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他是人间妄想第181章 就怕没有回头了

他是人间妄想第181章 就怕没有回头了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238 2021-02-16 03:24: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今晚的月色吝啬,直到此刻才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从云后露出一点光。

    “山上都有什么人?”车子还在行驶,苏星邑面色冷峻,一边问,一边脱下西装外套解开领带。

    安娜迅速打开一个箱子,箱子里是一套完整的作战工具,她再将已经掌握的情况资料如数报上:“巴塞尔警局去了一支分队,二十四个人。”

    苏星邑拿起袖箍束在手臂上,淡薄地说:“给总署打电话,就说今晚是我在山上放鞭炮,无伤大雅,让他把人调回去。”然后又穿上黑色的战术背心,手指利落地将弹匣都装入背心口袋里。

    这个解释可以说是十分牵强。

    大晚上,还是大雨天,远在苏黎世的罗德里格斯家家主跑到巴塞尔城外一座山上放鞭炮,谁会相信?但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强者掌握话语权,只要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就算大家都知道不可能,也要承认这就是事实。

    安娜再汇报:“艾伦带了三十个人上山,已经有八人没有生命特征。”每个人身上都带了监测手表,一旦没有了脉搏就会传回信息。

    八人。苏星邑面色像入夜后的弯月,越来越清冷,目光望着前方,手上已经利落地将枪组装好:“追杀鸢也的主要人马是谁?”

    “起初是八个人,四个美国人四个法国人,原本以为他们是一伙的,后来他们在难民营打起来才知道不是,四个法国人是‘家养的’,暂时查不出幕后主使,四个美国人是,”安娜一顿,再谨慎地说出,“尉总裁的人。”

    上膛的动作一顿,苏星邑侧目,重复:“尉迟?”

    “消息没有错。”安娜反复确认过。

    咔嚓一声,枪已上膛,苏星邑眉目无声凛然:“让比伯带一队人,随我上山。”

    “是。”虽然知道先生的身体不好,但安娜也没有阻拦。

    因为她太清楚,拦也是拦不住的。

    这么多年来她在他身边看得明白,但凡涉及鸢也小姐,一贯不悲不喜的先生,每次都会做出和平常的他全然不一样的反应。

    十年前亲自上那艘游轮救人是这样,十年后亲自上山解围也是这样。

    何况现在他还知道了尉迟也参与其中,局势错综复杂到这个地步,他又怎么可能坐得住?

    苏星邑最后戴上红光夜视镜,车子恰好在山前停下,他开门下车,再仰起头看这座山,脸上落了被树枝切割成碎片的月光,深一块浅一块的明暗不定。

    尉迟,他想干什么?他不知道那是鸢也吗?

    不……他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神情更是覆上一层寒霜,薄唇一抿,抿出冷寂。

    就怕,他不是不知道那是鸢也,而是正因为知道是鸢也,才做出这种事。

    身后跟上来十二个身手不凡的手下,整齐划一,沉肃无声,堪比那些作战有序的特种兵部-队。

    苏星邑上山,安娜留在地面接应,正要返回车上继续调查那些法国人的身份,忽听见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她倏地扭头,是一家直升飞机在低空飞行。

    这又是谁?

    ……

    4:30。

    天亮前最后一个小时。

    ……

    男人在智商飞机上,从高空俯览而下,可惜林子里太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收回目光时,他看到山脚下停着几辆车,眯起眼睛,车边有个人也在盯着他,两人隔着玻璃和数百米的高低距离四目相对,他认出来,这女人是Daniel的秘书。

    罗德里格斯家的来了。

    男人肃冷着脸,既然已经暴露,那就更不能让那个野种活,否则才真的是功亏一篑。

    他回头,对蓄势待发的四个黑衣人打了个手势,他们双指抵在太阳穴一挥,表示明白,然后打开舱门,身上只吊着一根绳子,纵身一跳,像一颗定时炸弹,滚进复杂的山林。

    ……

    浑然不知这山上又多了两拨人的陈莫迁,在听到艾伦说起沅家时,脸色明显有变。

    饶是天色黑暗,他又掩饰得很快,但还是被鸢也捕捉到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yuán?”

    元?缘?袁?还是,沅?

    无论是哪个yuán,鸢也都毫无印象:“小表哥认识这个沅家?他们跟我有什么过节?”

    陈莫迁对着前方开了一枪,然后停下来换弹匣,嗓音辨不清情绪:“回头再说。”

    回头?

    鸢也定定地看着前方黑暗的树林,树林里藏着多少人她不知道,有多少把枪对着他们她不知道,沾了雨水的树叶在月下泛出一道银光,像一双双苍白的眼睛,时不时响起的‘砰砰’枪响,更让人背脊生寒。

    “就怕我们没有‘回头’了。”

    陈莫迁举起枪,对着攒动的一个人头,扣下扳机,旋即那人就地倒下,他说:“我一定会让你,活着离开。”

    鸢也帮着开了一枪,中不中的已经不重要了:“是我们都会活着离开。”

    “砰!”

    “砰!”

    艾伦那两个手下被射死了,他自己也中了一枪,山坳已经不安全,他们继续往后撤退。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退到哪里才算安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仿佛只能寄希望于援兵来逆风翻盘。

    可他们真的有援兵吗?

    鸢也手中虚虚地一把枪,连续开了几枪后,她的手臂已经举不起来了,到底不是专业的枪手,根本承受不住子弹出膛那一瞬间的后座力,她感觉自己这条手筋,应该已经错位了。

    她唇间全是雨水的酸味,想不明白,那些美国人为什么没有出现?

    他们不可能没有听到枪响,他们不是不想让她死吗?

    她是为了试探小圆才说自己被当做弃子丢了,难道她真的成了弃子了?

    ……

    黎雪拿出IPAD,看到红点停留的地方距离他们不过数百米,再听这枪声,确实近在咫尺。

    黎雪马上收起平板,换了一把枪,随时准备出手:“少夫人被包围了,尉总,我们要过去吗?”

    尉迟敛瞳,眼眸如大海深不可测。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