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91章 趁早打消这念头

第191章 趁早打消这念头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273 2021-02-16 03:24: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两人对视着,看似没有表情实际风起云涌。

    尉迟嗓音沉入谷底:“我再说一遍,陈莫迁的死在我的意料之外。”

    鸢也笑:“过失致人死亡罪就不是罪吗?”

    说到底她小表哥就是死在他的局里,有意还是无意,有区别吗?死了就是死了,何况她也不相信他是无意。

    黎雪从二楼下来,看到他们站在转角处对峙,愣了一下,感觉出他们中间气氛不对,又悄悄退回去。

    腹部尚未愈合的刀口被什么牵扯动了隐隐作痛,尉迟愠怒道:“你不是很聪明?不是什么都想明白了?那你就该知道如果我不设那样一个局,怎么救得了你?”

    鸢也这次是真的笑了:“以爱为名,这个理由太好了,只要你爱我,所以无论怎么伤害我,我都要原谅你?”

    尉迟唇线抿得直直,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具体。

    “可是你真的是在救我吗?巴黎是沅家的大本营,你把毫无提防之心的我引到那里,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能在他们的地盘上死里逃生?我告诉你,在火车上我就差点被他们勒死。”

    “难民营,你知道小圆被四五个难民拖进帐篷强-暴吗?你不是不知道我有腿伤,你就没想过如果是我遇到那群难民我会怎么样?我连跑都跑不掉,谁能来救我?比我还要柔弱的小圆?还是那些美国人?如果那些美国人救得了我,他们怎么会没有去救小圆?”

    “木仓战,子弹不长眼,我小表哥都替我挡了一木仓,否则我现在已经死了,这些你想得到吗?如果你想到了还选择这样做,把我的安全置之度外,那么这份爱有多重?如果你连这些都没想到,那么你的爱就更加不值一提,你又怎好拿到我面前,像免死金牌一样要求我必须原谅你!”

    话到最后鸢也的情绪再一次失控。

    漏洞,全都是漏洞!

    如果她再傻点,没准就信了他冠冕堂皇的话,信了他布局是为了她,现在把一切都摊开,真相就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明明就是利益第一她第二,他明明就是拿她做了博弈的筹码,现在合同到手财富近在咫尺他要的已经得到,就画上温柔的妆,扮上痴情的人,到她面前说什么是为了她他爱她,太可笑!

    鸢也冷眼看他:“我们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你又何苦再捆着我相看两厌?放我离开,我舒服了你也轻松。”

    尉迟素来温雅的面容此刻菱角毕现,根本不需要考虑一星半点,决然拒绝:“不可能。”

    不可能放她走?不可能让她舒服?呵。

    “你还想利用我什么?”鸢也想了想,想到了,“我是沅家的第一继承人,你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带我回到沅家认祖归宗?也是,一个南欧市场两片南北岛屿怎么满足得了尉总的野心,将沅家取而代之才配得上你。”

    又来了!又是这种话!这几天每次对上,她都要把这番话搬出来嚼一遍又一遍!

    尉迟浑身紧绷,紧紧盯着她的脸:“我早跟你说过,这些都是你以为,我根本没有这么想!”

    “你的身份改变不了,沅家不可能放过你,这是事实,与其提心吊胆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再对你下手,赌一把你下次还能不能死里逃生,不如我亲自动手,一次将定时炸弹清除。”

    “沅家人不是傻子,如果我不把局做得逼真他们怎么会相信?我知道这很冒险,我已经最大程度规避风险,陈莫迁如何小圆如何,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我要的只是你,现在你好好的站在这里,这个局就是成功!”

    鸢也捏紧了手又松开,目光迎视着他:“所以你不可能放我离开?”话题又回到最初,回到最根本。

    尉迟盯着她:“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呵,好。

    鸢也听着他那些义正言辞又冠冕堂皇的话,一句问出:“你为什么不敢提岛屿?为什么不敢提南欧市场?”

    尉迟唇角一下抿出酽冷。

    她嘲讽地说:“你敢承认吗?在你心里,岛屿和市场也很重要,你之所以费心费力设下这么大的局,也是为了利益。”

    “这些是很重要。”

    他承认了。

    所以看吧,原来是什么模样,就算往上面点缀再多的繁花锦缎,也遮不住本质。

    资本家就是资本家,利益第一就是利益第一,哪怕上面沾染鲜血也无所谓,至于利益之外的东西,都是附属。

    她就是附属。

    鸢也闭上眼睛,她太累了:“我跟你已经无话可说。”

    她转身要上楼,也就在那一瞬间,日光移动,完全照落在她的身上,一片璀璨里她身影模糊不清,像即将化茧成蝶远远飞走。

    尉迟瞳眸一缩,原本垂落在身侧的手,突然一下,猛地抓住她的小臂,将她强行拽了回来。

    鸢也猝不及防跌进他的怀里,错愕地抬起头,撞进他如狂风骤雨来临的前夕的天空的眸子里。

    尉迟一字一字地对她说:“当初是你走到尉公馆,是你要我娶你,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从你开始不代表能由你结束,你没有那么大的权利鸢也,我说你不能走你就不能走,哪怕是‘死’,你也要留在我身边。”

    “你!”鸢也大怒。

    尉迟放开她,越过她先一步上楼。

    鸢也气得心肝脾肺都要炸了!

    她现在已经是个“死人”,只要沅家势力还在一天,她就不能做回姜鸢也,远离他才能换个身份重新来过,而留在他身边,就注定她以后都不能抛头露面,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苟且偷生!

    他这样践踏她的尊严,这就是他的喜欢,他的爱!

    她不屈服的,她一定走!

    ……

    黎雪还在二楼走廊转来转去,等着楼下两位主子吵完,她好下楼去办自己的事。

    一回头,看到尉迟上来,微微松了口气,紧接着,她就看到尉迟腹部红了一片,乍一看像是又被捅了一刀。

    黎雪大惊失色。

    尉迟脸色惨白,一言不发,扶着墙走到房间。

    黎雪愣愣地看着,他到床边坐下,然后眼睛一闭,整个人往后一倒。

    昏死过去。

    “尉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