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10章 因为幼安小姐的

第110章 因为幼安小姐的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16 2021-02-16 03:22: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路过秘书室,鸢也把面包放在黎雪办公桌上,黎雪抬起头,旋即站起来:“少夫人。”

    “路上买的,分给大家吧。”鸢也笑眯眯。

    黎雪弯出笑:“谢谢少夫人。”

    鸢也转头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门,起到提示作用后便推开门。总裁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不错,门开一缝她才听见女人的笑声,她顿了一顿,抬头看去。

    你有没有见过下午五点钟的太阳?

    浓郁的橙色光线穿过一整面玻璃墙,将偌大的办公室切割成明暗两块,好像是一条泾渭分明的线,鸢也站在阴暗处,看见璀璨光线里的那一男一女。

    尉迟无论何时都是一丝不苟,哪怕是几乎每天都穿的白衬衣,那种优雅又斯文的感觉也是百看不腻。而李幼安,她才二十三岁,职场女性的知性里又不乏小女生的娇俏,笑起来好似连眼角的小痣都跟着忽闪忽闪。

    此刻,斯文的男人坐在办公椅上,娇俏的女生趴在他身边的办公桌上,歪着头看着他,两人对视着,神情放松带笑,像……音乐盒上的王子和公主,很好看。

    鸢也唇际微笑依旧,只是想着自己此时此刻,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打扰了?

    尉迟先开口:“来了。”

    李幼安直起腰,同样微笑:“姜副部。”

    “幼安也在。”鸢也淡然,“你们在谈公事,那我先出去。”

    毕竟她是别家公司的。

    “不用,坐沙发等我。”尉迟温声。

    鸢也关上办公室的门,朝他走去:“我到你的休息室躺着吧,你要下班了再叫我。”

    尉迟颔首:“好。”

    鸢也进了休息室,隔音不太好,她听见李幼安语气娇嗔:“这里到底可不可以这样实行?我想了一下午呢。”

    鸢也把包放在小沙发上,进洗手间洗手,挤了一点洗手液,慢慢搓成泡沫,淡淡地想着,上午来尉氏送文件,看到李幼安,她似乎穿的不是现在身上这一件衣服?

    当时穿的是茱萸粉色的方领连衣裙吧?

    小秘书还问她,美女是不是不过冬天,这么冷,她恨不得把全身都包进棉服里,她怎么还能露出锁骨和天鹅颈?

    可现在她却是一件藻绿色的毛衣,搭配麦芽色的短裙。

    鸢也抬起眼,看见镜子里的自己,也是一件浅绿色的毛衣搭配麦芽色的百褶裙。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缘分,三次四次,就不能说没有关系吧?

    而且她还是一天里换了两套衣服,难道不是上午看见她的穿着后,下午就去换了一样的?

    自肺腔里吐出一口气,她洗干净了手,眉眼略显冷淡,抽了一张纸巾擦干,纸团丢进垃圾桶,脱去毛衣,躺上-床。

    休息室里遮光窗帘紧闭,她没一会儿就感到了倦意。

    不知是睡了多久,直到听见有人敲门:“少夫人。”

    鸢也迷迷糊糊醒来:“嗯?”

    “尉总让我问您,要不要叫餐?”黎屹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

    鸢也按亮手机,敛着眼睫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七点半,她赤着脚下床,随手拿了尉迟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披上,开门:“尉迟呢?”

    黎屹自觉侧过身,目光不落在她身上:“尉总还在开会。”

    开会啊……鸢也眼睛转了转,顿时有了主意,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打散头发,仿佛随口一问:“幼安呢?”

    黎屹回答:“幼安小姐也去开会了。”

    “她是海外市场部的,你怎么是称呼‘幼安小姐’?”不应该是李总监吗?

    黎屹道:“从前就是这样称呼,已经习惯了,不过公事上,还是会改为李总监。”

    “‘从前’?”鸢也抓住他话里的时间点,“我听黎秘书说过,你到尉迟身边才四年吧,那时候就认识幼安了吗?”

    黎屹道:“是。”

    鸢也在尉迟的办公椅上坐下,笑得眉眼弯弯:“看来她是经常联系尉迟,才会连你都跟她熟识,我是奇怪,她和尉迟也算是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当初爸妈怎么没定下这个儿媳妇?”

    黎屹提醒:“夫人和少夫人的母亲,在更早之前就定下婚约了。”

    鸢也挑眉:“差点忘记这个,所以要是没有我,他们就会结婚?”

    “不会。”

    “你怎么这样肯定?”

    “因为幼安小姐的……”一句话临到嘴边,黎屹又抿住了唇。

    鸢也眨眨眼:“的什么?”

    黎屹却是再也不肯说下去了:“少夫人想知道,可以自己问尉总。”

    唉,这对姐弟怎么那么像?上次套路黎雪就失败了,本来以为换个人套路一定能成功,结果还是差一点。

    鸢也兴致缺缺了:“那就叫餐吧,你看着点。”

    “好的。”黎屹忙不迭出门,心忖姐姐的话真没错,和少夫人相处,一定要提防她设陷阱。

    外卖送来后,鸢也没有打开,她从尉迟的书柜上拿了一本书,《白夜行》,越看越入迷,最后忘记时间,连门被人推开都没注意到。

    忽然,书本上投下一道黑影,她正看到悬疑的地方,这一下,惊得抬起头,结果面前站着的是尉迟。

    “你吓死我了!”

    尉迟笑:“胆子小就不要看这种书,自己吓自己,还怪别人?”

    鸢也无法反驳,只能哼了一声。

    尉迟弯下腰,轻轻巧巧一抄,将她抱了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怎么不先吃?”

    “不饿就等你一起。”鸢也坐在他腿上,问,“明天正式放假了吗?”

    “嗯。”

    鸢也撇嘴:“尉大人的放假,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罢了。”

    尉迟轻笑,学着她平时挤兑他的话说:“这就是资本家。”

    “资本家,你肯定想不到我刚才跟黎助理聊了什么。”鸢也又把玩着他胸前的纽扣,翘起嘴角。

    “说来听听。”

    “黎秘书告诉我,你和幼安的关系了。”鸢也关注着他的脸,可他听了这话,表情没有半点变化:“哦?”

    鸢也眯起眼,语气笃定:“他说要不是因为幼安的……”她故意停顿,换了一副‘我都难以启齿’的语气,“你的结婚对象就是她了!”

    七分真三分假最能唬人,从黎屹嘴里套不出话,她就不信不能从尉总嘴里骗到真相!