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八十五章 离开王都

第八十五章 离开王都

术修大巫 乌泥 3330 2021-02-24 18:44: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WWW.DIDIDIA.COM
    天还蒙蒙亮,房间之中还是一片漆黑,躺在床上的邹横,就突然间睁开了双眼。

    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邹横缓缓的起身,目光向着外面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天亮了。

    邹横也没有点灯,就在有些昏暗的环境中下了床,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回头把被褥整理好,给自己打水洗漱了一下,然后将房间中的桌椅之类的全都摆放整齐,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该走了!”

    站在房门口喃喃自语的一句,邹横就抬脚向着外面走去,昨天众人已经给他践行过了,今天他要正式离开,也不想麻烦别人再送他,最好悄悄的就走了吧。

    到了门口的时候,留下一封信给开门的仆人,如此跟他们说一声,也就可以了。

    邹横想的很好,结果等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看到靠近门口的台阶上,仁王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那里,在他的身旁,放着几个酒瓶子,其中有几个已经空了,看样子他坐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邹横又靠了过去,来到了仁王的身边,就闻到了他身上很重的酒味。

    而仁王这时候也注意到了邹横的靠近,因为喝酒而胀红的脸,扯出了一个醉鬼式的笑容,有些咬字不清的开口对邹横说道。

    “法,法师,你起的这么早,对了,你今天要走,我是在这里准备送你的!”

    “多谢殿下相送,殿下喝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邹横看着喝得醉醺醺的仁王,轻叹了一声开口说道。

    他原本想不惊动其他人,就这么悄悄的离开的,可没想到仁王竟然在这里守着,而且可能已经守了很长时间,甚至有可能是一夜未睡。

    “喝多,我没有,这酒喝不醉人啊,我也想喝多,可我还很清醒,我还很清醒啊!”仁王听到邹横的话,拿着手中的酒瓶,凑到耳边轻轻晃了晃,然后脸上的笑容,变得非常的沮丧,甚至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法师,我在这里坐了一夜了,这一夜好长啊,我,好孤独,好难过啊,我想杀人,杀了那个贱人,杀了陈国公府所有人!”

    在声音带了一些哭腔之后,仁王猛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好像是起的太急了,加上又喝了那么多的酒,让他一下子没有站稳,只能扶住身边的邹横,然后压低嗓音说道。

    “殿下,你喝醉了,我送你回房去休息!”邹横听到仁王的话,用力拉着仁王,准备将仁王拽到他自己的房间去。

    在他的力气之下,仁王根本挣脱不开,只能被他拽着走。

    一直将仁王拽到了他自己的房间,邹横准备将仁王弄晕过去,然后自己就走的,可回到房间的仁王,却自己主动走到了床上,然后躺了下去,乖乖的闭上眼睛。

    邹横看到这一幕,本来准备关上房门就走的,但他却发现,从仁王的眼角,竟然留下了两行热泪,这让原本要走了他,脚步又稍微停了一下。

    仁王似乎察觉到了邹横还没有走,平躺在床上的他,闭着双眼,小声的开口说道。

    “法师,你知道我那天前往王宫,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吗?”

    没有等邹横回答,仁王的声音就继续响起,“那天我到了王宫,见到了父王,我向他哭诉,请求他给我做主,父王就叫来了陈国公府的人。”

    “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满怀希望的,我以为父王要给我做主了,尽管父王他不喜欢我的王妃,可那毕竟是我的王妃啊,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即便是在齐国待了那么多年,我依然是父王最不喜欢的子嗣。”

    “在陈国公府的人来了之后,父王竟然只让他们给我赔罪道歉,然后让陈国公府的人,将当天陪同陈乐的那几个奴仆重罚,又让那个陈乐,在家禁足半年,仅此而已,我痛失挚爱,他们所受到的惩罚却仅此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仁王,闭着的双眼已经睁开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那个陈乐当着父王的面向我道歉时,他说我若是喜欢齐国舞姬,他大可以送我十几二十个,就当是陪给我的,就当是陪给我的,哈哈!”

    “我还想和他争论,可这这时候父王他,居然将我赶出来,让侍卫把我扔出了王宫!”

    仁王说着,竟然笑出了声,然后整个人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看向了邹横,眼中满满的是冰冷。

    “法师,如果你是我,你遭受到了我今天所遭受的一切,你会怎么做?”

    邹横站在那里,看着这个时候的仁王,稍微停顿片刻之后,邹横在缓缓的开口道:“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他吐出这几个字,坐在床上的仁王闻言,脸上却再次展露出了笑容,身子缓缓的躺下了,然后又闭上了双眼,似乎带着笑容睡下了。

    邹横看了他片刻,转身走出了房门,又将房间的门关上,这才向着外面走去。

    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拦他了,邹横直接就出了仁王府邸的大门。

    回头望了一眼自己住了有一段时间的府邸,邹横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路上遇到早起卖早餐的摊贩,用手还买了一些早餐,一边吃着,一边向着王都的城门口走去。

    这时候天都已经亮了,街上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早起出摊的摊贩,他们这些人是起得比较早的。

    而因为他们这些人,也点燃了一天的喧嚣声,让一天变得热闹起来。

    邹横一边走着,一边吃着东西,目光还不住的左右打量。

    在王都的这些日子,他虽然去一些地方转过,但对于王都这样的一座大城,他这段时间所去过的地方,其实是非常有限的,大部分地方他都没有看到。

    如今要离开了,这些地方只能有机会的话,以后再来看看,不过邹横并不觉得自己短时间就有这个机会,若是有一天他还会再来王都,那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从仁王的府邸一直到城门口,这段路其实还挺远的,邹横花了一个时辰左右才走到,他到达的时候,城门早已经大开,进进出出的人群络绎不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商贩,运送一些物资出进的。

    城门口守城的士兵,时不时的会从这些人身上收一点点的入城费,不过数量并不多,这些一部分是按规定收取的,另一部分则是他们的油水。

    邹横一幅明显的术士打扮,在准备出城的时候,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刁难,很轻易的就出城了。

    那些在门口守卫的士兵,一个个虽然称不上有多精明,但眼力见绝对很足,他们很清楚哪些人能够招惹,哪些人不能招惹,像邹横这样的术士,就属于不能招惹的范畴的。

    走出王都城门的那一瞬间,邹横突然有一种脱离了泥潭的感觉,心头莫名感觉有些轻松,心情也不由得变好了一些。

    回头看一眼城门,邹横脸上带着笑容,一路就向着前方而去,至于他要去哪,暂时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只要往前走,不遇到什么穷凶极恶之地,邹横就能够保证自己活得下去,哪怕荒郊野岭也可以。

    邹横带着好心情上路了,刚才在出门之前,仁王和他最后的那一番交流,这时候也被他抛在脑后。

    离开了王都,这些本来就和他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也彻底的不需要他在操什么闲心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小术士,终于可以去好好看看这个世界了。

    在邹横离开王都之后不久,李胜就得到了消息,作为军中之人,王都城门口守城的士兵,也算是他们平日里消息来源之一。

    得到消息之后的李胜,向着王都外驻足观望了一会,然后突然将目光投向了王宫的方向,眼中的情绪有些复杂,最终,这些复杂的情绪化作了一声长叹。

    仁王的府邸中,喝醉睡过去的仁王,是到了下午的时候才醒过来的,清醒过来之后,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又来到了停放王妃棺材的那间房子。

    站在那具棺材前,仁王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一点,看着那具棺材轻声说道。

    “邹法师果然是一个能够明白我心意的人,可惜我还是没有能把他留下来,如果能把他留下来的话,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容易不少,可惜了!”

    “不过这样也好,他毕竟修为还是太低了,虽然能力很强,但也不一定能够自保,难得有一个能够明白我这时候痛苦的人,一路上又是对我有恩,他对禹儿也不错,我还真的不希望他出事!”

    “可能,我有些把他当做朋友了吧,向他倾诉了不少事情,诉说了很多我的软弱,所以他离开了也好,这样我也不用担心有朝一日,有和他翻脸的可能了!”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他最后所说的,正是接下来我要做的,我已经把禹儿安排妥当了,他接下来会很安全,不过请原谅我,我可能得让我们的孩子,也充当一下我之前的角色了,这样,接下来我做的事情,国师才不会直接除掉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禹国,用正常的手段,我根本没有短时间强大起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