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将门凤华 第四百九十七章 再见武国公

第四百九十七章 再见武国公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2304 2021-02-18 19:28:00
推荐阅读: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荣宁我在星际开黑店余生我们不走丢绝世名伶系统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武国公端起一坛子美酒,与姜砚之的酒碗碰了一下,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干!”

    姜砚之看着眼前犹如面盆一般大小的碗,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岳父啊,小婿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一口气咕噜一坛酒,怎么还小腹平坦,那水都装到哪里去了呢?

    “好酒量!”武国公将酒坛子往桌子上一搁,擦了擦嘴巴,拍了拍姜砚之的肩膀。

    “我如今瞧着你,就像是瞧着那校场上的马儿,心里欢喜得紧。你同惟秀,这次当真是立下大功劳了。天知道我们恨不得日日去大辽军中偷马来!每次瞧见他们人人有马,都羡慕得不行。”

    “若是我们也能够有这么多马,以前打仗,就不会死那么多兄弟了!早知道你同惟秀这么有用,我一早就亲自把你们送到大辽去了啊!”

    闵惟秀瞧着有些醉了的武国公,无语的将他的酒坛子拿开了。

    “爹啊,我们可是你的亲闺女,亲女婿啊,出使大辽,那是冒着生命危险啊!这么多马匹,那可是一刀一枪拼回来的。你可不能瞧着马儿比我们亲。”

    武国公哈哈大笑起来,“对于将军而言,马儿可不比女儿亲!”

    在场的这些将士,多半是同姜砚之闵惟秀一道儿北伐过的,彼此都十分的熟悉,知道二人并非是那等讲究之人,一个个的都开起玩笑来。

    “可不是,我瞧着那马儿,油光呈亮的,都恨不得上去亲上一口。手底下的那些小崽子们,都说要把马儿当爹一样养着,供着!别说骑马了,恨不得让马骑他!”

    成将军也十分高兴,“还别说,当初我得到自己第一匹马的时候,躺在马厩里抱着他睡了三日。后来我阿娘怕我头上长虱子,以后娶不着媳妇,硬是把我从里头揪出来了……”

    满屋子的人,都听得哈哈大笑起来。

    一群人吃肉喝酒的好不热闹,等到夜深人静了,方才消停下来。

    闵惟秀同姜砚之坐在武国公的营帐之中,喝着醒酒茶,又让安喜把从辽地带来的吃食,切了满满当当的一盘子过来。

    “阿爹,如今天气凉了,再过一阵子,就冷了。辽地的皮子好,辽国的公主观音女,送了我好一些,我让安喜在路上,给你缝了个袍子,你到时候记得拿出来穿。”

    “我手艺不好,只缝了个护膝。你以前膝盖受过伤,可别小心大意了。要拿出来戴。”

    “辽国牛肉多,我卤了好一些,都做成了肉干,装了满满一袋子。你想喝酒的时候,就拿出来下酒罢。”

    “马儿什么的,莫要舍不得,我在辽都有两个马场,里头都是些好马。因为都是正经得来的,只要数量不是太多,辽人也不好意思做得太过分了。待小马驹长大了,就着人送来给你。”

    武国公点了点头,欣慰的说道,“知了知了,我家惟秀长大了。只不过,这些马,不经过官家的同意,你就这么随意的留在了边关,岂不是让人说嘴?”

    姜砚之一听说道正事,忙解释道,“岳父大人,无妨的,这些都是我同惟秀赢来的。而且留下来的,大多数都是寻常的战马。有一些特别名贵的,便会带回东京去,献给我阿爹。”

    “名声说嘴什么的,我同惟秀都不在乎。总不能我们忙活一阵子,倒是让曹将军那边得了便宜……”

    武国公一听,看姜砚之越发的顺眼了。

    这个女婿真是找得好啊,看想法多么对他们武国公府的胃口。

    名声那都是虚的,得了实惠才是真的啊!

    这么好的战马,当然应该在战场发挥作用,牵到开封府去,给小娘子打马球,给那些纨绔子弟耍威风,那实数浪费!

    武国公想着,笑眯眯的从闵惟秀手中接过护膝,套在了自己的腿上。

    闵惟秀无语的说道,“爹,这天还没有冷下来呢,你戴着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武国公乐呵呵的笑道,“这是阿爹的小惟秀给做啊,阿爹啊,心中暖着呢!”

    闵惟秀心窝子都暖了……

    姜砚之眼瞅着这两父女就要不理智的中暑了,说道,“岳父大人,我们去辽地这段时间,京城里可有什么风声?”

    武国公一下子正色了,压低声音说道,“你们阿娘,每个月都给我写家书。太子殿下没了,去了法通寺当和尚,你阿娘瞧过他了,人清减了不少,不过瞧着,倒是清明了一些。”

    姜砚之心中一声叹息,虽然早在京城的时候,官家就如此说过,但真到了这么一日,心中还是觉得闷闷的。

    “那东宫家眷都到哪里去了?”闵惟秀也有些唏嘘,当初如日中天,骄傲不可一世的刘鸾,才过了多少光景,便已经彻底是昨日旧事,要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了。

    同刘鸾你坑我,我坑你,不坑死对方不罢休的时光,怕也就只有她自己记得了。

    “你阿娘就知道你要问刘鸾的事,官家给封了个平王的爵位,开了个平王府,东宫女眷,全都住到那里去了。只有刘鸾除外,她在太子出家那日,把自己的头发剃光了,也跟着做姑子去了。”

    “官家感念东宫三千人,只有她一人待太子殿下真心,对外宣称,她主动殉葬了。”

    “崇文馆的书编好了,官家大喜,夸赞二皇子文采斐然,彻底将那石林之事给盖了过去,二皇子成亲之后,越发的稳重,官家便又把那本志怪录交给二皇子编纂了。”

    姜砚之有些失望,他们离开东京那么久,也不怪人家运作得当,于他而言,都是不好的消息。

    他虽然擅长断案,在朝臣之中也略有名声,但是到底文人瞧不上仵作,若是能够编纂出一本书来,于在文臣中的地位,大有提升。可惜叫二皇子给抢去了。

    闵惟秀心知姜砚之为了编这本书,做了颇多准备,如今没戏了,心中定是失望。

    “你别不高兴,我瞧着不高兴的应该是二皇子呢。他收集志怪之事,放眼一瞧,全是某年某月某日,某人稀奇古怪稀里糊涂的死掉了,然后英明神武的三大王登场,解决一切疑难问题……”

    “这本志怪录,八成要变成三大王洗冤录……”

    姜砚之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忍不住笑了出声,“惟秀,你这脑瓜子是咋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