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他是人间妄想第121章 我们都没有选择

他是人间妄想第121章 我们都没有选择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557 2021-02-16 03:23: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www.13to.com
塞读网

    
    对峙没有胜负之分,不长不短的安静后,尉迟先下了床,却不是要离开,而是将她直接横抱起来,鸢也当即就要反抗:“放……”

    “再闹,今天我们就一起在床上过。”尉迟淡淡地看着她。

    鸢也身体一僵,气愤他的威胁,但也不得不投鼠忌器,如果他真想用强,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好紧紧攥住拳头忍了。

    尉迟抱着她去浴室,放下,拿了牙刷,挤了牙膏,最后挑眉:“要我帮你?”

    鸢也面无表情地夺过牙刷,尉迟就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她。

    洗漱完,尉迟又不打招呼地将她横抱起来,骤然失重的感觉,惊得鸢也本能地去环住他的脖子。

    他大约是很满意她这个举动,唇边的弧度又恢复平时的温从。

    只是鸢也下一秒就把手撤回去了。

    他抱着她下楼,佣人们纷纷非礼勿视地低下头,鸢也不舒服:“我自己有脚。”

    尉迟嘴角噙着笑:“害羞?之前是谁自己跳到我身上,非要我抱上楼?”

    鸢也咬紧后槽牙,落了太多把柄在他手里,以至于每次都没办法在口头上说赢他,这种感觉真的糟糕透了!

    尉迟将她抱到餐桌前,放在椅子上,佣人马上送上来加热好的午餐,八道菜摆开,全都是她平日爱吃的。

    鸢也拿起筷子,开始吃——她确实饿得很难受,再不吃就是自虐。

    她夹了一块辣子鸡丁就要送进嘴里,尉迟却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温声说:“两顿没有吃,先软一下胃。”

    鸢也放下筷子,自己拿了只碗,重新盛。

    尉迟神色无虞,将那碗汤收回来,道:“阿庭找了你一个上午,刚刚被保姆带出去散步,等会回来,跟他说几句话。”

    莲藕排骨汤熬得很够火候,食之却无味,鸢也勾起嘴角:“尉总那么会算计,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再动动心思不就好。”

    明晃晃的嘲讽,是人都听得出来,管家目光扫向一旁伺候的佣人,佣人们纷纷退出餐厅,不敢多听主子的私事。

    尉迟看着她,平缓地道:“你不是希望我对你坦诚相待?”

    “现在坦诚相待有什么用?”

    “夫妻一辈子都在互相磨合,你不喜欢,我改就是。”

    鸢也忍了忍,到底是忍不住,咄声说:“我气的是你根本就没有给我过我选择的余地!”

    “你做的不是选择题,我做的也不是选择题。”尉迟的目光描绘过她怒气横生的眉眼,语气算得上温柔,“我是他的父亲,但凡有一点救他的办法,我都要去尝试。”

    那是一条人命,非救不可,不救才是错!

    他一下子就立在了道德的至高点,鸢也被刺得心口狼烟四起,脱口而出:“那你去跟白清卿生啊,她才是他妈妈,我欠他什么了吗?凭什么一定要是我生?”

    话说出口,她的心脏就剧缩一下,是疼的。

    尉迟同样冷了眉眼:“你让我跟白清卿再生一个孩子?”

    “……”鸢也的呼吸好像也停住了。

    他丢下勺子,汤水溢出,在桌面上留下斑驳的痕迹,面容是冷的:“不管你怎么想,我的孩子,只能是你生。”

    鸢也突然又吃不下饭了。

    闭上眼睛,定了定情绪,她准备起身,手却被他按住了。

    “再吃一点。”

    “吃不下。”

    尉迟说:“这桌饭菜,佣人从早上七点就开始准备,鱼和虾都是刚从北美空运过来,你不吃,等会儿就全倒进垃圾桶。”

    鸢也手指松开又捏紧,最后还是坐下了。

    尉迟挖出一块鱼肉,仔细剔去小刺,连同碟子一起放到她面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以后不要说了。”

    他还是看穿她了,知道她说出那句话,自己心里也难受……她怎么可能忍得了他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鸢也看着这碟子鱼肉,坦白讲,白白净净,很诱人。

    但要她吃下去,就等于是让她接受尉迟所做的一切,太梗了。

    谎言是这个世上最丑陋的东西,因为一旦被揭穿,再美好的东西也会变得面目全非。

    鸢也甚至觉得,他为什么不能把这个谎编造得再完美一点,这样她就不会发现,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死胡同的地步。

    想到这里,她自嘲一笑,顾久说她被尉迟洗脑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没准真是,她被他吃得死死的。

    鸢也心中穿过一条走马灯,这几个月来的事情又重现一次。

    她忽的说:“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

    “你那么看重阿庭,连原本打算替李柠惜保留一辈子的尉太太之位都能拿来跟我做交易,就为了让我给阿庭捐献骨髓,现在同样是为了阿庭,往我身上套了一个圈,为什么对阿庭的生母白清卿,你反而很无所谓?”

    尉迟皱了一下眉:“幼安跟你说了什么?”

    鸢也没理他的问句,兀自道:“我之前攻击过白清卿一句话,说她不是阿庭的亲生母亲,难不成,她真的不是?”

    “她是。”

    “阿庭该不会是李柠惜的儿子吧?”

    尉迟一斥:“荒唐。”

    鸢也耸耸肩,拿起筷子继续吃饭,她随口说的,李柠惜十年前就死了,阿庭才四岁,确实不可能。

    只是她莫名感觉,尉迟对阿庭过于看重了,和他对白清卿的态度截然不同……也可能是她想多,毕竟是他的亲生儿子,他看重也是应该。

    “尉迟。”门口传进来一道女声,鸢也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

    李幼安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餐厅,讶然:“现在才吃饭呀?”

    尉迟点头,李幼安就注意到他脸上浅浅的红印,伸手去摸:“你的脸怎么了?”

    鸢也看了一下,是被她打的。

    她都没注意到留下痕迹,幼安小姐还真是细心。

    尉迟避开了她的手:“怎么来了?”

    李幼安看了鸢也一眼,道:“尉迟,你忘了吗?今天是我姐姐的忌日,今年没办法到她的墓前祭拜,但不能不拜吧?我们去教堂吧。”

    鸢也筷子停了那么十分之一秒,又恢复自然,继续吃。

    一会儿之后,尉迟应了:“好。”

    他们走后,鸢也没了胃口,起身上楼,手机响了,是顾久。

    她兴致缺缺地接了:“有事?”

    顾久一贯玩世不恭的声音:“这就是你求人办事的态度?也就哥哥脾气好,上次你不是让我帮你打听李幼安吗?”

    鸢也眸光轻闪,走进房间,关上门,才说:“打听出来了?”

    “找了几个朋友问,才知道原来是那个李家。”顾久说。

    “很有来头?”

    “不算,只是几年前闹出过丑闻,在他们的圈子里传开了。”顾久说的圈子,指的是法国那边。

    鸢也皱眉:“别卖关子了。”

    “李幼安本名叫李檬惜,她有个姐姐叫李柠惜,大她五岁,十年前为情自杀,还是卧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