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玄幻必须死 526、可惜

526、可惜

玄幻必须死 江天寥廓 4372 2021-10-02 04:14:00
推荐阅读: 永劫帝君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冒牌异种星空第一害虫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那你不如直接把位置告诉我,如何?”

    叶朴年虽然在乌托邦内部,却无法感知这里到底是何处,甚至于这方天地里,有力量在抑制感知,他连这方世界有多大都不清楚。

    “呵……”

    “那样的话,可就没有乐趣了,与其问我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不如说说自己的感想?让我看看文明圣人特有的见解?”

    神王含笑说道。

    叶朴年顿了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杀人对于你而言,已经是最低级的趣味了,所以你更喜欢彻底的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你愿意带我来这里,还有一个打算是告诉我。”

    “身在剧中,如同傀儡。”

    “身在剧外,如同神明。”

    “要以此来证明两条道路的谁优谁劣,从而让我产生怀疑,对吧?”

    神王打了个响指,称赞道:“你一直都是如此聪明,没错,的确如此,文明的任何程度,任何形态,都是有其局限性的。”

    “你那条豪商之路,的确暗合华夏天人合一的道路,哪怕是在圣王宇宙当中都有存在的位置。”

    “毕竟在你看来。”

    “商之大者,利国利民嘛。”

    叶朴年皱眉,问道:“真正永恒的财富,本来就是与国同休,与文明同休,以天下为己任,方能揽天下入怀中。”

    “商之大者,利国利民。”

    “有何不妥?”

    神王向前行走,笑道:“我知晓在你看来,人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些是不能长久的,终产者是绝对错误的道路。”

    “可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我并非支持的是终产者和资本。”

    “而是在我看来,所有的社会制度和形式,都是虚无,是无意义的,都没有任何差别。”

    “你可知这里为何叫‘乌托邦’?”

    “仅仅是为了反讽?那可不是,你刚刚看到的只是第一个世界而已,那里的确充满了控制和压迫,为的是将人彻底异化为工具。”

    “只要继续加深,将演变为终产者的模式。”

    “你很讨厌这些,但你是否知晓,在真正的乌托邦模式下……是另一种灾难呢?”

    叶朴年神色凝重,他跟着神王后面,来到了一片世界的“上层”,看着这处新的世界,叶朴年陷入了沉默。

    如果说刚刚见到的一号世界里面,是人不如狗。

    那么在二号世界里面,这里是真正的乌托邦。

    这里一切公有,一切平等,生产力极其发达,可以按需分配,这样的一个世界,在神王调控了时间流速之后,叶朴年快速的看到了一个社会的建立和崩塌……

    叶朴年直接模拟了现实。

    以百万人的作为实验的主体,来进行视角展示,在这个世界里,幻想战争是完全胜利,审判委员会回归之后便力挺社会主义,经过长达十年的努力,共产主义已经全面实现,以审判委员会为首,所有人都放弃了幻想的力量,确定了绝对的现实。

    但是!

    仅仅过去十年……

    “看到了吧,圣人是治不了国的,按需分配是不存在的事情,因为人不可能只拿自己需要的,你们提倡善,但恶也是人的本性。”

    “老子为何说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

    “当一个世界全是君子的时候,小人的狡诈,就会成为无往不利的利器,乌托邦本身就是一种残缺的构想,它根本不可能存在和持续。”

    “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越是靠近乌托邦,就越是毁灭的更快。”

    神王含笑说着这些,叶朴年却并没有动摇,而是辩驳道:“强行推动进入的乌托邦,人民并没有相应的素质。”

    神王奇怪的反问:“不强行推动,自由发展能进入乌托邦吗?”

    “……”

    叶朴年顿时沉默,历史周期律在那,毁灭是常态,觉悟才是奇迹,不说觉悟,连天下为公都是一种奇迹,如果不插手,自由发展绝大多数情况都只会无意义的循环下去,所有的发展,都是为了迎接那彻底的毁灭。

    所以一直以来,叶朴年认为乌托邦是不可取的,他更认同大同社会。

    主体不是分配,是道德。

    “大同社会啊……”

    神王笑了笑,说道:“那便再继续看吧。”

    于是,他们来到三号世界。

    三号宇宙没有用现实为蓝本,或者说,现实已经不具备发展成大同社会的可能性了,生产力越发达,文明的命越强,性就越难修。

    爆炸的信息,物欲横流的社会,想要重建道德体系可以,但是这种复古的道德体系,绝无可能。

    所以。

    神王给叶朴年看的,是类似于上古传说中的华胥之国,让数万人以大洪水后的重建开始,花费了数万年时间,在无数“圣人”的牵引下,进入了所谓的大同社会。

    结果……

    “社会死了,没有外敌的情况下,社会停滞了发展,道德反而成为了枷锁,有外敌的情况下,游牧民族直接用野蛮摧毁了这种脆弱的文明。”

    “没有科技,没有生产力,没有暴力机关,大同社会就是温室里的花朵。”

    “根本不堪一击。”

    神王并不是无知之人,相反,因为他的敌人是人类,是人类文明,所以他对人类文明的理解一点也不比任侠他们差。

    正是因为看得太多,他才如此自信。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他的胜利,才是常态,反而是人类的胜利,是一种奇迹。

    他承认奇迹的可能,但他的胜率是99.999999%。

    叶朴年并不质疑神王的这个结论,他在曙光城的那些天,可没有停止学习,他看了许多书,历史的认知也更深了。

    他知道大同社会的脆弱,也知道上古时期的人类其实就是走的这条路,但已经失败了。

    远古时期的炎帝被迫召唤幻想时代就是结果。

    “乌托邦不行,大同社会也不行,看过这两个世界,我愈发觉得李和他们走的路,才是文明真正的出路和答案。”

    神王笑了。

    他问道:“那么,有没有兴趣看看李和那条路能不能走通?”

    “安东尼。”

    “重置所有世界,将所有人都投入到0号方案当中。”

    安东尼虔诚一礼,立刻着手终结所有其他的世界,将羔羊们全部提取出来,乌托邦内的人口并不是人们认为的千万,而是……一亿!

    并非所有人口都是需要走私的。

    拿到足够多的卵子和精子,就可以人工培育,这些都是基于现实的手段,在回归前就完全可以做到,只是耗费比较贵而已,如今二十年过去,早就可以轻松培育了。

    炎帝国没有做,只是因为要这么多人无用,而且,现实的矛盾都解决不了,这些人工培育的婴儿们,从伦理道德方面怎么处理?

    人们连代孕都难以处理,这些出生即无父无母的人,又怎么办?

    除了杀手组织,没有哪个是喜欢这种情况的。

    而且,人工培育少了母胎的先天孕育,体质是要比正常生育的人来说是瘦弱很多的,寿命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但这些问题,乌托邦在乎吗?

    以一亿人口为主体,进行社会实验,这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神王用不着弄虚作假,时间节点同样是回归后,且没有敌人,而且李和没有死,在他的决断下,历史研究社和革命军的那些人的推动下,开始朝文明觉悟的方向努力。

    首先完成公有制改革,先以曙光模式过渡,经过十年积累后,开始转向天下为公的阶段。

    以“去级取层,广修菩提,还安悟得”为心法。

    几乎照搬李和他们在曙光城做的,没有完全照搬,是因为叶朴年觉得神王做的那些修改,比李和他们做的还要更好一些……

    一切都在欣欣向荣。

    社会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道德体系的重新构建,社会当中每一个人都可以找到合适的位置发光发热。

    很快。

    生产力的发展开始向太空辐射,这是解决了内生矛盾后的外向探索,而不是星辰大海那种披着科幻浪漫的殖民。

    宇宙的探索并非主要,主要还是社会的发展。

    在长达百年的天下为公阶段后,大明终于开始了长生革命,何为长生?长生便是自我的修行,是圣人之道,吾性自足。

    在长生革命下,社会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变革。

    人民的精气神前所未有的高涨,贩夫走卒之流,都昂起了头,每个人都朝着圣人的方向前进,终于,在接近两千年的发展之后,在社会愈发和谐的情况下,人类文明穷究天地之理,科技发展到了极高的程度,几乎人人都可以修炼成仙的时候。

    觉悟,发生了。

    天道开始出现,宇宙众生皆在天道之下,受赏善罚恶。

    在不断良性的反馈下,宇宙进入一种动态的平衡,本来是黑夜的宇宙,属于文明的星星越来越多,直到照亮了整片夜空,无比的繁荣。

    属于人的部分越来越强,所反馈到整个宇宙的性,也就越来越强。

    宇宙开始“扩张”,开始修命。

    这是最大的由内及外,是宇宙的修行……

    最终。

    宇宙会挤占掉一切所谓的平行,一切所谓的虚无,一切所谓的其他概念,宇宙成为唯一的宏观,文明也终于抵达彼岸,永久恒固。

    “这才是真正的永恒!”

    叶朴年心潮澎湃的喊着,神王也认可的点点头,说道:“他们的确找到了答案,这也是我一直以来重视李和的原因。”

    “不得不说,他作为人皇,运气一直很不错。”

    “黄帝需要自己去开创这些,而他,只需要领悟就可以了,所有的准备工作别人已经做完,菜做好送到他面前,只等他来吃就可以了。”

    “真羡慕李和啊……”

    叶朴年面色先是怪异,他不觉得神王会认输,随后陡然一怔,呢喃的念道:“时间……”

    “啊,没错,是时间。”

    “没有人阻拦,倾尽社会的全力去做,光是曙光模式阶段,就用了十年,而天下为公阶段,足足用了百年。”

    “很可惜,李和并没有百年时间来做这些。”

    神王似乎在无限可惜,但叶朴年知道,他表现得越可惜,其实就越愉悦,那种敌人明明看到胜利,却永远也走不到终点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

    而且。

    神王并不怕李和他们的答案是正确的,相反,他知道了答案是正确的,反而更好去针对,他获得胜利以后,只需要针对这一条线就可以了。

    其余都可以不予理会。

    反而会更加省力。

    叶朴年脸色有些黑,他看不得神王得意的样子,冷声挤兑道:“要完成天下为公需要百年,可跟你的战争,并不需要完成这一阶段。”

    神王相当认可:“当然,李和只需要打赢我,并解决无量量劫的爆发就可以了。”

    “可是。”

    “他今生走的又不是以力证道的路子,不解决文明的问题,不拿到足够的功绩,又如何重回人皇之位?没有人皇,李和与任侠又有何区别?”

    “甚至于。”

    “李和跟任侠比,差远了。”

    “前十年是有李新德,后十年是有任侠,否则,我早已无敌了。当然,如果审判委员会不盗火,我会更加轻松,话说,占据李和的身体复活,才是最完美的开局啊……”

    “可惜了。”

    这一次,神王是真的觉得可惜。不过,在李和的灵光被李新德盗走的情况下,他拿着李和的身体跟李和打……

    emmm,那可就太不好说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过去的事情也说不好换种情况会如何,反正就今天的现状而言,神王是很满意的,他能够看到最完美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