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二百四十七章 拿下黄石城

第二百四十七章 拿下黄石城

术修大巫 乌泥 3264 2021-02-24 18:48: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快攻击城门处!”

    城门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城头上的那些术士中,有人立刻紧张的叫道。

    一边惊叫着,这几个城中的术士也都赶忙拿出了自己真正的本事,好歹都是方士级别的术士,多少也懂得一两门法术,有些压箱底的手段。

    只不过邹横靠近的太快了,他们只施展出了第一轮的攻击,邹横就已经到了城门口,一次撞击就将城门撞的颤抖,也让他们心中有了一丝慌乱。

    “土石化生,死物成兵,起!”

    一个术士口中大声的念诵道,同时从自己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一把刻录着符文的圆球形的符器,将其从城头上丢了下去。

    这些圆球形的符器落到地面上,立即就融入到了土壤中,然后一个个由沙土形成的士兵,就从土里钻了出来,一共有十来个,都向着城门口冲去。

    那些被邹横带过来,在隐身状态下的士兵,看到这冲过来的十几个沙土士兵,一时之间有些害怕,可这几个由沙土形成的士兵动作很快也很灵活,到了他们跟前之后,就直接向他们发起了攻击,刹那之间,邹横带来的这些士兵中,就有几人被干掉了。

    而这些被干掉的士兵也不是没有反抗,他们中有人将武器,刺入了几个沙土形成的士兵体内,可是结果却没有什么用,被他们武器刺中的沙土士兵,不但身上留下的伤口很浅,而且在武器拔出来之后,很快就修复如初了。

    邹横这边,连续撞击了城门几次,造成的效果非常的好,已经让他感觉城门快要被自己撞开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身后的骚动,那些处于隐身状态下的士兵,都开始向着一侧后退,并且还传来了几声惨叫声。

    邹横转头向着后方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后面那几个沙土形成的士兵,邹横顾不得理会他们,他想先将眼前的城门撞开,然后再去收拾这几个沙土士兵,可当他再次撞击城门的时候,结果却没有得到想要的效果。

    眼前的城门,突然之间好像材质发生了变化,邹横肩膀撞在城门上,感觉自己好像撞在一块很有弹性的东西上,不但没有将城门撞开,反倒是随着这一下,感觉到了一股更加强大的反震力,让他一下子后退了好一段距离,正好来到了那几个沙土士兵跟前。

    邹横一边稳住自己的身形,一边顺手一挥,手中拿着大砍刀,直接就拍向了一个沙土士兵。

    刀锋狠狠地拍打在沙土士兵的身上,沙土士兵的上半身,顿时整个都被打爆了,在这其中,一枚圆形的符器,直接被击飞了出去,剩下下半身的沙土士兵,立即就散开成了尘土。

    邹横看到这样的一幕,顿时就知道这些沙土士兵的弱点在什么地方了,那就是它们体内的圆球形的符器,这是它们体内最核心的东西。

    剩下的那些沙土士兵,这时候也纷纷的向着邹横攻击,近距离之下,它们的身上,已经有不少的尘土被流动的风墙吹散。

    邹横手中的大砍刀快速的挥过,用手中大砍刀的侧面,强行将几个沙土士兵打碎,把里面的圆球形的符器击飞出去,如此便打碎了一个个沙土士兵。

    而就在这个时候,邹横感觉脚下的地面似乎在轻轻的颤抖,然后他发现地面上多了一道裂缝,而且这道裂缝在扩大,周围那些隐身的士兵,有人已经站不稳了,随时有跌入这道裂缝的风险。

    “禁!”

    邹横手中快速的掐动法诀,脚步猛地在地上一踏,从他踏足之处,一道土黄色的光晕快速的散开,原本地面上裂开的裂缝,立即就不再扩大了。

    他所施展的是他这段时间学会了禁土术,同样也是从婴怨坡获得的术法,虽然只是一门小术,主要针对的是土遁之类的术法,但效果却很有意思,用在这个时候也不错。

    邹横将术法施展出来之后,他的脚步就再次向着城门口冲去,手中的大砍刀高高的扬起,然后狠狠的一刀劈在了城门上。

    刚才突然变得柔软的城门,在邹横这一刀之下,立即就被劈砍出了一道缺口,而邹横紧接着又跟上了一刀,将那个缺口扩大,然后抬起一脚向前猛的踹了出去。

    随着他这一下,前方的城门又晃动了起来,尤其是那个缺口处,明显又扩大了不少。

    在邹横又一次一刀向前砍出去之后,他面前的那一扇城门,终于被他破开了一个能够容纳一人进入的缺口,邹横也毫不犹豫的就冲了进去。

    在城门后面的那些士兵,看到城门被破开一个缺口的时候,一个个就已经忍不住后退了,而邹横冲进来的那一刻,有人已经忍不住心中的恐惧,扔下了手中的兵器,直接转身就跑。

    邹横看着这些不敢上前的士兵,他转身快速的打开了城门,然后,跟随他一起来的那些士兵,身上的隐身状态解除,全都向着城门口一拥而入,顿时将那些本来就已经心生恐惧的士兵彻底的淹没。

    提着手中的大砍刀,邹横大步的走进了黄石城中,他正好看到刚才对他施法的那些术士,有几个正要逃跑。

    有一个术士从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一件黑布制成的翅膀,快速的穿戴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掐动法诀,操控着翅膀快速的煽动起来,整个人竟然真的飞了起来,向着城外飞去。

    还有人身子在原地一扭,身躯竟然变得矮小,然后混入到人群之中,企图借着混乱逃走。

    邹横看着那个要飞走的人,他的飞行速度并不快,想要阻拦的话完全来得及,邹横也正好试试自己最近学会的另外一门术法。

    将一只手置于胸前掐动了一个法诀,邹横暂时放开了大砍刀,把另外一只手空了出来,然后缓缓地向前推出。

    在这个过程中,邹横掌心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散发着一股锋锐的气息,等他将手掌完全推出的那一刻,这道金色的光芒,立即脱离了他的手掌,快速的向着前方飞走的那个术士,速度快如闪电。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那企图飞走的术士,就发出了一声惨叫,从天空坠落了下来,在他的胸口处,已经多了一道穿心而过的伤口。

    这一幕落的那些术士眼中,原本还没有跑的术士,一个个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邹横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而邹横在打出那道金光之后,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心中对于这一击所造成的效果也是比较满意的,不枉费他为了修行这门术法忍受的痛苦。

    他现在所施展的这门术法,名叫锐金利气法,是他之前所获得的战利品。

    这是一门法术级别的术法,威力非常的不错,修炼起来也不是特别的难,不过,这门法术修炼者的体魄强度有一定的要求,而且修炼的人会有一定的痛苦。

    修炼这门锐金利气法,需要从金属之中吸收金铁之气,配合着法门使其变得更加锋锐,将其容纳到自己的体内,然后在需要的时候释放出来。

    将金铁之气容纳到自己体内的这个过程,对于修炼者来说会比较痛苦,就仿佛是用小刀划自己的皮肤一样,体魄越弱这种痛苦就越难受。

    邹横算是比较好的,受到的痛苦比较轻微,可依然会感觉到痛苦。

    其实邹横最开始修行这门法术的时候,也没有期待着这门法术有多大的威力,他之所以修行这门法术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准备学习刀臂腿剑法,想着能不能把这门术法的修炼过程简化一下,不需要花那么多长的时间入门。

    当他看到锐金利气法的时候,邹横觉得自己找到了办法,他完全可以利用锐金利气法来吸收金铁之气,然后用这些金铁之气,完成刀臂腿剑法的修炼,应该就能够简化修炼的流程。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邹横在学会了锐金利气法之后,才发现这门术法的威力,竟然如此厉害,而且这门术法,如果能够用的好的,完全可以看成是底牌一般的术法。

    因为已经容纳到体内的金铁之气,再次释放出来的时候,几乎就不消耗法力,这代表着即便是体内的法力耗尽了,到了油尽灯枯,山穷水尽的时候,同样可以施展这门术法。

    当然,如果你体内没有容纳金铁之气,或者说容纳的金铁之气已经消耗完了,那即便是法力充足,也施展不出这门术法。

    邹横再次抓起身旁的大砍刀,大跨步的就向着那些术士走去,同时一边往前走,一边开口说道。

    “黄石城已经破了,几位法师要不要考虑一下投降,现在我的麾下还没有几个术士,我很期待跟法师能够加入,否则,我就只有送几位法师魂归天地了!”

    邹横说完后,他已经距离那些术士很近了,手中的大砍刀,也随时准备好了向前砍去,看到如此情景,那几个术士之中,一个术士喉咙耸动了一下,略微有些紧张的开口。

    “我,我愿意,加入大人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