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在星际开黑店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笼包(一更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笼包(一更求月票)

我在星际开黑店 金财元宝 2274 2021-02-18 18:52:00
推荐阅读: 惊天犯案混在遮天玩群聊阴阳先生最强恐怖系统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来自-dididia.com

    白苏眉头一皱,面色微冷:“我看着像是有毛病的人吗?”

    巴雷纳面色一僵,江朝不动声色,垂下的眼皮遮住眼里的笑意。

    白苏指派班明他们和十二个机器人:“别都傻站着了,赶紧地来搭把手吧!”

    她把一旁的扳手等工具往巴雷纳面前一递:“光看可没意思,动手试试,你会有终身难忘的体验。”

    他是一城之主,让他像自己极度鄙视的劳动者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可不就是毕生难忘的经历么?

    巴雷纳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眼神不善:“你确定是在和我说话?”

    白苏把扳手还给江朝:“不然这里还有第二个普斯城的城主大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我是城主大人,你还……”叫他像个劳动力一样,毫无尊严的干活?

    她怕不是还没睡醒,在做梦吧?

    白苏却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既然城主大人只是想过一过眼瘾,那就这么看着吧。”

    她抱臂,往边上的一站,兀自先欣赏了起来,哎呀呀,真是地广人稀,好大一片土地啊,要是以后被她成片成片的种上庄稼,那是何等壮观,想想都觉得很有成就感!

    她并不管他,江朝却不敢掉以轻心,一直站在一旁盯着他和他的护卫们,巴雷纳第一次像贼一样的被人盯着看,浑身都觉得不对劲,更加觉得看他们安装电流防护网十分没意思。

    干脆问:“你不是说有办法解决赤光星土壤寸曹不生的毛病?怎么还不动手?”

    白苏终于转头看他,似笑非笑:“哦,原来城主大人是想打探我的秘密啊?”

    巴雷纳眉头一皱,她紧接着开口,“您是不是忘记了四方盟约的约定?对我的秘方,不好奇,不打听,不干预?”

    她的声音冰冷,目中闪着精光:“若是这样的话,趁现在一切还未开始,不如咱们再好好谈谈?”

    巴雷纳嘴角抽了抽:“你误会了,我是担心你耽误工期,来不及交货。”

    白苏十分无所谓:“我怕什么?从前我没有种地,还不是能买到东西?差别只是从一个城市的量变成三个城市的量,人家星网店铺都没觉得有压力,您在这儿操的哪门子的闲心?”

    更何况,她还有十亩的私有圈地,现在正是四季青菜和生菜成熟的时候。

    巴雷纳哑口无言,又觉得自己被下了面子,有些难堪,白苏却不管他,转身就往回走,一边问江朝:“有没有可能,把城防部队,搬到这片地的中心?”

    她想把大本营按在圈地的中心,又很馋城防部队的警戒线设置。

    “这个恐怕不行,除非重新再设一个。”江朝跟着她一起往回走,余光瞥了眼黑沉着脸站在那里,一脸不可思议的巴雷纳,心里冷冷一笑。

    “唔……”白苏不用算都知道,代价肯定不小,“算了,这个以后再说。”

    她忽然站住了脚,对着阿里喊了一声:“这位是普斯城的城主大人,他大约是想体验一下劳作,你帮我招待一下吧。”

    江朝面部表情明显一愣,随即想笑,真有她的啊,让瓦鲁多的机器人盯着普斯城城主,呵呵~

    巴雷纳颇觉没有面子,气呼呼的一甩头,走了。

    白苏这才松了口气:“真烦人。”她摸着饿的扁扁的肚子,快步往城防部队走,心里已经在琢磨做什么好吃的了。

    好久没有吃小笼包了,要么蒸一锅?家里还多了个产妇,得弄个黄豆猪脚汤,据说那个可下奶了,要是妈妈奶水足,不就可以省了一笔奶粉钱?

    嗯,再卤个花生,卤个茶叶蛋,再把地里的青菜炒两把,加点香菇或者蘑菇,炸一盘豆腐,炒个鱼香肉丝,再来一个拔丝排骨,哎呀呀,口水忍不住了!

    江朝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见她步履如风,面色红润,便知道夏蝉的药果然有效,心中担忧放下大半,凑近了她,小声叮嘱:“短期内不要给云英检查你的身体。”

    白苏从美食中回神,下意识地问:“为什么?”随即恍然,“难怪你叫我在她走了以后吃那药,那是禁品?为什么不能给云英知道?”

    江朝与她对视片刻,小声交代:“不是禁药,但是……总之,谁都不能告诉。”

    额,奇奇怪怪。

    不说拉倒,她还懒得打听呢!

    白苏把这个小插曲抛到脑后,一回去直奔小厨房。

    顾林舟已经回来了,见她这模样,就知道晚上有口福,立刻屁颠颠跟了上去。

    白苏毫不客气甩给他一串单子:“……把这些食材、配料全都准备齐全了拿过来。”

    她先动手和面,一边给锅里烧水。

    顾林舟很快搬了她要的食材过来,白苏选了肥瘦适宜的一块新鲜猪肉,洗干净,去皮,切成小块扔进了绞肉机里,搅碎后加调料、料酒拌馅。

    夏蝉听见动静走了过来,看了很久,十分好奇:“你这是在做晚饭?”

    她这两天总看猫儿他们弄一日三餐,颇觉奇怪,此时见她手法利落地包小笼包,一双眼睛瞪得又大又圆,完全颠覆了她寻常给人的那种豪爽又凶悍的形象。

    白苏眨了眨眼睛,试探着提议:“要不要一起来?”

    夏蝉十分心动,跃跃欲试:“我可以吗?”

    白苏笑了,点头:“去把手洗干净,我教你。”

    夏蝉弯了个笑脸,迅速洗干净手来帮忙,她悟性极高,一学就会。

    本来一个人弄晚饭,因为有了帮手,时间瞬间缩短。

    白苏把卤花生、鸡蛋和黄豆猪脚汤分别闷在砂锅里,叫猫儿看着,转身走了出去。

    祝娜的小女儿,已经嚎到现在了,那嗓门,简直了!

    她实在好奇,一个小小的婴儿,怎么会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雷猴和祝娜焦头烂额,两人都对着个嚎哭的小婴儿束手无策,直到给她一瓶奶,才彻底安静下来,全神贯注的“咕咚”“咕咚”地喝奶。

    原来是奶水不够啊,看来她的猪脚炖的正是时候。

    白苏抱臂站在门口:“叫什么名儿啊?”

    她不过好奇随口一问,雷猴却“啪”地一声跪在了地上,整个人匍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