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术修大巫 第十四章 法器

第十四章 法器

术修大巫 乌泥 3300 2021-02-24 18:42:00
推荐阅读: 三界劳改局剑卒过河人世见仙界第一卧底开局签到一颗异兽蛋
13to.com
WWW.DIDIDIA.COM
    盘腿坐在床上,邹横盯着自己手中的东西,眼睛一眨不眨的。

    从回到给自己安排的房间之后,他已经看了这件东西好一阵子了,到现在还没有舍得移开目光。

    在他手中放着的东西,是一个造型颇为奇怪的器物,看起来就像是一盏油灯,上面的装饰是一些不明的符文。

    “竟然送了我这么大的一份礼!”又过了好一阵子,邹横终于动了一下,同时口中轻轻地吐出这样一句话。

    这件东西,就是他和那两位术士分开的时候,感觉自己怀中多出的东西,经过他仔仔细细的查看,已经确认了这件东西,应该是一件真正的法器。

    邹横并没有怎么接触过真正的法器,虽然他之前的师傅手中拥有真正的法器,可对方非常的宝贝,根本就没有让他碰过,邹横也只是看过几次,另外听对方讲解过一些相关的知识。

    术士所使用的器物,一般最低层次是符器,所谓的符器,就是将符文刻画在一些器物上,加上一些手段,让其成为施法的辅助,术士的许多术法,都有可能借助一些外物的辅助,制作符器是许多人的选择。

    而符器,根本算不上法器,使用起来不但威力小,而且会有使用次数的限制,用上几次可能就失去效果了,需要重新打造或者是处理一下。

    而真正能对术士有很大帮助的,是那些达到了法器级别的宝物,就比如说现在邹横手中好似油灯一般的东西。

    邹横曾经听他之前的师傅讲过,真正的法器,按照威力和作用的大小,分为法器、灵器两个等级,以前还有人细分过上、中、下三品,不过那种划分并不被很多人承认,因为那种想要做到精确的划分,结果却并不怎么精确,自然无法得到大家的认同。

    而在法器之上,还有威力更加强大的法宝,那是对于术士来说更加珍贵的宝物,同样也更为难得,邹横之前的师傅手中并没有。

    除了法器和法宝外,邹横之前的师傅还给他讲过一种异宝,非是人为炼制,而是因为种种的原因,在机缘巧合之下诞生,往往都具备着非常神奇的效果。

    邹横之前的师傅有幸见过别人手中的异宝,对其效果一直念念不忘,可惜却没有缘份得到一件。

    不管是法宝还是异宝,对现在的邹横来说,都还太过遥远了,反倒是法器,他的手中就有着一件。

    法器的使用,邹横也跟随着之前的师傅了解过,就算没有了解,想必使用法器也不难,之所以盯着这件法器这么长的时间,邹横除了仔细的打量一下法器之外,主要还是心中在想事情。

    突然拦住自己,一番交流之后,将这么一件珍贵的法器放入了自己的怀中,那两位术士无疑是对自己怀着善意的。

    而两人的这份善意,可以说是对邹横的,但更加准确的说,应该是对仁王的。

    之前的那一番交流,应该可以看作是一次考验,考验的是邹横的手段,如果当时邹横表现的很一般的话,说不定这件法器,就不会出现在他的怀中了。

    正因为邹横表现的还比较优秀,所以那两位术士才会对他有一定的看重,将这件法器交给他,也是让邹横接下来能够更好的保护仁王的安全。

    心中想着这些,邹横慢慢的将体内的法力探入了法器之中,一点点地感悟着法器的玄妙。

    根据之前的师傅教导,每一件法器之中,都有着禁制,会呈现出不同的结构,哪怕同样的禁制,根据法器外形的不同,所呈现出的结构也会有些变化。

    而一件法器厉害与否,内部禁制是否精妙,呈现出的结构简单还是复杂,一定程度上就能够反映出来。

    如果内部禁制所呈现出的结构不但是复杂精妙,而且还有灵光透出,那么就可以将其称之为灵器了。

    邹横现在拿在手中的这件法器,在他探入了法力之后,很快就感应到了其中的禁制,但并没有从禁制上发现灵光,所以可以证明,他所得到的,就只是一件法器而已。

    对此,邹横心中并没有任何失望的意思,反正是白得的一件法器,如果对方直接给自己一件灵器,他反倒会感觉到意外。

    一点点的用自身的法力小心地探入到禁制内,慢慢的熟悉了解着禁制。

    邹横能够感觉到,随着自身的法力探入到禁制内,自己好像已经有了能够驱动这件法器的能力,探入其中的法力,自发的就被牵引到了禁制内的一些区域,这也让他很轻易的就了解了这件法器的能力。

    这件法器的确是一盏油灯,所具备的能力,和造型也有一定的关系,邹横可以在自身法力的催动下,点燃这盏油灯的火焰,然后操纵着油灯的火焰杀敌,也可以用火焰护身,还能够通过维持火焰,让一些邪异之物不敢靠近,甚至能够阻挡一些咒杀之类的术法。

    从功能上来说,这件法器真的非常不错,尤其是对邹横这样练法境界的小术士,实力上更是有很大的加成。

    邹横试着催动法器的威力,点燃了其上的灯火,刹那之间,就见到一点小小的火苗,出现在了油灯上。

    火焰有些微弱,但是所散发出的光芒,却是丝毫不微弱,甚至比明火术的效果还要好一些,将邹横所在的房间照得一片透亮,光芒还给人一种令人感到安心的感觉。

    邹横微微加大了一些自己的法力输入,然后就见到那一点点的火焰,火势立即高涨起来,猛然间就变成了一大团,险些接触到了房顶,而且温度非常的高,如果不是邹横反应比较快的话,说不定就要把房顶点燃了。

    慌忙压制了一些火势,邹横赶快操纵着火焰,将其压缩到一定的范围,聚集成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火球。

    看着眼前通红的火球,邹横除了感叹法器的威力强大之外,还注意到了自己法力正在飞速的流逝,本身修为低微,就没有多少法力,在使用法器的过程中,消耗的也非常快,邹横感觉以自己目前的法力情况,如果一直催动法器的话,最多也就坚持个三五分钟的时间。

    不过这件法器还有一个能力,就是可以提前储存一部分法力,将其化作火焰燃烧的灯油,在使用的时候,提前所储存的灯油,可以代替大部分的法力消耗。

    这个能力,对于法力比较低微的邹横来说,简直是太友好了,当然,这只是一件法器而已,具备的能力虽然很不错,可也是有一定限制的。

    提前储存的法力并不能容纳多少,都无法容纳邹横身上全部的法力,而且一段时间不使用的话,这些提前储存法力还会自然流失掉,需要重新进行储存。

    邹横暂时没有办法测试这个保存的时间是多长,不过想必时间不可能很长。

    相比起这件法器的威力,这些小问题根本无伤大雅,邹横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不足,法器的效果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让他惊喜了。

    不过,接下来熟悉这件法器的过程中,邹横发现了这件法器威力的真正不足之处了,那就是对于所点燃的火焰的操纵,并不是特别的灵活。

    邹横可以将火焰聚集成一团,或者聚集成一束来杀敌,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将火焰聚集成一些造型比较精致的东西,比如说他想把火焰聚集成一只鸟的形状,就只能弄出一个四不像的外形。

    而且火焰距离油灯越远,操作的难度就越大,到了一定范围之后,甚至完全无法控制,只能任由其熄灭或者是爆开。

    邹横大概的测量了一下距离,以自己的能力,到了十五米开外的距离,他就很难控制火焰的威力了,如果是二十米之外,那他就完全无法控制。

    心中暗自的记下这些,邹横同时盘算着,如何利用自身所掌握的术法,和刚得到的法器进行配合,最大限度的提高自己的战力。

    他之前的师傅曾经给他上过一课,告诉他术士所掌握的一切能力,不管是术法还是其他的什么,都要尽可能的去发挥其最大的功效,不要一味的去追求那些威力强大的术法或者其他手段,而是要将自身所掌握的手段灵活应用。

    世界上没有无用的东西,只有不会利用的人,还有不恰当的使用地方。

    术士所追求的就是实用,尤其是在修为低微的时候,更要充分利用及一切有用的东西。

    邹横虽然怀疑这是之前师傅,在他修为达到练法境界之后,因为不愿意传授他更加强大的法术,所以才拿出来的一套说辞,不过对于他所讲的道理,还是有那么几分认同的。

    世上不存在完全没有用的东西,有些看是没用的东西,在恰当的时候,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往往是非常让人惊喜的。

    不过想要物尽其用,那就要先对一件东西有足够的了解,知道了它的功效,这样才能够合理的运用。

    邹横心思如电转,握着手中的油灯,心中已经思量起来各种将这件法器和自身手段结合起来,发挥更大作用的想法,眼神渐渐的变得越来越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