攻击的方向。

    紧接着,邹横身躯不断的转动方向,将周围的树木全都笼罩在了火焰之中,那带着驱邪效果的火焰,在覆盖了所有的树木之后,终于让周围的景象又发生了变化。

    身高达到三四十米的血樵夫,也真正出现在了邹横的面前,手中的斧头高高的扬起,向着他的头顶就劈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