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232章 这是对我的侮辱

第232章 这是对我的侮辱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22 2021-02-16 03:25: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萍姨要去哪里?”

    月嫂自认录音这件事没什么,但不想被黎雪喋喋不休追问,索性撒谎了事:“哦,没什么,我家里有事,太太放我半天假,下午就回来。”

    月嫂的家人都拿捏在尉迟手里,黎雪相信她不敢背叛,对她的说辞也就没有怀疑,点头说:“早点回来,少夫人这边离不你。”

    月嫂含糊地应完,就往梨苑而去。

    南音听了她的话,听出另一个信息——庄舒这两天不在尉公馆,他们的计划要推迟到大后天才能进行了。

    “南音小姐,可以吗?”月嫂还在等她的回复。

    “当然。”南音爽快应下,“不过这里声音有点嘈乱,我到里面去录,你坐下稍等。”

    “好的,谢谢。”

    南音拿着录音笔去了里间,关上门,却是把电话打给了陈景衔。

    月嫂拿着录音笔返回尉公馆,到底是留了个心眼,特意放出来听了一遍,确定都是戏曲,才敢交给鸢也。

    她不知道是,南音有着能把白话唱成曲子的本事,鸢也打开一听,就听出了南音用潮汕话告诉她,她和她大表哥已经想好救她的办法,计划就是……,到时候她配合就好。

    饶是早已经猜到他们联络上,可现在亲耳听到南音承认,鸢也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尉迟宣布她死亡的时候,姜鸢也这个人就被从这世上彻底抹去,那种“全世界都当你死了没人会来救你”的感觉,比真的杀了她还要让她痛苦。

    还好,还好。

    这世上起码还有她大表哥,始终没有放弃她。

    想起大表哥,难免想起小表哥……鸢也仰起头,没让眼泪真的落下来……她会报仇的,她一定会报仇的。

    又是两天平常日子,鸢也没有表现出半点异常,只旁敲侧击地问了月嫂尉迟什么时候回来?

    月嫂跟管家打听过:“先生应该还要再过几天,好像是在班加西出了什么事,暂时回不来。”

    鸢也将热狗切片,用银叉子叉起来送进嘴里,嚼着嚼着咽下:“是吗。”

    还怕他突然回来呢。

    第三天,庄老师终于出现了,她先是对鸢也道歉,说培训来得突然,没能提前告知她,耽误了她的功夫,很抱歉。

    鸢也淡淡地看着她:“庄老师好像很喜欢道歉?”感觉每次和她说话,她都是要道歉。

    庄舒轻抿了下唇:“是我不好,道歉是应该的。”

    “庄老师受聘尉家,只是担任阿庭的早教老师,其他的事情本就不在你的职责范围,反而是我给庄老师添了麻烦。”鸢也道。

    庄老师的话应得十分得体:“这没什么,我本来还不太懂泉州南音,这段时间跟着太太听了这么多,由衷对这种世界级的文化遗产有了浓厚的兴趣。”

    鸢也嘴角一泛:“叫戏班来吧。”

    有庄老师在,戏班当然可以叫的。

    今天难得没有下雨,只是聚在天那边的乌云还没有散,整个城市的色调灰蒙蒙的,像加了滤镜的画面,管家就还是安排在客厅里唱,免得突然下雨,手忙脚乱。

    二楼栏杆边依旧竖起了屏风,鸢也坐在那儿,捏起一颗葡萄,仔细去皮,楼下配乐忽起,她手上的葡萄突然从指尖跳走,她眉心就是一皱。

    月嫂忙说:“我帮太太剥。”

    鸢也将果盘往前一推,不痛快道:“我不想听泉州南音了。”

    黎雪一愣,不是一直喊着让戏班来唱泉州南音吗?怎么又突然就不想听了?不想听了她想干什么?

    “少夫人……”

    鸢也道:“让他们唱京剧。”

    黎雪松了口气,还好只是换个种类,京剧才是南音的看家本领,这个要求不难办,她就应下:“好的。”

    下楼之前,她看了月嫂一眼,月嫂明白黎雪的意思,是要她把鸢也看紧。

    月嫂点了点头。

    鸢也不是没看见她们的小动作,没理会,又拿起一颗葡萄,仔细地去皮。

    楼下却就没那么和睦。

    黎雪将鸢也的话耳语给了庄老师,庄老师抬手打断正唱得入戏的南音:“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南音从来没有唱戏唱一半被人打断,当下皱眉:“怎么?”

    庄老师柔声:“听说南音小姐最擅长的是京剧,这么多天了我都没见识到,不如今天改唱京剧吧。”

    “不听泉州南音?”南音神情明显不快,“怎么不早说?”

    黎雪本来以为这就是换个曲子的事情,没想到她竟然有点发脾气的意思,不禁问:“现在唱不了吗?”

    南音冷笑:“我虽然只是个唱戏的,但我也有我的规矩,唱泉州南音就是唱泉州南音的行头,唱京剧就是唱京剧的行头,让我扮着泉州南音的相去唱京剧的台子,这是对我的侮辱!”

    在场的黎雪和庄舒以前都没怎么听过戏曲,但知道每个行当都有每个行当的规矩,就像商人要讲信用,老师要对学生负责,现在看南音这么发作,大概是真触犯到了她的底线。

    庄舒周全道:“实在对不住,我让南音小姐为难了,我绝对没有不尊重南音小姐和戏曲艺术的意思。”

    “我不唱了,庄小姐另请高明吧,这晋城会唱京剧的人不少,我就不奉陪了,小宝,收拾收拾东西,我们走。”南音一声令下,说走就走,竟是半点不能商量。

    二楼久久听不到想听的鸢也,脸色已经沉下来,月嫂连忙走到栏杆边,喊道:“黎秘书。”

    黎雪抬首,月嫂摇了摇头,用眼睛努了努鸢也的方向,鸢也不高兴了——秦医生说过,要尽量让她心情明朗,才有助于她的病情康复啊。

    黎雪挡在南音面前:“要怎么样,南音小姐才能答应留下唱京剧?”

    南音端着一派士可杀不可辱:“怎么都不可能!”

    黎雪好声好气:“看在这么多场堂会,梨苑和我们尉公馆都是宾主尽欢的份上,希望南音小姐能再考虑考虑。”

    顿了顿,她再加一句,“我可以给您双倍报酬。”

    嗯嗯嗯?南音眼睛明显一亮:“双倍?”

    “是。”

    南音勾起嘴角,对这个数字很满意,不再端着:“好吧,你们也是我的老客户了,我不至于那么不近人情啦,唱就唱,没有戏服和假发,起码让我化个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