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83章 你敢陈莫迁你敢

第183章 你敢陈莫迁你敢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10 2021-02-16 03:24: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七岁那年外公离开了她,她第一次明白原来这就叫死亡。

    九岁那年妈妈离开了她,她更加清楚地懂得失去一个重要的人会痛得那么深。

    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晚上睡不着,躲在被子里哭,都是小表哥把她挖出来,陪着她,给她讲故事,指着夜空里最亮的那颗星说,那叫启明星,会一直亮着,一辈子不会消失,离开了的人都会到那儿去,还是陪在她身边。

    此刻鸢也惶然地抬起头,什么都看不到,没有星星,一颗都没有。

    小圆忽然将陈莫迁从鸢也身上推开——她一直跟在他们身边,虽然也很狼狈,但只受了轻伤,她突然这样做,鸢也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就又来扒她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鸢也想把她拂开,但她一只手脱臼的情况下,实在不是她的对手。

    “你!”鸢也提起一口气,唯一能动的那只手被她抓住,小圆抿了一下嘴唇,快速比划着手。

    鸢也知道她那是手语,但是她看不懂,陈莫迁被推到一边,不知道是撞到了头还是挤压到了伤口,疼痛为他争取了片刻的清醒。

    他半阖着眼皮,只剩下一线眸光,哑声说:“她让你把衣服换给她。”

    换衣服?这个时候换什么衣服……等等,她是想……

    鸢也倏地紧盯住小圆:“你是想扮成我引开他们?”

    小圆点头。

    “荒唐!”鸢也想都没想,根本不用考虑这个,她怎么可能让别人替她死?

    “我们差别这么大,换一件衣服又不是换一张皮,那些人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这根本不是说替就能替得掉!

    小圆听她把话说完,才露齿一笑,那一笑就像她给鸢也的第一印象一样,安静腼腆,她又比划了几下。

    陈莫迁的眸子深了:“她说,不会被发现的,她和你的身形很像,只要穿上你的衣服就能以假乱真,而且……她本来就是为了做这件事出现。”

    鸢也摇头,她不明白,什么叫‘为了做这件事出现’?

    小圆指了她,再指了自己。

    “我,就是为了,替你死的。”

    ……

    陈莫迁解释出来的九个字,比鸢也这辈子听到的任何一句话都要震撼,她脑袋嗡嗡响了好久,如果这里有光,一定能照出她几近透明的脸色。

    不就是死吗?眼睛一闭双腿一蹬的事情,他们都在说些什么?

    一个说她不是姜宏达的女儿,是什么沅家的继承人。

    一个说自己就是来替她死的,这都是……什么啊……

    那三个黑衣人装好木仓,不,准确来说不是一把木仓,那把木仓的造型更像是重型狙击木仓,木仓口还要比一般的狙击木仓大,冷硬的线条而充满杀气,就架在草丛里,瞄准了那棵树后。

    小圆眼尖看见了,再顾不得解释,扭头对陈莫迁打手语:“他们手里有火炮!不能再拖了!让我换她的衣服,只要我死,她就安全!”

    陈莫迁抿了下唇,摇摇晃晃起身,鸢也下意识去扶他,不想反被他扑倒在地上。

    小圆说得对,现在只有替死一个办法。

    鸢也说的也对,小圆一个人,不足以让他们相信她就是姜鸢也,所以还要再押一个筹码……比起让她死,陈莫迁宁愿选择第二条路。

    领口有弹性,裙子不难脱,陈莫迁往上一捋,就把那条红裙子脱下来丢给小圆,然后将鸢也的手按在头顶,再抓一把草藤捆了她的手一圈,他趴在她的身上,胸口的血都滴在鸢也的脸上,甚至有一些进了鸢也的唇。

    是辣的。

    “哥……”鸢也嗓子哑了,乏力极了,声音都出不了。

    陈莫迁低语:“鸢也,躲在这里。”

    鸢也几乎窒息:“你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他咽了一下喉咙:“闭上眼睛。”

    她知道他要干嘛!鸢也知道!她挣扎得更加用力,从牙齿里挤出字:“……不要,你不要!”

    陈莫迁站了起来,鸢也挣不开那些长在地下盘根错节的野草,手很疼,身体很疼,根本使不上力气,掉不出眼泪的眼睛一再变红,她嘶吼着:“你敢!陈莫迁你敢!”

    “嘘……”

    陈莫迁最后对她说的一个字就是,嘘。

    ……

    直到此刻,鸢也终于知道,原来情绪到了极致就是张着嘴也说不出话的。

    她将眼睛睁到了极致,用力地扭动身体,纤细的手腕被草藤勒出了血。

    树叶终于不堪重负,轻轻一抖,一颗雨珠沿着叶络滚下,掉进鸢也的眼睛里,砸开了一场水花。

    ……

    陈莫迁抓住已经换了鸢也的裙子的小圆的手,从树后跑了出去。

    黑衣人马上移动木仓口对准他们。

    两人使出了自己最后的力气狂奔,左躲右闪,不顾一切,再加上地形掩护,纵然是神木仓手也无法瞄准。

    黑衣人只好扛起那把大木仓,快速追上他们。

    ……

    耳边的木仓声没有一刻停下来过。

    “啊——!”鸢也猛地使劲,将草藤连根拔起,她仓皇地爬起来,奔向陈莫迁他们跑走的方向。

    她知道,她知道!

    单一个小圆,没有办法骗过他们,但是加上一个陈莫迁就足够!

    这一晚上,陈莫迁始终护在她的身边,姜鸢也在哪里陈莫迁就在哪里,已经成了她的一个标志,那么和陈莫迁死在一起的人,就一定是姜鸢也!

    陈莫迁就是想和小圆一起死!

    他们想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

    鸢也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这一刻是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在看到小圆红色的裙摆时,她嘴巴一动,但是还没有发出一个字,就被后面冲上来的人扑倒。

    也就在那一秒钟,黑衣人对着那两个身影开出一木仓。

    “砰——”

    像引爆了炸弹一样,陡然间燎起大火,将一切化为灰烬。

    鸢也瞳孔骤然放大,火焰铺满她的眼底。

    原地升起的烈焰舔过周围的树木,几个眨眼就烧出一面火墙,她距离这么远还能感到脸上火辣辣。

    鸢也不知道扑倒她的人是谁,她疯了一样要爬起来,要冲向那片火海,那人又抓住了她:“别过去!”

    哥……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