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将门凤华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时间到了

第二百一十四章 时间到了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2401 2021-02-18 19:21:00
推荐阅读: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荣宁我在星际开黑店余生我们不走丢绝世名伶系统

来自-dididia.com

    朱酒务同绿袍人在屋子里翻箱倒柜了一番,就又跑了出去,准备下楼去搜。

    闵惟秀抖了抖腿,站在这里看了这么久的鬼咬鬼,终于轮到他们出手了,“三大王,走,咱们也去找账册去。小赵御史说得没有错,三司使大有问题。如今我们又瞧见那绿袍人的模样,找出杀朱酒务的人岂不是轻而易举!”

    她想着,心中越发的高兴起来,今儿个夜里可真是大获全胜啊!

    姜砚之却是一把拉住了闵惟秀,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幽幽的说道:“惟秀啊,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一条沉船啊……一会儿咱们怎么回去?”

    外面的雾气太大,他们只知道船已经开了很久了,估摸着离岸已经很远了。

    闵惟秀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隔壁又传来了动静,二人立马又贴到了洞口处,仔细张望起来,这一看,差点儿眼珠子没有掉下来。

    只见那隔壁屋子里死去的人,又全部活了过来,好似之前发生的惨剧,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那陈老爷子得了账册,正得意洋洋的笑着,“你爹没有教过你,重要的东西要收好么……”

    闵惟秀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的确是毫无变化的又重新上演了一次,每个人的神态动作,就连说的话都一次不差的!

    这下子,就连铁石心肠的闵惟秀,都忍不住同情起隔壁的人来。

    天下竟然有这么惨的人,死了一次不够,还得一次又一次的死!这果真是条鬼畜的船啊!

    看到了第三次,闵惟秀都有些瞌睡起来,如今已经早就过了子时,正是人困倦的时候,再凶残的惨案,看了一遍又一遍,那也疲惫了啊!

    说话间,第五遍已经开始了……

    陈老爷子得了账册,正得意洋洋的笑着,“你爹没有教过你,重要的东西要收好么……”

    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一面墙倒了下来,站得离墙最近的梁桓就地一滚,险些被砸成了肉饼,虽然逃过一劫,但是也弄了个灰头土脸的。

    闵惟秀讪讪的看着众鬼,尴尬的举起手来,“你们这船不行啊,虽然隔板是木头做的,但是不能跟纸糊的一样啊,我就轻轻的推了推,他就倒了!”

    那陈老头一瞧,怒气上了头,“哪里来的宵小……”

    闵惟秀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都是要死第五次的人了,咋火气还这么大呢,“三,二,一,倒!”

    果不其然,在闵惟秀数到一的时候,陈老头毒发身亡,嘭的一声,倒了下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两间屋子里站着的就只有八个人了。

    一脸懵的梁桓还有朱酒务,以及他们各自带的狗腿子。

    以及同样懵的姜砚之,还有路丙同安喜。

    梁桓同朱酒务对视了一眼,齐齐的朝着闵惟秀攻过来,闵惟秀一惊,嘿,怎么不造剧本演了啊!不敬业啊,大兄弟!

    难不成对之前的死法已经腻歪了,想要死在她的狼牙棒下?

    就在闵惟秀举起狼牙棒的瞬间,门嘭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在楼下的那些船夫以及花娘们都涌了上来,其中一人问道,“东家,没事吧?”

    闵惟秀心中暗道不好,把一船的鬼全都吸引过来了。

    那些人一瞧屋子里的地上,倒了一地的尸体,都吓得四处逃散起来。

    整个船都骚乱了起来。

    朱酒务见闵惟秀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对绿袍人使了个眼色,绿袍人果断出手,铁锥直戳梁桓的喉咙而来。

    闵惟秀见状,抬起狼牙棒一挡,只听得一声刺耳的咣当声,那铁锥被击落在地,绿袍人脸色一变。

    “惟秀,别把他打死了,这一次他是人,不是鬼!”

    闵惟秀听到姜砚之的呼喊声,仔细一看,果然同前几次不同,这一次的绿袍人,是有影子的,而且相比几年前,显得成熟了好几分。她来不及想是怎么回事,就对那绿袍人扑去。

    绿袍人听到话大惊,忙朝门口跑去,却被闵惟秀犹如老鹰抓小鸡一般的扯住了衣服领子,而那个朱酒务,则是乘乱跑了出去。

    此时路丙也已经将梁桓主仆二人给捆了起来。

    “梁桓,你说,你把账本藏在哪里了?”

    梁桓却是气定神闲的,“你们是三司使派来的人么?我梁桓做人虽然不光明磊落的,但是说到做到,三司使让八仙楼成了正店,我就会把账本交给他的。就算你们不来,我也会给你们的,账本就在那个陈老头身上。”

    闵惟秀的狼牙棒伸了过去,梁桓终于变了脸色,这狼牙棒上煞气横生,一瞧就是真见过血的,“我没有骗人,你们拿起来看就知道了。账本前两页是真的,等事情办成了,我便告诉你,剩下的部分怎么看。”

    姜砚之看了路丙一眼,路丙赶忙过去,从那陈老头身上搜出了账册,果然只有前两页是有字的,后面都是一片空白。

    姜砚之翻了翻,翻不出所以然来,便揣进了自己的怀中。

    “糟了,船进水啦!”

    突然之间,楼下传来了呼喊声。

    一直被闵惟秀提溜着的绿袍人大惊失色起来,“快快快,时辰到了,鬼船要沉了,三大王,闵五娘子,咱们赶紧跳海,不然的话,就来不及了。快啊!我只是来找账册的,不想死在这里给他们陪葬啊!”

    船突然晃了一下,安喜陡然尖叫起来,“啊!小娘!死人!”

    闵惟秀低头一看,之前还活得好好的梁桓,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堆枯骨,躺在地上……之前死掉的那些人,也都变成了白骨。

    这一条鬼船上的法术,就像是顷刻之间就消失了一般,变成了一片死寂。

    烛光没有了,人也没有了,崭新的船,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好似下一刻钟,就要沉下去了一般。

    姜砚之深吸了一口气,“惟秀,咱们赶紧跳船。”

    闵惟秀点了点头,随手抓起了旁边的一个木桶,将那绿袍人捆在了上面,扔进了水中,然后一把捞起吓得失魂落魄的安喜,跳了下去。

    姜砚之推开窗子,望着在下面冲着他招手的闵惟秀,咬了咬牙,愤愤的对路丙说道,“看你多没有眼力劲儿,你要是抱着安喜跳下去,那惟秀搂的就是本大王了啊!”

    路丙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他轻轻地怼了一句,“三大王,我觉得闵五娘子的手可能不够长,搂不住你。”

    就在姜砚之要恼羞成怒之际,路丙已经带着他跳了下去,姜砚之闭着眼睛,咬着嘴唇,本大王好害怕啊!但是惟秀在下面看着呢,不能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