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848章 娶你徒弟的聘礼

第848章 娶你徒弟的聘礼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266 2021-05-04 03:20:00
推荐阅读: 重生之惊艳风水师妙手小医仙遇见你,是我最好的小幸运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都市巨灵神
www.13to.com
塞读网
 虽然知道那两个狗东西就是过过嘴瘾,实际不敢对南音怎么样,但顾久还是守到他们吃完饭,又送南音回家。

    南音在戏楼附近租了一间房,他在小区的长椅上坐着,顺便给自己擦了药,一直等到南音熄灯才离开。

    ……    学完唱腔学身段,顾久一整个月都泡在《游龙戏凤》里,是三少有生以来最老实最努力的一个月,不夸张地说,他当年考北大都没这么认真。

    连鸢也都因为一直没看到他的新动态,打电话来问他最近在干什么?

    “学戏呗,还能干嘛?

我现在晚上做梦都梦见自己在学戏。”

顾久将手机开扬声,拉开自己的衣服,往肩膀和后腰贴上舒缓关节肌肉的药膏。

    学戏挺好的,就是有点废身体。

    “昨晚你妈找我,让我转达你,说你爸已经不生你的气了,让你回家。”

鸢也靠在办公椅上,手里转着钢笔,“要不你给她回个电话?

她说她给你打电话,你总是没接。”

    “再说吧。”

顾久现在还不想回去。

    鸢也打趣:“你不怕你家里一气之下把你的卡停了吗?”

    顾久哼笑:“停就停,不是还有你吗?

咱俩这种关系,我花你点钱不过分吧?”

    鸢也笑骂:“去你的。”

    “我还要练习,挂了。”

顾久放下手机,金师傅拿了瓶矿泉水给他,他刚听到一耳朵:“家里找你吗?”

    顾久耸肩:“算是吧。”

    金师傅挺好奇:“你是晋城人,特意来徽州,就只学一出《游龙戏凤》吗?

别的不学?”

    “现在只学《游龙戏凤》。”

要是将来南音愿意跟他唱别的,他再学别的。

    “真是可惜,你的天赋很高,要是从小学起的,肯定已经名扬梨园行,现在才入行有点太晚了。”

金师傅唏嘘。

    顾久拧开矿泉水喝了口,心想不是他天赋高,而是他白天上课,晚上回酒店还继续练,除去睡觉的六七个小时,他这近一个月来,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学——吃饭走路也是戴着耳机听戏。

    照他这么练,就是傻子也能学会。

    金师傅又问:“为什么要特意学这一曲呢?”

    顾久擦了一下嘴角的水渍,笑笑:“追人。”

    “哟!追人!那姑娘也是咱们徽剧班里的?”

银师傅听到这句,来兴趣了,“哪个戏班的?

说说看,兴许我们认识,还能帮你呢!”

    顾久像是不好意思似的,没有说,拿出两个红包递给两位师傅:“这一个月,辛苦两位老师指点。”

    两位老师傅不敢收:“我们已经收了你很高的学费,怎么好意思再拿你这个?”

    “我们师徒一场,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再见,就当是我一点心意。”

顾久直接将红包塞进他们口袋,而后起身,“我再练练。”

    “你这功底,比从小学戏的那些肯定还差点,但比业余的是绰绰有余了。”

银师傅铿锵有力,“登台都足够了!”

    这话不是虚的,班主看了顾久的表演都挑不毛病,甚至觉得他比他戏班里,几个从小学戏的徒弟都要好。

    当初说他一个月内能达到上台标准就让他和南音一起表演,多少是有点故意为难,现在他完成得这么好,班主没理由不让他上台,只是……    “南音愿意跟你唱吗?”

班主摸摸鼻子,“现在好像是我们在一厢情愿。”

    顾久说:“先瞒着,等上台了再让她知道。”

    班主挑眉:“强买强卖啊?”

    都上台了,戏迷在台下看着,南音再不愿意,也要忍着跟他唱完再翻脸,这一招可真够……无耻的。

    顾久面无愧色,以前的他更无耻,现在够收敛了。

    “行吧,就按你说的做。”

班主想想还觉得有点妙,“攻人先攻心,先让水苏看到你苦练一个月的成果,她就知道你的用心,等她的态度软化了,你再想说别的话也比较方便。”

    顾久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顺手将一直拎在手里的一瓶酒递给班主:“听说你喜欢喝酒,尝尝这瓶合不合你的口味。”

    班主接过去看,滴金酒庄,被誉为甜酒界的爱马仕,价值不菲,他掂量了一下:“算谢礼?”

    “算聘礼。”

顾久弯唇,“娶你徒弟的聘礼。”

    ……    班主拎着酒回到戏楼已是傍晚时分。

    街上华灯高挂,他迎面碰上南音,看她这身打扮应该是要出门:“都要吃晚饭了,你还要去哪里?”

    “我跟小黄莺约了吃火锅。”

    南音口中的小黄莺是春月班的当家花旦。

    说起来,她在徽州这一年,跟好几个戏班的关系都混得不错,经常在一起切磋戏曲或者吃饭逛街看电影,过得比他这个在徽州生活了几十年的人还要丰富多彩。

    班主随口问:“你们最近隔三差五就在一起吃饭,有什么事吗?”

    南音眨眨眼:“没有啊,我们就是在聊汇演的事。”

    “哦。”

班主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是一则新闻推送,说徽州某工地塌方,有工人被困在地下还没救出来,他‘咝’了一声,看得更认真一点。

    “对了师父,汇演小戏部分,是不是我们私下商量好就可以对换?”

    班主的注意在新闻上,没怎么听清她问什么,捕捉到‘汇演’二字,敷衍地应了声:“嗯?

嗯,是吧。”

    南音心里有数了:“那我走了。”

    “好,去吧,不要太晚回来。”

    等人走后,班主看完新闻,才回过神来:“她刚跟我说什么?

汇演怎么?”

    嗯……    应该也没什么大事,要不她就会追问了,班主收起手机,拎着他的酒进屋。

    ……    顾久今晚约了那个帮他请来两位老师傅的朋友吃饭,朋友说他们这里有一家外地游客来了必打卡的火锅店,两人就去了那家店。

    就是这么巧,顾久视线瞥向门口,便看到南音和春月班的小黄莺一起进门。

    他:“……”    徽州也不小,他们怎么总能碰到?

    这就是缘分吧?

    他自问自答,在心里点头——这就是缘分!    他和南音的缘分就是这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