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在星际开黑店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同一个人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同一个人

我在星际开黑店 金财元宝 2231 2021-04-24 19:14:00
推荐阅读: 惊天犯案混在遮天玩群聊阴阳先生最强恐怖系统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来自-dididia.com

    白苏已经准备好了第三世界的信息素,见到他们过来,先是诧异,视线在他们之间来回打量:“你们……”

    毕奇十分开心,笑的像个小孩子:“我果然没有跟你白来一趟!”

    所以,霓琅真的是他无脸国的国主大人了!

    白苏双眼放光,看向她:“既然如此,还请……大人解惑,这个吃人的荆棘丛该怎么解决掉?”

    她没有问霓琅的前尘往事,那都是霓琅的私事,和她现在要干的事情并不相干。

    但她毫不关心的态度,反倒叫霓琅微微诧异,她探究地看了一会儿,随即一笑:“幻境里的东西,只要破了即可。”

    幻境?

    白苏自认为生活在一个先进文明的科技时代,第一次听说还有“幻境”这样的名词,她一愣:“是什么意思?”

    “无脸国那边的荆棘丛是先天之物,这里的是有人下的幻术。”

    霓琅解释完,白苏大约听懂了,她目光复杂地看向枝蔓四处探索的荆棘丛,所以,杀人的其实只是一种幻术。

    霓琅忽然问:“我送给你的礼物呢?”

    白苏一愣,想起来了:“你是说白萌萌?”

    霓琅点头:“对,避珠可以破解一切幻术,你叫它来就可以了。”

    白苏没想到看上去蠢萌蠢萌的,一点杀害、自保能力都没有的白萌萌,居然会有这么大的用处。

    她立刻招出了小O,把睡得昏天暗地的白萌萌揪了下来。

    白萌萌不愧是古老的物种,都不用白苏多说眼下的情况,只看一眼,就拍了双手:“就这雕虫小技啊!简单!等着!”

    然后白苏就眼睁睁地看着它变成了小小的一只,冲进了荆棘丛,在所有人惊恐到目瞪口呆的目光里,消失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哦不,其实也就过了那么一分钟,原本龇着獠牙的荆棘丛忽然消失了,露出了光秃秃的昏黄的地面。

    白萌萌蹦蹦跳跳邀功似地跑了过来:“白姐姐,我速度快吧?还有这样的小陷进吗?我一并都帮你解决了!”

    “没有了。”白苏摸了摸它脑门,把它哄进车里去。

    白萌萌噘着嘴,它难得有机会出来放风,真不想现在就回去啊,可是么有办法,谁叫它太弱了呢,它有自知之明,在外面磨蹭了十来分钟,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

    白苏将车门关上,这才看向霓琅:“多谢城主大人告知。”

    她觉得,眼前这两人应该不是特地来给她解决眼前的困难地。

    毕奇笑眯眯,一脸喜气站在边上,笑的跟个智障一样十分碍眼,白苏懒得看他,直接无视。

    霓琅笑了笑:“我有事找你,听说你研究出了一种东西,可以送我们回去?”

    白苏面色不便:“是的,那个东西叫世界信息素。”

    可她实在忍不住好奇:“城主大人你不知道这个东西吗?那你当初,又是怎么从那边来这里的?”

    霓琅摇了摇头:“阴差阳错吧。”

    她指着毕奇:“还是要麻烦你,把他送回去吧。”

    送毕奇回去?白苏不能理解,毕奇更是直接跳了起来,简直就跟老顽童炸毛,吹胡子瞪眼的,一模一样。

    霓琅无奈一笑,纠正:“是送我们回去。”

    白苏挺意外地,又觉得在情理之中,那边才是他们的家,不回去,留在这里干什么呢?

    霓琅将她带到一旁,单独说话:“你是不是有很多疑问要问我?”她金色面具下的红唇微微弯着,“现在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问我。”

    白苏愣了一下,她可有太多想问的了,一时间又觉得无从问起,追根究底,只问了一句:“您……不想报仇吗?”

    巴雷纳和王朗先后欺骗了她。

    霓琅一愣:“我为什么要报仇?”她笑的十分温和,可白苏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丝上位者才有的高姿态,“他们不过都是我的玩物罢了。”

    她指着四周的一片荒芜,笑着提醒她:“你以为,这一切才是赤光星的真实世界吗?”

    白苏皱眉,赤光星上同时存在了那么多的世界信息素,她哪里知道,哪一个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

    霓琅叹了口气:“曾经的我和你同样迷茫,所以才会在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来这里……白苏,人的一生很简单,可是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很多的奥秘,你永远也无法摸透,就例如人心,永远隔着一层肚皮,所以我不恨不怨,为什么要报仇呢?”

    “这个世界的我是这样的,也许另一个世界,又是完全不一样的。”

    白苏完全不能理解她说的话。

    霓琅最后说了句:“你,想过自己是谁,为什么你会这样,你又是从哪里来的吗?”

    白苏浑身一震,僵着脖子问:“你、你知道?”

    霓琅拿下金色的面具,露出一张和她一模一样地脸来,淡淡笑了一会儿:“每一个人生来都有她的意义,你是无脸国人,却并非我国之人,你,和我,其实是同一个人,你,明白吗?”

    白苏愣怔了一会儿,直到吴形开车匆匆赶来,她才稍微明白了一点,她有DQ可以去不同的星球,是自由,也是生不由己。

    所以其实霓琅也是类似,又是一个让她生不由己的外挂系统?

    她忽然明白了,难怪霓琅的白罗城那么的特别,她看上去不争不抢无欲无求,也没有大量地兵力护城,但就是在赤光星上稳稳占着一席之地,甚至可以和赤罗城、普斯城相抗衡!

    她们俩是同一个人?

    世界……

    另一个世界……

    白苏的脑子在发炸,她觉得自己看破了一些问题,又觉得自己深陷其中。

    霓琅拍了拍她肩膀:“你想不通,就别想了,等你像我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多走几遭,你就会明白地,这是一个大囚笼,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走的出去。”

    白苏听完,静静懵逼了片刻,忽然泄气,听了这么一长串的大道理,跟她有几毛钱的关系?她现在只想改善这个倒霉星球的生态环境,然后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