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我在星际开黑店 第四十一章 杀父之仇

第四十一章 杀父之仇

我在星际开黑店 金财元宝 2227 2021-02-18 18:49:00
推荐阅读: 惊天犯案混在遮天玩群聊阴阳先生最强恐怖系统伯符的恐怖故事集
www.13to.com
塞读小说
    白苏在一旁凉凉地道:“不然你以为,你手里的这杆枪是哪里来的?是你掏钱买的吗?”

    他连买粮食的钱都没有了,怎么可能还会花钱买枪呢?

    邵凡凡阴沉着一张脸,从来没有想过,昔日的好兄弟会一朝背叛。

    卢克多杰已经被玛丽塔打的奄奄一息,却还在猖狂得意的笑:“哈哈~哈哈~是你先对不住兄弟们的,你说要为兄弟们谋一条出路,从此不让我们忍饥挨饿,受人冷眼,结果呢?”

    他阴狠地瞪了眼白苏,“你被这女人一打就怂了!哈哈,你身为老大,你先怂了!就别怪兄弟们自己另谋出路了!”

    玛丽塔下手非常狠,他一笑胸膛内就剧痛非常,忍不住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并没有注意到周边的异常,一心认为,自己这一次胜券在握,被打几下又何妨,只要死不了,日后还是一条好汉!

    邵凡凡却注意到了,他看着把他们团团围住的骆强的一众兄弟,心里顿起狐疑。

    眼看天色就要黑了,白苏没了耐心,招呼玛丽塔:“别打了,帮着贝蒂斯一起去推车!”

    顾林舟那辆比较轻便,虽然被爆了一只轮胎,也很轻松就被弄出了沙坑,萧和开的那辆笨重很多,几次尝试反而越陷越深。

    骆强站在一旁冷眼看了会儿,终于招呼自己的手下:“走,一起帮个忙!”

    他这话一出,强盗兄弟们不见异样,十分配合地一道跑去出力,没一会儿陷在沙坑里的车就被众人一道抬了出来。

    倒是邵凡凡的一帮子兄弟惊了个目瞪口呆!

    怎么回事啊?!

    他们不是卢克多杰的援手吗?为什么没有绑住白苏那个女人,狠狠教训一顿,再要钱要粮要水,反而还帮她做事?

    卢克多杰也觉出了不对劲,他忍着身上肋骨断裂的剧痛,从地上半坐起来,看向骆强:“强哥,你……”

    骆强远远站着看他:“我以为你能给我带来一车的粮食,但没想到,你给我惹了个麻烦。”

    卢克多杰没有听懂:“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帮着你们困住人,得到的粮食我们平分?”

    白苏挑了挑眉,转身看向骆强。

    “没错。”骆强尽量忽视了白苏的眼神,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但你也从来没有说过,你要对付的是她?”

    卢克多杰心头一跳:“你们……?”

    骆强挺了挺胸膛:“我骆强堂堂正正,怎么可能做言而无信的小人,白苏这女人是爷罩着的,谁打她主意都不行!”

    卢克多杰仿佛没有听懂他说的话,愣了半晌才回神,下意识地吸了口气,呛的一阵猛烈的咳嗽:“你、你们……”

    怎么可能呢?!

    白苏一个女人,她怎么可能会和星际大盗扯上关系呢?

    他兀自不敢相信,骆强却已经把他几个手下给绑起来了:“刚刚是你们几个,砸了他们的车吧?”

    他们都是些半大的孩子,再凶悍在星际强盗面前也是怂蛋,被他的黑脸一吓唬,立刻腿软脚软浑身都软了,一个个闭着嘴巴不说话,就怕自己成了倒霉的出头鸟。

    但骆强却没打算放过他们:“说!是谁动的手?!”

    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弃暗投明,指向卢克多杰:“是他是他,枪在他手里的,和我们没有关系……”

    白苏一直盯着卢克多杰,心里的狐疑越来越大,直到此时,才忍不住问:“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

    从他们第一次出现在水厂开始,从头到尾的矛盾,都是他在挑动加剧。

    “哈哈!”卢克多杰没忍住,笑出了一口淤血,“你还不算太笨!”

    白苏蹙眉看着他:“为什么?我哪里得罪过你?”

    这话一出,卢克多杰瞬间变得歇斯底里:“哪里得罪?你居然忘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白苏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

    骆强就在她身边,下意识伸出手扶住了她的后腰,关切问道:“没事吧?”

    白苏摇了摇头,皱眉看向他:“你说我杀了你父亲?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人?白苏!你就是化成了灰我都认识你!”卢克多杰狰狞着脸,沾染着鲜血的样子,可怖又熟悉。

    白苏恍然想起来一个人:“你……之前住在仁光小区的?”

    “对!没错!你终于想起来了?!”卢克多杰大概是断了一条腿,现在只能撑着另外一条腿半跪在地上,咬着鲜血淋漓的牙齿,“就是你!你说外面太平了!我爸爸才会出门上班!才会被食人蛛袭击!是你杀了我爸爸!”

    是了,现在这么一看,他确实和那位大叔长得很像。

    所以,当初那个小区,他并不是唯一的幸存者!

    槽!

    江朝骗她的么?!

    白苏闭了闭眼睛,语气冷漠而平静:“我只是实话实说,我一路回家,都没有遇到食人蛛,我并不知道外面还有……”

    “所以,你就想抵赖吗?你这个杀人犯!”

    骆强皱眉,抬起一枪打在了他的脚下:“杀人的是食人蛛,你连真正的仇人是谁都分不清,还好意思嚷嚷着为父报仇吗?”

    “怎么不是她,如果不是她,我爸根本就不会出门!”

    白苏忍不住在心里鄙视他,又有疑惑,她上前一步:“你说要为你父亲报仇,那请问你杀了几只食人蛛?你父亲在被食人蛛攻击的时候,你在哪里?整个小区都被食人蛛灭了,你又是怎么逃生的?”

    她冷冰冰地盯着他:“所以,你当时根本就不在小区!说!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

    卢克多杰目光狠毒地回视着她:“敢做不敢认吗?”

    呵,给她来激将法?

    白苏把鞭子一甩,昂首站在地上,坦然而独立:“没错,那话是我说的,我为我的疏忽大意道歉,我自罚一鞭!”

    她话音一落,鞭子就腾空而起,朝着她的后背狠狠鞭了下去。

    萧和跟骆强同时出手去拦,但都慢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根变态的鞭子鞭打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