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在星际开黑店 第二百三十五章 能帮我个忙吗

第二百三十五章 能帮我个忙吗

我在星际开黑店 金财元宝 2276 2021-03-25 14:42:00
推荐阅读: 惊天犯案混在遮天玩群聊阴阳先生最强恐怖系统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来自-dididia.com

    白苏以为,她临时开了个时空之门转移子弹,最多也就够打伤吉翁的,毕竟他也是个精神力强者,没道理避不开她的小动作。

    但没想到,之前表现的极其厉害的吉翁,不但没有躲开她转移的子弹,还被一击毙命。

    胜利来的太突然,白苏直接惊呆了!

    江朝率先反应过来,猛地扯住她提醒:“快走!”

    后面吉翁的护卫军队们也立刻反应过来,几乎毫不犹豫,立刻朝着他们开火攻击。

    白苏在那一刹那就开启了时空之门,两人离开了天空之城的大殿,出现在了一处荒地之上。

    这里距离天空之城不远,因为有一个断了的石碑,来的时候被她记住,把门开在了这里,她召唤出小O,启动了房车模式再隐身,两人坐进车里,劫后余生。

    两人都受了伤,尤其最后离开的时候,尽管白苏时空之门开的快,但她现在精神力并不强大,速度还快不过紧随而来的射线弹。

    江朝为了替她挡射线弹,后背基本被打开了花,这还是他穿了防弹服的结果。

    白苏肩胛骨直接被打穿了一个洞,因为不是致命伤,所以并没有让她直接离开赤光星。

    她忍不住怨念,这些人就不能瞄准了她的脑子打的么?一枪把她送走,不是更加快当?!

    总好过现在忍着一身伤痛,还要继续打怪,还要治理这个本不属于她的家园!

    槽!

    想想都特么烦躁啊!

    江朝忍着后背的剧痛:“医药箱在哪里?”

    白苏手指抬了抬,肩上的疼痛让她连话都不想说。

    江朝翻出了医药箱,打开一看,不由皱眉:“你这儿除了寻常感冒咳嗽的药,我们需要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啊。”

    白苏自认忍痛能力挺强的,但这回肩胛处的贯穿伤还是让她忍不住抽气,太特么的疼了!

    “没有麻药?”

    江朝摇头:“没有。”

    其实她问出口就知道没有了,还好这个问题她早有准备:“来,缺少什么,直接跟我买,我的店铺今天随时可以开张!”

    这回轮到江朝发愣了:“现在没有网络,我怎么下单?”

    “谁说跟我买东西非要在网上了?曾经风靡整个星际的黑店,你不知道么?它可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实体店!”

    江朝老实地摇头:“没听过,而且,你现在也没有实体店。”

    他是真没听说过,白苏一想也就明白了,她带着黑店风靡星际的时候,他大概已经被发配到赤光星这个鸟不拉屎,不,连鸟类都罕见的地方了。

    而且她那时候活跃于联盟星系,联邦星系不大了解她的黑店,倒也在情理之中。

    但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她直接道:“你想买什么,直接下单吧,有我这个店主在,店铺也就是个形式而已!”

    好在他们运气还不错,江朝要的东西,近一个月内都没卖过,付了钱拿了东西,江朝给她处理伤口。

    原先洁白圆润的肩头此刻血肉模糊,江朝心有不忍,尽管已经打过了麻药,但还是怕她疼,干脆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吉翁是被你杀了吗?”

    按理说应该是的,但白苏觉得有点诡异,她迟疑了一下:“不一定,咱们还得小心点行事。”

    总觉得吉翁命不该这么薄。

    江朝熟练地给她清洗伤口再包扎:“嗯,小心使得万年船。我们接下来去干什么?”

    他对白苏突然离开千机城的目的并不清楚,眼下没话找话,干脆就问她。

    “把这些怪物的来历查出来,解决掉,再找到吉翁的秘密。”要重建赤光星的生态,恢复赤光星星民生存的美好家园,首先就得消灭吉翁的计划。

    说到这里,她忽然顿住,若有所思:“我种出绿植妨碍到了他的计划,那他为什么不一炮把我的千机城给轰掉?”

    当然现在,有了能源W的防御工事,他想一炮轰掉千机城并不容易,但之前呢?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可没有任何防御工事,他那时候为什么不下手?

    江朝给她把纱布绑好,绕到她面前,将血肉模糊的后背对着她,示意她帮忙,嘴上回答她的话:“用炮弹会对环境造成长时间的破坏,也许也会妨碍到他的计划?”

    两人同时有个猜测:“土地?”

    白苏忽然想到了最开始的那个有关圈地的律法:“对,就是土地,应该说是土壤!”

    她有些激动,给他清理伤口的时候,不自觉地加重了力气:“绿色植物会吸收掉土壤的养分!用炮弹轰会造成大规模的污染!”

    她有了注意:“我们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去找工地!”

    既然确定吉翁的秘密和土壤有关,那只要找到他大规模取土的施工现场,再顺藤摸瓜不就好了?!

    不管吉翁死没死,先把他的计划打掉!

    饶是江朝后背上打了麻药,也被她忽然一下忽然一下地给弄得抽气连连,可他好歹是个男人,她都没喊过疼,他怎么能叫痛?!

    他也要面子的啊!

    小O是隐身的,房车的内置空间很大,一人一个独立小空间,一张床,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倒头就睡,第二日睡到自然醒。

    白苏起床,避开肩膀简单冲了个澡,穿了条居家宽松的长裙,在房车内置的小厨房里做早饭。

    香菇鸡肉粥、煎蛋、培根、牛奶和面包,江朝拉开门帘的时候,就看见她正在搅动砂锅内的鸡肉粥。

    白苏听见动静回头,温柔一笑:“醒了?赶紧去洗洗,出来吃早饭!”

    她的好心情感染了江朝,他抱臂依靠在门框上:“不担心?”

    “担心!”白苏点头,实话实说,“但也要吃饱喝足休息好啊,不然万一我们找到吉翁的秘密,却发现没有这个力气去阻止,那不是白瞎?”

    靠力气阻止吉翁政府的秘密计划?

    江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摇着头转身去了洗澡间。

    房车内的空间很紧凑,隔音效果也不是特别好,白苏一边喝粥一边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忽然车内一片安静,紧接着洗澡间的隔断门被拉开。

    江朝探出头:“能帮我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