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玄幻必须死 545、暴风前夕

545、暴风前夕

玄幻必须死 江天寥廓 4517 2021-10-23 04:14:00
推荐阅读: 永劫帝君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冒牌异种星空第一害虫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稍后修改重复的部分。)

    而一千两百粒黍米将重量分为十二份。

    一份为一铢,二十四铢为一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均。便可以确定重量。

    如此。

    只需要确定一个“黄钟”,便可以推算出所有的度量衡,而且每个时代的不同,当时的黄钟也会跟随后天的气候发生变化,度量衡也会有所调整。

    从度量衡到律法,我们文明的一切标准,都是天人合一的!是从一而出的!

    是因地制宜的!

    “黄钟长九寸,是后天之黄钟,你那个……长三寸九分,是先天之黄钟。”在《吕氏春秋》中记载,黄帝令伶伦作律。

    其中所记载的黄钟之长是三寸九分。

    伶伦在制作成功之后,又制作了十二根律管,这才是后天的十二律,先天的黄钟之宫,是最初的那根三寸九分的律管。

    而当时的三寸九分是多长,后世根本无法得知。

    因为……

    先有音律,才定长短标准。

    所以,后世之人明明知晓三寸九分就是先天黄钟之宫,却无法知晓其真实长度,而后世的黄钟长度,无论是《尚书》记载的九寸,还是《史记》记载的八寸一分,都只是根据历代传下来的音准,以节气调整后,人为定下的。

    九为极数,九九八十一,也是极数。

    黄钟之宫,律吕之本,定位极数是对的,倘若音准是对的,那么其余十一律,还是度量衡,都是最因时制宜的标准。

    可问题在于,音不准,连环相为宫都做不到,指导生活生产都勉强,这种连后天黄钟都是有谬误的,更别谈确定先天黄钟之宫了。

    那么,三寸九分,用穷举法可以确定吗?

    答案是,不能。

    黄帝时代的竹子,哪个产地的竹子,竹子空壁均匀,水分又怎么样?律管上的孔又是怎样的?当时的天时不同,天地的气不同,人又不同,吹出来的气也不同。

    所以……

    三寸九分,是那个时代的答案,不是这个时代,是一个人永远无法踏入一条河流两次,这不是可以计算出的,可以穷举出的答案。

    而是必须“听”出来的答案。

    只有圣人可以听出来的答案,所以才会有伏羲画卦、黄帝立律。

    将首尾想明白,神王有些惊惧的看着任侠,他无论怎么也没有想到,任侠居然找到了“黄钟”!!!

    然而。

    任侠却没有半点得意的意思,只是轻笑着问道:“我既然已经找到了先天黄钟,你要不要猜猜,看我是否画出了先天八卦?”

    神王肃穆无比。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重视起任侠来,将任侠视为心腹大患。

    “看来我先前有些轻敌了。”

    神王凝声说道,气势变得极为认真,可以说这一战,他接下来必定全力以赴,而任侠也不认为自己有先天黄钟就是稳赢。

    两人都没有多言,但那沉默的对峙更显压力。

    蔺文贞手握原初之火,深呼吸了一口气,才猛然冲出,在他脱离昆仑要塞结界的一瞬间,他发现外面的世界已经变了。

    不是他刚刚看到的那些景色,也不是什么景色。

    而是穿梭时空的那种因为空间和时间的差错所引起的那种失神,那一刻,他的意识一片空白,他根本就做不出什么反应,以他的实力,连看神王一眼都难……

    然而。

    一道金光破开了空白,他体内埋下的火种燃起,与原初之火相同的力量爆发,双目燃着金色的火焰,蔺文贞抽出纯均剑便拼尽全力的向前砍去。

    可这一剑对于神王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但奇妙的地方就在于,可能是因为火种的力量,蔺文贞看到了他,所以拔剑朝向了他,而原初之火丢向了身后。

    如果是以往。

    神王绝对不会认为有人能够抢走原初之火,没有人可以突破他时空的控制,但是,那“嗡”声演奏的乐曲响起来了……

    他时空营造的世界顷刻消散,双方的距离差距,他就算再忽视蔺文贞,也似乎慢了一步。

    刹那间。

    时空崩裂,苍龙天降,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哪怕是顶着黄钟的万物之律本,他居然还是撬动了时间,紧握着绿松石龙的神王死死拖着任侠的脚步。

    然而。

    外部的一声浩荡钟声响起,打破了这个平衡,东皇钟,响了。

    也就是这刹那的打断,任侠提前一步,在神王即将触及到原初之火的一瞬间,任侠已经将原初之火握在了手中,玉瓶已经被捏爆。

    慢了,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原初之火在任侠捏碎玉瓶的那一刻,已经与他融合了……

    画面仿佛静止,任侠没有再动,唯有那金色的火焰骤然膨胀,将任侠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而神王死死的看着任侠,不愿意收回那只抢夺玉瓶的手。

    在先天黄钟面前,别说因果锁定了,就连时空力量都万不存一。

    即便转换成风皇的力量也无济于事,黄钟定准的度量衡,根本不会让陈白衣的速度发挥出来,而且不是他自己的力量,使用起来肯定差点意思。

    本身的玉皇力量,已经是此刻能够做到的最好了。

    但终究慢了半步。

    这种结果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东皇钟的响起,更是404机关对他的背刺。

    哪怕那是人道圣器,可如果是平常,神王真不在乎。

    他对时空有最高解释权,东皇钟现在的使用者是赵锦韵,那只是个普通人,能够根据当前局势下一道指令就不错了,而且会具有严重的滞后性。

    但。

    那毕竟是人道圣器,是可以影响他的力量,在对决最紧要的关头,这点影响,就决定了胜负的走向,任侠……赢了。

    静止了好一会后,神王陡然出手,含怒向蔺文贞轰去。

    蔺文贞哪里能够抵挡,在火种的力量下他固然看到了攻击,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可就在那一拳即将轰在他额头上时,一只手拦住了拳头。

    任侠嗤笑道:“恼羞成怒了?”

    蔺文贞没有被秒是极为关键的一步,因为,原初之火毕竟要由蔺文贞带出来,神王是具备先手的,如果蔺文贞直接被秒,那肯定是神王先拿到原初之火。

    所以,任侠可不会做看着神王对蔺文贞出手。

    “哼!”

    “让你先下一城,但也别得意的太早!”

    神王冷哼一声,震开任侠的手,便转身消失了,蔺文贞的心跳还有些快,夹杂在两个怪物之间,他是真的半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不是火种力量带来的原初之火的效果。

    神王的时空之力随时可以将他的时间全部抽离,将他的空间全部崩碎,碰都不用碰到他,就可以将他秒杀。

    哪怕他是先天圣人,也不具备任何反抗的力量。

    这就是神王的可怕。

    “任盟主为何不乘胜追击?”平复了心情之后,蔺文贞看着体表依旧还燃着金色火焰的任侠说道,有原初之火,任侠实力大涨,不应该这么轻松就放走神王才对。

    “因为打不过。”

    “神王不愿意跟我打,是不想暴露更多的信息,以防我继续针对,而非是他比我弱,至少,他已经解开的那些封印,是可以同时跟他本身的力量一起使用的。”

    “也就是说。”

    “我可能要同时面对数个皇级和内宇宙,他只是不愿意暴露那些人是谁,所以才不跟我打。”

    “而我强行留他,更不可能。”

    “除非提前布好局,否则没人可以留下神王,哪怕我有先天黄钟。”

    …………………………………………………………………………

    …………………………………………………………………………

    “任盟主既然拿到了原初之火,下一步该如何走?”

    方才的战斗,可以说大多数404机关的专员都出来观战了,见尘埃落定,赵锦韵向任侠做出了询问。

    “多谢女士援手。”

    任侠先是道谢,接着才说道:“神王失去了这个夺得原初之火的机会,接下来应该是不可能再得到原初之火了。”

    “毕竟如果执剑者不愿意,他们死也会带着原初之火一起消亡。”

    “因此。”

    “那些投靠神王的执剑者也不会交出原初之火,这是他们的根本,而神王击杀其他执剑者,也只能是解开部分封印,也不可能拿到原初之火。”

    “所以,这条路断了之后,该神王着急了。”

    “他不会愿意看到自己前进的节奏被打断,接下来应该要对执剑者出手了,第一次出手无疑是最重要的,渔叟、狂士、迦南,三选一。”

    “实际上只有两处战场。”

    “看他选哪边了。”

    赵锦韵点头凝思了一会,闻到:“具体如何,我也不多问了,但有一个问题,还请任盟主回答一下,倘若任盟主失败了,我们该如何?”

    在击杀刑天之后,404机关便只剩下七名皇级了。

    哪怕还有东皇钟、神农鼎、崆峒印、炼妖壶,但这些人道圣器用于正面作战的效果实在有限,也只有崆峒印作为能源核心,为整个昆仑要塞提供能源,再配合普罗米修斯之火,才有昆仑要塞的固若金汤。

    但这个大争之世,总不能龟一辈子吧?

    不争就是认输。

    必须要争。

    可倘若任侠失败,那个局面就会十分难看了,因为这意味着还有一位内宇宙的执剑者会死,审判委员会里叛乱的力量瞬间就会占据优势。

    神王于人间将无敌……

    “神农鼎给娲皇,渔叟如果没有问题,那便将炼妖壶交给渔叟,让他掘开天池,将幻想与人道气运一同泄入人间。”

    “大争之世,是所有人的时代,不是我们几方势力的时代。”

    “自己的命运,人类要自己去挣。”

    “神王再如何强,统治世界总不是一个人就可以的,在人民群众的海洋当中拖慢神王的步伐,李和会将最后的胜利带来的。”

    谈及李和,赵锦韵微微失神。

    她知晓任侠是全知全能,所以,忍不住问道:“李和还能恢复记忆吗?”

    李和在和谐城斩灭前世的时候,世人有的说他疯狂,有的佩服他,有的骂他愚蠢,但唯独她,心在痛,很痛。

    任侠却沉默了。

    赵锦韵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收敛了心情,说了句“抱歉”。

    任侠缓缓摇头,说道:“不管我与神王的战斗如何,都会离开现实世界,所以这段时间,是你们和周瑞最好的机会。”

    赵锦韵认真点头:“我明白的。”

    如此,便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了,任侠转身离去。

    ……

    帝都,大图书馆。

    再一次见到司令官阁下,周瑞却有一种另类的轻松,他对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小巧少女说道:“不论任侠与神王的战斗是胜是负,审判委员会接下来都不会再有精力关注于您,您可以获得自由了。”

    当年篡改历史一战。

    前朝之人,有人死了一次被复活,如赵锦韵,有人没有死,却被软禁了起来,终身无法踏出这座大图书馆一步。

    苏可,李和前世救下的女孩,认下的义妹,整个幻想时代后半段人类的最高指挥官。

    在历史的篡改当中,隐去了她所有的功绩,世人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一直以为是徐老主持着炎帝国。

    实际上,幻想时代后期,已经全民皆兵,没有国家建制了……

    而周瑞便是她的副手。

    实际上,周瑞才是整个幻想时代后半段的战略战术制定者,也是当年回归现实之后,论功排辈,周瑞是唯一以谋略获得曙光勋章的人。

    “我在这里,和在外面,有何区别呢?”

    “当年我虽没死,位格却也碎了。”

    “倒不如说,就算没碎,一个冰皇,能做到什么程度?”

    她声音平淡,简直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周瑞则说道:“至少,您可以去看看李和。”

    她沉默了会,说道:“我的义兄在回归那年便死了,现在的这个,他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他,何必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