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61章 有种微妙的愧疚

第161章 有种微妙的愧疚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3428 2021-02-16 03:23: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dididia.com


    
    尉迟拿起她的空碗,道:“早教老师对阿庭的启蒙很重要,好好选。”然后就离开了房间。

    鸢也看着他带上房门消失,伸出两根手指,把提着的嘴角拉下来。

    她对尉总我行我素的行事作风已经习惯,懒得再在这种小事上跟他较劲——较劲了也只能怄气,没意思。

    尉迟走下楼梯,想到饶启成这个名字,眼皮一敛,将药碗交给佣人,开车出门。

    第二天,黎雪果然送来一叠简历。

    鸢也闲来无事,便拿到婴儿房看,阿庭在她脚边爬来爬去,跟只小蜜蜂似的,她索性把他抱起来,指着简历上的照片:“这个给你当老师好不好?”

    阿庭认认真真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抱住鸢也的脖子:“要麻麻!”

    奶香味扑了鸢也满怀,她愣了一下,心情有点复杂地拍了拍他圆滚滚的小屁股。

    小家伙黏人得很,这几天她在家里养伤,他从早上起床就黏到她晚上睡觉,将来她走后,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跟白清卿刚离开时那样,又哭又闹?

    ……就算哭闹,也是三四天就好了吧。

    张老教授应该有找到别的办法治他的白血病吧?现在的医术这么发达……

    鸢也发现,对着阿庭,她竟然有种微妙的愧疚。

    甩了甩头,她拿起那些简历,决定要找出一个最好的老师——这是她能为阿庭做的最后一件事。

    后来她就花了三天的时间,自查了一个好的早教老师应该具备什么特质,又听了已经生育的朋友的建议,最后在简历里挑挑拣拣,横纵对比,选出了两个最合适的,分两天约她们到家里面试。

    两个都是女老师,温柔可亲,教导孩子的经验也很丰富,鸢也简单地问了几句,就让她们跟阿庭处处。

    只是阿庭的性子本来就很好,哪怕是对着陌生人也没有闹腾,一天的相处,也看不出哪个跟阿庭更合得来。

    傍晚,早教老师准备离开,鸢也杵着拐杖起身:“今天辛苦你了庄老师。”

    庄老师一笑:“阿庭很乖,是我带过最听话的孩子,一点都不辛苦。”

    鸢也点点头:“那我考虑后再回复你。”

    “好的。”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鸢也想到她是打车来的,便喊:“管家,安排司机送庄老师回去。”

    “不用了,我叫网约车就可以。”庄老师连忙婉拒,态度谦和,不过鸢也没有立即回她的话。

    因为她看到尉迟回来了,停了一下,才说:“叫车太麻烦了,司机是现成的,庄老师不必客气。”

    庄老师盛情难却,只好接受:“那就多谢尉太太了。”

    说着她转身要走,没有发现背后有人,直接就撞了上去,撞上那人的胸膛,坚硬而温暖,庄老师连忙后退一步道歉:“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尉迟并不在意:“没关系。”

    庄老师只觉得这男声清冽而缓和,像山涧泉水,潺潺动人,不禁抬起头,她看到尉迟的容貌——只看到一眼,因为尉迟已经越过她走向鸢也,可这一眼,已经足够使她呆滞片刻。

    她知道这家的主人就是晋城大名鼎鼎的尉氏集团总裁,只是她是来教孩子的,跟大人没什么关系,所以就没有提前过打听主人家,早上登门看到鸢也,已经有些惊讶尉太太竟然这样漂亮,没想到尉先生也……

    庄老师没有失态太久,很快调整回表情,轻声细语:“这位是,尉先生?”

    鸢也漫不经心一点头:“嗯。”

    尉迟在鸢也身边坐下,低声问:“今天喝药了吗?”

    “喝了。”鸢也答着。

    管家走过来,说车已经准备好,庄老师抿了下唇,收回目光,跟着他离开。

    鸢也顺手将两份简历递给尉迟:“我选了这两个,你看哪个好?”

    尉迟没有看,只道:“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在安排,你决定就好。”

    鸢也左右为难,索性去问小家伙:“阿庭,你更喜欢张老师还是庄老师?”

    阿庭趴在地毯上,小手握着水彩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鸢也奇怪:“你在画什么?”

    阿庭举起画本:“小鸟!”

    “庄老师教你画的吗?”

    “嗯!”

    昨天的张老师临走前,布置给他的作业是拼图,他玩了几下就不玩了,今天这幅画倒是画得很完整。

    鸢也心中有了决定:“那就庄老师吧。”

    尉迟没意见,看向她的伤腿,忽然问:“快要可以拆绷带了?”

    说到这个,鸢也心情就很好。

    她已经在尉公馆待了整整半个月,大门都没出一步,终于把这条腿养好,下周就可以拆绷带,开始复健。

    这也意味着,她之前搁下的事情,可以继续做了。

    她眉飞色舞,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丰富,尉迟知道她是为什么高兴,神色素淡许多,松了松领带,起身上楼。

    一周时间过得很快,拆绷带那天尉迟也在,看着家庭医生帮她卸去夹板,又按了按她的骨头,询问了几句话,末了说:“恢复得很好,太太可以试着走几步。”

    满打满算,鸢也已经有一个月没用两只脚走路,加上对疼痛的本能畏惧,她甚至不太敢站起来,下意识去抓拐杖。

    结果没有抓到拐杖,抓到的是尉迟的手,鸢也愣了一下,他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握她的胳膊,半搂半搀地将她扶起来。

    这一个月来,除了每隔两天被他强迫洗一次澡外,他们都没有过很亲近的接触,现在被他这样亲密地拥着,鸢也有点不自然。

    尉迟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不适,目光只落在她的腿上,嗓音低低:“先迈左脚。”

    鸢也下意识听令,左脚一动,迈开一步。

    “右脚。”他又说。

    迈开右脚,意味着重量都在受伤的左脚上,鸢也屏了一口气,把这一步走出去。

    尉迟才抬头看她:“怎么样?”

    冷不防对上他的眼睛,色泽比三月的春日还要轻缓,鸢也一滞,很快转开头:“还有点疼。”

    家庭医生道:“正常,多走走就好了。”

    鸢也推开尉迟,尝试自己走。

    “刚刚开始,不要走太久,免得造成劳损。”尉迟在一旁看着。

    鸢也只是点头。

    下午和晚上,鸢也每隔一个小时起来走三圈,自我感觉已经恢复好了,只要不穿高跟鞋,再走慢一点,基本没有大碍。

    磨了她一个月的伤终于康复,鸢也心情极好。

    然而这种好心情只持续到睡觉。

    她原本已经睡过去,突然感觉身边的位置下陷,被子也被人掀开,惊得她立即睁开眼,手先脑子一步抓起床头柜上的闹钟要砸,那人仿佛预料到了她的反应,眼疾手快将她的手腕抓住。

    鸢也隔着无形的黑暗,对上尉迟的眼睛,什么都看不清,但她的心还是一悸。

    她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无声地互看三秒钟,尉迟放开她的手,然后,继续他之前没有做完的事情——掀开被子——躺在她身边。

    “你干什么?”鸢也错愕。

    “既然你不肯回主卧睡,就只好我来客卧陪你睡。”他说,又伸手搂她的腰。

    这个动作还没完成,就感觉有风袭来,尉迟一下制住她撞向他胸膛的手肘,脚下也钳住她想踢过来的脚。

    “刚拆绷带就又想受伤吗?”感觉到她使了力气,尉迟声音顿沉。

    “你出去。”鸢也低斥。

    “我们还是夫妻。”他提醒她一句事实,鸢也一咬后牙,将要说什么,尉迟又接一句,“现在还是。”

    准备离婚了又怎么样?总之现在还没有离,就还是夫妻,睡在一起无可厚非。

    鸢也被他环抱在怀里,后背贴着温暖的胸膛,盯着被黑暗扭曲成各式形状的窗帘,一口气吐不出来。

    这一个月她好好的睡在客卧,和他泾渭分明,以为会一直这样相安无事,没想到他只是在等她的腿伤好,今天才拆绷带,今晚他就来了。

    那之前放她一个人睡算什么意思?温柔?体贴?照顾伤患?

    不是,是他骨子里的教养,高高在上的教养,不和她闹,不和她无理取闹!

    鸢也硬是把自己给气笑了,很好哦,今天也是理智,克制,且矜贵的尉总呢~

    这一晚她也不知道是几点才睡着的,总之第二天被生物钟叫醒时,脑袋有点沉,还有点闹恶心,喝了两杯水才压住。

    吃过早餐,尉迟就去上班,鸢也紧跟着也出了门。

    其实最近一周,她一直在约饶启成见面,但始终没有成功,总是被他的秘书以“没时间”三个字堵回来,但经过昨天晚上,她忍不了了,决定直接去找他。

    她打听过了,饶启成在F12射箭场——这个暴发户二代,他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射箭。

    F12射箭场是一个会员制的高级会所,鸢也借了顾久的名才能进来。

    她问了会所的服务员,知道饶启成在哪个区,径直过去。

    那块区域里有很多人,中间的就是饶启成,除此之外还有四个男人,每个男人身边又贴了两三个女人。

    他们气氛正好,饶启成掐了一把身边美女的翘臀,惹得美女娇笑连连,他大声说:“今天你们谁能赢我,我就答应你们一个条件,要什么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