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言 将门凤华 第八十四章 看猴子上蹿下跳

第八十四章 看猴子上蹿下跳

将门凤华 饭团桃子控 2301 2021-02-18 19:18:00
推荐阅读: 重生成女主的恶毒皇姐荣宁我在星际开黑店余生我们不走丢绝世名伶系统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闵惟秀同闵惟学乃是武将,蹲个马步不在话下,但是闵惟思已经是双股战战,两腿发软,额头冒着豆大的汗。

    兄妹二人悄悄的向他靠近了一些,把他微微架起来了一些。

    闵惟思惨白着脸,欲哭无泪。

    我干什么了我?我就只是知道了大兄的一点小秘密,这也要被连坐!

    临安长公主喝着茶,半天不叫起,直到门上来报,说是吕相公同吕夫人亲自登门来了,这才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不要耍小机灵。这开封府中,眼睛尖利的人多了去了,你们的那点稚嫩手段,都不够瞧的。”

    “先起来罢。这次便算了,日后二郎瞧中了哪家的小娘,直接回来跟阿娘说,阿娘替你去提亲。”

    闵惟思嘿嘿一笑,“阿娘,儿子才多少岁啊!牡丹花再好看,看久了无趣,还是一整片花园好啊……”

    临安长公主瞪了他一眼,“在你阿妹面前,胡言乱语什么?”

    闵惟思立马闭口不言了,偷偷的看了闵惟秀一眼,你闺女知道的比我还多啦!

    说话间,嬷嬷已经引了吕相公同吕夫人进来。

    武国公高昂着脖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你们来做什么?”

    临安长公主咳了一下,武国公一怂,哼了一声,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

    吕相公笑了笑,对着武国公拱了拱手,“此番多亏了惟秀侄女,救了我阿娘的性命,这一些薄礼,不成敬意。老夫实在是汗颜,身为一国之相,心胸却不及一个小娘子开阔,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耿耿于怀。”

    “惟秀侄女不计前嫌……老夫之前还怀疑惟秀侄女别有居心,实在是惭愧惭愧。”

    闵惟秀站在临安长公主身后,吕相公这个老狐狸!

    他都这么说了,武国公还怎么好意思拿以前的事情说事,若是再提,岂不就是小肚鸡肠?

    武国公哼了一声,“你是挺小肚鸡肠的,应该惭愧。之前我说你,你都不听,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

    ……

    吕相公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闵惟秀简直想要仰天长叹了,爹啊,怪不得别人都说我们家嚣张跋扈是奸臣啊,你能不要说话这么耿直么……

    临安长公主抽了抽嘴角,站起身来托了托吕相公,“您太客气了,惟秀是小辈,我家夫君经常教导她,行走在外,要助人为善。老夫人长命百岁,便是惟秀不在,也能够遇难成祥。她年纪小,原当是她登门去探望老夫人的。”

    吕相公扯了一抹笑容,同吕夫人坐了下来,众人寒暄了好几句。

    闵惟秀一直偷偷观察,见吕夫人打量了她大兄好几回,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吕老夫人肯定信圆真师太信得不得了。

    她早就同圆真师太串通好了,若是吕老夫人再问,就是,哎呀,老夫人有贵人相助,渡过了这个大劫,若是再给吕静姝寻个命里多金,又生在午时的郎君,便彻底无忧了。

    吕老夫人又岂会不信?

    谁是贵人,谁又是午时出生的?那就是闵惟学嘛!

    过了好一阵子,双方已经鸡同鸭讲,不像是说的一国的话了。

    吕相公:你这茶乃是上好的明前龙井,取壶先斟三分之一的沸水,再放茶叶……

    武国公一咕噜喝完了一杯:这树叶棍子烫嘴,不如大碗喝水,喝酒就更好了。

    吕相公抽了抽眼睛:那茶叶根根舒展,闻那香味……

    武国公又倒了一杯茶:这热水不解渴,我最喜欢喝井水,一大瓢十分痛快。在边关的时候,随身的水袋里都装酒……

    吕相公的眼睛已经要抽脱眶了:国公好雅兴,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武国公一愣:你说啥……葡萄酒娘们兮兮的……

    ……

    闵惟秀简直要笑哭了。

    吕夫人又忍不住看了闵惟学好几眼,看得闵惟学有些心里发慌,“都读过什么书?”

    闵惟学挠了挠脑袋,“平时多看兵书。”

    闵惟秀翻了个白眼,赶忙补充道:“我这哥哥,别看他生得粗,心细着呢。小时候都在宫中,同太子殿下一道儿读书,御书房的夫子,夸他一笔字写得十分的端方。后来喜欢看兵书,还是跟着阿爹做了武将。”

    “有时候从营中回来,瞧见了好书,也买回来送给我同二哥。”

    闵惟学红了脸,妹妹啊,能不能不要吹牛啊!

    他那字,也就只能用端方来形容啦!

    从营中回来,买的好书,都是闵惟秀喜欢看的话本子……

    吕夫人果然神色缓和了许多,看向了临安长公主,“我家几个孩子,都生得弱,因此我一瞧见大郎,十分的羡慕你。我们这些当娘的,可不就希望自己的孩子生得壮实,平平安安一辈子。这孩子的亲事,怕是要官家做主罢?”

    临安长公主看了闵惟秀一眼,笑道:“唉,我这孩子,就是老实巴交的,我瞧着心急。他五行金土旺盛,你说土乃是稳重,倒是应了。这金是锐利,他哪里有半点锋芒?还生在午时三刻身上杀气重,我这给他寻亲事,都愁白头了。”

    “前几日进宫,太后说族中有个侄女不错,这孩子老在营中忙碌,倒是还没有安排相见。倒是你,三个儿子都已经成亲了,我瞧着不知道多羡慕。静姝也十分的贴心,不像我家惟秀,天天惹事……”

    吕夫人听着,皱了皱眉,“别提了,提到静姝我还同她阿爹大吵了一架。静姝是我的老来女,我恨不得一直将她养在闺中,直到找到忠厚老实的一家人,或者是她自己中意的……”

    她说着,看了闵惟秀一眼。

    闵惟秀一惊,擦!她演了那么多戏,敢情吕夫人直到吕静姝心悦闵惟学!

    那她昨儿个是怎么想的,看!那只猴子在上蹿下跳好有趣啊……

    闵惟秀心中一垮,之前那股子得意洋洋,意气风发,全都吞回了肚子里。

    “可是她阿爹,非说要她榜下择婿。这一不知根,二不知底的,我这个当娘的,是一万个不同意的。”

    临安长公主同吕夫人相视一笑,两人便不继续说这个事情了。

    闵惟秀看了闵惟学一眼,他若是一棵铁树,大约已经乐得要开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