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是人还是邪异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是人还是邪异

术修大巫 乌泥 3316 2021-02-24 18:48: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WWW.DIDIDIA.COM
    邹横看着此刻的黑袍术士,听到对方说彻底没有失控的风险这句话,他的心中现在是半点都不相信。

    就看目前对方这个样子,那浑身的邪气,已经很像是一只邪异了,他的话自然没有什么可信度。

    不过,邹横在听完对方的话之后,心中也立即提高了警惕,同时沟通了手臂上的蛇灵,毫不犹豫的就准备借助蛇灵的力量。

    黑袍术士的话音一落,他的袖袍向前轻轻的一挥,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他身上的邪异之气扩散开,如同波纹一样向着周围迅速的扩散,所过之处,地面悄无声息的被揭起了一层,有一些埋的比较深的石块,无声无息地就化成了碎末。

    邹横立即掐动法诀,施展出了流风护身法,同时醒过来的蛇灵,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肩头,蛇灵体内的力量,邹横也可以借用了。

    黑袍术士的攻击到达邹横的面前,被他施展出的流风护身法挡住,不过挡下这一次攻击,邹横的流风护身法也险些被打破,那震荡的力量,就连风都没有办法完全将其抵御住。

    在挡住了这次攻击之后,他就再一次向着前方冲去,在他前冲的过程中,邹横身体周围的一些石块滚动起来,在邹横的操控下,这些石块呈曲线向着前方那个黑袍术士前进,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体积不断的增大。

    那黑袍术士看着冲过来的邹横,缓缓地将一只手向前抬起,然后身上的邪异之气聚集到他的手心,化作了一团拳头大小的黝黑色圆球,从他手心中飞了出去。

    这团圆球射出去的速度不算特别的快,邹横想要将其躲开是没有问题的,不过邹横似乎并没有躲开的必要,因为这团圆球,方向好像稍微偏了一点,最终的落点,是邹横正前方五米左右的位置。

    看着那团圆球落地,邹横猛的刹住了自己的脚步,快速的往侧面躲去,他可不认为对方是打偏了,也不会觉得对方是在做无用功,在这个时候对方施展的术法,不管看起来是怎么回事,实际威力绝对不会弱。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证明了邹横的想法,在那一团圆球落下的地方,大地先是扩散开了一圈波纹,随后就是天崩地裂一般的动静,地面的尘土高高的扬起,邹横还没有来得及躲闪到远处,他脚下的地面同样裂开了,一瞬间邹横脚下一空,就向着下方掉了下去。

    而在他落下去的同时,一股强烈的震荡感,还在向着他体内传递,邹横身上的防御法器,这个时候都有些支撑不住,同样被剧烈的震荡着。

    有一部分威力,甚至透过了防御法器,落到了邹横的身上,让他感觉自己身上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全身上下的皮肤到内脏,都仿佛被人用一只只小爪子,勾着往外拉扯一样。

    在这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中,邹横又被一层高高扬起的土石覆盖,好在他身上有着灵的帮助,就算被埋在土中,也不会因此而受伤,反倒是因为这层尘土的覆盖,邹横感受到的那种震荡感减弱了不少。

    邹横也不敢让自己在土里埋太久,否则以那位黑袍术士的能力,对方绝对会有办法,自己一直埋在土里,那样的话就不太好了。

    在邹横肩膀的蛇灵,这时候离开了他的身上,邹横感觉到周围的土石,开始流动了起来,覆盖在自己的身上,并且自己的脚下,有一股力量正在驮着自己往上。

    下一刻,邹横直接破土而出,而在他的脚下,是在土石的包裹下,变大了十多米的蛇灵。

    邹横破土而出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那个黑袍术士身后,原本随同他一起来的那些士兵,几乎全部倒在了地上,就连跟他们一起来的那些战马,也都全部倒在了地上。

    除了黑袍术士脚下之外,周围的地面就好像被翻过一遍,地面比刚才变得平整了许多,而且还有一圈圈如同水波一般的涟漪,在地面上清晰可见。

    “灵,这东西,在瑞国可是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了!”黑袍术士看着破土而出的邹横,以及他脚下体型变得巨大的蛇灵,轻声开口说道。

    他刚才的手段,没有把邹横解决掉,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关于邹横身上蛇灵的消息,如今在瑞国也不算是秘密。

    站在蛇灵的头顶,浑身被土石覆盖着的邹横,听到那个黑袍术士的话,此时也开口说道:“许多年没有见到,正好也让你看看灵的力量!”

    他的这句话说完,脚下的蛇灵立刻向前冲去,并且周围的地面上,大片的烟尘扬起,在前进的过程中,蛇灵张开了嘴巴,一根两米来长的石刺,就向着前方射了出去。

    那黑袍术士见状,脚步也终于动了起来,不过他并不是后退躲避,反倒是主动向前迎了上来。

    他身上所散发出的邪异之气,仿佛化作了一层周而复始,不断流动着光圈的黑色光罩。

    邹横和对方的身影很快就碰撞在了一起,在两人即将接近的那一刹那,邹横运转体内大地浊气所转化成的力量,猛然间开口发出了一声暴喝。

    “吒!”

    这声音如同一道雷鸣,震耳欲聋,同时在他的身体周围,空气也随之震荡了起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猛然从邹横的身上爆发。

    而在那个黑袍术士的身上,同样也散发出强烈的震荡力量,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竟然让空气之中,凭空的发出了一阵如同鞭炮炸响一般的声音。

    邹横脚下的蛇灵,趁着这个机会也爆发出了力量,狠狠的撞击在了黑袍术士身上的黑色光罩上,虽然没有一下子将光罩打破,但是蛇灵的这一下,也让那个光罩表明流淌的那周而复始的光圈,流动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蛇灵的攻击之后,就是邹横一连串的重拳出击。

    身上覆盖着一层土石的邹横,全力运转着体内大地浊气转化成的力量,双拳如雨点一般向前砸出,打在黑袍术士的光罩上。

    在邹横强大的力量之下,那个本来就受到了攻击,有些不太稳定的黑色光罩,顿时被他打的更不稳定了,不过他的每一次攻击,对于自身而言也不是那么轻松的。

    每一拳落在那个黑色光罩上,邹横都会感觉到一股反震力,顺着自己的手臂施加在自己身上,好在自己身上也顶着防御,加上自身的体质强大,所以没有太大的影响。

    在邹横一连串的重拳之下,黑袍术士身上的光罩,终于被他一拳砸碎了,随后他的一记重拳,就狠狠的砸在了对方的胸口,将其击飞出去。

    而与此同时,邹横感觉到一股更加强大的震荡力,顺着对方的胸口,延伸到了自己的手臂。

    包裹在他手臂上的那些土石,在这股震荡的力量之下,瞬间土崩瓦解,从他的手臂上脱落,随后又眼可见的,邹横的一条手臂上,肌肉正在被一股力量扭动,有细小的血液已经顺着毛孔渗了出来。

    他身上其他位置的土石,这时候也在这股力量之下,快速的瓦解崩散,好在那股扭曲着肌肉的力量,在传递到邹横身上的一条手臂之后,力量就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剩余的那些力量,被邹横体内自己的力量抚平了。

    “嗯哼!”

    邹横牙齿咬了起来,伸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臂,他感觉现在这条手臂,正传来一种钻心的疼痛感,即便是那股力量已经被自己抚平了,可是那股疼痛还是在继续着。

    而另外一边,被邹横一拳打出去的黑袍术士也不好受,他胸口整个塌陷了下去,倒在地上之后,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黑袍术士感觉自己的心脏,可能已经被这一拳给打碎了,所以现在才会有喘不上气的感觉,不过当他感觉到憋闷之后,很快那种喘不上气的感觉就消失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好转,黑袍术士显然也有些意外,低头看上了自己的胸口,那里整个还是塌陷下去的,甚至能够看到一个清晰的拳印留在那里。

    黑袍术士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感觉胸口的疼痛感也同样在降低,伤势正在迅速的恢复,于是就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邹横,看着一条手臂变得血淋淋的邹横,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的实力果然很强,不过终究不是我的对手,你能够击伤我,可是自己却会受更严重的伤,再有一拳的话,你的另外一条手臂恐怕也会废掉!”

    邹横听到他的话,转头看向了他,忍着手臂上的疼痛,对着黑袍术士说道:“的确,再来一拳的话,那种反震的力量,恐怕会让我的另外一只手臂也保不住,借助邪异的力量,果然很厉害,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现在的你,到底是人还是邪异?”

    “我当然是人!”黑袍术士听到他的这句话,立刻大声的回答道。

    不过在回答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情绪似乎显得稍微有些激动,不但说话的声音大,而且身上的邪异之气,也有明显的波动。

    邹横看到他这样的表现,口中发出一声轻笑,然后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让对方情绪更加激动的话。

    “呵呵,我不太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