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72章 一直往这个方向

第172章 一直往这个方向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477 2021-02-16 03:24: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那些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抓她?

    这两个问题鸢也跑了一路都没想出来,她抹去脸上的雨水,回头看了一眼,暂时没有人追上来。

    她的脚本来就没好利索,跑了这么久,已经在隐隐作痛,不得不扶着树慢行。

    她自认自己没有得罪过谁,何况这里是欧洲,谁会特意跨一个大洲来害她?

    总不能是李幼安吧?她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这个程度吧?

    在洗手间抓她的那两个男人都是法国人,看起来还都是练家子,应该是受过专业训练,像……传说中的职业杀手。

    还有一个问题,他当时明明是要勒死她的,为什么最后又不让她死,还把她丢在毛坯房?

    疑问太多了,又没有线索可寻,鸢也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而且躲进树林也不代表就安全了,他们想追还是能追上来,环境和体力的限制下,她们早晚会被抓到,最好是尽快离开这里,到有人的地方,借手机打电话给尉……不,给她小表哥。

    尉迟,这个名字只是从心头掠过,就让她泛出涩涩的感觉。

    在这种时候,她第一个浮上心头的人,还是他。

    只是他大概都不知道她出了国。

    话说回来,她出国的目的是为了跟他离婚,现在却还在想着他,鸢也都想骂自己一句没出息。

    仰起头吐出口气,鸢也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跟着她的女孩。

    刚才想带她一起走,一是觉得她可能也是无辜的,二是怀疑她知道点什么。

    借着从厚厚的云层里挣扎透出的月光,鸢也模糊地看清她的相貌,白皙清秀,一双乌黑的眼睛懵懵懂懂,好像不谙世事。

    “雨太大了,我们找个地方躲一下吧。”鸢也说。

    女孩听她的,点点头。

    然而这一片树林里,哪有可以躲雨的地方,最后她们就站在一棵大树下,借着枝繁叶茂的遮挡,一边战战兢兢怕被抓到,一边战战兢兢怕遭雷劈。

    “这里是巴塞尔?”鸢也猜测,抓她的人不会等到终点巴黎站再下车,那样被发现的风险太高,最有可能就是在下一站下车。

    果然,女孩点了头。

    鸢也苦笑,之前她是一直想来巴塞尔,觉得这里的风景不错,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姜鸢也。”鸢也对她伸出手,女孩犹豫了一下,也伸出手和她握了握。

    鸢也好笑:“你的名字,写在我的手上。”

    虽然乌漆嘛黑看不清楚,不过鸢也感觉她应该脸红了,快速把手缩回去,倒是有点可爱,过了会儿,她才用手指在她手心里轻轻写下两个字。

    “小圆?”

    女孩点点头,鸢也又问:“几岁了?”

    26,她写。

    “和我一样。”鸢也逐渐深入地试探,“你是哪里人?晋城?青城?”

    女孩没什么戒心,又在她手里写了字,鸢也辨认着:“榕城,巧了,我有一个朋友也是榕城人。你也是被抓来的吗?”

    女孩下意识摇头,摇过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马上想躲回树后。

    鸢也没有被她糊弄过去,议案抓住她的手腕,严肃下来的脸咄声问:“你跟那些人认识?”

    不是被抓来的,为什么会在毛坯房?鸢也想起来了,她当时上楼时手里还有手电筒,确实不可能是被人抓,倒像是跟他们一伙的!

    女孩被她突如其来的强势吓得眼睛睁圆,就在此刻,鸢也听见一句英语:“在那里!”

    追过来了!

    鸢也放开小圆,转身就跑!

    ……

    巴黎庄园里,上次那个风情的女人在练舞房里,伴随着悠扬的音乐,踮起脚尖跳着芭蕾,她长手长脚,形体十分优美,快速旋转时,像极了一只即将起飞的天鹅。

    一曲终了,她纵身一跳,落地时双|腿劈开,双手也做了造型,墙镜照出她游刃有余的神情。

    男人鼓掌。

    菲佣马上送上毛巾,女人接过,擦拭汗水,道:“不是说她身边只有一个陈家人吗?怎么还会失败?”

    男人道:“暂时不清楚状况,派去的两个人一个被抓,一个重伤,还在医院抢救。”

    “还在抢救那个,让他死了吧,别让人查出什么来。”嘴里随着残酷的话,女人的神态也是优雅的,“她往哪里跑了呢?”

    “应该是巴塞尔。”

    “把‘家养的’多派一些出去找,记住,别留下蛛丝马迹。”

    女人丢下毛巾,走出练舞室,一边走一边脱***上的练舞服,佣人纷纷转身面壁,谁都不敢多看一眼,走到庭院里的游泳池时,已经全身赤-裸。

    她淡淡道:“等了十几年才等到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想再等一个十几年了,这次不能再失手。”

    然后就跳下泳池,池面上炸开水花,又很快归于平静。

    ……

    又是一场追逐。

    树林里杂草丛生且大树纵横,加上黑夜雨天,虽然一定程度上替鸢也隐蔽了身形,但跑起来也不容易,鸢也一不小心绊倒凸起的树根,整个人向前踉跄。

    在摔倒之前,有人抓住她的手臂拉住她。

    鸢也心跳极速,一回头,对上小圆麋鹿一般的眼睛,她匆匆地指着另一条路。

    刚才她还在怀疑她跟那些抓她的人是一伙的,现在她就要她跟她走……

    “啊啊!”小圆说不出话,只能这样发声,鸢也一咬牙,赌一把!

    她反抓住小圆的手,朝她指的方向跑。

    这一边的树林比较平坦,她们跑得也快,不知道是跑太急太久,还是一直没有吃饭,鸢也隐隐感觉腹部作痛,抿了下唇,脚步逐渐慢下来。

    小圆的体力反而比她好,拽着她继续跑。

    好一段路之后,鸢也回头看,那些人好像又被她们甩开了。

    她呼吸急促,断断续续地问:“一直往这个方向跑,我们会去哪里?”

    小圆打了手语,但鸢也看不懂,她就拿起她的手心,一撇一捺,是个“人”字。

    往这个方向跑,能到有人的地方。

    有人的地方就安全多了,鸢也不再停顿:“那快走。”

    然而才刚迈开一步,她就感觉腹部疼痛,痉挛地弓下-身,小圆连忙挽住她的手:“啊啊?”

    是问她怎么了?

    “可能是跑太急了。”鸢也从上火车起就没有吃东西,这会儿都半夜了,饥饿加体力透支,本来就脆弱的肠胃就举起了抗议大旗。

    若是这里有光,一定能照出鸢也苍白的脸色,她吐纳了几口气,勉强缓过来:“没事,我们快离开这里。”

    然而才走出几步,腹部的坠痛感更甚,她双|腿发软,差点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