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玄幻必须死 39、这一剑遮风挡雨

39、这一剑遮风挡雨

玄幻必须死 江天寥廓 2305 2021-02-24 10:55:00
推荐阅读: 永劫帝君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冒牌异种星空第一害虫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dididia.com
    市内一家广告公司。

    郭维点了根烟来到阳台,看着天空上的李和,悠悠的说道:“我说吧,那小子肯定不会老老实实来的,早点准备饱和宣发没有错。”

    公司内。

    第五支部的支书徐娜带着几个手下正不断的调整宣传图和发送节点,并将相应的二维码下载云端不断备份,在通缉下达全网封禁以前,他们还有几十分钟的时间差。

    手上不停,徐娜吐槽道:“这哪里是早点?这是早亿点吧!!”

    上午才开始秘密宣发,晚上就直接摊牌。

    哪有这样的?

    说的好听是热血有冲劲,说的不好听呢?那就是无组织无纪律,莽夫!!

    瞥了眼数据,徐娜气愤道:“通缉正式下达之前,变动率能够推到0.01%就不错了,临时改变宣发方式,整个南江分区都乱成了一锅粥!”

    “哪有这样的啊!”

    她是气得不轻,郭维却笑了笑,靠在阳台的栏杆上,似是怀念的说道:“以前,总帅在的时候,不就是这样么?”

    所有人为之动容,然后沉默了下来。

    是啊。

    以前的革命军,哪里需要秘密宣发?哪一次起义不是轰轰烈烈?恨不得闹得天翻地覆才好?哪里会管什么404机关镇压与否,哪里会在乎有多少人针对……

    ……

    江城北面的江景别墅。

    女巫穿着真丝睡衣,端着一杯红酒,遥遥望着天空,轻笑道:“果然是一个莽夫啊,少年侠气,不外如是。”

    楼下,庭院里。

    玄苦和尚正在盘坐在那,说道:“革命军很久没有打硬仗了,宣发会尽力,但是策应却不会有,他只能自己扛过炎武卫和404机关。”

    “这没可能。”

    女巫咧嘴一笑,玩味道:“打赌么?和尚。”

    “……赌什么?”

    玄苦不认为自己会输,所以,哪怕作为出家人不适合赌博,他还是应了下来,然而,听到赌注后,他皱眉了。

    女巫说:“如果你输了,我们联名保举李和加入无禁者联盟,担任第十二位大自在。”

    无禁者联盟的大自在有十二个席位。

    至今还缺一人。

    玄苦并非是认为李和不配这个位置,他只是疑惑道:“邀请一位革命军的种子来无禁者联盟担任大自在,你真的没有说错?”

    女巫笑着依着栏杆,胸前的柔软挤压深陷,凹出致命的诱惑。

    她舔着如火的红唇,轻声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盟主,最早其实是革命军的副帅,无禁者联盟,本就是革命军里面分裂出来的。”

    玄苦霍然抬头,差点就睁开了眼睛,破了无色禅。

    “阿弥陀佛……”

    长唱了一声佛号,玄苦才终于平息内心的震惊,他加入无禁者联盟十年,却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个内幕。

    同为大自在。

    他不知,女巫却知道,这说明……她原本也是革命军的人,是跟盟主当年一起分裂出来建立无禁者联盟的革命军。

    “群众是愚昧的。”

    “他们从来不信任何主义,谁赢,他们就帮谁。”

    “所以。”

    “只有以绝对的力量统治一切,才能有一人之下的绝对公平,革命军那一套,更符合绝对的现实世界,不符合这个时代。”

    “我们才是对的。”

    这一刻,女巫那绝世的风姿不如眼中的火焰,那是理想的光辉。

    玄苦低头,微微一笑。

    他笑道:“我答应了,不过,你如果输了呢?”

    巫女晃了晃杯里的红酒,一口饮尽,笑道:“如果我输了,下次会议,明年的剧本,我投票选你。”

    “成交!”

    玄苦毫不犹豫的应下。

    是的,他一直在渴望,渴望佛光能再次普照大地。一切幻想作品都被封禁,那漫天神佛,又怎么可能继续存在呢……

    帝国,还剩下几家佛寺?

    ……

    江城一中,校外奶茶店。

    放学回家两人作伴正在买奶茶的李玥和蔺文萱看着忽然划过天空的剑气,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便都明白了。

    后面李和的所作所为,则让李玥无语的捂住了脸。

    蔺文萱则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们回去吧!”

    李玥怒气冲冲的说道,蔺文萱随着她走了两步,也不说话,李玥就自己停下来了,她不顾同学的目光发狂大叫了一声。

    “那个傻子……”

    咬牙切齿的哼了句,转过身的时候,李玥满脸讨好的看着好闺蜜,央求道:“萱萱,再帮一次,最后一次!”

    “好。”

    蔺文萱答应了。

    ……

    九州武盟。

    在属于尚云芝的庭院内,她缓缓合上手中的《长歌行》,起身看着天空横贯的剑气,看着那个威凌全城的小男人,露出了赞赏的笑容。

    “字如其人,书亦如其人。”

    “不枉你叫我一声师娘,我总得替你挡挡风雨。”

    言罢。

    尚云芝在院子里折下一截桃花枝,轻轻一笑,道:“倒是许久不曾出剑了。”

    “去。”

    轻吐一声,随手一振,剑意便如同龙卷汇聚,剑鸣之声直上九天,剑光凌月,而那桃花枝则仿佛刺穿空间一样,明明方才还是向上,却忽然出现在数十里外,向下飞行。

    最后。

    那截桃花枝落在了城郊的一处农家乐院子里。

    没有太大的动静,只是微微荡开了一层剑意……

    “噗!”

    一旁的楼顶之上,方才还在负手观望的左计秋一口鲜血喷出,支撑不住直接半跪在地,惹来一堆部下的惊呼。

    体内气息絮乱无比,五脏六腑如同翻江倒海。

    心脉冲抵如战锤重擂。

    左计秋满口血液的不甘怒吼:“尚云芝!!!!”

    这一剑。

    剑意肆虐,没半月无法消散……而他本来打算在这一场幻想事件中对付李和的,自然也无法继续行动了。

    对此。

    尚云芝淡然一笑,笑容中有些俏皮,她抬头看着天空,轻言道:“好久不曾用剑,声势略大了点,小男人没有被那一剑吓着吧?”

    天上剑仙三百万,遇我也需尽低眉。

    尚云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