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231章 心情确实很不错

第231章 心情确实很不错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479 2021-02-16 03:25: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南音走出咖啡厅,撑着伞站在公交亭里,等着那班能送她回梨苑的车。陈景衔的行踪在晋城是完全保密,要尽量避免露面,免得被人看到,所以才没有送她回去。

    可能是因为下雨,平时十几分钟就能等到的公交车,她等了小半个小时还没到,她看着延绵不断的雨幕,想起了陈景衔去梨苑找她那天。

    她当时给了三个字:“我拒绝。”

    陈景衔蹙了一下眉,以为她嫌弃报酬不够丰富:“如果南小姐有别的想法,我们可以再聊聊。”

    她笑了笑,从抽屉里拿出烟和打火机,朝他示意——可否?

    陈景衔没有意见,她就在手指间点燃,女士香烟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闻着有些沁凉:“虽然我和鸢也只有一面之交,但她这个朋友,我是认的。”

    “现在她有困难,我又刚好帮得上忙,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管?所以我不用你给我什么报酬,这件事我是自愿帮你的。”

    不是拒绝帮忙,而是拒绝报酬。

    陈景衔来找她之前,查过她的底细,仅知道她和顾久的关系,甚至没发现她和鸢也有交集,更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话。

    陈景衔认真道:“我代鸢也,向你道谢。”

    南音示意不用,只是也有忧虑:“哪怕我能带着你们进入尉公馆,但你们有办法在尉总眼皮底下把鸢也救走吗?今天我观察过了,尉总对鸢也几乎是寸步不离,尉公馆的守备也非常森严。”

    光是院子里就有十几个保镖,硬闯是拒绝不行的,回头尉家一个报警电话,说有人私闯民宅,就够把他们都抓了去。

    而智取,办法说多不多说少不少,都存在不同风险,唯独相同的是,只要尉迟不离开鸢也身边,他们就没办法得逞。

    陈景衔也很清楚这些,所以他说:“再等等,一定会有机会。”

    他当时说的机会,现在就已经来到。

    尉迟出差,不在鸢也身边,这就是漏洞。

    南音想着陈景衔那个计划,再一看那班公交车终于来了,她便抬手招了一下。

    司机本来是要停了,结果定睛一看到她的那戏服戏妆,天又黑还是下雨天,他真以为见鬼了,连忙把要靠边的车开走开走。

    南音额角青筋跳了跳,忍不住从唇齿间挤出一种植物。

    ……

    月嫂关上窗户,将风雨一起挡在外面,然后才去给鸢也铺床,顺便问起:“太太今天为什么生气啊?”

    鸢也手里还转着魔方,转好了一次又打乱,再继续转动。

    月嫂小心翼翼地觑着她问:“是他们唱的不好听吗?”

    南音眼皮都没有动一下:“他们唱的是《三千两金》。”

    “《三千两金》?”

    “说的是一个书生要上京赶考,结果在苏州遇到了一个青-楼女子,家里准备给他考试用的三千两黄金都花在她的身上,导致他去不了京城也回不了家乡,他埋怨那个青-楼女子祸害了他。”

    鸢也嗤笑:“他不对人家动色心,谁害得了他?”

    月嫂明白了,原来是讲渣男的故事,太太大概是由彼及此,所以才会大感不快,她忙宽慰道:“这个书生也忒不是东西了,太太别生气,咱们下次不听这种故事了。”

    鸢也懒懒道:“明天让他们来唱《白兔记》吧,上次唱这个挺好听的。”

    “好,我这就去跟管家说。”月嫂的床也铺好了,“太太您再坐一会儿就睡吧。”

    “嗯。”

    虽然下午发了一通火,但月嫂就是感觉,今晚的太太心情好像比平时好……果然还是要听泉州南音,越听太太的人越正常,这就跟对症下-药一样,下对了,再重的病也会一天比一天好。

    月嫂愈发笃定泉州南音就是鸢也的药引,带上房门,这就下楼去跟管家说,明天再让戏班来一趟。

    听见门关上的细微咔嚓声,鸢也终于抬起了眸。

    她的心情确实很不错,嘴角甚至微微弯了起来。

    嗯~

    南音是泉州人,泉州和潮汕虽然相连,但方言并不互通,她那句“他是不是不在”说的却是潮汕话,那她跟谁学的潮汕话呢?

    兰心大剧院的《陈三五娘》,鸢也只能想到她大表哥这一个可能性。

    所以,她大表哥果然已经和南音接上线,并且一直在寻找机会将她带走。

    有她大表哥在,鸢也的心就定下了,第三次将魔方转到同色,随意地在手里抛了抛,就丢在一旁,上-床,睡觉。

    醒了就是明天。

    这是她最近一个多月来睡得最放松的一次,还做了一个很混沌的梦。

    梦里的她好像去到了黄沙漫天的沙漠,放眼四下空无一人,她正茫然着,就听见有人喊了她一声:“鸢也。”

    她转过身,尚未看清叫她的人是谁,就先听见“砰——”的一声,尖锐且刺耳,犹如枪响,随即眼前就蒙上了一层红色,什么都看不到。

    鸢也猛地睁开眼,这个梦竟然做了那么久,天已经亮了。

    月嫂敲门进来:“太太,早上好。”

    鸢也看了眼床头的闹钟,已经九点多了,她比平时还醒得晚。

    月嫂将她的拖鞋摆整齐:“太太,管家说庄老师刚才请了假,这两天不能到公馆来,所以戏班子,可能要等到后天才能请。”

    鸢也眉心跳了跳,又想起昨晚那个梦,这种波折不知怎的让她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为什么请假?”

    “说是要去参加一个培训。”

    偏偏在这时候……鸢也又不能表现得太急切,只能应:“嗯。”

    月嫂看出她的失落,想了想道:“要不我去找南音小姐,录下来给您听?”

    鸢也动作一顿,看向了她:“被问起来怎么办?”

    庄小姐“想听”泉州南音都是直接叫到公馆里来唱,突然说录音,这么反常,南音肯定会追问,到时候要怎么解释?

    “这……”月嫂也不知道了。

    “实话实说也没什么,庄老师那么爱听南音,出差几天听不到抓心挠肝,所以希望可以录下来带在身边,有空了就能享受音乐洗礼,也合情合理。”鸢也下了床,往洗手间走去。

    月嫂一喜:“说的是啊。”

    但鸢也又一哂:“算了吧,黎雪肯定不会让你去的,她防我们防得那么严,生怕你走漏我还活着的消息。”

    月嫂一听这话就不服了:“我虽然比不上黎秘书,但我哪有那么容易被套话?这段时间好多人来跟我打听情况,我都是一个字没说。”

    鸢也挑了挑眉。

    月嫂道:“太太洗漱后下楼用早餐,我这就去一趟梨苑。”

    鸢也嘴角一勾:“嗯。”

    月嫂出门的时候,刚好被黎雪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