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86章 旧账又添了一笔

第186章 旧账又添了一笔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275 2021-02-16 03:24: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鸢也眼睛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眼底盖满霜雪意。

    两人的呼吸都停了下来,流通的空气在经过他们身边时,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跟着放慢了速度。

    黎雪从二楼下来,只看到尉迟搂着鸢也,以为是少夫人得知陈医生的死讯后,靠在尉总怀里哭。

    直到听到“滴答”一声。

    木质的地板,有什么声音都清晰反馈,那是液体坠落在地板,砸开一朵花形的痕迹。

    黎雪愣住。

    有了第一滴之后,就是第二滴,第三滴……四下太安静了,以至于这个声音听起来如此清晰,乃至触耳惊心。

    门外脚步匆匆进来两个人,黎屹说:“尉总,医生到了。”

    沙发处的两人依旧没有动,黎屹定睛一看,瞳眸一缩:“尉总!”

    他喊出这一声后,黎雪才回神,从楼梯奔跑而下:“尉总!”

    那把刀!

    那把水果刀!

    谁都没想到鸢也会捅尉迟一刀,黎屹和黎雪扶住尉迟,看向鸢也的眼神都是震惊。

    鸢也放开手,手上都是血,热的,粘的。

    她见过很多血,就在这两天,从她身上流出来的,从小表哥身上流出来的,从小圆,从艾伦,从更多她不知道名字的人身上流出来。

    本来以为已经看习惯了,可当尉迟腹部蔓开的血染红了白色的衬衣,撞进她的眼睛里还是一涩,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跌坐在地上,和脸上已经失去血色的尉迟遥遥相看。

    客厅里的光线明暗不定落不到他的脸上,也瞧不清他是什么神情,唯独见着他一双眼睛黑着,像夜晚,像深渊,像驱不散的乌云,像化不开的浓墨,他定定地看着鸢也。

    家庭医生赶忙看了一下伤口,这一刀不轻啊,喊道:“快送医院!”

    临时租来的小楼里连地毯都没有,凉意毫无阻隔地攀上鸢也的身体,她紧咬住后牙克制着战栗。

    门外进来一群人,一半兵荒马乱地将尉迟抬起来,一半怒气横冲地要对鸢也动手,尉迟低喝:“放肆。”

    黎雪斥道:“那是少夫人!”

    那一半的人才愣了愣,纷纷退后。

    鸢也仰起头看去,都是美国人,都是,和山林里追着她的那些是同一批吧?看,又一个证据。

    尉迟苍白的嘴唇一动:“为什么?”

    他竟然还问了她一句‘为什么’,要怎么说呢?太多了,鸢也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家庭医生催促:“不要说话了,快送医院!失血过多就危险了!”

    尉迟最后看鸢也的那一眼很复杂,鸢也回他的眼神更是冷透了骨。

    闹哄哄的人都走后,鸢也的魂魄也像被抽走了一般,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黎雪被留下来看顾鸢也,她绷着声音:“少夫人,我扶您回房吧。”

    鸢也没有反应,黎雪就半强迫地将她搀上楼。

    她伤了她的主子,她现在应该很恨她,鸢也无所谓。

    黎雪还是遵循尉迟之前的安排,让家庭医生去看鸢也身上的伤,自己也去拿来一条温热的毛巾,帮鸢也擦去手上的血。

    这个行为很熟悉,鸢也记起来,当初她差点打死伯恩,尉迟把她带回尉公馆后也是这样,用毛巾擦去她手上的血迹。她将手抽回来,漠然着脸别开头。

    家庭医生一来就见识到这种事情,当真是被吓到了,没想到平时看起来平易近人的少夫人,下手竟然这么狠……

    他重新替她包扎小腿上的伤,又将一条药膏交给黎雪,让她帮鸢也涂抹在身上其他伤口:“没有大碍,都只是皮外伤,这几天注意不要碰水。”

    家庭医生还想把一下鸢也的脉,但是鸢也将手夺了回去,他不敢强迫:“我去开点消炎药。”

    开来了药,鸢也没有吃。

    她从床上下地,黎雪马上站起来看着她,见她是去浴室才放心。

    鸢也不傻,出了这座房子,她命就保不住了,所以她没想跑。

    现在她的命,是陈莫迁和数不清的人换来的,她比谁都珍惜。

    从浴室里出来,桌子上多了一碗面,黎雪面无表情地说:“少夫人吃点东西吧。”

    鸢也就吃了,吃完她漠漠地问:“我的手机呢?”

    黎雪不答,鸢也一晒:“我知道,我现在是个‘死人’,不合适联络外界,我只是想给我爸打个电话,他不会,也不敢出卖我,你大可放心。”

    大概是觉得她的话有道理,黎雪将自己的手机奉上:“少夫人的手机不在我们这里,您可以先用我的手机。”

    鸢也没有避着她,直接给姜家打去了电话,接听的人是宋妙云:“喂?哪位?”

    “我。让我爸听。”

    宋妙云愣了一愣:“鸢也?”

    “嗯。”

    昨天才发生的事情,现在还没有传回国,宋妙云不知道她已经‘死了’,还说:“鸢也啊,我这几天一直打电话给你,你都没有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鸢也没有出声,她又紧着说:“鸢也,我跟你说,那个股份转让出问题了,尉氏集团收购了姜氏,现在姜氏是尉氏的一部分,要转出股份,只靠你爸的印章不管用啊。”

    她看向了黎雪,鸢也慢慢地重复:“尉氏,收购了姜氏?”

    黎雪只是抿住唇。

    “对啊,你不知道吗?这到底算怎么回事啊?我们之前说的那些还作数吗?”宋妙云关心的只有她的身份,和她能分到的好处。

    姜氏被尉氏收购……鸢也又想明白了,可这次竟然没有那么生气,也是,不过是旧账又添一笔,不过是又知道一个真相,她阖上眼睛:“让我爸接电话。”

    大概是听她不想多说,宋妙云悻悻地道:“哦。”

    “鸢也?”姜宏达同样还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鸢也吐出口气:“我有一件事要问你。”她直接开门见山,“我跟沅家有什么关系?”

    黎雪没想到她是要问这个,也没想到她知道这个,错愕一下,旋即她劈手去夺鸢也的手机,鸢也躲了一下,在她还想来抢时,忽的抬起另一只手抵住自己的脖子——她手上有东西——刚才从浴室捡来的刮胡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