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227章 屏风后的人是谁

第227章 屏风后的人是谁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69 2021-02-16 03:25: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dididia.com


    
    台上开唱之后,尉迟才牵着鸢也到屏风后坐下,他不在乎唱的是什么,只关注着鸢也的神情变化。

    就像秦自白说的,她对闽南曲子十分触动,南音开嗓唱出第一句,她就蓦地转头看向戏台的方向,一如死水般的眸子,竟荡起了波澜。

    尉迟凝着她的脸,低声喊:“鸢也。”

    事实上,鸢也心下的反应,比她面上表现的还要激动,她听得出来——是南音!

    被请来唱戏的,是南音!

    她去听过她几场戏,认得出她的嗓音。

    这是被尉迟软禁一个月后,她第一次离她以前的朋友这么近,离她以前的世界这么近。

    鸢也手指蜷去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十分冲动,想直接跑出去让南音看到自己,但是……不行,不可以。

    这里是尉公馆,周围都是尉迟的人,如果她真那么做了,尉迟为了继续隐藏她还活着的事实,一定会把南音这一班人遣出晋城,或者同样软禁起来——她毫不怀疑,尉迟就是觉得,哪怕她突然暴露被南音他们看到,他也有办法善后,才会允许南音他们进入尉公馆表演。

    其实尉公馆请戏班子这个动静一出,旁人会怎么想她不知道,但她大表哥一定能意识到她没死,他在兰心剧院放《陈三五娘》,就是在试探她,现在请戏班子就是她回应他的试探,他懂得的——但这是她认为。

    她失败太多次,希望破碎太多次,害怕这又是自己想太多,其实《陈三五娘》和大表哥没有一点关系,哪怕戏班子来了尉公馆,大家也都以为是尉迟为了博新欢一笑,没有人知道她。

    所以她不能什么都不做,她一定要在不引起尉迟怀疑和警惕的情况下,让南音知道她在这里,也许这样以来,她就会把这件事告诉顾久,顾久就会告诉她大表哥,她就有逃出去的希望……

    可是要怎么做才能既不惊动尉迟,又能让南音发现自己?

    鸢也没怎么控制自己脸上的神情变化,正好让尉迟以为闽南曲子对她真的有影响。

    她目光扫到桌子上的本子,这是戏本,上面会写着今日表演的曲目和曲目的唱词,唱词……有了!

    鸢也将自己手,从尉迟那里抽回来,指尖还带着他手心的温度,她慢慢地拿起了戏本,在他的注视下,翻开了一页。

    秦自白也在旁边留意她,凑到尉迟耳边低语:“不错了,还知道自己拿本子。”

    确实,之前几天她做什么都是要别人告诉她,她才像机器人一样去执行,第一次主动去做一件事。

    尉迟抿了下唇。

    鸢也翻开后,照着戏本上的唱词,小声地跟着轻哼。

    她听到闽南曲子,都是这样反应,反正她的声音低低,在配乐的掩盖下也不明显,尉迟就没阻拦她。

    没想到的是,这出戏的最后几句竟然是清唱,配乐突然间全都停下,四下安静无杂声,唯独鸢也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恍若未闻。

    “……旧人啼哭不动他的心田,他不认我母子还变了脸,我们母子背井离乡有谁可怜!”

    声音不高不低,但在这安静里就显得十分突兀,台上的南音都是一愣,看向了屏风。

    她不是没有发现尉迟竟然没有来陪他的新欢一起听戏,屏风前只坐着庄舒和杨烔,但也没太多想,只当尉迟是有事忙,没空来而已。

    这一声后,她才发现那屏风后面,好像还有……人?

    是什么人?这里是尉公馆,应该就是尉公馆的人吧?

    为什么要躲在屏风后面?在自家地盘还要藏藏匿匿?

    她有好几个疑问,但职业素养让她没有耽误太多时间,接着就吊着嗓子将最后三句唱完。

    完美落幕。

    杨烔最先鼓掌:“好!”

    南音微微一笑,和配乐的几个师傅一起站起来,操作台下鞠躬。

    抬起头时,若有若无的,看到屏风后闪过几个人影——屏风后果然有人。

    一般来说,唱完堂会,东家都会留戏班吃过晚饭再走,尉家的规矩一向周全,自然也这么做了,所以等南音他们离开尉公馆时,已经入夜。

    她还是坐着杨烔的车离开,路上她回想起今晚这顿饭,也是庄小姐出面招待,尉迟只露一个面就上楼,说是要开一个视频会议,不便招待。

    这么看起来,这个庄小姐在尉公馆确实已经是女主人的身份,但比起这个,她现在更觉得屏风后那几个人更加古怪。

    是谁呢……

    那个声音,怎么好像有点耳熟?

    南音想着就问:“下午听戏,屏风后,是不是有人?”

    “没有啊。”

    “是吗?”

    杨烔不好意思地说:“我都只顾着看你了,别人我都没有在意。”

    ……好吧,他的注意力确实完全在她身上,没注意到别的也正常,南音没有再问,只想着那声音到底是谁的?

    抵达梨苑,已经是深夜,南音下车,婉拒了杨烔送她进门的好意,兀自跨过门槛。

    也就是这一瞬间,她突然想起来在哪里听过那个声音!

    她倏然转头,看向门口一侧。

    杨烔还没走,不知她在看什么:“怎么了?”

    “没什么。”南音背脊突然有些僵硬,抿了一下唇才说:“杨少开车小心。”

    她关心他!杨烔受宠若惊:“知道知道,你快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了!”

    南音颔首,没有再回头。

    杨烔看着她的背影消失了,才重新上车,刚扣好安全带,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尉迟就接了:“迟哥。”

    尉迟询问:“把人都送回去了?”

    杨烔启动油门,只当他是关心,老实回答:“是啊。”

    “有没有谁问你什么话?”

    “问话?没有啊,”杨烔傻笑,“就是让我路上开车小心。”

    尉迟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态度,只道:“嗯,开车小心。”

    ……

    南音越走后背越凉,心里盘旋一个大胆的猜想,因为太大胆了,以至于她胆战心惊。

    晚上的梨苑后台空无一人,她自己的脚步回声都异常明显,她莫名有种危机感,就好像,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会被人灭口。

    她不禁加快脚步,想回到休息间。

    休息间的门光着,她一边一开门,一边开灯。

    猝不及防的,就看到一道挺拔男人身影站在窗前,起初她以为是顾久,结果定睛一看,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