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12章 过分用心的男人

第112章 过分用心的男人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3369 2021-02-16 03:22: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dididia.com


    
    是太巧了,最近几天,接连遇见她,无处不在的存在感。

    鸢也的好心情堙去不少:“幼安,你也在。”

    “是啊,一直想改变发型,平时上班找不到空闲,今天放假就过来了。”李幼安身上围着理发布,长长披下,看不见她的穿着。

    鸢也笑了笑:“挺好的,新年‘从头开始’。”

    她手里有一本收纳了时下最流行的发型的杂志,指着说:“我刚才在考虑要不要剪成短发再烫卷,姜副部,你觉得呢?”

    “你喜欢就好。”

    “旁观者清嘛。”

    她都这样说了,鸢也只好先看了看杂志上的图,再看了看她的脸,坦白讲,应该是好看的。

    她脸小又皮肤白,这种短卷发很少女感,也附和她的气质。

    “可以试试,女孩子年轻又漂亮,怎么打扮都好看。”

    李幼安还是犹豫不决,拿出手机:“我问问尉迟吧,每次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是他帮我下决心。”

    鸢也将目光收回,落在镜子里的自己身上,温温地说:“尉迟是哥哥,当然要多关照些妹妹。”

    李幼安转头:“哥哥妹妹?”她笑了起来,“你到现在还觉得我们只是哥哥妹妹?我以为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

    鸢也道:“无论李总监对尉迟有什么想法,只要尉迟拿你当妹妹,你就永远只是妹妹。”

    “‘习惯对一个人好’和,‘喜欢一个人所以对她好’,这两种情况的界限是很模糊的,尉迟到底是不是只拿我当妹妹,你又如何能知道?”李幼安曼声说。

    鸢也笑了:“怎么?你还想说他对你深情而不自知?”

    “这些年我确实依赖了他太多,有时候也觉得过意不去,但我又帮不了他什么,毕竟从小到大都是他保护我,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平时多叮嘱他以身体为重,工作是做不完的。”

    李幼安说着,“这次回国看到他的还精神不错,想来是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我也放心了。”

    她用一个“放心上”,来佐证尉迟心里有她的位置,鸢也唇际笑意薄淡。

    李幼安又笑说:“要不是我一直记着他小时候对花生过敏过,那天打电话的时候提醒了他注意,他自己都忘了,你说万一不小心误食了怎么办?过敏那么难受。”

    鸢也蓦然一怔。

    李幼安拍下图片发给尉迟的微信,尉迟收到信息时刚从车上下来,顺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并未回复,直接锁屏,抬眼看向面前这座别墅——姜家别墅。

    姜宏达听闻他来,连忙出门迎接,脸上堆砌满了讨好的笑容:“阿迟啊,怎么突然就来了呢?没有提前说一声,家里什么准备都没有。”

    尉迟温声说:“只是想找爸聊一点陈年往事而已。”

    虽然不知道他指的陈年往事是什么,但他能来,姜宏达与有荣焉,点头哈腰地将他迎接进去:“鸢也没有一起来吗?哎呀我这女儿就是太不懂事了,大过年的不呆在家里好好陪你,又跑到哪里瞎玩去了?”

    尉迟并未作答,在他的带路下,进到了客厅,宋妙云和宋鸯锦恰好不在,他们便在沙发上坐下。

    姜宏达亲自从佣人的托盘里端起一杯茶,笑道:“不知道阿迟你喜欢喝什么茶?这是朋友送的西湖龙井,应该还不错,你试试。”

    尉迟颔首:“好。”

    姜宏达热络地攀谈着:“多亏了阿迟你出面替姜氏担保贷款,有了这笔钱,再有你介绍的人,姜氏就能渐渐走回正途了。”

    尉迟不置与否:“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爸以后好好管着姜氏,要做什么决策,最好三思后行。”

    “是,是,我知道,以后我会小心的,毕竟阿迟你也只会帮我这一次。”

    尉迟抿了一口茶。

    姜宏达殷切地看着他:“对了,阿迟你刚才说想找我聊陈年往事,是什么事啊?”

    龙井茶色翠形美,香郁味醇,于清水间浮沉释出名扬天下数百年的底蕴,是好茶,可惜姜家的佣人不会泡,浪费了,尉迟只喝了一口便放下,复而抬眸:“当年清婉阿姨怀有鸢也三个月后,才进姜家的门,我想知道这里面有什么故事。”

    此言一出,姜宏达的笑就僵在了脸上,他怎么都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竟然还会被旧事重提,猝不及防下露出了最真实的反应,想藏也晚了。

    “能、能有什么故事?我们就是奉子成婚,也不稀奇啊。”

    “要我问得更直白一点么?”尉迟缓声说,“鸢也的名字,是yuān,还是yuán?”

    是yuān,还是yuán,这个字是名还是姓,背后代表着什么意义,二十五年来从未有人问起,他以为陈清婉死后这件事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没想到尉迟今天竟然来问。

    姜宏达哆嗦着手端起茶,手抖得太厉害,茶水都溢出来,烫到他的皮肤,他又匆忙地放下,好不狼狈。

    尉迟看着他:“我想听的,是这个yuán的故事。”

    ……

    李幼安发出消息半天,尉迟都没有回复,她眉心轻轻一抽,又若无其事地接上自己刚才的话:“我们的尉总啊,在商场上所向披靡,在这种小事上却这样疏忽,果然还是需要我时刻替他留意。”

    她提起尉迟就像开启了话匣子,哪怕鸢也没有接话她也能滔滔不绝。

    鸢也哪会听不出她这句话是暗示尉迟忘了的事情,她也帮他记着,连小时候发生的事情都知道,这种情分非旁人可以比较。

    她就等于是旁人。

    挑衅的意味太强,连发型师都感觉到了硝烟,默默退到一边。

    但鸢也此刻更加关注的点不是这些:“你提醒过尉迟,他对花生过敏?”

    李幼安以为她是说出了一件她知道而她不知道事情,语气不禁带上得色:“对啊,尉迟小时候发作过,你不知道也正常。”

    不是,重点不是这个,鸢也凝眸:“尉迟前段时间就过敏了,他没有告诉你吗?”

    李幼安一愣:“他过敏了?什么时候?平安夜我给伯母打祝福电话,她也没跟我说这件事呀。”她狐疑,“你骗我的吧?”

    鸢也没那么闲,骗她这种事情。

    从李幼安的话里可以判断出,她在平安夜之前就提醒过尉迟,他会对花生过敏的这件事。

    但鸢也记得很清楚,尉迟过敏是发生在圣诞节当天,也就是平安夜之后。

    那天她请部门同事吃下午茶庆祝圣诞节,阿庭突然到来,她没办法,只能让尉迟来接走孩子,尉迟接走了孩子,又把她带去老宅,他就是在老宅吃饭的时候过敏的。

    其实吃饭的时候她就闻出了饭菜里有花生油,因为花生油的味道比较重,但她不知道尉迟对花生油过敏,所以就没在意。

    尉父尉母姑且说是上了年纪味觉退化,没有发现那是花生油,那么尉迟呢?他也没发现吗?

    明知道自己对花生过敏,还是吃了,他图什么?

    鸢也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她和尉迟之所以能和好,就是在他过敏之后,她被迫照顾他,搬回尉公馆起才渐渐谈拢。

    对……

    就是这样。

    蓦然间,一切明了。

    整件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尉迟想跟她和好,先是连续三天等在她酒店门口和高桥门口,等不到她态度软化,就开始第二招,出手帮她签下合同,见她还是不肯搬回尉公馆,便用出第三招,在青城赛马场强迫她听他解释,她听了解释,开始动摇,他再用第四招苦肉计,既是让她心软,也是给她台阶。

    那个男人,算计了自己,也算计了她。

    鸢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尉迟在商场上步步为营的手段,没想到原来在感情里也可以应用。

    如果不是李幼安炫耀的时候说漏嘴,她真是被卖了都不知道。

    鸢也百感交集,一个男人为了跟自己和好,这么用心,可见是很把她放在心上,她应该暗喜吧,可她又实在不喜欢这种被算计的感觉。

    李幼安等不到她说话,心思掂了掂,又是笑问:“姜副部,你剪不剪短发?”

    鸢也心下不耐,又想起她这些天各种模仿她,听她问出这句话,忍不住嘲讽:“我剪你就剪?”

    李幼安竟还承认:“毕竟剪短了,要很久才能留长,赶不上你怎么办?”

    鸢也故作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在学我。”

    李幼安故作惊讶:“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

    两人目光相对,笑靥里火花四溅。

    鸢也此刻的心情就好比一壶煮开了的水,不断沸腾着,她就是在故意模仿她,而且不以为耻,还真是……坦荡得叫人反感。

    鸢也收敛起多余的笑容,再去看她杂志上的那个发型,忽而一笑:“你选的这几个短发造型都很好看,只是同一种东西,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是不一样的,东施效颦都闹出了不少笑话。”

    李幼安眯起眼睛。

    鸢也曼声说:“好在这里的发型师都是专业的,让他们根据你的脸型稍作修改吧,其实模仿得一模一样,没了自己的个性也是得不偿失,就像批量生产的低档玩具,廉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