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玄幻必须死 260、人类的机会

260、人类的机会

玄幻必须死 江天寥廓 2400 2021-02-24 11:02:00
推荐阅读: 永劫帝君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冒牌异种星空第一害虫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13to.com
    

    1月3日凌晨。

    当罪恶之都的时间流速改变而进入到另一个时间轴上的时候,在现实世界,人们可以看到的是罪恶之都成为了一个静止的全息投影。

    而伴随着这一幕的出现,忙碌了三天的世界也终于停了下来。

    连篇累牍的报导也陆续播出。

    新闻工作是追寻热点的,以往的新春大战本来就是一个大新闻,今年的五万亿订单让全球沸腾,报导总是要更多一些。

    在南江,天水市。

    政务大厅,临时统协作战会议室,忙碌了三天三夜的楚铭终于舒了口气,在他起身的时候,秘书连忙过来添茶。

    “李和的两千亿订单全部平价吃下,有利的是全省的经济,南江今年的GDP增速恐怕要破10了。”

    他一边喝茶,一边笑着说道。

    一旁,副总督裴纪夫也揉着腰起身,他快六十岁了,比不得楚铭年富力强,这三天真正是忙坏了,回头得好好休息两天才是。

    “五万亿啊,今年全国的经济都要上一个台阶。”

    “以前从没出过这样的事情,今年李和一过去,就发生了,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是周瑞有意而为之啊。”

    裴纪夫一边喝着浓茶,一边感慨道。

    李和在江城那一战,虽然民众的记忆被消除了,但是他们这些政府大员的记忆都还在,他们具备足够的情报等级。

    明白李和去罪恶之都并非偶然。

    而是多方博弈后的结果,或许在开战之前,周瑞就有了这个打算。

    “周瑞布局,向来是延绵千里,灰蛇草线,又环环相扣,步步推进,给人一种无法反抗无法破局的压迫感。”

    “李和去罪恶之都,必然会导致现在的无产对抗资本的一幕。”

    “要说周瑞没有想到,那是不可能的。”

    “周瑞通过李和拿到了执政院的两个席位,如今属于革命军的席位已经有五个了,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恐怕也要开始了。”

    “新春假期结束。”

    “帝国的21届年度大会就要召开,周瑞在会议上怕是就要出手了,说不定以后就是周瑞主政,这次的五万亿订单,应该是他送给帝国的第一个礼物。”

    楚铭跟裴纪夫两人聊着就到了阳台那里,避免其他人听见,两个人看着月色,互相交流着关于局势的看法。

    裴纪夫对于周瑞并不反感,反而十分支持。

    他笑道:“如果是周瑞主政,那再好不过了,十年前如果不是周瑞主张合作,这世界不知道还要乱多久。”

    “自从五年前革命军进入执政院后,许多问题也都解决了。”

    “这些年,在东南亚、非洲等落后地区,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基本的温饱、医疗、教育也都已经解决。”

    “我很期待周瑞主政后世界的改变。”

    “只是。”

    “周瑞想要入主执政院,五个席位恐怕不够,还得有人支持才行吧?”

    楚铭知道裴纪夫是在探口风,楚铭自己是建设派的干将,首席执政官是他的老师,一些东西,裴纪夫这样的地方大员不太清楚,他却是清楚的。

    当然。

    也并非是什么不能说的东西,楚铭点了根烟,也递给了裴纪夫一根,说道:“这些年,老师越来越感觉有心无力了,自从李新德离开,一部分人越发的肆无忌惮。”

    “帝国现在看着是歌舞升平,一副盛世景象。”

    “但真正主政,就明白到处都是窟窿,问题和矛盾会越来越大。”

    “说实在的,周瑞能来,老师非常期待。”

    “在年度大会上,这一次,周瑞会亲自进入执政院,老师准备鼎力支持,有计划的,在两年内完成过渡,将首席执政官的位置让给周瑞。”

    裴纪夫不由惊呼了一声。

    他低呼道:“首席执政官阁下准备做到这个地步?”

    他以为首席执政官阁下只是跟周瑞合作而已,没有想到竟然会让位,这么一来,以后帝国不就是革命军说了算啦?

    真让周瑞坐到那个位置,周瑞会不会有想法……

    “别担心。”

    楚铭吐了口烟圈,有些低沉的说道:“那个位置,又不代表最高的权柄,上面还有审判委员会呢,一些根本的问题不解决,那就是个鸡肋。”

    “老师这些年力不从心的根本就在这里。”

    “如果不是老元帅支持执政院,执政院的政令能不能通达都是另一回事了。”

    “老师毕竟快八十岁了。”

    “身体和精力已经大不如前,交给周瑞是正确的选择,只是,周瑞坐上了那个位置,也基本上等于进入了牢笼里。”

    “即便是他想要的改革,恐怕很难进入到深水区。”

    裴纪夫也有些沉默,他思考了好一会才说道:“那些人恐怕也会愿意看到周瑞成为首席执政官,而且他们会推动革命军逐步并入帝国的体系当中。”

    “这是在给老虎拔牙。”

    “等将老虎的牙齿拔光,就是杀老虎的时候了……”

    裴纪夫比较悲观,虽然周瑞即将成为首席执政官,掌控炎帝国这个庞然大物,但在他看来,如今的革命军比当年威胁要小太多了。

    深抽了口烟,裴纪夫又说道:“我觉得周瑞还是做错了。”

    “培养李和,将革命军逐步交由李和,让李和成为第二个李新德,反而成功的可能性要更高一些,如今他去主政,只不过是一个裱糊匠罢了。”

    “帝国的局势,看着是歌舞升平的盛世,其实危如累卵。”

    “技术积累到一个极致,奥林匹斯做的那些大型社会实验完成的时候,一切都将爆发,世界将进入下一个阶段……”

    “我很担忧。”

    裴纪夫是一路走过来的,在幻想时代之前他就是一方大员,幻想时代中也走到了中后期,他对一些问题的感悟要更加深刻一些。

    尤其是在李新德离开之后。

    楚铭拍了拍裴纪夫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周瑞之后,还有李和呢,人类还有机会,再不济,还可以指望下任侠,期望一人之下的众生平等。”

    “任侠……”

    裴纪夫念了一句,说道:“那可是世界上最大的恶魔啊,老夫宁愿看到至尊会坐大,都不愿意看到他登顶。”

    “那个家伙,为了革命的土壤,害死了多少人?”

    “酿成了多少悲剧?”

    “罪恶之都每年的流入人口超过50万,可十五年间,罪恶之都的人口……没变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