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将门凤华 第九十三章 人之将死其言不一定善

第九十三章 人之将死其言不一定善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2330 2021-02-18 19:18:00
推荐阅读: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荣宁我在星际开黑店余生我们不走丢绝世名伶系统

来自-dididia.com

    张方听完钱云芳的话,捂着自己的鼻子哭了起来,“我害死了阿圆……阿娘宁愿死都要保护云姨你,我却害死了阿圆。”

    铜镜里的赵兰,也嘤嘤嘤的哭了起来,“你害死了我儿子,我害死了你女儿,我也不算欠了你的。”

    一旁的姜砚之翻了个白眼儿,伸出手来,对着铜镜就是一通拍,“难怪你那么轻易就被人害死了,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么?”

    “还有你张方,你耳根子这么软,到底是如何做官的?凶手说的话你都信?”

    “人之将善,其言可不一定善,说不定人家指着最后一搏,膈应你一辈子呢!”

    张方同赵兰哭泣的脸僵了僵,人和人到底还有没有基本的信任了?

    姜砚之哼了一声,走到了钱云芳的跟前,“疑点一,服用相生相克的药物去死,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你那会儿已经怀了张圆,怎么可能等得及?”

    “你们府中怀疑张圆并非亲生的,都是因为她的脸,而并非是她出生的日期不对。那说明了什么?首先,你的确是在嫁进府中之前,便同张尚书有了首尾;其次你嫁进张府十分的迅速,所以你假装孩子早产,也没有引起怀疑。”

    “那么,你之前说的,张方的亲娘是服用相生相克的药物死的这件事,就不太可信了。我猜想,是因为张方先提了燕窝中药物相生相克的事情,你才顺着他的话头说的,根本就没有考虑周详吧?”

    “再次,若是张方的亲娘安排好了这一切。那么你那时候已经怀有身孕,她怎么着也会为自己的孩子考虑,将自己的亲信老仆,都安排到张方身边去。你若是心中没有鬼,为何要把仆人遣送走?张方要你发誓,你为何不敢?”

    闵惟秀看着姜砚之侃侃而谈,神采飞扬的样子,再看一旁已经一脸懵的太子同张方,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二狗子认真起来,倒是也挺威风!

    “张方你好好回忆一下,官家给石家同清平郡主指婚之后多久,你阿娘死了,而她又是隔了多久嫁进府中的?你阿娘有没有提过,她死了之后,要钱云芳替她嫁进府中,照顾你?而且她在最后的时日,有没有经常交代你事情?”

    张方脸色一变,摇了摇头,“我阿娘并未提及过。”

    一旁的张尚书绿着脸,“之前我并没有同石家的事情联系在一起,当初指婚开封府中传得沸沸扬扬的,内子卧病在床,还是我当做新奇事儿说给她听的,说着说着,云娘就来了。”

    “没有过几日,我便醉了酒,错把云娘当了内子。云娘当时说是内子安排的,因为她身子不好,希望我纳她做填房。因为在此之前,内子提过,说想要她娘家的阿妹进府,我一直以为是她庶出的幼妹。”

    “当时见到云娘,心中伤感,想是内子怕是时日无多,实在是等不及幼妹长大,于是便安排了云娘。我一直没有提这事儿,怕她心中难过。没有想到……”

    闵惟秀同情的看了张尚书一眼,唉,看您这从头到尾绿油油的样子,都能够改名叫绿尚书啦!

    填房夫人杀了前头的夫人,亲儿子杀了喜当爹得来的女儿,张尚书上辈子是造了多少孽啊!

    张方听完张尚书的话,愤怒的看向了钱云芳。

    姜砚之点了点头,“我猜想也是,若是张方你阿娘提过,你日后便不会怀疑钱云芳了。定是你阿娘去得陡然,钱云芳进门又十分的着急,还遣走了你阿娘身边的老人,所以你才会产生怀疑,去调查你阿娘最后的事情。”

    “你明明已经眼睛看到了那么多了,为何要相信钱云芳的一面之词呢?”

    姜砚之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他相信,每一个当娘的,最疼爱的都是自己的子女。

    钱云芳再好,也不是张方的亲娘。

    一个当娘的,就要把自己毒死了,怎么可能不给孩子多交代一些事情,譬如说,日后要好好的听姨母的话啊!譬如临死的时候,抓住钱云芳的手,说你给老娘发誓,绝对不能害了我儿子啥啥的。

    话本子里都不是这样写的么?

    钱云芳一愣一愣的,拼命的摇头,“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长姐如母,我怎么会杀我阿姐?”

    闵惟秀见她如此,实在是忍不住了。

    若不是姜砚之破案要什么劳什子证据,若是按照她的想法,大吼一声,你丫的不说实话,就把你剁了喂狗,你看钱云芳还敢信口胡诌?必须是瑟瑟发抖,跪下来说,大王,你说啥就是啥!

    “哼,证据?咱们现在就去把张夫人刨出来,让张仵作验看一下,就知道她是为何而死了!以前的旧仆,只要没有死,就能够找回来,哦,你看到那个赵兰了吗?”

    闵惟秀说着,指了指铜镜,“这人死了啊,是会变成鬼的。若是三大王乐意,咱们就把张夫人的鬼魂叫回来,看你这个做妹妹的,开心不开心?”

    钱云芳看了镜子里一头雾水的赵兰,往张尚书身后缩了缩,张尚书一躲,将她暴露在人前。

    张方立马欣喜的看了过来,“三大王真的能够把我阿娘叫回来?”

    闵惟秀又哼了一声,“你这么蠢,你阿娘死了都要被你再气死一次。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去报复那些宵小做什么?费这么大劲,还把自己搭进去了。若是我,直接告诉你爹你阿娘,说他头上已经比祖母绿还绿啦!不用你动手,自然有人清理门户。”

    张方有些傻眼,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钱云芳,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若是坦白的话,我们自然会给张圆一个体面的死法,你若是不坦白,一会儿我就能够让开封府的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奸生子,还死得离奇,日后五十年,她还要成为人茶余饭后的笑柄,不得安生。”

    钱云芳指着闵惟秀,双目圆睁,“好好好,我觉得我已经够狠了,没想到你比我更狠。三大王说的都没有错,我那样说,就是想要张方,余生都为我的阿圆赎罪。”

    “我是有罪,可是我的阿圆是无辜的啊。”钱云芳说着,跪了下来,“太子殿下,三大王,夫君,求你们了,就给我阿圆最后的体面吧。”

    姜砚之点了点头,喊道:“路丙,钱云芳对杀害张夫人还有石大郎的事情供认不讳,你把她送到开封府去签字画押。还有张方,咒杀张圆,一并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