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秘老板

第一百三十六章 神秘老板

术修大巫 乌泥 3292 2021-02-24 18:45: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WWW.DIDIDIA.COM
    看过了这几封信件之后,尤其是最为重要的那封信,邹横更加理解了那个死去的客商,为什么直到死后,还在对东西丢失之后的后果感到担忧,实在是这里面的东西,对成王太过重要了。

    邹横看完了这些信之后,将最重要的那封信,还有其中的信物全都收入了自己腰间的挎包中,对于其他的信,则是连同那个木盒,一把火全部都给烧掉了。

    他这里刚才为了解决邪异,弄出动静比较大,估计很快就会有人过来了,所以必须要把这些东西尽快处理掉。

    在将木盒和这些信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之后,邹横用土将其掩埋了起来,这样处理的更加干净一些,哪怕事后善后的人过来,将这些燃烧之后的灰烬挖出来,也不会太过在意。

    邹横刚刚将这些做完,他就感觉到有几道气息正在向自己靠近,并且体表的皮肤,感觉到了一阵清凉感掠过。

    寻常人可能会忽略这种感觉,可这个时候的邹横,却知道这应该是有术士正在施法探查,所使用的术法非常的隐蔽,而且探查的范围应该极广。

    转过头,邹横看到远远的,有一道曼妙的身影,身边围绕着一团白云,在空中一次次起落,向着自己的方向飘来。

    这种术法邹横之前见过,正是戏婉诗所使用的术法,而那道向着这边飘来的身影,也正是戏婉诗。

    邹横目光正望着向这边赶来的戏婉诗,他前方的地面上,却凭空刮起了一阵旋风,然后李承机的身影,就旋转着从地下钻了上来,第一个到达了邹横的面前。

    李承机才刚刚出现,紧接着戏婉诗的身影,也已经到了跟前,从空中轻飘飘的落了下来,她落地之后,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周围,看到已经被彻底拆除的织女工坊,一双美眸之中,也闪过了一抹意外之色,很快就将目光落到了邹横的身上。

    在来之前,戏婉诗其实已经想过,可能等他们到的时候,只能赶的上给邹横收尸了,毕竟这一次出现的邪异,等级达到了煞级,一般的方士境界术士都很难对付得了这种等级的邪异,更何况是邹横这个练法境界的术士了。

    处理煞级的邪异,比较稳妥的办法,是数个方士境界的术士合作,或者直接请出通玄境界的术士。

    可没想现在过来,邹横竟然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身上虽然看起来狼狈,气息有些紊乱,还有一些细小的伤口,可看起来伤势却并不是很严重。

    而且看着周围的情况,显然是经历了一番恶战,几乎把织女工坊移为了平地,不过周围的邪异之气,现在已经非常的淡了,甚至还在继续消散,显然,这里的邪异应该被解决掉了。

    一个练法境界的术士,能够解决掉一个煞级的邪异,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少发生,戏婉诗突然感觉邹横有些深不可测。

    虽然修为有些低,但目前所表现出的实力,和他如今的修为相比,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这个时候,邹横又看到不远处,一个双腿拉长,看起来就好像是踩着高跷一样的术士也向这边跑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上下半身分离的潘虎。

    看到这一幕,邹横突然间一乐,这两人赶路的方式,看起来着实诡异,不过也挺好笑的,尤其是上下半身分离的潘虎,多少会让人觉得有一丝滑稽。

    等到两人走近之后,邹横这时才开口道:“看来各位法师都是来救我的,多谢各位了,不过这里的邪异已经处理了,让各位白跑了一趟!”

    而听到邹横的话,刚刚赶过来的潘虎,还有那个长相稍微有些丑陋的中年术士,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看着邹横的目光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潘虎更是直接开口道。

    “那可是煞级的邪异,你是怎么做到的?”

    “拼尽了全力,再加上一点点的运气,就这么侥幸做到了!”邹横闻言,摊开手,向着周围看了一圈说道。

    而听到他的这句话,在场的其他人目光全都看着他,表情都有些不同。

    潘虎更是直接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除了实力之外,哪里是拼命还有运气就能够做到的,你能解决了这个邪异,哪怕有一些靠运气的成分,也是你的本事!”

    邹横闻言,这次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解决了一个煞级邪异,这已经是对他实力的一种体现了,他怎么谦虚也没有用,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谦虚。

    “好了,咱们先送邹法师回去吧,这里恐怕很快就有其他的术士过来查看,邹法师刚刚大战了一场,现在需要的是恢复法力和伤势,另外这里的善后,也需要尽快通知人过来处理一下!”戏婉诗看着不再说话的邹横,这时候主动开口道。

    她说完之后,目光还向着周围看了一圈,尤其是在几个位置稍微停留了一下。

    在场的几名术士见状,全都点了点头。

    众人在来之前,还以为到了这里之后会有一场大战,没想到他们来的时候,邪异已经被解决掉了,现在自然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

    几人带着邹横一起快速的离开了,而在他们离开之后,一些已经到了周围的术士,这时候也悄悄的离开了。

    不过,在不少人的心里,却默默地记住了邹横的样貌,同时他们也记住了百工国的外聘院,来了一个实力强大的术士,竟然解决了一个煞级的邪异。

    邹横随着众人一起回到了外聘院之后,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开始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还有准备恢复法力。

    其实,邹横身上的伤很轻微,主要是那锋利的丝线,刺出来的一些小口子,血都已经止住了,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愈合而已。

    在自己的房间中,邹横脱下了身上的衣衫,然后将从外聘院得来的内服的伤药倒入口中,接着双手掐动法诀,结了几个印之后,就用自己的右手抹过自己身上的伤口。

    在他手指抹过之后,他身上那原本就不怎么严重的伤口,立即就愈合了。

    邹横施展的术法,是得自张小年的愈血术,对于治疗外伤的效果不错,邹横很少使用这门术法,不过施展出来并不难。

    身上的伤恢复之后,邹横就开始盘腿坐下,双手掐动印诀,开始恢复体内损耗的法力。

    在邹横恢复自身法力的时候,关于他刚刚解决的邪异,已经有人开始做后续的善后工作,以及一些相关的调查。

    在几乎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织女工坊处,一群外聘院的小吏,正在仔细的做检查,相隔不远,受到波及的那些工坊,也已经有人前去联系,给予他们一定的赔偿。

    “把那些建筑的残骸全都挖出来,仔仔细细的清理邪异之气,这次是一个煞级的邪异,所以清理邪异之气要反复多来几遍,从此以后没有清理干净的邪异之气为引,又让这里滋生出新的邪异!”一个外聘院的小吏一边做着事情,一边还不忘对着周围的人说道。

    听到他的话的人,基本都答应了一声,然后有另外一个小吏说道。

    “咱们百工国,都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煞级的邪异了,自从上一次出现煞级邪异,死了好几个方士境界的术士之后,我们对于邪异的调查,就更加认真仔细了,织女工坊的邪异,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煞级啊,这其中不会有什么古怪吧!”

    这个小吏的话音一落,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小吏就又开口道:“这次这个邪异的确是有些蹊跷,已经有人去做进一步的调查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其中有什么古怪,都能够搞清楚!”

    他的话一说完,另外那个小吏又说道:“我看过卷宗上的记载,这织女工坊幕后的主人很神秘,之前查的人都没有查到对方的身份,依我来看,这最后的原因,恐怕还要落到这老板的身上了。”

    两人正说着,有几个打扮的和他们差不多的外聘院小吏走了过来,众人见状,就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将目光投向了他们。

    “调查的人回来了,可以问问他们,你猜的对不对!”见到这些人走过来,最开始的那名小吏笑着说道。

    然后,他又对走过来的这些前去调查的小吏问道:“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那几个走回来的小吏闻言,大多数都沉默着没说话,只有走在最前面的一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

    “事情不是特别的顺利,询问那个管事没有多少收获,而且,织女工坊的事,我们刚刚得到命令,不需要我们再继续查下去了,关于邪异的事,上面到时候会给我们一个答复的!”

    他的话一说完,其他的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异样,刚才正在清理邪异之气的几人,目光向着他们脚下踩的地面看了一眼,随后有人小声嘀咕道。

    “上面下了命令不让查了,这织女工坊幕后的老板,果然很神秘啊!”

    “禁声,别乱说话!”那这小声的嘀咕声落到了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小吏的耳中,他立即回头瞪了对方一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