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将门凤华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懂老虎咋想的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不懂老虎咋想的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2340 2021-02-18 19:21:00
推荐阅读: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荣宁我在星际开黑店余生我们不走丢绝世名伶系统

来自-dididia.com

    屋子里寂静了很久。

    姜砚之不敢置信的看着官家,沉默着没有说话,他悄悄的将那张绣满了证据的绢帛又揣入了怀中。

    对着官家拱了拱手,甩袖朝着门口走去。

    官家打他骂他,他只当是闹着玩儿的,可是官家脸上的迟疑,当真是让他十分的生气。

    十四岁的姜砚之不明白,为什么有的人,自己都做不到刚正不阿,却要教导自己的孩子,做一个好人。

    他知道世界并非只有黑白二色,道理他都明白,但是他没有办法做到,把一坨大便同肉摆在一起,实在是让他觉得恶心。

    赵御史呢?拼了命去寻求真相的赵御史,还有之前那个为了拿到这个账册,以身殉道的,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御史呢?

    他们都白死了么?

    还有在那条鬼船上的普通人,他们好好的架一个船,跳一个舞,为什么就要死?

    就因为余则是一个有本事的,他做下的恶,就不是恶了么?

    这个世上的人,总是有各种各样迫不得已的理由,就妥协了。

    但是总要有人,铁骨铮铮的站在那里。

    不管那个人是皇帝老儿也好,还是贩夫走卒也好,做错了,便是做错了。

    姜砚之自认为读过圣贤书,什么刚过易折的,他也不是不明白。

    可是他天生就生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去改了,也没有那个打算,去改。

    等官家回过神来,姜砚之已经快要走到门口了,他目光悠远的看着门口,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他揉了揉眉头,说道,“若是阿爹现在暂时不打算处理余则,因为咱们就要北伐了,你打算如何做?”

    姜砚之的脚步顿了顿,转过身来,“阿爹,我们大陈要富庶,可以让百姓改良农种,广造人多开荒,可以让兵士种地来养战;我们可以让宫中酿出御酒,放到七十二正店天价出售,赚豪族的银钱……”

    “我们有许多的办法去开源节流,我们甚至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商议,从漕运酒务中分出一些银钱来,以供御用。今日余则可以卖官贪腐,上行下效,长此以往,岂不是无官不贪?”

    “大兄要立威,可以收回幽云十六州,可以清理那些食君禄不为民分忧之人,这大陈的蛀虫,也并非余则一个。你可以等,但是余则可不一定愿意等,他可是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指使人诛杀朝廷命官。”

    “儿不敢想,他的胆子若是再吃肥一点,能够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阿爹,小心养虎为患。”

    “阿爹问儿会怎么做?儿自幼熟读大陈律,可今日见那余则,只觉得自己读来读去,竟然大字不识一个。大陈律已经不是我大陈子民的行为准则,那要来又有何用?既然无用,不如烧了罢。”

    “儿子什么也不做,只不过在早朝之时,烧书取暖罢了。”

    官家气了个倒仰,一把抓起桌子上的奏折,想要扔姜砚之,却又放了下来。

    “朕不是不杀他,而是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罢了,你这都不明白么?”

    官家说着,语气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坚定,姜砚之一句养虎为患,实在是戳中了他的内心。

    朱酒务再不济,那也是个朝廷命官,余则竟然当着三个皇子,还有文武百官的面,让人杀了他,太过不把天家放在眼中了。

    他想着,走向了姜砚之,叹了口气,伸出手来,“拿来吧。”

    年轻人就是等不得!这死孩子,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姜砚之赶忙捂住了胸口,警惕的看着官家,“拿什么?我又没有拿你的东西。”

    官家瞪了他一眼,“少蹬鼻子上脸的,你不是要治余则的罪么?不把罪证给我,我怎么治他的罪?”

    姜砚之大喜过望,“阿爹,你可别骗我,我告诉你,这个账册,我已经让人抄录了十遍,藏在十个不同的地方了,你就算是烧了,我也还能够拿出好多份来!”

    官家被他给气乐了,“在你眼中,你阿爹就是这样的人?”

    姜砚之嘿嘿一笑,你不是这样的人,谁是这样的人啊!

    官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儿,将手伸进了姜砚之怀中,就想要将那绢帛拿出来,岂料一伸手,空空的,他面色古怪的把手抽了出来,又伸了进去,还是空空如也。

    “啪”,官家一巴掌拍在了姜砚之的脑袋上,“你这个瓜娃子,到底穿了多少件棉袄,怎么这么多层!绢帛放在哪一层了。”

    姜砚之捂着脑袋跳了起来,“阿爹,我自己拿,我自己拿,你别挠我痒痒了!”

    他说着,将那绢帛拿了出来,递给了官家。

    官家收了起来,叹了口气,“你不问阿爹为什么改主意了?”

    姜砚之摇了摇头,“伴君如伴虎,老虎是怎么想的,我怎么可能知道!”

    官家觉得自己的手又痒了……大正月的,不把亲爹气死不罢休是不是!

    虽然堵心,官家还是忍不住说道:“阿爹总觉得亏欠了你阿娘,你难得办正事,不想让你对阿爹丧了信心。”

    这瓜娃子可是要上大殿烧大陈律啊,这简直是要把他这个爹的脸,扇上几巴掌,还踩上几脚啊!他一共就三个儿子,杀一个少一个的,若是有三十个,也不至于让这个死孩子嚣张啊!

    姜砚之搓了搓手背,“爹啊,你别这么说,怪恶心巴拉的,我又不是后宫嫔妃!你要是觉得亏欠我阿娘,那你应该遣散后宫,像我,就只打算娶惟秀一个。”

    官家无语了,越说越不像话了,没有后宫的皇帝,还叫皇帝?

    他拼死拼活打下江山,可不是要当和尚的!

    他想着,绝对不对味起来,“你只娶惟秀一个,那可不行,堂堂一个亲王,怎么可以后院只有一个人!”

    姜砚之咳了咳,“阿爹啊,我穷着呢,没有那么多钱给小妾们办丧事啊!而且你总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官家想了想闵惟秀的英姿,也跟着咳了咳,赶紧转移了话题,“你啥时候有空来给阿爹抓鬼呢?”

    姜砚之打了个呵欠,缩了缩脖子,“阿爹啊,儿昨儿个一宿没有睡呢!这抓鬼的事情,改日等我带惟秀进宫来,我只能够瞧见,手无缚鸡之力的,也打不赢鬼啊!惟秀就不同了,一棒子就打死一个!”

    官家无语了,这个儿子生来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