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33章 这是陈家的规矩

第133章 这是陈家的规矩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3327 2021-02-16 03:23: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姜宏达说:“你云姨怀了,我不能继续让她没名没分。”

    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怀,真是难为宋妙云了,不要命也要挤进姜家,鸢也讽刺一笑:“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宏达眼睛一亮:“你没有意见吗?”

    “没有。”

    他大喜:“爸爸就知道你还是懂事的,你云姨陪了我这么多年,早就该给她名分了,她……”

    鸢也慢吞吞接下去说:“我没意见,但我外公那边有没有意见,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跟他们说吧。”

    姜宏达蠢蠢欲动想打她,但一是忌惮尉家,二是有求于她,只能死死压住。

    “我现在是在跟你商量,你去跟陈家说,你接受你云姨做你的后妈,只要你接受,他们就不会有二话。”

    鸢也拿了个橘子剥开,塞了一瓣给阿庭。

    阿庭被酸得整张脸皱成一个包子,也不愿意待在鸢也身边了,从鸢也腿上滑到地上,跑到门口去玩球。

    鸢也留心他没有跑出去,便没有管他,心忖姜氏虽然不太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还有尉迟担保了贷款,又介绍了商界奇才帮助姜氏起死回生,翻盘也不是不可能,最重要的是,宋妙云如今上了年纪,也找不到更好的男人让她捞油水,她拼了命要挤进姜家,就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染指姜家的家产——姜宏达虽然跟她苟且这么多年,但防她也防得很紧。

    姜宏达暴跳如雷:“孩子生下来要上户口,将来要读书要工作,背景不干净会妨碍他一辈子,这也是你的弟弟啊!”

    鸢也一瓣一瓣地吃着橘子:“弟弟这种东西嘛,我推一次是推,推两次也是推。”

    “你敢!”

    鸢也抬起头,眼底的寒意刺得姜宏达不禁往后一步。

    “你要娶她,可以,当年我外公往姜氏投了多少钱,给了你多少东西,还有我妈的嫁妆,你一分不少还给我,从此我妈妈跟你再无关系,你就想娶谁就娶谁。”

    宋鸯锦咒骂:“姜鸢也!你才是无耻之徒!打着你妈的名义来挖姜家的钱,你吃人血馒头,你就不怕你妈半夜来找你吗!”

    鸢也懒得理她,只看着姜宏达:“那些东西之所以会进你的腰包,是因为你娶了我妈妈,现在你要娶别的女人,东西还给我不是理所应当?”

    宋妙云出声:“你难道不知道姜氏现在到什么地步?你还要来雪上加霜?你又不差钱,你要逼死谁啊!”

    三人一条战线,齐齐对着鸢也炮轰。

    阿庭的小球滚出门口,他一路追出去,球滚着滚着撞到一只皮鞋停下来,皮鞋的主人弯腰,将球捡起来,阿庭傻乎乎地仰起头。

    不知阿庭已经跑出去的鸢也,叹了口气,故作无奈:“那我就退一步吧,不要钱,你给我姜氏的股份。”

    股份也是钱,但比起真金白银,要容易接受一点,姜宏达忍着:“你要多少?”

    鸢也毫不客气:“六十。”

    宋妙云脱口而出:“你做梦!”她在姜宏达身边耗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姜家的钱,百分之六十啊,都给了她姜家还剩什么?她还能图什么?!

    姜宏达已然被气昏了头,都忘记骂人了,咄声说:“姜氏还有其他股东,我手里都只有百分之七十!”

    鸢也眨眨眼:“那也够了啊,给了我六十,你自个还剩十呢,给你儿子买奶粉尿布,足够。”

    “你!”

    “你们考虑吧,不照我说的做,等我外公家的人来跟你算账,你没准连百分之十都没有,陈家纵横海上数百年,就是这么霸道,哪怕是给出去的东西,要回来,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鸢也露出个和和美美的笑,“到时候,你就得带着你的老婆女儿,以及这个来路不明的儿子,滚回乡下种红薯。”

    说完鸢也起身就走。

    宋鸯锦倏地站起来。

    她本来也能装出一副名门淑女的模样,但是这段时间,她入狱失业,鸢也又公开了自己是姜家大小姐,直接打了她的脸,让她彻底沦为笑柄,以前对她大献殷勤的公子哥们,得知她不是姜家大小姐后,都轻贱她,瞧不起她,不拿她当回事。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她姜鸢也!

    她恨极了她这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她凭什么嚣张?凭什么骑在她头上?现在还敢在她家里耀武扬威,她岂能饶她?!

    宋鸯锦疯了一样抓起一根棒球棍:“姜鸢也,我忍你很久了!”

    她挥棒朝鸢也打去,棒声嚯嚯,鸢也蓦地回头,什么都没有看清,一颗圆球就从她的头侧飞过去,砸在宋鸯锦的鼻梁上,宋鸯锦顿时惨叫一声,棍子掉落在地,她捂着鼻子眼泪迸出。

    这球……鸢也又一下看向门外,就见那人衣着简约,缓步而入。

    “她说的没有错,陈家就是这个规矩,给出去的东西,也可以要回来。”

    宋妙云一下站起来:“你是谁?你怎么进来?!”

    鸢也同样惊讶,他什么时候来晋城的?!

    “陈莫迁。”这句回的是宋妙云,他又看向姜宏达,“我电话联系过你,要来拿我姑姑的东西。”

    “已、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拿给你。”姜宏达脸色僵硬。

    陈莫迁目光微冷,先看向宋鸯锦,再扫向宋妙云,最后再落在姜宏达身上,姜宏达开始腿软。

    要问姜宏达在谁面前最怂,陈家当属第一。

    因为他有今天,完全是靠陈家扶持,他对陈家的畏惧根深蒂固,哪怕是比他小了一辈的陈莫迁,他也要点头哈腰。

    陈莫迁道:“这么多年没有来过姜家,才知道姑父原来已经有续弦。”

    “没有!没有这回事!”姜宏达马上否认,“她只是我姐姐,没有娶,没有续弦!”

    宋妙云听到他这样说,脸色更是难看,她知道姜宏达怕陈家人,但没想到他竟然畏惧到这个地步,那她还有出头之日吗?

    ……

    直到走出姜家,鸢也仍是又惊又喜:“小表哥,你什么时候来晋城的?怎么都没有跟我说一声?”

    陈莫迁散去在姜家人面前的寒色,弯唇道:“我年前就跟你说了。”

    是说过,但当时没有给她具体日期。

    算了,这些已经不重要,他人都在她面前了。

    鸢也看着他:“你一点都没变。”

    “才多久没见,能变到那里去?”陈莫迁看着她的笑,心情也不错,指了指底下抱着她大腿的小萝卜头,“这孩子是谁的?”

    “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陈莫迁点头,打开车门,顺手拿出一袋东西给他:“给你带的。”

    鸢也马上打开,果然是她想的潮汕特产,她拿出一块糕点,当场就尝了一口,还是老味道:“好吃!”

    陈莫迁伸手擦去她嘴边的点心渣,仔细地将她看了几遍,唇际泛开弧度:“先陪我去一趟医院,我要拿程念想详细的检查报告。”

    “好啊。”

    去的是顺康精神病中心,程念想之前一直在这里治疗。

    陈莫迁表明身份和来意后,医生惊讶至极,同是一个专业,他当然听说过陈莫迁的大名,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偶像,他忍着激动,先联系程董事长,得到他的准许后,才敢将详细报告交给他。

    “谢谢。”陈莫迁淡淡,收起报告就要走。

    医生矜持不住:“等一下陈医生!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有些专业的问题,可以请教你吗?”

    有了一个医生开口,科室里的其他医生也纷纷包围上来:“陈医生,我也想加你的微信。”

    鸢也旁观着,觉得特别像粉丝追星现场。

    陈莫迁没有拒绝,打开微信二维码给他们扫,又对鸢也使了个眼色,一起离开,独留那群医生还在雀跃中。

    鸢也恶趣味地调侃他:“别人家是被女生追着要联系方式,你是被男人要联系方式,还是一群男人。”

    越说越好笑,她直接笑出声,这真的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笑得最开心的一次了。

    她走路东倒西歪,陈莫迁自然地揽上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方向一带:“好好走路,别踩草地。”

    “好好好。”还是跟以前一样,什么都爱管着她。鸢也笑着,注意脚下。

    陈莫迁低头看跟在鸢也身边那个迈着小短腿,努力跟上他们的小孩:“说说这个孩子。”

    鸢也牵着阿庭的手,这种事情不好撒谎,只能如实道:“尉迟前女友生的。”

    陈莫迁立即停下脚步,目光凝住她:“接回尉家了?”

    鸢也默认,陈莫迁周身冷气一凛,什么都不说,脚步一转就朝门口走去,像是要去找尉迟算账。

    鸢也连忙追上,拉住他的手臂:“是我要接回去的。”

    陈莫迁本就不是温和的人,不过是在鸢也面前才有几分笑颜,此刻脸色沉下来,愈发显得生人勿近。

    原本还有慕名而来,想要加微信签个名的医生护士,还没走到他身边三米,都被他的气场吓得调头就走。

    他冷冷看着她:“自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