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在星际开黑店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枪崩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枪崩

我在星际开黑店 金财元宝 2255 2021-03-02 14:38:00
推荐阅读: 惊天犯案混在遮天玩群聊阴阳先生最强恐怖系统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来自-dididia.com

    蜜娅莉一听这个话,浑身一僵,什么世界她不知道,但她知道那个世界一定比这里危险!

    不然她也不可能暗中算计她过去,只是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事情,居然失败了。

    难道,这一次的世界信息素又没有提炼成功吗?

    上一次用的试验品,他们只要杀死那个世界的怪物就可以出来,按说这次的产品已经做过了调整,她应该有去无回不可能再出错才对啊!

    白苏晃了晃手里的瓶子,无色透明,小小的一只:“世界信息素,你们很能耐啊,让我猜猜你背后之人是谁呢?”

    蜜娅莉浑身略微僵硬,扯起嘴角一笑:“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没关系,耳朵听不懂不要紧,我的拳头,会教你听得懂!”白苏捏了捏手指,全然一副要下毒手的样子!

    蜜娅莉瞳孔皱缩,她现在身上是真的没有什么功夫了,华家事败,因为她是举荐人,瓦鲁多把责任全怪在了她的身上,废了她全身的筋脉,能留下一条命,那还是她命大。

    肩膀上,肉体和机械相连的部位传来一阵剧痛,蜜娅莉痛苦抬头,去看江朝,眼中汪着委屈的泪水:“江朝……”

    江朝浑然不为所动,只是目光沉沉看着她:“这是世界信息素,你想悄无声息地除掉白苏?为什么?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他们都不相信是瓦鲁多,要是他有这样的能耐,之前还何必巴巴地让华瑞琪买生物缓冻剂来对付他们俩?

    蜜娅莉没想到他绝情至此,一点也不顾及两人这么多年的情分,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白苏对付她!

    身上的剧痛愈发重了,她算是能忍的女人了,但此时也不由血红了眼眶:“白苏!你恩将仇报!”

    她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白苏:“这么看来,我们之前被黑衣人追杀,应该也是你的杰作吧?不然他们怎么知道我那块地的确切位置,为了什么?”

    她眯了迷眼睛,作势想了想:“是为了我手里的,可以解决土壤问题的秘方吗?”

    白苏手上一个用力,狠狠捏住她的脖子:“说!你的背后之人,究竟是谁?!”

    现在正是下午时分,大家都在外面忙着,城防部队里只有夏蝉带着小露娜,不想干重活的顾林舟和守门的猫儿,此时都感觉到了她的雷霆之怒,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蜜娅莉忍着剧痛,牙齿咬破了嘴唇,愣是一声没吭,好一会儿,才泄气似的开口:“是瓦鲁多……”

    “瓦鲁多?”白苏挑眉笑了,再也顾不得她是个女人,一拳揍在了她的脸上,“你当我是傻子呢?!”

    蜜娅莉面容是极好的,哪怕半边是机械体,也掩盖不了她姣好的容颜,露出的人类皮肤白皙,此时却红肿了一大片,看上去极其可怖。

    她“噗”的一口吐出鲜血,呛得连连咳嗽。

    白苏“唰”的一声祭出了惯用的激光枪,抵在她的脑门上:“再给你一次机会,想好了再开口,否则,别怪我一枪崩了你!”

    蜜娅莉神色骤变,下意识地抬眼去看江朝。

    江朝面无表情,沉着脸站着一旁,目光紧紧盯着她。

    她心里头狠狠一紧,这样的目光神色她不陌生,这是在分析她的心理活动!

    没想到,江朝也会这样的本事!

    她迅速闭上眼睛,调整心态,还好,她一半脸上是机械体,一半被打的惨不忍睹,晾他一时半会儿也分析不透彻的!

    “好,我说。“蜜娅莉不敢再拖延时间,赶紧开口,“是弥望城,王朗,为了你手里的物资!”

    弥望城王朗?

    白苏第一次听说,下意识地去看江朝。

    江朝沉着脸色,端详了她好一会儿:“弥望城,是最南边的一座小城市。”

    白苏点点头,看他的样子,蜜娅莉说的是真的了?

    蜜娅莉察觉到了她脑门上枪口的松动,挣扎了一下:“放开我!”

    白苏果然收起了激光枪,只是冷着眼眸,幽幽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蜜娅莉被她看的浑身发抖,声音也在抖:“你看什么?”

    “我给你两个选择,离开千机城,留在千机城,你怎么选,现在。”白苏莫名冒了一句。

    蜜娅莉愣了半晌,都没觉出她的意图,下意识地就选:“我没地方去,我自然要留下来的。”

    但她话音刚落,就见那原本已经离开她脑门的激光枪口,又一次怼上了她的脑门,她惊恐了瞪大了眼睛,下意识朝着江朝求救。

    但呼救还没出口,“砰”的一声枪响,她瞪大了眼睛,视线永远停留在了这一刻。

    脑门被激光射穿,这个人瞬间没了呼吸。

    江朝闭了闭眼睛,良久,叹息一声,抱着尸体出去了。

    白苏无言,摸了摸小露娜的脸,这小丫头一见着她就欢喜雀跃,不由也柔和地笑了起来:“刚刚有没有被吓到啊?”

    夏蝉暗怪地瞥了她一眼:“你也知道有小孩子在啊,就不能把人拎出去再动手么?幸好我动作快,捂住了她眼睛。”

    白苏抱歉地摸了摸小露娜的脑门,“好的,姐姐知道了!以后注意!”

    她也不关心外面啥情况了,昨晚上先是心惊肉跳,后来也没怎么睡好,浑身疲惫,也没功夫安置毕奇,直接让他找江朝,自己转身进了宿舍。

    白萌萌好几天没见着她,可把它委屈坏了,摇着尾巴,拱着脑袋往她怀里钻:“呜呜”地撒娇,“主人又把萌萌丢下来好几天不管了!呜呜呜呜……”

    白苏耐着性子,抱着它哄了半晌:“你看,我把上次害你被打伤的人给杀了,算不算给你报仇了?”

    白萌萌眨了眨眼睛,点头:“算的。”

    “嗯,乖。”白苏眼皮都要睁不开了,摸了它狗头一把,开门扔了出去,关门,一气呵成。

    “都别吵我,我要睡觉!”

    白苏再一次醒来,却不是夏蝉来喊她吃晚饭,而是被一阵又一阵,尖细的女人哭喊“救命”的声音给吵醒的。

    她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这才起身下床,开门出去,问:“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