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二百三十章 四玄符印法

第二百三十章 四玄符印法

术修大巫 乌泥 3277 2021-02-24 18:47: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荒无人烟的密林之中,邹横脚步飞快,同时身形非常的灵活的躲避开了前方的一棵棵树木,快速的向前前进着,并没有受到环境太大的影响。

    而在邹横速度飞快的向前的时候,前方竟然有一团黑雾迎面冲来,笔直的冲向了他。

    由于两者都速度飞快,所以很快就到了近处,邹横直接脚步灵活的躲开了,并且在交错开的那一瞬间,运转体内大地浊气转化成的力量,一拳轰入了黑雾之中,将那一团黑雾打散。

    之后,邹横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理会那一团黑雾之后又聚合在了一起,他只是保持着自己的速度,继续向着前方飞奔。

    这团突然出现的黑雾,只是一只怨级的邪异,在这是无人的荒野之中,邹横已经遇上过不止一次了,他没有时间和这样的东西纠缠,因为在他的背后,还有人对他穷追不舍,邹横可不敢太过放慢自己的速度。

    不过,又往前跑了一段距离之后,邹横还是停了下来,随后快速的从自己的挎包中取出了一些东西,先是手法灵活的将一根细细的钢丝绑在了两棵树上,然后给钢丝上施加了一层覆影术,随后,又将两个纸人丢了出来,快速的让其变成正常人大小,并且将其埋入土中。

    “差不多了,希望这次会有人中招!”邹横心中暗自想道。

    做了一个这样非常简陋的陷阱之后,邹横继续上路。

    是他重新开始逃亡的第四天,后面追他的人,已经从三个通玄境界的高手,变成了如今五个通玄境界的高手,一直对他紧追不舍。

    至于那些方士境界的术士,已经在这几天的时间中,被他陆续给拖垮了,邹横也不知道如今追入密林之中的人里,还有没有修为在方士境界的术士。

    邹横设下了一个简单的陷阱,然后重新往前跑了没有多久,突然间感觉到有人在锁定自己的气机,还没等邹横做什么反应,他就感觉头脑变得晕晕沉沉的,脚下一个踉跄,身形竟然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

    “又有人在对我施展诅咒之术!”

    邹横甩了甩自己的脑袋,赶忙让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盘腿坐了起来,开始沟通大地浊气的力量,让自己的气息和大地勾连,通过这种办法,邹横可以极大的削弱诅咒的力量,甚至运气好的话,能够解决自己身上气机的锁定,直接破了对方的诅咒。

    这几天的时间中,邹横已经用这种办法,消除了好几次施加在自己身上的诅咒了。

    不得不说,作为瑞国如今局势下,第一个公开站出来造反的人,御邪司真的对邹横动真格的了。

    他之前逃亡的时候,也遭受过一些诅咒之类的手段,可那些手段大多数不强,有一部分甚至对他毫无效果,邹横并没有觉得有多么麻烦。

    可是如今,他所遭受的诅咒之术,这几天时间几乎就没有断过,而且每一次的诅咒手段,都是能够对他造成实际影响的,因为距离和其他的一些原因,邹横暂时没有遭到那种非常厉害的咒杀手段,可在逃跑的过程中,不断的被人用诅咒骚扰,这让他始终没有办法和后面的追兵拉开距离。

    感觉自己身上的气机锁定消失了,邹横赶忙站了起来,然后继续往前跑,同时他的心中却在想道。

    “这几天一直用沟通大地浊气的办法,来消除那些诅咒手段,可是那些诅咒我的人,应该也在一次次施法之中,摸索出了一些规律,接下来再想要那么轻松的对付这些诅咒之术,恐怕已经不可能了,后面追击我的那几个通玄术士,迟早会追上我的,必须想其他的办法甩开他们!”

    能够做术士的,基本上都是聪明人,这几天的时间过去了,邹横相信,自己目前能够依仗的手段,人家估计早就已经摸清楚了,接下来他想要逃走,绝对会越来越难。

    一个国家的术士机构,真的动起真格的,尤其是在自己的国家内,邹横一个方士境界的术士,哪怕实力能够对抗通玄术士,也真的不是人家的对手。

    邹横在继续向前跑的同时,他感觉到自己刚才设下的简单陷阱,已经被人给破坏掉了,他放下的那两个埋在土里的纸人,也已经被人给解决了,这就意味着,对方和他现在的距离,也就只有他刚才设下陷阱的位置,到他现在的距离,这么一段路。

    追兵距离自己已经这么近了,邹横就只能继续快速往前,尽量看看能不能和对方重新拉开距离,避免和对方正面冲突时被缠住,然后又被陆续赶来的其他通玄境界的术士连手给收拾了。

    邹横继续往前跑,可这个时候,他又重新感觉到了那种自己的气机正在被锁定的感觉,同时身上产生了一种燥热感,仿佛整个人要被点燃了一样,邹横只能停下来,先应付自己身上的不适。

    等到快速解决了自己身上的问题之后,邹横就站在原地没有再往前跑,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暂时逃不了了。

    伸手打了个响指,邹横发动覆影术,整个人先进入了隐形的状态,此时他已经看到,一道正在飞速移动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那人影似乎能够察觉到在覆影术状态下的邹横,并没有靠得太近,就直接停了下来,目光看向邹横的方向,然后开口道。

    “终于追到你了,你这门隐身的小术,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你已经逃不了了!”

    在这位术士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邹横已经快速的向他冲了过去,通过这段时间的经历,邹横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覆影术,在这些通玄境界的高手面前,根本就没多大的作用,所以他也没有期待着对方发现不了他。

    邹横施展覆影术的目的,就只是想让对方走近一些,这样等对方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能够近身而战了,这样对自己比较有优势。

    可惜,对方隔着很远的距离,就能够察觉到他,让邹横的打算落空了,便只能直接冲过去了。

    看到邹横快速的冲来,那个通玄境界的术士。站在原地没有后退,他知道邹横很擅长近战,甚至能在近战之中,和通玄境界的术士对抗,可他也并不觉得,邹横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击败,只要他和邹横纠缠片刻,后面有人赶来之后,就能够一起合力拿下邹横。

    邹横速度很快,这名术士的反应同样很快,他将自己的双手同时举起,在自己的胸前交叉,然后从他双手交叉的位置,亮起了一团不算特别明亮的光芒,随后快速的扩散开,成了一个由许多符文组成的圆形的符印。

    飞快冲到对方身前的邹横,一拳轰在了圆形的符印上,结果他面前的这名术士纹丝不动,只是符印上的光芒瞬间变得更加明亮了,甚至扩散出了一圈光晕,将邹横的身体向后弹飞了一段距离。

    大约被弹飞了五米左右,邹横脚步重新落在地上,感觉自身并没有什么大碍,不过也并没有立即冲过去。

    通过刚才的那一击,邹横就知道自己再冲上去,也没有办法轻松的打破对方的防御,想要对付眼前的术士,术法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快速的抬起双手,手中变换了几个法诀,邹横脚步猛然在地面上一踏,随后他脚边的土壤,迅速的开始沿着他的双腿,向着他的身上蔓延,很快就在他身上附着了一层。

    这是邹横之前得到的石甲术,学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真正拿出来对敌的次数却不多。

    相比于借助灵的力量,给自己的身体上附着一层石甲,施展术法之后的石甲要更加精致一些,看起来卖相好了不少,就仿佛是一层真正由岩石打造的甲胄一般。

    施展出了石甲术之后,邹横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掐动着法诀,施展出了新的术法。

    在变换了几个法诀之后,邹横双手突然合在了一起,体内的法力开始按照特殊的路线运转,不断渗入到自己浑身的血肉之中,让邹横,感觉自己的身上被注入了一股力量,甚至就连身上的肌肉,都多了一种膨胀感。

    这是邹横刚学会不久的大力术,也是他从婴怨坡得到的术法之中,目前唯一学会的一门术法。

    施展出了这门术法,邹横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变得更加强悍了,他有一种立刻冲上前去,锤爆眼前的术士的冲动。

    那个通玄境界的术士,在邹横完成了施法之后,感觉邹横的气息变得更加危险了一些,顿时也不敢托大,从自己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一个如同罗盘一样的圆形法器,运转体内的法力,将双手同时摊开,如同罗盘一般的圆形法器,就悬浮在了他的胸前,其上所刻画了一些符文,开始不断的旋转组合起来。

    “风火雷轰,四行显踪,煌煌天威,鬼匿邪惊,四玄符印法,开!”

    随着这名术士念诵咒语的声音落下,在他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四个颜色各异,形状也各不相同的符印,一股危险的感觉,瞬间出现在了邹横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